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鸣佐-暴走的宇智波 作者:趁机摸个鱼

字体:[ ]

 
文案:
 
     最近脑洞大的飞起
 
这一篇的走向大概是会比较暗黑的
 
但是以AB的原著,佐助的性格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设定为封印辉夜之后,让他在濒死前跟着某个人经历了一生
 
也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写,更新肯定是断断续续的
 
欢迎收藏慢慢看~
 
内容标签:火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 ┃ 配角:宇智波鼬,大蛇丸,鹰小队 ┃ 其它:
 
==================
 
  ☆、1
 
  在没有一丝光线的海水中沉沉浮浮。
  没有时间和空间,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感受不到。
  一片静寂。思绪也时而清醒时而模糊。
  然后跟着很多人一起经历了他们的人生。或是某张绝美面孔的惊鸿一瞥,或是平凡的漫长路程,或是惊天动地的战争,或是得偿所愿的极度喜悦,大起大落。
  只能被动的跟着他们的脚步跌跌撞撞向前,即使背负着满身伤痕也无法停下,无法改变。然后看到了那个人,被刺伤了一只眼睛,左眼整日缠着雪白的绷带,总是穿着紫色的浴衣,佩戴着锋利的□□,骄傲而又孤独。
  失去一切,然后得到了一切,最后又失去一切。
  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无尽头的让人发狂又绝望的折磨……
  感觉到有强大的力量牵引着,走到了更痛苦的地方。
  又感觉到了身体。没有办法动弹,全身和眼睛都无比痛苦,好像不断的在服用药物。
  不断有人在呼唤自己,熟悉的陌生的声音参杂在一起,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左眼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刺痛,努力睁开极为沉重的右边眼皮,一个带着面具的忍者立即凑过来捂住自己的右眼,然后大声呼叫:“樱,佐助竟然醒了!”
  然后听到闹哄哄的声音,好像很多人冲进来了,但是意识支撑不住,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但是左眼已经睁不开了,头部包着厚厚的绷带。这感觉熟悉又陌生。
  小樱面色惨白的和旁边的两个暗卫一起向佐助明了现在的状况。
  因为在封印大桐木辉夜时身体损耗过大,自己在封印完成时已经是濒死的状态了。木叶村的长老会传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活自己,在被试验了一个又一个禁术之后才醒过来。然而长老们并不放心轮回眼在自己身上,所以在禁术还没有稳定的情况下取走了自己的左眼并将自己的查克拉永久封印了起来。
  “我知道了。”佐助点点头,伸手轻抚缠在左侧眉眼的绷带。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很惊愕,大概是因为禁术中的经历。
  “呃,现在只能先这样了,你不要担心太多,鸣人和我会尽一切力量帮助你的……”小樱双手抱紧了胸前的夹子。她和暗卫都做好了准备佐助会大闹或是不接受现实,没想到佐助轻描淡写的就带过去了。而且,小樱敏感的意识到,佐助说话的方式跟以前不一样了,声音已经是无意的压低,带了一两分沙哑。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一样的年纪,佐助身上却又一点沧桑的感觉呢,果然是禁术的原因吗……
  “那你先好好休息。”见佐助情绪平稳,小樱便逃一般离开了病房。她不敢面对佐助------多呆一秒钟都是难以承受的沉重。刚走出病房,小樱的眼泪就忍不住滴落,大滴大滴的泪水很快将前襟都打湿了。
  是,长老会下了命令取走了属于佐助的左眼,并永久的封印了他的查克拉,旁边的暗卫表面说是保护,实际也是用来监视他的。佐助的后半生都将是一个悲惨的囚犯。而她和鸣人抗议了很多次,卡卡西老师也帮着上书请求,但是长老会的决定他们还是无法改变。
  “小樱,佐助醒了吗?”小樱耳边传来鸣人气喘吁吁的声音。
  鸣人拉着小樱的手臂将蹲在病房门口哭泣的小樱拉起来,浅蓝色双眸满是希冀。
  小樱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胡乱点点头。鸣人立即推开门,印着“七代目火影”的白色袍子衣角一闪而过。
  “喂,你这家伙,到现在才醒过来……”鸣人大声说这话进到病房,稍微呆滞了一下。
  佐助穿着特有的给囚犯的黑色和服,正慵懒地搭起一只脚坐在窗台上。细碎的头发已经长到了他的脸颊,头部及左眼缠着雪白的绷带。
  “鸣人啊。”佐助歪着头,皮肤苍白仿佛半透明,平静的黑色眼眸在阳光下反射不出一丝光芒。
  鸣人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便化成无尽的茫然,之前想过无数次的见面后要说的话统统都说不出来,只能原地站着,无法思考和动弹。
  佐助从窗台下来,腰间一根松垮的带子勾勒出修长的身材,脚上是一双木屐。
  鸣人走过去,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佐助,将头埋在他的颈窝,深深的嗅了一下佐助身上的味道。是他,是他,佐助回来了……
  “放开我,吊车尾。”佐助被鸣人茂密的金色头发拱的很痒,只能昂起头。
  旁边的两个暗卫面面相觑-----虽然知道七代目火影和宇智波佐助关系密切,但是现在看起来比传说的更亲密啊。
  “我要和他谈一谈,你们去休息一下吧。”鸣人松开佐助,然后咧嘴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十分抱歉,七代目大人,我们必须随时保护他。”两名暗卫单膝下跪说到。
  鸣人一窒,是啊,现在佐助虽然名义上已经不是木叶的罪人,但是还是被长老会监视和控制,就连他的眼睛和查克拉都被无情的封印。自己已经用尽一切办法都不能让那几个长老改变主意,不能保护他……鸣人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手,心里的酸涩让手上蹦起了青筋。
  房间内诡异的气愤和鸣人身上抑制不住泄露出来的九尾查克拉都让那两名暗卫胆战心惊,但是长老会下达的是死命令,他们也只能执行。
  “没关系的说,那是你们的工作。”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到。现在只能先这样,以后再想办法慢慢恢复宇智波家的地位了。
  “现在这样也很好。”佐助突然开口,声音变得低沉。他的双臂交叉在胸前
  很好?现在这样,被夺走了轮回眼,被永久的封印了查克拉……很好?他是在讽刺自己吗?怪自己没能保护他?自己这半年以来寝食不安,不断的祈求他不要死,到处给他找药物,这样无所谓的态度,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鸣人心里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抬手揪住佐助的衣领,却看到被扯开的领口下,本来应该雪白的胸膛上布满繁复的黑色封印。
  鸣人的怒气顿时消弭于无形。第一次知道在权力面前自己的弱小。每一次见到佐助左眼的绷带和身上的黑色封印都在提醒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佐助将鸣人的手扯下来,整理了一下被拉开大半的衣襟,淡漠地说到:“回去吧。我不想见你。不要再来了。”
  鸣人惊愕的僵在原地,浑身的血液都无法流动了。
  “七代目火影大人,请您回去吧。”两名暗卫没有起身,低声说道。其实这也是长老会的命令,让他们尽量不要见面,没想到佐助自己先提出来了。
  鸣人低着头,手一下子捶在旁边的墙壁上,将墙壁砸出一个大坑。他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出去,脸色极为阴沉,白色长袍带起的风让两名暗卫不由自主的颤栗了一下。
  佐助转过身走带窗台旁继续坐着,薄薄的嘴角带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啊,真是无趣啊,这样平静的木叶村……
  
