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楚留香+剑三]跪下叫粑粑+番外 作者:不见当时繁花

字体:[ ]

 
文案:
 
     苍云,又名苍爹、苍云粑粑,以及狗比苍云0.0
 
我去什么鬼?!
 
燕映之不服!他一个普普通通的苍云招谁惹谁了,结果走到哪儿都被人骂狗比,爱在哪里?!
 
其实,苍云也不全都是爱欺负人,也不能眼神吓死老谢徒手拆凛风堡,也是需要关爱的~
 
所以,这就是一个被嫌弃的苍云,到其他世界谈谈恋爱的小故事( ̄▽ ̄)~~~
 
另一个男主盗帅楚留香!风流倜傥楚香帅X外冷内热苍云爹!
 
重点:
 
1.苍云的仇恨值大家都懂的……不过还是希望小伙伴们不要对苍云有太大偏见(^ω^)
 
2.作者菌是个手残,苍云只有小号,如果有什么技术性失误,拜托无视吧!
 
3.身为大唐那啥苍教的忠实教众,这里站苍爹受!
 
4.     并不是霸道总裁爹
 
以上!么么哒╭(╯3╰)╮
 
内容标签:武侠 穿越时空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映之,楚留香 ┃ 配角: ┃ 其它:武侠,剑三
 
