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道祖师]薛晓·师父你瞎啊,小师弟想睡你啊!!! 作者:载川

字体:[ ]

 
文案:
     已完结。全文已修。
 
※CP:薛洋(子夜)X晓星尘
 
※故事背景:
 
发生在原著义城线很久很久以后的故事。
 
薛洋死于义城一役。宋岚携晓星尘与阿箐的魂魄,负霜华,行世路,终寻得重生之法。阿箐本魂魄完整,宋岚渡其转世,后隐居白鹿峰,照料重生的晓星尘。几年后,又寻得转世的阿箐。两位挚友创立属于自己的修仙门派。
 
与此同时,薛洋由于生前作恶多端,滞留阴间多年无法转世,直至罪孽赎清后,重入轮回。
 
总之这是一个前世双向暗恋BE,今生双向暗恋HE的故事。
 
薛洋=良夜=子夜
 
ps.不要吐槽名字像五粮液了!!!我随便从游戏里面的玩家ID选的!!!善待取名废啊!
 
内容标签:年下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晓星尘 ┃ 配角:宋岚,子箐,子弈,子筠 ┃ 其它:
 
==================
 
  ☆、楔子
 
  
  他醒来后只问过一次。
  我告诉他:“薛洋已死。”
  自那以后,他再也不曾提过那个名字。
  ***
  我叫子箐,是白鹿峰忘尘派掌门的大弟子。
  听起来是不是挺有逼格的?然,师门上下算上我也不过五个人。也就是说,除了我那两位师父,落到我手上供我使唤的也只有两个师弟罢了。
  不过我一直坚信,我派虽人数稀缺,却贵在质量精良。且不说我自己和我那俩扶不上墙的师弟,至少掌门师父和二师父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不吹不黑,那绝对是修真界排得上名号的人物,配得起“德高望重”四个字。
  至于为什么两位牛逼哄哄的大能要建立这么个颇为寒酸的小门派玩,我想,大概是因为情怀吧。
  正如前文所言,我派是由两位大能所创,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两位师父。他俩呢年轻时便是志同道合的道友,有明月清风、傲雪凌霜之美誉,后来二人更是一同创立了属于自己的门派。
  可是容我眼拙,我实在没看出掌门师父和二师父有哪里志同道合,他俩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好吗?
  掌门师父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我看了就犯怵,感觉跟块千年寒冰似的,当真是傲雪凌霜,焐都焐不热。而且有一次我从后山捡了只兔子回来,毛有点脏兮兮的,他一见到我,那表情,我去,恨不得退避三舍,最后还一脸嫌弃地抓着兔子给它洗了三遍澡才允许我留下来养。三遍!三遍好吗!都洗秃噜毛了!
  二师父就不一样啦,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如!沐!春!风!我从来没见二师父发过火,哪怕是子筠师弟把符篆刻得跟狗爬似的,也只会温柔地笑笑,叫他重新来过。他管二师弟和三师弟叫子弈和子筠,却不叫我子箐。不知道为什么,二师父总是叫我阿箐,听起来特别亲昵,搞得我有一段时间老以为他想泡我。
  二师父其实并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师父,他不收徒弟,剑法和术法大多是由掌门师父教授的。
  掌门师父说,因为二师父身体不好,不愿他太过劳累。虽然我是没看出来,毕竟二师父从头到脚都像个活蹦乱跳的健康人。不过我却也听说过,二师父似乎曾经患有眼疾。后来不知掌门师父使了什么法子,又让他重见光明。
  二师父的眼睛非常好看,温暖得就像一潭春水,笑起来的时候,又像是天上最亮的星星落在了他的眼睛里,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说到这儿你大概就知道了,其实我是二师父货真价实的脑残粉。
  不过这事绝对不能让掌门师父那个冰块脸知道,我上次不过是在他面前不小心泄露了一丢丢不轨的心思,对二师父练剑的英姿小小地荡漾了一下,他竟然罚我抄十遍清心经,这还是人干的事儿吗???
  虽然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绝大部分落在了掌门师父的肩上,但是二师父也并非就这样心安理得地当起了一个甩手掌柜。他经常会教我们刻一些简单常用的符,以备不时之需。
  没事的时候,他就会给我们讲故事。
  我很喜欢听二师父讲故事,他讲的故事总是很好玩。听二师父说,他以前很不会讲故事的。以前,又是多久的以前呢?我不知道,二师父也从来不说。他对过去的事情绝口不提。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二师父给我讲一个大魔头的故事。故事里的那个大魔头作恶多端,为祸四方,人人得而诛之,做了许多惨无人道之事,当真是罪大恶极。而他却受人庇护,一直逍遥法外,好不快活。
  我问道:“后来呢?”
  二师父顿了顿,淡淡地说:“后来,他动了尘念。人一旦有了执念,便有了弱点。所以最终,他不仅变得一无所有,也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不得善终。”
  这故事的结局当真合我心意,忍不住拍手叫好:“这岂非大快人心?”
  我看向二师父,他没有接话,只是平静地望向窗外,嘴角依然挂着温温柔柔的笑意。
  那一晚的月光特别亮,越过窗棂照进屋子,也照进二师父的眼睛里,亮得宛若星辰,以至于我几乎生出一种错觉。
  恍惚中,我以为他是哭了。
  后来,二师父再也没有讲过那个故事。
  我也没放在心上,每天照旧练剑,修习术法,顺便指使师弟干这干那。
  日子本该一直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下去,直到有一天,二师父下山夜猎,带回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大我四五岁的少年,被夜猎归来的二师父轻轻地抱在怀里,睡得很香。
  二师父似乎很开心,比我学会了画往生符、子弈习得拂雪剑第四式时还要开心。
  我好奇地踮着脚,想看看是什么稀奇宝贝能让二师父这般形容。可是他太高了,任我使劲抻着脖子也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子。
  二师父像是怕把他弄醒了,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容我凑上前去。
  那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看起来十分乖巧。
  二师父轻声说:“这是你的小师弟,叫子夜。”
  我一听很高兴,立刻陷入多了一个欺负对象的欣喜之中。
  然而我未曾料想到,这个人的到来,却彻底打破了白鹿峰日复一日的平静生活。
  因为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睡得跟小猫一样可爱的小师弟,根本就是个混世大魔王!!!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主要交代一下背景,下一回正文主角会上线的。
1,宋岚安养魂魄,晓星尘重现于世。
2,两位好道友实现了最初的梦想[划掉]创立了自己的门派,修仙多年,流弊哄哄!(。
3,阿箐是转世为人,被捡回来收徒弟了,没有上一世记忆。
4,薛洋同上。
5,子弈、子筠是原创人物,俩熊孩子。
6,会写得比较隐晦,甚至隐晦到看不出来,不过副CP的确是宋箐……
 
