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突击之十洲来客 作者:红袖毛沁园(下)

字体:[ ]

 
  ☆、第八十一章 真正的任务
 
  几个月后,突然的,某处拉响尖锐警报:“整备!一级战备!五号着装!十五分钟后机场集结!”
  五号着装是热带丛林迷彩,老A们集结在敞开舱门的直升机边整理装备,每个人都是各司其职,装备上也是不尽相同。
  袁朗的车直接停在了直升机旁边,跳下车拖出装备就往后舱走,老A们似松实紧地跟着。
  这次任务,是整整两个中队联合行动。苏毅被编入C组。C1是季明,C2是齐桓,C3是一个叫夏子期的,C4是苏毅。
  那夏子期也是个兵王级别的老兵了,少尉军衔,比苏毅大六岁,但是肤色白皙,一张秀气好看的瓜子脸,像个高中生,看不出二十五岁的样子。他个子不高,身材甚至有些瘦弱,整天笑嘻嘻的,身上一股子懒散劲儿,只有天知道那副单薄的身板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直升机在夜色下飞行。
  趁直升机上这段时间,老A们有序地检查自己装备。
  耳机里袁朗的声音占据了频道:“各战斗小组检查通讯设备,通话器时刻保持就位,耳机耳麦全部打开。我将在通话器里说明任务情况。各组通报情况,完毕。”
  “A1良好。完毕。”
  “A2良好。完毕。”
  ······
  各组通讯设备就位后,袁朗播报任务:“下面说明任务。缅甸政府去金三角缉毒,跑了一队毒贩,军队化武装,持有大量重型武器。缅甸政府求援,我们这回是越境作战,很难得到国内支援。目标,两百七十三人。各小组注意,我要你们零伤亡。完毕。”
  夏子期笑嘻嘻的,不以为意:“啧,跑国外收拾白·粉鬼,咱的手伸的真长。完毕。”
  袁朗:“这种事多了去了,你小子还没习惯?完毕。”
  苏毅略一犹豫:“目标兵力超过我们六十三人。完毕。”
  袁朗:“没问题,一帮白·粉军而已,出两百多个人已经特别看得起他们了。完毕。”
  武装到牙的多国白·粉联军,为毒品献身的佣兵,扛着火箭炮,端着轻机枪,刀头舔血,久经沙场。但是袁朗说的如此轻巧,让人不得不信。
  袁朗:“我提醒你们,干上这行就成了亡命徒,就把自己当了死人,和他们短兵相接时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完毕。”
  “明白。完毕。”
  “明白。完毕。”
  ······
  袁朗:“明白就好。离目的地还有一会儿,现在休息。能逸则逸,该劳则劳。一切准备都已完毕,空天地面,各路线报,情报分析。既然他们拖了支军队过来,也就没打算让他们再拉回去。完毕。”
  到了中缅边防哨所,老A们下了直升机,换乘越野车前往目标地点。
  那个两百七十三人的毒贩联军被缅甸政府军撵进了山里,然后政府军就没办法了。这茫茫大山怎么找人?
  恐怕就算找到了,在这种战车、坦克开不进去、远超火炮最大仰角的地形中,政府军进几个死几个。
  于是只能封锁整个山区,暂时将毒贩困住。
  可缅甸政府没钱啊,缉一次毒已经是下血本了,如果让他们长期封锁山区,那妥妥儿的破产。
  一旦撤了封锁,毒贩肯定实施报复,一支两百多人的白·粉军的报复,是缅甸政府承受不起的。
  于是只能向邻居求助。
  到了山外扎营地点,缅甸政府军接应,袁朗带领的第三中队与岑队长带领的第九中队会合。
  苏毅和夏子期都是装甲侦察兵出身,二人被袁朗派出去寻觅敌方踪迹,几乎将一身侦察技能发挥到了极致。
  两个单兵侦察两百多人的目标,这在甲种部队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那像是送死。
  但老A们向来如此。
  耳机里静噪声响了一下,夏子期清越的声音占据频道:“我是C3,A区与D区侦察完毕,未发现目标踪迹。C4那边情况如何?完毕。”
  苏毅正缩在浓密的树冠中,热带丛林湿热,汗水浸透了作训服,但他保持身上的伪装与脸上的油彩一丝不乱,与巨树浑然一体。
  他正用高倍率望远镜观察:“B区发现目标,确认两百七十三名,在637点,处于山谷中。有水源,有食物,三面环山,只有一处狭隘入口,易守难攻。他们有四人在隘口站哨,采用一带三阵型防御。其余人在吸食毒品,已有四十七人出现吸食过量症状。完毕。”
  夏子期笑声慵懒悦耳:“这帮白·粉鬼还挺惬意。完毕。”
  袁朗:“收到C4信息。C4不要靠那么近,注意安全,退到两公里外。完毕。”
  军用高倍率望远镜最常用的,是7倍和8倍。一般要获得苏毅侦察得知的那种规格信息量,至少要靠近目标到一公里出头,那个距离无疑是很危险的,随时有可能被反侦察。
  苏毅:“C4在245点,距离目标十公里。完毕。”
  齐桓:“C4,你在逗我?完毕。”
  季明:“C2,不用惊讶,C4视力和听力远超常人,天生优势。完毕。”
  袁朗:“C4还是要小心,C3向C4靠近,彼此照应。完毕。”
  夏子期:“C3正在向C4靠近。完毕。”
  苏毅一边在紧张地画测绘图,一边侦察目标火力:“C4发现M72三十个,M136五十四个,MG4二十挺,M252十五门,M82A1S十支。完毕。”
  齐桓惊呆了:“这些白·粉军是要逆天啊,这老山沟里怎么运进去的?!完毕。”
  苏毅:“C4发现驮畜六十头。完毕。”
  夏子期摸到245点:“C4在哪里?我没看见。完毕。”
  苏毅:“在你头顶,上树。完毕。”
  夏子期这回看见了,三两下矫健地窜上树,在苏毅身边隐蔽:“C3已经与C4会合。完毕。”
  然后他关了送话器,笑嘻嘻望向苏毅:“小苏,紧张不?”
  苏毅默默画着测绘图,点头。
  “你是因为什么紧张?”夏子期秀目清明。
  苏毅伸手把送话器关了,轻轻呼出一口气:“这辈子第一次杀人。”
  【上辈子杀人不少,但事实上,我并非嗜血之人,反而害怕杀人,我也从来做不到视人命为草芥。我虽是剑客,但我极少用剑杀人,更多时候,我倾向用暗器杀人,即使是正面对阵。那样,我就可以避免直视死亡。用剑杀人,背后偷袭还好,不用直面死人的面孔。而从前,骄傲让我宁肯选择正面迎敌,我不得不直面渐渐流逝的生命、放大的瞳孔、僵硬的身体、凝固的神情、灰白的气色······一切都极度恐怖,仿佛要抽掉我血液的每一丝热气,让我常常噩梦缠身。】
  “杀人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夏子期一脸轻松,笑意懒散,“把手里的子弹当空包弹打出去,就当是演习。”
  苏毅呼吸一滞:“那如果,不是击毙,而是······格毙呢?正面格毙。”
  夏子期一愣:“这个啊,我只干过三次。第一次确实不适应,很恶心,后来缓过来就好,第二次就没什么压力了。说到底,这战场上无非是你死或者我亡,不管是击毙还是格毙,把敌人毙了就好,心理问题没性命重要。”
  苏毅苦笑一声,没再说话。
  【缓过来吗?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这对我来说很难。当年杀过人后的连续几天,我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一双双死人的瞳孔,无论是运息还是睡觉,从来不得安宁。】
  苏毅:“C4测绘图已经完成,目标吸食过量症状人数已增至五十九名。完毕。”
  袁朗:“C3和C4撤回。完毕。”
  二人交替掩护,回到了山外扎营点,袁朗和岑队长迎了上来。
  苏毅把测绘图交给袁朗,袁朗和岑队长快速看过测绘图。
  岑队长:“这么精细?你们这个小苏厉害啊。”
  袁朗:“那个先别说。这帮白·粉军倒是挑了个好地方,这里有一条溪水横穿山谷,不愁水源,也为那就更多了,只有这一个入口,真挺难打。而且他们火力配置猛,位置合理,很难正面攻入。”
  岑队长:“不是很难,而是根本没法正面攻入。那十几门炮几十挺机枪门口一堵,根本冲不进去。咱们是轻装,没有携带重武器。”
  袁朗:“绕行吧,从山谷背后悬崖爬上山,给他们来个包饺子。”
  岑队长:“但是这次山地攀登只能徒手,没有攀登设备也没有保护设备,危险系数很大。”
  袁朗:“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岑队长略一犹豫:“没有。”
  袁朗:“那就这样办。先派攀登最好的上去,把攀登设备和保护设备也背上去,然后让下面人爬。”
  缅甸军官过来:“请问里面情况怎么样?你们打算怎么作战?不仅兵力处于劣势,而且缺少重武器。”
  夏子期精通缅甸语,他帮两位队长翻译了。
  袁朗听完,不屑地一笑:“怎么打是咱们的事,不用您cao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万字了,今日更新完毕~~~~~~~
 