==================
 
  ☆、第 1 章
 
  燕映之是个普通的苍云。
  一个自幼生长在雁门关的苍云
  原本在十四年前,才六岁的燕映之就应该和他的父母一同惨死在奚人的乱刀之下,可他命大,恰巧碰到率领着苍云军收兵回营的薛直将军,这才侥幸活了下来,捡回了一条命。
  当时他的右眼上挨了奚人一刀,血流了一地,多亏了苍云的军医竭力医治才保住了这只眼睛,可惜右眼上的一道狰狞刀疤却是去不掉了。
  亲眼目睹了父母凄惨的死去,本来天真活泼的孩子骤然间成熟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跪在救命恩人薛将军的面前,恳求能够留在苍云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强者,为自己家人复仇。
  这个六岁的孩子还带着伤的暗红色眼睛中燃烧着灼灼烈火,像极了雁门关外的雪狼。
  薛直打量了他半晌,终是点了头,在询问了他的名字后笑说,“你姓燕,和忘情也算有缘,便到她的门下去吧。”
  燕忘情,苍云军的副统帅,她本名长孙忘情,可苍云军中的将士都称她为燕帅。
  这个看似凌厉冷漠的女将,在训练之时从不会因为燕映之的年幼而加以照顾,私底下却队这个沉默寡言的孩子颇为关心。
  而苍云军中其他的师兄师姐也常常会趁着休假,带上燕映之去广武城逛上一圈,买些好吃的改善一下生活。
  数年时间转瞬即逝,燕映之也从当年连盾都拿不起来的孩子,变成了苍云军先锋校尉。
  他与同袍们一起,跟随着燕帅在大唐的边境执行任务,从小孤山到东海,北到西室韦部,西到大雪山……
  虽有牺牲,却是百战百胜,从未有过溃败。
  直到天宝四年……
  燕映之清楚的记得,那日他和兄弟们跟随薛将军去镇压奚人乱军,他沉静的面容下,是复仇的激动。
  这么多年了父母的仇恨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片刻不敢忘,如今他终于能够报仇雪恨,又怎么能不激动呢?
  可是燕映之没想到,或者说整个苍云军上下都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雁门关遭遇灭顶之灾。
  谁曾想到安禄山为了除掉雁门关守薛直和长孙忘情,竟以一石二鸟之计,故意挑起了边关战争,在苍云军与奚人对峙之时趁乱杀入,不仅歼灭奚人乱军立下了大功一件,更是狼子野心,将他的屠刀挥向苍云。
  这一战,他们一败涂地。
  苍云军的统帅、燕映之的救命恩人薛直和曾教过燕映之用刀、给他买过糖葫芦的申屠笑为了保护残存的弟兄们,二人双双战死在雁门关外,而总是喜欢捉弄人的军师风夜北,也在这场战斗中身受重伤,盲了一双眼睛。
  可当燕忘情辗转托付颜真卿将雁门关发生的事情向皇帝禀告后,却得到了“薛直能力不足和嫉妒安禄山劳苦功高”的答复。
  属于大唐的苍云军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为了复仇而聚集在一起的人。
  是的,复仇。
  燕映之和苍云残存的兄弟们一起,跪在如今的苍云魁首长孙忘情的面前,听着她宣告:“我们经历背叛,经历兄弟死难,如今,我们在自己雄关之外溃退而归,我们让军旗蒙羞,在此,我于此成立专为覆灭狼牙而生的苍云军,当苍云旗帜席卷,穿透阴暗的天光终将到来!背叛苍云者不义之徒皆须一死。而我的轻眉刀,仍只在众军之前。你们,愿意,陪我一起去生,去死,去拿回应归于我们的战士荣光么?”
  “吾等誓死追随燕帅!苍云所属,皆为同袍兄弟姊妹,当誓死相护。凡因私欲叛国、背信、不义、害民者,皆为苍云锋刃所向。与苍云信条相背之事,只问是非,无有余地。苍云之动,不为天开,不为雷动,不为霜停!”
  这是所有苍云军共同的誓言,至死不休。
  燕映之回头望向那一片坟冢,眼中的火焰与多年前对着他从奚人刀下救出的薛直说要复仇时一般无二。
  他仍旧要复仇。
  为了自己死的冤屈的救命恩人,为了如同兄长一般照顾过自己的申屠将军和军师,为了那些同他一起长大亲如手足却惨死于安禄山屠刀之下的兄弟姐妹。
  就如燕帅所说的,今后的路不管本应是什么,如今都已化作了为复仇而存在的,业火血路。
  可他却并不后悔。
  之后的日子,燕映之愈发的沉默寡言,每天发了狠似的训练,不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绝不离开训练场。
  虽然对手下的将士刻苦训练感到欣慰,可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开始还好,时间久了,长孙忘情却开始担心他了。
  风夜北也觉得苍云弟子训练的强度已经足够大了,但是每天只在同门间切磋,并不利于武艺的提升,倒不如与其他门派交流一番,说不定能取得意外的成效。
  对于风夜北的提议,长孙忘情表示十分赞同,在详细商讨后,她决定挑选一批门派中出色的年轻弟子,到中原进行历练。
  燕映之就是其中之一。
  燕帅和军师的决定就是命令,燕映之没有任何意见。
  他本来也没什么行李,只穿好一身玄甲,带上自己的盾刀,和同门一起踏上了去中原的路。
  这是燕映之生平第一次离开风霜刺骨大雪纷飞的雁门关。
  他骑在马上,目光扫过路旁参天大树如茵绿草,暗红的眼眸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点点惊艳之色。
  不管往日里再如何成熟沉稳,燕映之终究才二十岁,第一次见到与雁门关截然不同的景象,也难免会好奇起来。
  即使离城市还远着,也能很轻易地看出中原与雁门关的不同。
  在雁门关,很少能看到这么多的绿色,那里最多的,便是成片成片白茫茫的雪,哪怕是春夏时节,刮过来的风也很少有温和的时候,总是凛冽的仿佛能割伤人的脸。
  不过燕映之到中原来并不是为了游玩的,路旁的风景看一看也就算了,可不能耽搁了正经事情。
  按燕帅和军师的意思,是希望他们可以在中原多和不同门派弟子交手,以提高自己的武艺,这样一来,除了插旗,参加藏剑山庄举行的名剑大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可苍云军早被断了粮饷,最艰难的一阵子,不少将士都是靠着水煮皮带充饥。
  虽说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但燕映之他们也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盘缠,勉强凑足了名剑大会的报名费,苍云弟子们的中原生活,也算是正式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预备——唱——
在剑网三( ̄▽ ̄)
 
