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鱼海棠]赤融疯 作者:黎卡薇

字体:[ ]

 
文案:
 
     为了能救活赤松子,祝融答应烛龙的条件,
 
穿越到千万年后的今天,渡过天劫。
 
当赤松子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黑板上的横条幅:高考倒计时99天。
 
黑人表情jgp,然后踹了一脚旁边流哈喇子的祝融,
 
祝融一怒,整个班都炸了。
 
如果大鱼剧组里的成员都微缩成了一个班级,
 
那他们会发生什么好玩儿的事呢?
 
祝   融:你讲点道理行不行!
 
赤松子:重生不容易,只有我无理取闹的样子才能让你无法忘记。
 
祝   融:行行行,你厉害你厉害~
 
赤松子:诶?我鹤呢?你是不是杀了做小鹤炖蘑菇了?
 
祝   融:不是你说要鹤震的吗?我拿去改装了。
 
赤松子:……
 
本文不入V,请放心食用。
 
CP:祝融(攻)x 赤松子(受)
 
本文又叫《松融糖》
 
食用指南:
 
1.灵感来源于《大鱼海棠》,所有人物都来源于大鱼,但是会有自己的设定和世界。不过总体线路不会相差太远。
 
2.椿湫鲲,灵婆,鼠婆,烛龙,白鹤,鹿神,句芒,后土,列表待补充ing。
 
3.勿考据,随意胡闹,开心就好。评论求温柔么么哒~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松子,祝融 ┃ 配角:湫,椿,女妜,灵婆烛龙【待添加】 ┃ 其它:古穿今
==================
 
