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光】累感不爱的鳞王 作者:昙花一现为君笑

字体:[ ]

 
文案:
 
     北冥漴浠身为一个穿越一次重生一次的鳞王,觉得有必要把海境改革一下然而刚刚改革完没几年他就带着自家儿砸北冥封宇又穿越了北冥漴浠表示:我真是日了王后了王后:怪我咯?总之,我们的目标是——把漴浠打造成一个和小明一样帅不过三秒的神·经·病!【乱棍打死作者菌:你们别看漴浠表面是个二货其实他真的是个神经病!【拖出去枪毙简单点说就是前任鳞王改革了海境后穿越到了原著cp蟹黄以及,副cp鳞鱼。如果觉得有雷拒绝人参公鸡蟹蟹!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冥漴浠,北冥封宇 ┃ 配角:海境众鱼 ┃ 其它:金光
 
  ☆、一
 
  我叫北冥漴浠,海境之主。现年二十四岁,继任鳞王之位已经九年零四个月有余。
  我有个秘密。
  我是重生的,准确的说,是穿越一回重生一回。上一世身为海境之主我活的很失败,快奔三的时候继位不到六十被人阴死最后甚至没能改革一下海境风气,简直做鱼失败。
  做的最成功的貌似就是培养出了欲星移这个一看就能把海境给大肆改革一番的师相。
  我没想到我还能重生,而且返祖了上古鲲鹏血脉。于是我决定这一世做一条成功的鱼——在弄死了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兄弟以后我又成功的让父王退位将王位了给我以后,我又弄死了上一世阴我阴的很欢快的王后,只留下了太子北冥封宇。
  有钱有权有后宫,连继承人都有,这简直就是龙傲天的标配。
  完美。
  今天的海境有点不太对。
  虽然我还是在书房醒来,还是一醒来就开始批改山一样的奏折,但是……“龙涎口即将破封,镇压之事如何处理”这是个什么鬼?!龙涎口不是早就被我给疏导成了电力发动站吗?!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海境子民使用龙涎口的水脉力量它爆发个毛线啦!
  还有,“龙子终究是混血,不宜接触太多政治内容”又是什么鬼?!瞧不起混跨越种族的爱情吗?混血杂交出来的海鲜多好吃你们知道吗?(划掉)混血出来的战力有多强你们知道吗?!总之杂交让海境多了好几倍的子民你们这些蠢货居然说混血低贱?!!
  再往下看,几乎每一本奏折都是这种辣鸡奏折,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哦,想起来了,“你们愚蠢的让我不能呼吸!!!”
  天呐这种脑残的奏折到底是怎么跑到我的书桌上来的?!简直辣眼睛!气的我拿起了桌上的百里闻香猛灌!
  “呼……”我想我需要静一静。还是出门逛逛吧。
  然而开个门还有奇怪的事。
  “……你是谁?”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和我长的有八分相像的人(鱼),怎么办?在线等,急。
 
  ☆、二
 
  对面长的和我有八分像的人似乎也愣住了。
  我看见他后面有个人长的很像欲星移,虽然欲星移现在才六岁,我上一世见过的最大的欲星移也才十六岁,但是那人看上去就像是欲星移的长大版本。
  ……我是不是又穿越了?
  “大胆!汝是谁?竟敢冒充本王出现在御书房!”那人愣了一下之后迅速回过神,然后利声呵斥。
  “哦?本王?谁给汝的勇气自称本王?孤王明明还活着!”以我的经验来看,虽然有可能又穿越到了奇怪的世界,但是这个时候气势不能输,至少不能被当做乱臣贼子被抓起来,还要适当地放出一些王族的气息,这样可信度会大大增加。不过,这个自称“本王”的家伙怎么越看越感觉眼熟呢?
  对面的家伙明显露出了名为“震惊”的表情,啊,这个表情真是愉悦了我,又一次穿越的郁闷顿时减轻了好多,果然我的愉悦和建立在他人的不愉悦之上吗,我还真是恶劣啊~
  “父王!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这么大的弟弟?!”一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声音突然插:进了现场的尴尬气氛,我转过头,发现那是一个蓝色系的散发着鲲帝一脉气息的少年。
  他手里抱着我儿子北冥封宇。
  “父王!”身上突然一沉,封宇欢呼一声挂在了我身上,估计是突然换了环境不适应了。这小子今年虽然才五岁但是却不轻,抱着还是会感觉手酸。
  “封宇,你该减肥了。”短暂的思量了一下,我决定实话实说。
  “父王!我明明不胖!就是婴儿肥而已啦!”封宇明显很不高兴,脸颊红红的鼓了起来,让人忍不住想捏,于是我就上手捏了一把。然后被臭小子咬住了手。
  “松开。”不松。
  “松开。”不松。
  “松开——零食减半。”不情不愿地松口。
  哼,臭小子,从小留放在我身边教养,喜好被摸得门儿清,你老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你……你是……”那边和我长的很像的很眼熟的自称鳞王的家伙突然抖得跟筛子一样,看上去就像突发鱼癫疯,似乎,我还是他认识的人?
  “孤王,北冥漴浠。”看他抖得那么辛苦,我决定再刺激一下。
  “父王?!”“先王?!”“皇爷爷?!!”似乎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这三条鱼全都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我,好像世界末日了一样,我知道现在的我和上一世的我比起来差别巨大,但是这种表情是安怎喔?还有,“父王”是什么意思,和我长的很像的那个家伙居然是封宇吗?噫,原来是不小心穿越到了不知名世界的未来吗?
  “父王,他们为什么一副看到鬼的表情啊,好傻喔!”怀里的小封宇还在一脸天真地补刀。
  因为他们是真的看到鬼了啊,看到了一个应该早就死了的你父王我。
  不过,等等,如果那个蓝色系少年是封宇(未来)的儿子我的孙子的话,他看上去已经二十多了啊,也就是说……我儿子现在比我还大?
  真是个混乱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基于有个读者说看不懂文的人际关系,我给你们捋一捋啊……
最开始和男主角在寝宫门口撞见的人是谁?然后说这是我弟弟的又是谁?然后最后那个小孩又是谁?
答:第一,是北冥封宇;第二,北冥觞;第三,幼年版封宇宝宝
封宇宝宝空降在太子寝宫,阿殇以为那是他弟弟
至于年龄问题,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漴浠改变的东西太多了_(:з」∠)_
 
