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扉斑]去他妈的朋友 作者:Tadashi

字体:[ ]

 
文案:
 
     短篇
 
内容标签:火影 年下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斑,千手扉间 ┃ 配角:千手柱间,宇智波泉奈 ┃ 其它:
 
 
  ☆、01喜欢的人有个非常讨厌我的弟弟
 
  千手柱间和漩涡水户要结婚了,礼帖遍布各个大家族,俨然成为了入冬以来最为火热的消息。
  宇智波斑被邀请作为伴郎出场,可他并不想点头同意。他不知道千手柱间是怎么想的,但在他看来,他们不是朋友,至少不应该仅仅是朋友。
  两族的结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与安逸,各国争相效仿一国一村的制度,雇佣特定的忍者群体已然成为了大势所趋。
  对宇智波斑而言,这个让整个木叶陷入欢腾的消息实在糟糕透顶,他甚至会极端地想,如果宇智波和千手的结盟在这时候宣布失效,是不是婚礼也就能戛然而止了。
  他曾听人说过,因为这个时代聚集了太多优秀的忍者,所以战争才会停止,所以人们才能找到通往和平的正确道路。他也记得宇智波跟千手结盟的当天,庄严肃穆的仪式让数以千计的人们落泪,他们感叹这一天终于来了,也庆幸自己等到了这一天。
  千手柱间踏出了第一步,而他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真诚与希望,直到今天他依然相信当时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毕竟,和平高于一切。
  宇智波斑在经过几天的思考之后终于接受了千手柱间要结婚的事,在他们父辈的那个时候,如果男人是他们这个年纪,孩子都有好几个了。
  送什么成了最大的问题。
  他不想见千手柱间,对方也没有来找他,忙于准备婚礼的新郎当然是抽不出什么时间的。
  最后那件伴郎的衣服是对方的弟弟送过来的,千手扉间走进来之前他还以为来人会是千手板间,毕竟他跟这个白发的青年一直都互相看不顺眼。
  他这才开始疑惑,既然千手柱间有两个弟弟,何必找他做伴郎,让宇智波的族长给他做伴郎,还真是面子够大的。
  千手一族准备的伴郎服饰还算普通,上面没有任何家族的印记,宇智波斑听闻漩涡水户的伴娘也并非漩涡一族的人,还没结婚的两个人倒是在某些处事的方向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
  这是他第一次穿上以白色为基调的服装,说不上厌烦,但多少有些不自在。他转身想问千手扉间,有没有需要改的地方,可对方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问的必要。
  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他们之间只有沉默,或许是找不到合适的相处方式,又或许是根本懒得去探索合适的相处方式。
  千手板间跟宇智波泉奈吵吵闹闹地走了进来,宇智波斑的目光转落到二人身上,果然千手板间还是过来了,这个大大咧咧的少年在某种程度上很像千手柱间,他也能觉得亲切一些。
  宇智波泉奈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评价,就听千手板间说,斑大哥你穿这身衣服比我大哥英俊多了。
  宇智波斑把外衫脱掉挂在了桌边,他听得出千手板间是不是在说实话...曾经他也相信自己非常了解千手柱间,几乎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但事实是他误会了什么。
  千手扉间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却是对千手板间说的。
  回去了。
  只这么短短几个音符。
  宇智波斑第一次看了眼青年离去的背影,或许他最了解的人是这家伙。
  那份厌恶,提防,以及排斥,他都感受得到。
  千手扉间从不隐瞒对他的态度。
  而同样地,他对千手扉间的厌恶也并不少,在这件事上他们是对等的。
  千手柱间和漩涡水户的婚礼如期举行,前来祝福的人远超过提前邀请的人,千手柱间的魅力和影响力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宇智波斑在婚礼当日才看到漩涡水户的伴娘,也就是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奈良一族的少女,名字他没记住,但至少在他看来,少女比漩涡水户长得漂亮了许多。
  他印象深刻的是少女惊讶地看着他说,原以为伴郎会是千手扉间。确实是这个道理,他也觉得伴郎不应该是他。
  千手板间在旁边正好听到了这话,笑着问少女是不是更喜欢他的二哥,少女瞥了眼宇智波斑,转头小声回复说,我觉得这个人更好。
  宇智波斑没仔细听少女与千手板间的对话,即使他听到了也不会多想什么。
 
