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琴心惹剑意苏恭 作者:十里清桦

字体:[ ]

 
文案:
 
     他与他,是死敌,命中注定的,然而在他得知所有真相前,他的心,便已丢了。
 
    命运太过波折,他想大概能归于相同的结局对他们而言已是一种幸运。然,当焚寂剑穿过那人的身体时,他的心,仍是痛了。
 
    他与他,是命定的仇敌,却注定不能为敌。所以那个时候他才会答应的那般毫不犹豫。
 
    前尘种种前尘忘,以后,这个人便由他来看着,护着。
 
......
 
    简单的说,这就是屠苏一边寻找救少恭的方法,顺便在打打大BOSS的故事。另外,此文综合向,偏电视剧。
 
声明,此文绝对不虐。本人的信条是‘原著不能在一起就已经够虐了,若同人再虐是极其不人道的’。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阳少恭,百里屠苏 ┃ 配角:果果,晴雪等 ┃ 其它:太子长琴
 
 
 
  ☆、引
 
  【屠苏】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于屠苏,少时在乌蒙灵谷遇见的大哥哥便是惊艳了他的时光的人,纵使遗忘,初见的惊艳终归不可磨灭。在天墉城的九年时光里,他的生命里唯有的温暖也只有那么几个人,师尊因他而常年闭关,大师兄日渐忙碌,芙蕖师姐所能给予他的关注也不过寥寥。那么恰巧的,在其他人避之不急的孤独岁月里,他就出现了,以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硬生生地插入他的生活。
  原来我是这般厌恶那孤独的滋味吗,原来竟也有人不会害怕我,不会视我如怪物。于屠苏而言,少恭的温柔就像黑暗里一道救赎的光芒,亦像是一种□□,染上了便成瘾,戒之不掉,更舍不得就此戒掉,哪怕万劫不复。大概在他心里一开始怕是固执地认为少恭便是那个温柔了他的岁月的人吧,如果没有后来的一切,也就真是如此了。只可惜命运总是这般无常,或可说是残酷,它也从来不给人选择如果的机会。
  倏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换,那个曾惊艳他时光的人与那个温柔他的岁月的人都是他――欧阳少恭,但他同时也是他的仇人。匆匆一别后,他们竟然就已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听着那人残忍说着真相,字字句句,清晰地印如脑海,心脏里传来的灼痛感那么深刻。看着他的疯狂,听着他的残忍,眼里涌出无边的恨意与,痛苦,最终也只是说一句“我曾经那么相信你”,只是自此刻起,从前种种就此被斩断。
  他赴约而来,那人一身红衣,眼里闪现着决绝与疯狂,还有他看不透的复杂。最终,他手中的焚寂穿透了那人的身体,他知道,鲜红的血液正从那人的身体中涌出,但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躺在巽芳的怀中,得意的看他一眼,转头对巽芳说“这样,也不错”,然后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悭臾带他离开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蓬莱的大火还在燃烧着,那人此刻应当已是化作荒魂了吧,心中这般想着。回过神来看着晴雪,这个女孩子一直在他身边陪伴他,但他却给不了他想要的。从一开始他便是带着决绝的态度来赴约,所以他最后能给她的也只是一句对不起。
  能陪着那人消散于这天地间,这样,真的不错!
  【少恭】
  遇见巽芳时我曾经以为那是命运对我这千年孤寂时光的终结。一个人在黑暗寒冷中踽踽独行,哪怕只是出现一点点光明与温暖,总是想要拼尽全身力气去抓住的。辗转千年,不过求一世和乐安康,只这一世,与她相伴白头。与她一起的日子里,仿佛曾经的劫难伤痛都淡去,仿佛我仍是那个温和的翩翩公子。可笑的是,我所以为的恩赐不过是命运为了将我推向更暗的深渊罢了。一场天灾让我与她永别,那个温婉善良的女子,那个对我说“虽来不及同我经历从前种种,但以后的日子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子,那个陪我一起析琴、一起游历的女子就那样离我而去。
  曾经有多美好,多幸福,现在的苦痛就有多深刻,绝望就有多长久。呵,“获罪于天,无所谛也”、“寡亲缘情缘”,怎么就天真的以为能终结这凄苦命运呢?
  思念成执。
  世界万千风景,我却无心。
  遇见他之前,从未想过此生除巽芳外还有一个人让我这样在意。
  乌蒙灵谷初遇时,他是天真活泼的孩童。彼时,他笑着叫“大哥哥”,眼里是满满地信任与愉悦,心中忽地滑过一丝丝暖流。强压下心头的异样,终于还是利用他的信任毁了他的家,从那一刻开始,我与他之间就已隔了一条巨大的沟鸿。再见时,取而代之的是木头脸的百里屠苏。接近他的计划异常顺利,仅仅一点点关怀就取得他全部的信任。那段同行的日子太过美好,他许下的与我同游广阔山河的承诺亦是十分美好,我几乎快要沉溺。然而纵是好梦一场,梦也有醒时,于是我亲手打破这场幻梦,即使心头鲜血淋漓,总不能停。毕竟,我们之间隔着灭族之仇,毕竟,我再没资格去奢求。
  只恨在错的时间相遇,又庆幸这场相遇。这一生,我并不后悔,因为这错结的命运将你带入我的生命。
  这场早已注定结局的决战,开始了。我知道的,太子长琴早就不复存在,而欧阳少恭留在这世上的最终也只是那块我亲手镌刻的墓碑。
  就当我自私吧,生命的尽头有你与巽芳陪伴我竟觉得快乐。
  这一生,遇见巽芳何其有幸。
  这一世,与屠苏你相遇,无悔!
 