  ☆、一
 
  
  白鹿峰入冬的第一场雪悄无声息地下了一整夜。
  时辰尚早,卯时的钟声未响,整座山仍在沉睡。
  晓星尘带上霜华准备下山。
  推开门,顷刻间寒意袭来。
  一扇门隔开两处人间,门外是另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举目皆是雪,连着天边那一点破晓之色,绵延成一片白茫茫。
  行至山门,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晓星尘回过头去,便看到一个红彤彤的小东西从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过来,远远的像是一簇跳跃的火苗。
  少女的斗篷都没系好,跑得又急,歪歪扭扭散开来,灌了一肚子风。
  晓星尘蹲下身,替小丫头整了整衣服,又抬手摸摸她的头,温言问道:“阿箐,怎么出来了?”
  宋岚撑着伞缓步跟在后头,提醒她慢点跑。
  子箐回头冲宋岚做了个鬼脸,两只爪子扯着晓星尘的衣袖,脆生生地道:“二师父走得好早呀,平时不都是夜里才动身的嘛,我还有东西没来得及给你呢。”
  晓星尘歉然道:“对不起,这次的委托有些急。”他轻轻掸去子箐肩头的雪,“阿箐要给我什么东西?”
  子箐得意地道:“当然是好东西啦,能让二师父如虎添翼、无往而不胜的法宝!”
  晓星尘被她逗笑了:“这么厉害,是什么宝贝呀?”
  子箐从怀里扯出一只乾坤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依次塞到晓星尘手里,口中念念有词道:“二师父,这是我从二师弟那儿借(抢)来的弹弓,你要是遇到坏人用来防身呀,打人可疼啦。这是三师弟从蓝家人那儿拿到的抹额,我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不过你可以用它把抓到的坏人捆起来呀。喏,这是我做的栗子糕,还热着呢,饿了可以吃呀。还有还有,”说着又取出一张符文精致的符篆,“这是掌门师父给我的平安符,你也带着呀。”
  晓星尘抬头看了好友一眼。
  宋岚仍是沉着脸,看不出情绪,淡淡地道:“你干脆把整座白鹿峰装了给他带去吧。”
  子箐:“好主意呀,可以吗掌门师父!”
  宋岚:“……”
  宋岚:“今日课堂小测第二式。”
  子箐:“QAQ诶?!昨天没说啊?”
  晓星尘忍着笑,道:“栗子糕我收着了,谢谢。弹弓便不必了,抹额还是还给子筠为好,其他的……嗯,阿箐要自己收好。”
  子箐懵懂地点点头:“哦……”
  宋岚轻轻拍了一下晓星尘的肩,叮嘱道:“万事当心。”接着一把将小家伙提溜起来,“回去了。”
  子箐拨开宋岚黑色的道袍,探出个小脑袋来,不住回头道:“二师父,几时能回来呀?”
  晓星尘朝她挥挥手,扬声应道:“日落之前。”
  一路御剑南下,到了镇上尚未落脚,便见有人相迎。
  等候者正是此次的委托人,见了晓星尘,躬身施了一礼,便匆忙引着人向凶宅而去。
  晓星尘跟在后头,一路上听那人絮絮叨叨,不仅将事情原委了解了个大概,还顺带被灌了一耳朵豪门逸闻,连宅子主人何年何月娶了几房姨太太都晓得了。
  那出了事的宅子原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姓良。用一个词来概括,便是有钱。难得的是这家主人不但家财万贯,还有一副菩萨心肠,常接济镇上的穷人,对待街上的乞丐也是礼遇有加,因而深受爱戴。
  可惜善举却未能换来善报,一场灭顶之灾毫无预兆地降临,良氏一家十余口人,竟在一夕之间暴毙身亡,只剩下一个十一二岁的养子,近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这名养子也不是个一般人,要说来头,其实也没什么来头,就是命格极硬,什么都克,凡是和他沾了边的人决计落不着好处,轻则招霉运,重则丧性命。
  良家大老爷遇上他的时候,这孩子刚父母双亡,据说也是克死的。
  起初有人是不信邪的,虽然在那之后,镇上隔三差五的有人中招,但毕竟生死有命,运气这种事仍是不好说,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镇子西头的一条黑狗死了。
  那狗是一户陈姓人家养的,狗的性子像极了主人,凶神恶煞、欺软怕硬、见人就吠,附近的小孩子都很怕它,成年人也绕着道走,否则被它咬到,讨不到说法自认倒霉不说,指不定还得倒贴。后来有一日,那狗又犯浑,抢了那养子刚买来的包子,结果呢,翌日竟一命呜呼了。
  这下想不信都不行了,镇上一时人心惶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