  ☆、02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过于固执
 
  千手柱间与漩涡水户的婚礼结束后,火之国的大名们便开始催促村子推出一位领袖。这件事一直是个大问题,千手柱间虽然有意把位置推给宇智波斑,却遭到了千手扉间的坚决反对。
  政权对新建立的村子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宇智波斑了解这一点,他并不认为自己会在管理方面输给千手柱间,虽然宇智波一族至今仍未与其它家族相处得多么融洽。
  宇智波泉奈与千手扉间的关系向来很差,在知道对方反对自己的兄长成为火影之后,暗自组织了一个小队伍,他虽然打不过千手扉间,但要悄无声息地抹杀掉对方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宇智波斑马上就注意到了弟弟的动向,及时作出了制止。他的弟弟心思缜密,却也会因为他的事情而冲动行事。
  千手扉间在千手一族中的地位虽然不及千手柱间,却也不一般,宇智波斑很清楚如果对方真的在这时候被宇智波的族人杀死了,和平也将不复存在。
  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到那个地步,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千手扉间被自己的兄长再一次叫到办公室的时候脸上尽是不耐烦之意,对方说再多的劝告他也不会在火影之位的事情上作出退步,起初的结盟已经不是他赞成的,如今又要把管理的权力交给宇智波,他无法接受。
  可他没想到接下来听到的会是这样的话。
  他的兄长告诉他,宇智波斑主动放弃了火影的位置。
  这怎么可能,在千手扉间的认知里,那个男人是绝对不会主动放弃的,除非是他的兄长以什么条件交换了。
  千手柱间拍了拍千手扉间的肩膀,他知道对方又想多了,有的时候他虽然明白对方的苦心,却也会为此而感到忧虑。
  千手扉间在这个下午突然有了个错觉,宇智波斑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度了一些。
  日落之前奈良寻静悄悄地走进了千手扉间的办公室,她原本是想到这里找千手板间的,奈何对方去外面帮村民建房子了,她只好绕到了这里找对方的兄长。
  千手扉间抬头看向少女,多少有些意外,毕竟他们并不是很熟。而少女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吃惊,对方竟是拜托他陪她一同到宇智波的族地转一转。
  宇智波的族地并不是很远,可明明位于木叶之内,却很少有其它家族的人去参观,或许“参观”这个词并不妥当。
  千手扉间本想拒绝,亦或是找个别人带少女去,可他的兄长在这时候正好走了进来,扔给了他一个卷轴,拜托他转交给宇智波斑。
  他从前可不知道他的兄长会忙得无暇□□,对方显然是希望他和宇智波斑的关系能得到缓和。
  宇智波的族地占据着很宽敞的位置,千手扉间还是第一次走进来,街道上的人穿着印有团扇家徽的衣服,看到他和奈良寻的时候都愣了一下,却也并没有露出敌意,甚至有些大婶还会对少女露出和善的笑容。
  千手扉间猛然意识到,或许这个家族只是不擅长主动与他人亲近,却也不会过分抗拒他人的示好。他们从来没有挂上禁止入内的招牌,村子建立之后却也没有人主动踏入这里,当然他的兄长是一个例外。
  千手扉间转而看向身旁的少女,奈良寻或许是第二个例外。
  他问她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之前他一直忘了问,想来对方到这里也是想见宇智波斑的。
  少女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没有想太多复杂的事,就是想看到宇智波斑,又不知道该怎么找到男人,就跑到千手一族的办公地点找人帮忙了。
  宇智波泉奈在街上看到千手扉间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直到对方把卷轴扔给他身旁的兄长,他才回过神。
  宇智波斑把卷轴打开大致看了眼内容,然后才把视线落到千手扉间身边的少女身上,少女马上就做了自我介绍,这一次他记住了她的名字。
  宇智波泉奈撇了撇嘴,对千手扉间说,事情办完了就尽快离开这里。
  千手扉间自然是不打算多加停留的,却在转身之前听到奈良寻对宇智波斑提议,奈良一族可以为宇智波一族提供药材。
  他的脚步一顿,低头看向少女,他果然猜中了,这个人跟他的兄长如出一辙,不知被宇智波斑灌输了什么糟糕的东西。
 