  ☆、第 2 章
 
  苍云在中原并不怎么受欢迎。
  就算常见生活在关外,对中原的风俗习惯并不十分了解,可眼色他们还是有的。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得不无道理。
  苍云军的这些将士大多生长在苦寒的雁门关,性子也多如同关外的雪一样冷,再加上之前那惨烈的一仗留下的阴影时至今日仍未完全散去,使得这些常年玄甲加身的苍云们脸上总带着几分沉郁,看起来也就更加的不易相处了。
  更重要的是,苍云的武功迅急刚猛、攻防兼备,无论是插旗切磋还是名剑大会,往往总是占据上风把对手打趴下的那个。
  一次两次还好,可那些出来闯荡江湖的少年侠士也都是心高气傲的,每次都被同一拨人按在地上揍,时间久了谁受得了?
  自觉技不如人回去认真修习准备来日一雪前耻的人不少,可被打得惨不忍睹想要报复的人更多。
  长此以往,苍云军在中原的名声,竟愈发差劲了。
  不过燕映之并不十分在意这些。
  或者说,他早已习惯了。
  他本就性格偏冷,总是面无表情又沉默寡言,原本相当英俊的脸也因为右眼上伤疤而显出几分凶悍之气。
  很多时候,燕映之只是随意地看一眼,可被他的视线扫过的人就一脸惊恐地避了开,仿佛慢了一步就会被他马上一盾拍过去一样。
  被人嫌弃也好,惧怕也罢,燕映之早就不会放在心上,也就更不会因此而介怀。
  况且自雁门之殇过后,整个苍云军都被笼在了仇恨的阴影之中,即使是生活边关一带的百姓们提起玄甲苍云,都不免说一句“都是为了复仇而生的疯子”。
  苍云曾经失去一切,便在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呢?
  名声不好所带来的唯一一个困扰,大概就是燕映之很难找到愿意同他一起组队去参加名剑大会的人。
  即便有人要和他组队,也都是为了上段轻松一点儿,等到段位上去了,立刻退队,很多时候甚至连一句“谢谢”也没有。
  这天燕映之又送走了一个队友,只剩他一个人,是没法去参加名剑大会的。
  燕映之没什么办法,看着天色还早,就提着刀盾打算去城外找人插插旗,却不想才刚出了城没多远,就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被一群人给拦下了。
  这种事燕映之遇见的不少。
  就因为他是个苍云,燕映之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拉到许多仇恨。
  不提许多败在他手上的惹不甘心威风扫地,便带了人回来找茬的,有好多次,连燕映之自己都搞不清楚情况,就在野外被人给埋了。
  燕映之无辜中枪,可他不善言辞根本解释不清,况且就凭苍云在中原人心中的糟糕形象,就算解释了,恐怕也没人信他,好像只要他是苍云,他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若是单打独斗,苍云的武学在各门派中间也算顶尖,可就算燕映之再怎么犀利被一群人团团围住的时候也觉得十分为难,而且他一身重甲又跑不快,情况相当不乐观。
  有路过的治疗看到有人被群殴想帮个忙,可凑近一看发现被围的是个苍云立刻掉头就走,不奶也就算了,甚至还不忘补刀一句“狗比苍云”。
  可怜燕映之有苦说不出,只能靠着自己的盾墙格挡,才摆脱了重伤的命运。
  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时,燕映之是能避则避。
  反正他一向都不是爱逞凶斗狠的人,此次前来中原,也只是听从燕帅的命令前来历练,并不想惹太多是非,只有实在避不过去的时候才为了脱身甩出盾放个盾飞盾舞什么的。
  可这次,看到堵着他的人的装束,燕映之眼睛瞬间红了。
  狼!牙!
  玄甲苍云军曾是安禄山的眼中钉不假,可此刻正权倾朝野的安大人还不至于闲到对燕映之这么一个普通苍云动手,燕映之之所以会遇到安禄山手下的狼牙,大概和几天前的事情有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