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突击之十洲来客 作者:红袖毛沁园(上)

字体:[ ]

 
文案:
 
     十年前的王宝强,单纯憨厚
 
十年前的陈思诚,狡黠灵动
 
十年前的段奕宏,潇洒不羁
 
十年前的张国强,英武霸气
 
十年前的张译,善良温暖
 
十年前的邢佳栋,铁骨铮铮
 
十年前的李晨,俊秀阳光
 
士兵突击,至今为止,已播出十年整。
 
作为铁杆突击迷,今年,2016,特此写一篇士兵突击同人,谨此纪念士兵突击播出十周年。
 
这篇文,看不看无所谓,但是,我希望广大的突击迷们,去回味一遍原剧,回味一遍当年的热血沸腾,回味一遍当年追着士兵突击的青春年少。
 
士兵突击播出十周年,以此文,向真正的军人,致敬!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古穿今 俊杰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三多,苏毅 ┃ 配角:史今,伍六一,高城,袁朗 ┃ 其它:士兵突击是军旅片中的第一
 
==================
 
  ☆、第一章 离开与到来
 
  一
  “感谢你的出手相助,”看不见的神在虚空中出声,“但你要做出选择了。”
  “我离开,”年轻的剑客还剑入鞘,声音平静,“离开这个世界,回到我自己的家乡。我的亲人朋友在等我。”
  “这里也有你的亲人朋友,一旦离开,关于他们的记忆会一并消失。并且,你的修为亦会消失,像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神的声音平和慈祥。
  “我不会后悔。我困在这里十年了,我想家,我绝对不会怀念这个牢笼。”剑客丝毫不拖泥带水。
  “好,我送你回家。”
  一条大道直通天际,绝顶强大的年轻剑客踏上归途。
  回归后,关于那片山河壮丽的世界,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修为也化得干干净净。
  回到了他的家乡,他正常娶妻、生子,平淡充实地过完了一生。
  只是,去世前的那一段日子里,他常常梦回那个世界,零散的记忆碎片在意识深处浮现。
  待到他将寿终正寝时,病床旁,他握着小孙子的手,意识已然模糊。
  阖眼前,他只余几句微不可闻的呢喃:“我······我丢掉了一段记忆······我抛弃了那个世界的亲人朋友······我对不起他们······如果······如果有来生······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那段记忆······”
  他终究是后悔了。
  另一片天地中,天神睁开双眼,长叹:“也罢,再帮你一把。可是······唉,想要那段记忆,你要付出的代价不小啊。”
  二
  【这里是哪里?是十洲吗?可是为何天地如此贫瘠?】
  苏毅一睁眼,只觉混沌一片,六感不明,他如今只是个新生的婴孩,对外界感觉不清,但依旧察觉到这片天地极度贫瘠,灵气干涸,极不适合修行。
  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虽是婴孩,脑中却平白有一段没头没尾的十年记忆。
  十六岁的少年被接引至一片名叫十洲的天地,那里灵气充沛,武道盛行。他生活在缥缈岛,拜入青云门,直到二十六岁,惊世大战过后,他离开了十洲。
  【十六岁之前呢?二十六岁之后呢?我又在哪里?无来无去,我究竟是谁?这里绝不会是十洲,这里太贫瘠了,大环境恶劣,压制得太过厉害。这里的人根骨普遍在二十以下,不像十洲,根骨六十以上者遍地走。】
  前世的记忆不是那么好拥有的。这对于一个新生婴孩来说,是一种冲击和困扰。苏毅常常分不清记忆和现实的区别,意识混乱无比,几乎将他逼疯。
  最后他想出来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从最简单的开始想,慢慢将记忆和现实分开。
  每一天,他都在默念着。
  “我叫苏毅,我不是十洲的不死魔剑苏毅,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普通小孩苏毅。我的妈妈是程婉玲,我的爸爸是苏明鹏。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是军人。这里不是十洲,这里是北京。十洲有师父和师兄,这里没有。十洲没有爸爸妈妈,这里有。爸爸很忙,我只见过一次。妈妈对我很好,我爱她······”
  他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基本信息,整整花了三个月,他才完全适应。
  大人们只觉得他不哭不闹,十分乖巧,无人知晓他内心的煎熬。
  【我不安。这份记忆因果太重了,天道有常,因果循环报应,我得了这份记忆,一定会失去许多东西。有几样东西我已经知道失去了,比如那纵横天下的修为,比如那无穷无尽的寿元,比如十洲那极适合修行的大环境,比如十洲的所有故人。只是不知,我还要失去多少?】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苏毅感到完完全全失去了对命运的掌控,这让他焦虑不安。
  而他唯一能够抓住的命运尾巴,便是重拾往日的修为。
  这太艰难了,大环境过于恶劣。苏毅在十洲精通四道,术武兼修,更是根骨卓荦,高达九十八,距完美的一百根骨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世,他根骨虽然依旧是卓荦的九十八,从未变过,可是无论是术法还是武道,修行都太过艰辛。