  ☆、三
 
  我叫北冥漴浠,今年二十有四,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叫北冥封宇,在穿越重生后又不知不觉地穿越了一次,而且是穿越到了不知名的平行世界的未来。
  我在平行世界的未来看见了自己儿子的成年版,还看见了自己未来的孙子,不过由于我是突然出现在鳞王宫,终究是来历不明。所以现在的状况是,我怀里抱着睡着的幼年版北冥封宇,左边是成年版欲星移,右边是成年版北冥封宇。对面是一个我昨天还见过但是现在看起来老了不止一点半点的朝臣。
  “臣参见王上,参见师相。”那个朝臣一进门就行礼,头埋得很低,从他那个角度估计根本看不见我。“免礼。御史,你看清楚,本王问你,这个人是谁?”成年版北冥封宇闻言出声,让那个朝臣指认我。
  嗯,还有脑子,不至于全信突然出现的人是早已死去的亡魂。虽然我确实是他父王。【喂
  “先……先王?!!!”那个看起来老了许多的朝臣见到我满脸震惊,似乎是不敢置信。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喂,我有那么可怕吗?除了继位最初几年改革海境体系制度手段残暴血腥了一点以外我现在已经把脾气收敛的很好了正在向治国任君方向发展你怎么就那么怕我呢?!还是说,这个世界的我更加残暴所以给朝臣留下了许多年都没有消减的心理阴影?
  “哦~先王?御史啊,孤王问你,你哪一只眼睛看到孤王死了?嗯?”孤王不开心!孤王有小情绪了!
  “王……王……臣……”老了许多的御史这下连声音都在抖。
  “御史,你该回去了——王上,请您不要这样吓御史,御史年岁大了,经不起吓啊。”眼见御史就要翻白眼,欲星移看不下去了一般出言相劝。
  啧,这小子小时候那么可爱怎么长大以后成了满肚子黑水的墨鱼了,明明是个纯血鲛人。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北冥漴浠【孙子和我同岁怎么办?在线等,急】
北冥封宇(五岁)【原来我长大以后是这个样子?很帅气嘛!】
北冥觞【天呐我居然看见了幼年版父王,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
北冥封宇【父王年轻的时候有这么好好对我么?我怎么想起来的都是他板着脸呢?】
欲星移【先王?我需要静静……】
众臣子【夭寿,海境多出来一个王,朝政谁来处理?!】
 
  ☆、四
 
  最终我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定位为了北冥封宇·成年版失散多年的兄弟——平白无故又多了一个儿子,真是好大一个锅啊,我能退货吗?
  北冥封宇让那些侍女下人还有朝臣叫我殿下,却没有说出我的名字来历,小宇则是被称呼小公子,身份除了是我儿子以外依然什么也没有透露。
  很上道嘛。
  “父王……”眼见北冥封宇用纠结的表情和语气叫我,我觉得我现在有那么一点点胃疼——任谁本来岁数不大却被叫长辈肯定有些不舒服,更何况是被叫父亲。
  “算了,叫孤漴浠吧,孤叫你王上,说起来孤还没有叫过别人王上呢。”摆了摆手,我决定让自己的胃舒服些。
  “……漴浠”依旧是很纠结的语气,不过好歹不那么犹豫了。
  “父亲!”小宇被我勒令改了口叫我父亲。因为没见过没有高科技产品的海境所以现在正处于新奇状态,见了什么都想玩一玩看一看。身后每天都跟着一大群担惊受怕的侍女侍从们。
  不过今天有点不太一样,小宇是被一个头上长着一根深蓝色尖角的青年抱过来的。那青年长的跟欲星移有三分相像,似乎是他家的虬龙小堂弟?我记得我从前见过来着。不过这么好的一个混血战力,我好想把他拐回去当个武将啊……
  “父亲?”袖子下摆被扯了扯。低头一看,是小宇,他正在用疑惑的目光抬着头看我。“父亲你在想什么呀,这么出神?”
  “没什么。”我摸摸他的头“就是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这么好的战力偏偏在我那边还是个小婴儿,看来回去以后要好好培养一番。(握拳)
  “父亲!今天大哥哥带我出了海境!宇儿认识了一个叫锦烟霞的大姐姐和一个叫剑无极的大哥哥!大姐姐长的很好看呢!大哥哥对我可好了,还给我糖吃!”小宇很是兴奋的样子,看来的确很开心。
  不过,锦烟霞?那不是从前被封印在龙涎口的蛟龙吗?我记得她在龙涎口破封以后和我打了一架就把前师相青奚宣拖走过日子去了。难道这个世界因为龙涎口没被利用成发电站的问题所以她死情缘了?
  死情缘的女人很可怕,真的。
  “汝便是封宇口中的龙子了吧?多谢龙子带竖子游玩,竖子从小没出过海境,此番多谢龙子护航了。”话题拐回来,梦虬孙带小宇出去玩了一天,自然是要道谢的,也不知臭小子的兴趣到底什么时候能削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