  ☆、03如果没有那件事,我或许不会这么憎恶你
 
  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的关系非常糟糕,在过去漫长的战争中,两人几乎是两族势不两立的最佳代表,甚至超越了其兄长们的冲突。
  而真正让宇智波斑开始注意千手扉间的是,对方使用了新开发的忍术,并且重伤了宇智波泉奈。飞雷神之名在那场战役之后迅速传开,宇智波泉奈休养了整整四十七天才得以恢复行动力,心中留下阴影的人却是宇智波斑。
  也是在那之后,宇智波斑在战场上的主要处理对象又多了一个千手扉间,虽然千手柱间已经让他无法分神,但他无法忘记宇智波泉奈倒下的那一幕,那让他每时每刻都想抹杀掉千手扉间的存在,否则便无法舒心。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千手扉间都保持着伤痕累累的状况,他也很清楚如果没有兄长的庇护,自己的命早就没了。
  直到战争结束,千手一族跟宇智波一族签订结盟协议,宇智波斑才真正收手,但千手扉间已经习惯了在男人面前保持警惕。
  宇智波斑对千手扉间的厌恶非常简单,反之,千手扉间的想法便显得过于复杂。
  奈良一族很快就为宇智波一族提供了第一批药材,宇智波斑已经知道了少女的兄长是奈良族长,但他还未能马上明白她的用意。
  千手扉间对这件事抱有疑虑,他的兄长却已经开始为这事拍手叫好了。
  千手柱间对宇智波斑说,奈良家的姑娘可能是喜欢你。宇智波斑仔细观察过奈良寻,他知道喜欢一个人的眼神,至少他能分辨得出,奈良寻绝对不是带着那样的心思接近他的。几年之后宇智波斑才真正明白,有的时候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喜欢也可以是非常简单的。
  千手扉间疑惑的是奈良族长的决定,药材的交易来往并非随便的事,他本以为奈良寻是随便说说的,但依照药材运输到宇智波族地的效率,显然这并非临时的决策。
  即使整个忍界已经迎来了和平,千手跟宇智波已经确立了结盟关系,其它家族的拉拢抱团现象也是存在的,但他没想到会有家族主动向宇智波示好,或者应该说,他没想到第一个向宇智波示好的会是奈良一族。
  千手柱间正式成为火影的当天,整个木叶都陷入了节日的欢庆之中,宇智波斑根本没有出门参与的意思,奈何千手柱间从早上开始就冲到了家门前喊话。
  宇智波的族人们分为了两派,一派觉得千手柱间没有架子,一派认为千手柱间不知好歹。毕竟成为火影的不是宇智波斑,一定会有人误会千手柱间在向宇智波斑炫耀。
  宇智波泉奈有太多的不满,但想到之前谈好的条件,便也忍了下来。
  千手扉间对宇智波斑的出现感到惊讶,但当他看到自己兄长的笑脸之时,又好像能明白。一年的时间不够,五年的时间也稍显不足,但至今已经有多少年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他渐渐明白了并不是只有他的兄长单方面地在乎宇智波斑。
  千手柱间跑去跟漩涡水户交流之后,一时间只剩下了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相对而立。
  千手扉间没什么想说的,却在转身离开之前听到了宇智波斑的威胁,他确定那是威胁。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你设下的那些标记都解除掉,三天之内。
  千手扉间愣了一会儿,他竟然天真地以为不会有人发现他的标记,是他忽略了宇智波斑对飞雷神之术的厌恶程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