  天地灵气干涸,难以支持修行。
  苏毅几度想要放弃,但又咬牙坚持下来。如果连这唯一的一点命运都抓不住,那他如何应对将来的大因果?
  大人们渐渐发觉苏毅安静得过分,逗他他不会理睬,跟他认真说话,他会认真地盯着说话者眼睛倾听,但是不论说什么他都不会出声。其他时候,他除了吃便是睡,默默在恶劣环境中挣扎着修行,有需求时便会咿咿呀呀喊人。
  到了八个月时,口舌器官基本发育,苏毅开口叫了妈妈,这个年纪就能开口,不可谓不早。苏毅开始还有些笨拙,后来渐渐适应,竟然能流利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这可将大人高兴坏了,各个夸他聪明。
  但苏毅依旧很少出声,除非需要人帮忙,否则绝不开口,惜字如金。大部分时间,他依旧在与大环境对抗,在逆天而行。
  而因果报应比想象中来得快。
  苏毅还差三天满周岁时,母亲,去世了。
  【我又付出了一桩代价,短短一年的母爱,如昙花一现。在那段十年记忆里,我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而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母亲的陪伴,却只有一年。】
  三
  苏明鹏紧紧抱着岁许的儿子苏毅,这是亡妻留给他的唯一财产了。
  小小的苏毅黑发柔软、眸光清亮,神情中不带孩童的稚气。
  “儿子,我们往后住这儿。”父亲带着苏毅进了朴实宁静的小院儿。
  苏明鹏高大挺拔,英武俊朗,男人味十足,具有典型的阳刚美,但此时他却没了往日的龙行虎步,十分颓丧。
  【母亲的死对爸爸打击很大,他现在意志消沉,脱了军装的父亲不像二十六岁,反倒像六十二岁。】
  这里是下榕树,南方一个灵秀的小山村,地方不大,点支烟就能转到头。平民出身的母亲成了家族斗争的牺牲品后,父亲退伍,脱掉了军装,带着儿子苏毅来此隐居,希翼着远离权谋。
  【离开北京,我毫无怨言。我知道,父亲怕了,怕他保护不了我,怕我们继续被卷入残酷的斗争。我也怕,如今太过弱小,也不懂权谋,根本保护不了自己。如此,逃避是最好的选择。】
  苏明鹏在正堂摆好亡妻的遗像,点上香,苏毅乖巧听话,安安静静地跟着父亲祭拜。
  “就剩咱爷俩了。”苏明鹏抱着苏毅呢喃,神情如同风烛残年的老者。
  饭点到了,父亲放下苏毅,淘米、洗菜、做饭,普通至极,丝毫看不出曾经的铁血。苏毅安安静静待在屋里,同天地较劲,努力修行。
  从前苏明鹏忙碌无闲,苏毅由母亲程婉玲一手带大,他与儿子只有几面之缘,如今他闲下来了,一边做饭,一边冥思苦想,估摸着怎么带儿子,这事儿他一点经验也没有。
  他做饭手艺一般,毕竟很少做,担心娇生惯养的儿子不习惯:“小毅,没有你妈妈做得好,凑合啊。”
  “不,很香。”苏毅声音稚嫩,但语气老成,没有孩童的蒙昧。
  苏毅丝毫不挑剔,cao起碗筷,风卷残云,他饿了。
  青云门有一门术法名为炼元,可炼化天地元气入体,补充精力体力,达到疗伤、养生、辟谷等效果,无需水米药物亦能无恙。然而,这片天地元气稀薄,运行炼元过于艰涩,苏毅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眼前有食物,他自然不会去动炼元。
  苏明鹏见儿子能自行使用碗筷,松了口气,幸好不用他来教这些琐事,否则他可就束手无策了。
  吃完饭刷过碗,苏明鹏一时间不知该干什么,于是看向儿子:“给你讲故事?”
  苏毅纠结了,好幼稚的活动,可又不好意思拒绝父亲。
  父亲当他默认了,于是开始讲故事,都是一些部队里的趣事,他也没指望这个周岁的儿子能听懂,只是儿子安安静静的样子很适合做听众,他想倾诉自己对部队的怀念向往。
  但苏毅听懂了,渐渐地被父亲的描述吸引,渴望见见父亲心驰神往的地方。
  见儿子听得认真,苏明鹏越讲越起劲,那个名叫部队的地方对苏毅吸引力越来越强。
  直到整个村子灯光尽灭,父子俩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苏明鹏本想伸手把儿子抱下来,苏毅却先一步自己跳下了高床,吓得苏明鹏背后出冷汗,见儿子稳稳落地、并无勉强,他才松了口气。
  苏毅自己去洗漱,苏明鹏暗自庆幸,他可教不来这些生活琐事。
  不用父亲帮忙,苏毅虽小,但能生活自理,自己脱了衣服鞋子,手扒在床沿,轻轻巧巧一撑,翻身坐到了床上,无需父亲抱。
  苏明鹏这会儿也咂摸出不对劲儿了:“儿子不错啊。”
  “爸,别奇怪,不过这些事儿别往外说就是了。”苏毅难得笑了笑。
  “谁教的?”苏明鹏凑近了盯着儿子。
  苏毅目光清亮:“自学成才。”
  “这么小就能······不去部队可惜了。”苏明鹏摇头轻叹。
  “我为什么不能去?”
  “因为那里是你爷爷的天下,进去就会被你爷爷抓在手里······算了,说这些你也不懂。”
  “我懂,您就是因为这个才会退伍。”
  苏明鹏霍然望向儿子:“这些你明白?”
  “我明白。”
  “也怪不得别人,”苏明鹏苦笑一声,“爸爸没用,没法儿从底层打拼,借了你爷爷的力,这才被人拿捏。当初就不该读军校,你爷爷在军校门生故旧满天下。”
  “所有军校都是一样吗?”
  “对······睡吧,不早了。”
  苏毅钻进被子,微微阖上眼。
  他修行燚极心法,这是青云门几大究级武道内家功夫之一,极适合他的体质。那十年里,他的外家功夫技法已然炉火纯青、登峰造极,需内家功夫提上去才能当得起那些外家功夫的消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