  ☆、复生
 
  再睁开眼时,屠苏心中感到一阵茫然,明明已经散魂,为何?
  “百里屠苏。”一个女子的声音乍然响起,蕴藏着悲天悯人的仁慈还有与生俱来的高贵。
  “谁?”四下望了望,却未发现任何人。下一刻猛地反应过来:“女娲大神”,眼里升起尊敬与感激“屠苏谢女娲大神救命之恩,只是不知……”
  “不过受人之托罢了,况且我与太子长琴有缘,他之命运亦是坎坷,让人心生怜悯,再则也是有事相托。”过了几刻,那道声音再度响起:“百里屠苏,对于太子长琴你如今可还是怨恨?”
  “怨恨,或许还有吧,但更多的却是心痛。我与他的仇怨早已随着那场大火消贻怠尽了,我本以为会随着他一道消散于这广阔天地的,不曾想能得女娲大神所救。”说出的话一如他的心,充满了茫然与失落。
  “百里屠苏,我今日救你,予你所托,而这件事也并非仅仅是我所托,他同样也关系着你与太子长琴的命运,牢记。”顿了顿,“你怀中的镇魂石中藏有一块碎片,如此当你遇到其它碎片时便会有所感应,同时也能吸引其余碎片。现今你自可去寻凤来碎片与太子长琴长琴的魂魄碎片。记住,你至多只有十年的时光。”
  “屠苏明白。”
  在原地又待了一个时辰,再无他人,将所获得的信息整理消化了,便踏上了征途。
  少恭,我会复活你的。手指轻轻抚过怀中的镇魂石,心中一片柔软,眼里不复迷茫,前方的路途未知,但总归给予了希望。
  天色将暗时终于赶到附近的小镇,走进小镇唯一的客栈。屠苏径自走到柜台前,掌柜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一间上房。”说完准备掏钱时才想起他如今因为女娲大神重聚荒魂,身上除了女娲大神赠予的焚寂和镇魂石外一无所有。屠苏心里觉得有些窘迫,当然那张面瘫脸上是一分不露,转身欲走,心里想着今晚只能在野外露宿了。
  “算了,小伙子,看你的样子怕是身上没带钱,今天便在此将就一晚吧。”又吩咐小二去收拾一间房给屠苏。
  “多谢。”只除了语气的些微变化,单从其它来看是一点有看不出他在感激别人,所幸那掌柜也不在意,只摆手让他跟着小二走。
  刚刚听小二所说,如今距蓬莱之战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也不知晴雪和兰生他们如何了,还有师尊。打开窗户,月光照进屋子里,看天边的月亮,过不了几日便是朔日了,体内的煞气似乎异常的宁静,应该因为女娲大神的缘故。拿出怀中的镇魂石,轻柔抚过,眼里满是柔情,低喃一句“少恭”。屠苏在窗边站了半晌,要不是小二来敲门请他用饭,也不知他还要站多久。
  跟着小二来到大堂,掌柜的已坐在桌前,看样子正等着他来。
  “只有一些粗茶淡饭,小伙子你不要嫌弃。”
  “得掌柜收留已是幸运,屠苏怎敢嫌弃。”
  “你这一幅面瘫脸,没看出一点觉得幸运的样子。”小二小声的说了句,又有些害怕似的捂上嘴,埋下头颅。
  屠苏只当没听见,拿起竹筷开始用饭。小二见他没反应,心情顿时放松了几分,又看他身边放的焚寂剑,不由地打开了话匣子。
  少年看来十分活泼,满怀好奇之心,“少侠,看你拿剑,你是不是武林中人啊?你武功好吗?你是哪个门派的啊?能不能跟我说一些江湖中的事啊!”
  “我是天……”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蓬莱一站前师尊已然将他逐出天墉城,现在又怎好自称天墉弟子呢。听到屠苏突然沉默,像是陷入回忆中,小二只得叫醒他。
  “少侠!少侠!少侠!”连喊几声也不见屠苏回神,小二突然拔高声调“少侠!”终于将屠苏从回忆中换回来。
  “何事?”
  “少侠,你还回答我的问题呢!”
  “闭嘴,你要是不想吃饭就算了,别人总要吃的。才消停了不大会儿就又开始了。”掌柜狠狠地瞪了小二一眼,转头对屠苏说:“小伙子,你不要介意,他就这样的性格,说多少次都不改。”
  屠苏摇头,眼中闪现几分怀念,“不会,他,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真的吗,少侠,你那个朋友……”声音在掌柜的瞪视中逐渐消失,亏了掌柜的缘故,屠苏安静的吃完了晚饭。
  