  ☆、九月九日成亲杀人宴
 
  梦中一片混沌,在湖边那身穿蓝色道袍的男子正在回头看着自己,他背后映照着的是血红的夕阳。男子笑颜如花,朝着他伸出手,温柔的说:“重黎~”
  躺在床上的祝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在梦中挣扎,挣扎着想要醒来。一旁守着的小道童清风叫道:“女妜姐姐,你看,赤帝好像醒了?”
  一个手执浮尘的少女走上前了几步,看着祝融满脸的伤痕,紧闭着的双眼一直也没有睁开,她摇了摇头失望的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然而此时此刻的祝融在梦里却早已不是那惬意的晚霞,他看到了一片黑暗,黑暗中灯火突然点亮,自己一身新郎打扮,身后站着的,是自己的新娘女嫱。
  宾客在旁边笑得诡异,赤松子在不远处和共工扭打着,梦境忽然的切换让他有些无措,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了别人的丈夫,然而赤松子又为什么在自己的婚宴上和别人打了起来。
  没有人去帮赤松子,祝融想上前的时候,女嫱挡在了他面前,声色狠厉的说:“不许去。”
  祝融什么都没说,推开女嫱就想过去,这时女嫱却说:“你别忘了,若不是我苦苦哀求天帝,天帝又怎么会放过太虚真人,你今夜是我的夫君,你在我的婚礼上帮一个外人,你叫我还有何颜面面对诸神?”
  祝融看着这毫不熟悉的夫人心里大为不解,他不记得自己何时答应过这个人什么,她更不解的是,自己的敌人共工,是怎么混到衡山之巅的,他不是死了吗?
  顾不得女嫱的阻拦,祝融扯下新郎的花球冲了过去帮赤松子。
  于情,他和赤松子风风雨雨走过这许多年,他没道理不帮他,无论赤松子究竟为何要和共工争斗。
  于理,那极北之地水神共工是自己的敌人,自己明明在那次水火之战中把这厮给杀了,为何他会出现在此?
  “爹,爹~赤帝好像很痛苦。”看到祝融的眉头越皱越紧,通身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一旁的女妜急了起来。此时一个衣袂飘飘的长者缓缓走来,只看了一眼便说:“心魔太深,孽障啊,孽障~”
  “爹,他也会死吗?”女妜有些激动的问,他不希望看到祝融再出什么事。
  长者没有说话,低头再看了一眼躺在玉床上的祝融。
  在祝融的梦境里,他和往常一样和赤松子并肩作战,但不知为何,脑海中的画面忽然扭曲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黑暗渐渐吞噬了一切。
  最后,祝融只记得那共工和女墙鄙视的眼神,两人不知何时走到了一起,双双抬起了手,再放下的时候,忽然觉得前胸有点刺痛,只觉得赤松子挡在了自己身前,他再一低头,一把冰刀已然没入了赤松子的背脊,贯穿了他整个胸膛。
  “松子~松子!”祝融慌了,赤松子倒了下去,他搂着赤松子不知如何是好。
  梦境全部黑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化为了灰烬,昏暗的光中,他觉得赤松子握着自己的手很紧很紧。
  祝融感受到了赤松子的无助,他紧紧抱着赤松子,说:“没事的,你坚持一下,我们去找天帝。”
  赤松子本想和祝融再说几句话,但是这时从他嘴角流出来的,已经是黑色的血。
  他看着祝融的眼神很无助很复杂,祝融抱起赤松子,他不敢把那冰刀□□,生怕他立刻死去。
  感受到了祝融温暖的怀抱,赤松子觉得很安全,他贪婪的允吸着此时此刻祝融为自己担心遏力的味道,然而他知道,可能自己撑不下去了。
  “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赤松子气若游丝的说着。
  “不记得,你不要说,等你好了再说给我听!”
  “你我……天生……相克无依,但是这……几百年我从……从未后悔过……如果……再有来生……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我在灰烬中等你。”
  “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重黎,你要好好……活着,我们……会再相遇的……”
  “松子!”
  寝宫内的万盏油灯的火焰在祝融醒来叫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被他的那一个气势都牵带着动了一下。身边一个照看祝融的道童睡得正香,被祝融这一声吓的直接从藤椅上滚了下来。
  “赤帝神君,您醒了?我去叫女妜姑娘!”话都还没说我,小道童人已经跑了出去。
  醒转过来的祝融看了看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他觉得头很疼,刚刚的那个一个梦很奇怪,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一个梦而已?
  此时祝融身上穿着一身白布衣衫,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股撕心裂肺的疼从手肘和脸上传来,再一看,白衫上已经晕染了一朵血红的花。
  那个叫女妜的道姑走进来的时候,三步并作两步,看到祝融直说:“祝融,你别动!”
  女妜口吻狠厉,祝融看着他仍旧有些恍惚,此时此刻他在想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女妜叫童子重新给祝融包扎伤口,女妜看着此时有些呆傻的祝融,心里不是滋味,见祝融没有在意,自己偷偷撇过脸去,擦了擦泪。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这,这不是炎帝的寝宫?”祝融问着女妜。
  “是啊,这是爹的仙阙。”女妜避重就轻的回答着,她不去看祝融的眼睛,坐在了他旁边的凳子上,低头看着地面。
  祝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口,大大小小遍布了整个手背手心,乃至身上,都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伤口。
  “我这是怎么会……”一个回事还没说完,脑海中便浮现了在衡山火神宫内血腥的一幕,落跑的人群,遍地的血迹。
  这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祝融睁大了眼睛看着手上的伤口,好似尘封的记忆飘上了脑海。
  痛苦的表情扭曲着他整个五官,他记得,他真的记得。就是在九月九日衡山之巅,他的婚宴上,赤松子坐在人群中,本来他并未想过闹出什么麻烦,但是人群之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不是太虚真人赤松子吗?怎么,居然还有脸来参加赤帝的婚礼……”
  “哎哟,可不是吗?要不是他,赤帝怎么会被禁足在衡山,水火之争死伤无数,共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听说啊,就是因为这个事黄帝才震怒,剥了赤帝兵权,让他三百年内不得外出……”首先开腔的是一个穿着赭红衣衫道姑模样的女子。
  “啧啧啧,那赤松子也不是挨了几十龙牙鞭,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仙家挨了那鞭子还能活的……”接话的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小得多的少女,看样子,像是一个门派里出来的。
  “人家可是炎帝女儿的师父,你以为炎帝这后山是白说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沾了什么福气,以前修道的时候有火神罩着,若不是借着火神赤帝的那一把火,他也不能成仙不是?”红衣道姑继续叨叨着。
  话音刚落另一个杏黄色长衫的男人人马上接茬:“这成了仙之后,又捡了个便宜徒弟,还是炎帝的二女儿。自从女娃死了,炎帝对女娃的悲伤转嫁到了女妜身上,疼爱得让人烦。你说这赤松子怎么这么有本事?男的靠着赤帝,女的靠着炎帝,你说你,修炼了几千年也就混个看神兽的,人家可是黄帝的雨师呢~”
  “你说这女妜可能是对他动了心思,那赤帝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怎么回事儿?你说怎么回事儿啊?这不明摆着的吗?要不是黄帝怕家丑外扬,何至于急急忙忙把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南海女神硬塞给赤帝吗?你看这赤帝,从进门到现在,笑都没笑过,人家成亲他也成亲,人家成亲是春风满面,他成亲就和亲娘下葬似的,啧啧啧……”
  “你可小点儿声啊,人家是屁股挨了鞭子又不是头挨鞭子,不聋!哈哈哈哈~”
  这些话在赤松子听来已经无关痛痒,他之所以前来,无非是他在养伤的时候接到了祝融来的一封信,叫他赶紧回昆仑山玉清洞,片刻也不能耽搁。
  赤松子本不想来赤帝的婚礼,但是就是因为这一封信,让赤松子闻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加上最近出的太多事,他是在放不下,生怕祝融再闹出什么岔子,这才厚着脸皮,没有请帖也来了婚宴。
  祝融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女妜看着祝融那可怕的表情,知道他一定想起了什么,问:“祝融,你别生气,身子要紧,师父他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松子呢?他在哪儿~”说罢,祝融就想下地去寻,女妜连忙扶了过来,着急道:“师父在爹那里,爹看着,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先自己养好身子吧!”
  祝融被拉回了玉床上,女妜又说:“到底是为什么?你们怎么会打起来的?师父受了这么重的伤,究竟是谁下的狠手?”
  “是共工。”
  “共工?他不是被你杀了吗?”女妜震惊道。
  “是啊,一个月前,他明明被我封印在八宝葫芦里,用纯阳真火炼死了啊!”
  对于这一场水火战役祝融记得很清楚,这一仗,打了四年之久。共工与颛顼之后败北,躲在极北之地的寒潭下面,他的族人在他的带领下,愈发壮大。黄帝命祝融北上围剿,然而水火相克,借着地势优势,祝融对这一缩头乌龟奈何不得。若不是一个月前黄帝派了南海女神女嫱给祝融献计,恐怕他现在也都还在极北那寒凉之地。
  “你亲眼看到共工灰飞烟灭?”这声音是方才女妜称之为爹的老者,也就是这座宫殿的主人,炎帝。
  祝融想了一想,摇了摇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