 
  ☆、2
 
  佐助醒了之后就恢复的很快,几天之后准备出院了,长老会允许他继续住在宇智波家。
  这天,小樱和鸣人都来了。
  “佐助,回去之后眼睛要定期换药啊,我们会经常去看你的!”小樱尴尬的笑着说。她听说佐助刚醒来就和鸣人吵了一架。
  鸣人沉着脸,什么也没说。
  “鸣人,小樱,答应我一件事。”佐助慵懒的靠在旁边的树上,脚上的软底拖鞋很是适意。“见到你们会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见面了。”
  “你这个混蛋!”鸣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拳砸在佐助的脸上。
  这种攻击在以前都是挠痒痒一般,但是鸣人没想到佐助竟然被打飞了出去。啊,是因为他的查克拉都被封印了,所以这么脆弱吗?
  佐助双手支撑着坐起来,吐出一口带血丝的唾沫。身上满是尘土。
  旁边的暗卫立即过来将佐助扶起来。其中一名暗卫跪下说:“七代目火影大人,宇智波佐助现在已经不可能有查克拉,他和普通人一样了,请您控制自己的情绪,否则长老们会出于保护宇智波佐助的考虑,让你们不再相见的!”
  “我……”鸣人捏紧双手,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说什么保护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佐助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却被鸣人上前几步用力抓住了手腕:“怎么可能不再见面,我们是朋友啊!”
  腕部的疼痛让佐助不耐烦的皱起眉。
  “七代目火影大人,请尊重宇智波佐助的意见!”两名暗卫都跪了下来,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但是能够达成“让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不再相见”的任务也是一件好事。
  佐助甩开他的手不再回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留下。
  看着佐助消瘦的背影渐渐远去,鸣人呆站在原地,觉得脑中尽是空白。
  小樱低声的对鸣人说:“鸣人,算了吧……如果我们的出现只会让他痛苦,就……”
  “可是我们是朋友啊……”鸣人喃喃道,胸口很痛很痛,令人呼吸困难。
  那个混蛋,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他像是犯人一样被监视,以后,一生都无法被信任。甚至如果有人想暗杀他,也不是办不到。他已经不再有家族的势力,也不再有宇智波家的其他忍者保护,连大蛇丸都不允许接近他,只有自己能保护他。但他还是这样不知好歹……
  “我啊,果然还是最讨厌那家伙了……”鸣人垂下头,金黄色的发梢遮住了他的双眼,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牙齿紧紧的嵌合在一起。
  
 
  ☆、3
 
  佐助在暗部的忍者护送下回到了宇智波家。
  抬起头,面对着曾经被称得上大气的宇智波主屋,佐助笑一笑。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啊。两个暗部忍者将行李放下就走了,佐助清楚他们一定在附近监视着自己。
  佐助缓慢的走回熟悉的房间,将少得可怜的东西收拾好便抬起一只脚坐在窗台上。
  被夺去了轮回眼,查克拉也全部被封印,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佐助打量着院子的一切,即使不再有写轮眼的帮助,佐助也大致猜出了那几个暗部的忍者躲藏的地方。
  不会错的,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想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又要看清屋里的状况,只有那几个地方。
  令人恶心……佐助闭上眼睛。
  “那家伙每天都这样吗?” 鸣人看着下面那个瘦削的身影,忍不住皱着眉问道。
  “是的,一直是这样坐着,偶尔弹一下三味线或者喂附近的野猫,没有任何不当的举动。”暗部的人低着头回答。
  鸣人的手抓紧了附近的树枝。
  说过了不再见面,也下了决定不再理会这个傲慢不识时务的家伙,但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