 
  ☆、果果
 
  次日清晨,屠苏谢过掌柜的好意后便离开了小镇。停在小镇外的树林中,屠苏突然不知该去往哪个方向。
  天地之大,少恭,你会飘往何处呢?欲去往天墉城和琴川看望故友,但到时候被兰生他们知道一定又会跟我一起的,他们好不容易才回归到平静的生活,我又如何能去去打扰他们的日子呢,晴雪他一定还在寻找复生之法吧。屠苏心中百转千回,最后也没有回去天墉城,只是传信给大师兄他们告知报了平安,至于收到信的人如何震惊他是不会再做他想了。
  且走且看吧,当务之急是要赚钱,下次应该没那么好运了。
  向着掌柜所说的离小镇最近的临州城去,那里应当会有侠义榜。利用腾翔之术往南行了有两个时辰,在临州城外不远的树林里停下,徒步进了城。城内人来人往,异常热闹,行到侠义榜前,选了几个任务接下。也亏得任务对屠苏来说还算简单,终于在天黑前全数完成,屠苏领了报酬,住进了客栈。
  屠苏在临州城又呆了几日,将侠义榜上的任务几乎刷了个遍,正打算离开时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感觉,促使他往侠义榜前走去。屠苏看了看,侠义榜上又发布了一些新任务,可大多是些十分平常的任务,那种感觉从何而来呢?
  屠苏来到任务地点,看山谷四周确实被一片浓雾所笼罩。心中想到刚刚在侠义榜上所看到的寻找一株五百年的幻灵草的任务时还在奇怪心中那股强烈的感觉从何而来,现在看来,莫不是少恭的灵魂碎片藏在其中。多想无意,这浓雾太大,连腾翔之术都不能用了,也无怪那些凡人会迷路了,屠苏只得徒步走进谷里。
  屠苏行了半天也不见迷雾有一点褪去的痕迹,甚至还越来越密。又往前走了一段,竟是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了,意识也有些迷幻,头越来越沉,忽然,怀中的镇魂石消失不见。按下想要睡去的欲望,屠苏拔出焚寂,双目微红,在手上划了一道,以保持清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