  ☆、第八十二章 又要杀人了
 
  两位队长商量完任务分配,然后老A们集合列队,摆开防御行军阵型进发。
  绕到山谷背后,老A们集合,准备山地攀登作业。
  悬崖高达四十多米,相当于十几层楼,白·粉军打死也想不到背后会有人从这个高度爬上来。
  这是他们被围的第二天,有恃无恐,精神懈惫,不把政府军放在眼里——如果政府军能爬上这悬崖,那每头母猪一定也能上树。
  而老A出动的速度之快,是白·粉鬼始料未及的。
  头个攀登的人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上山的路在山谷那边,不可能从那边上来再搭个设备供给攀登,只能嚷头个带着设备冒险,徒手攀登上去,再搭设备给后来的。
  袁朗:“谁先上去?”
  季明:“队长,我上去吧。小苏一起?”
  苏毅点头:“我和季明一起上去。”
  岑队长:“两个人上去风险太大,万一全栽了那损失大了去了。还是分散风险,一个人上去再说。”
  袁朗:“两个人背两套设备,节省时间。就这样吧。”
  苏毅和季明两个背着设备徒手攀登,下面人捏了把汗,这栽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所幸二人速度极快,半分钟后顺利到顶,慎重起见,苏毅侦察过后,确认没有明哨暗哨,然后负责警戒,季明负责搭建设备。
  两根绳索扔了下去,老A们一对对往上爬。第二对到达的也开始搭建设备,给后来人员攀登。
  十五分钟后,全员到齐,老A们绝不拖沓,将装备收拾了,摆开队形在丛林间跋涉。
  两队人已经呈散开队形,平行地在丛林里推进,迈过了可能踏出声响的枯枝,一边往脸上抹着油彩。他们已经练成了这样,随时随地都能进入一种战场心态。
  沉默地行军二十公里,他们走过的这一小片丛林像被犁过一样,折掉的灌木、被刀削过一样的常绿植物,昭示了老A来过。
  当视野不再被密林遮蔽,轻雾下的山谷和峰峦便让这帮兵们神情都变得迷茫起来。杂树生花,群莺乱飞,这里实在是个还未为文明玷污的化境,连他们的武器在这里都显得突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