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幻]是修真不是长歌 作者:入帘听风

字体:[ ]

 
文案:
 
     这文脑洞已破,作者菌并没有给出治愈时间。
 
但愿再相见。
 
内容标签:系统 重生 异世大陆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潮生,月饼 ┃ 配角:系统 ┃ 其它:主攻,轻松,略甜
 
 
  ☆、现世琴师【有话说】
 
  这是一间古香古色的茶馆。
  馆中茶香四溢,几名茶客在错落有致的桌前落座,或独自品茗,或三俩低谈。
  茶客们的目光,或多少少的都会向着一个方向瞟去:那是茶室最里面的一个单间。
  也许不能称之为单间吧,称为有格挡的平台更为合适:
  平台高不足半米,一面贴墙,剩下三面用檀木建成造型典雅的支架,细小圆润的檀珠串成三面珠帘,自檀架倾泻而下,开放式的布局使得外面的茶客们也能探知台上情景。
  此时三面珠帘自然倾泻垂下,稍稍遮挡了茶客的视线,使得帘内之人的身影看起来不甚清晰。
  一股缥缈琴音自那帘中传来。
  帘内的空间约有六七平米,正中间的位置放置了一张琴台,琴台之上是一把瑶琴。
  而此时这把瑶琴正被一双素手弹拨,发出悠扬宁静的琴音。
  这是一双白净的手,两手小指微曲。其余手指指甲略长,指形修长,骨节分明,指尖分布薄茧。
  这双用来弹琴的手,属于端坐琴前的这个青年男子。
  他姿态端正而舒展,乌黑长发服帖地披在脑后,右手弹拨,左手取音,琴音悠长旷远,正是一曲《平沙落雁》。
  “潮生的琴艺似乎又更进一步了呢。”下坐的一位年轻茶客对同桌的老年茶客轻声说道。
  老年茶客正双手捧茶,闭目自饮,似是十分享受一边听琴一边品茶的过程。听闻年轻人这句话,老者眉眼微抬,斜了年轻男子一眼说道:“你要有潮生五成水平,我也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额……”年轻人被堵了一下,觉得自己受到了10000点伤害。
  真是躺着也中枪啊,果然潮生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啊。
  从小他们这些学琴的同辈不知道被家里的大人教训过多少回了,每次爷爷都揪着自己的耳朵教训道“你看看人家潮生……”
  啧,以潮生的水平,恐怕早可以碾压那些所谓的国乐大师了吧?
  唉,只是他性格实在……淡定的时候天掉下来也不抬眉头,暴躁的时候又像病娇中二少年……果然他身体里住着不止一个灵魂吧!
  不过音乐天分是没的说,属于从小到大都被拿来比较的别人家孩子,哼,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宝宝受到了狠狠地打击,不开心!
  还是喝口茶听听琴缓一缓吧……
  想到这里,年轻人也不管刚刚才被自家爷爷小小教训一番,自己在座位上蹭来蹭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四仰八叉地躺好,仰面听琴。嗯,好苏乎!
  一曲终了,张潮生轻抚琴弦,坐了一会儿,便走下平台来到一老一少的桌前坐定。
  看了一眼已经听着琴曲歪在椅子里睡着的人,张潮生拿起茶壶为老人斟了一杯茶,才又为自己到了一杯。
  嗯,今天张潮生依旧是淡定外表。
  举茶遥敬,老者点头以作回应,二人各自饮茶不提。
  下午五点,茶馆营业时间结束。
  张潮生送走留到最后的一老一少,关了茶馆正门,来到二楼自己的住所。
  给爷爷的牌位打扫一下香灰,又在牌前站定:“今天弹琴的时候感觉比以前顺畅了些,看来凌空下指与贴弦之间还是应该根据自己的弹奏情况选择啊。”
  张潮生一副科学严谨的态度站在香炉前。
  接着画风急转,又十分中二地说道“那些人成天争争吵吵,都觉得自己弹得对,恨不得全天下都用自己的方法练琴似的,哼,愚蠢的人类。”
  “你爷爷的……不,爷爷我不是说你……额……算了。”
  张潮生反应过来在自己爷爷排位前乱用偶像名言好像不太好,连忙辩解,一边还低眉顺眼地倒了一壶新茶摆在牌位前。
  “……顾家爷孙今天来茶馆了,倒是没有像那些人一样总在我面前唉声叹气的,喝了几杯茶就走了。倒是顾雷音……他竟然坐在那里睡着了,估计又被顾老打击了一番,果然傻人心宽,切。”
  张潮生一副不屑的样子轻嗤道,站了一会儿,没有等到爷爷一贯的咆哮教训,张潮生想到今后自己又是孑然一身了,不禁颓丧泄气,黯然伤神。
  没有心思吃饭,张潮生来到卧室,换上自己的皮卡皮卡的皮卡丘睡衣,在电脑前坐定,打开电脑桌面上《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的游戏客户端。
  登陆上自己的长歌成男,关了游戏音乐,打开自己音乐播放列表,里面都是爷爷生前弹奏的琴曲,每一首都是自己专门录制的。
  本来是想用来作为学习之用,没想到,却成为缅怀爷爷的一种方式。
  张潮生点选了一曲平沙落雁,一边与自己今日所弹细细比较,一边操纵着游戏人物。
  在门派接了勤修不缀的日常任务,然后操众着穿着小号免费试穿的长歌外观的成男,慢慢的游到思齐书市去打书市混混。
  是的,张潮生确确实实是游过去的,这个货,在游戏里发挥了自己变化多端的性格特色,成功的进化成一枚手残……
  长歌门内拥有大片的水域,想要去到思齐书市,如果不坐船的话就只有大轻功飞过去,或者游过去。
  绝大部分玩家肯定是施展大轻功辗转腾挪,眨眼之间便能上天入地。
  可是张潮生他玩这个游戏,只是因为新出的门派长歌门是以琴音战斗,打斗中可见人物拿着一把琴挑抹轮转,甚至游戏的音效也是真实的琴音。
  看着自己拿着一把超出常理的的酷炫古琴,然后做出一个酷炫的动作,以琴杀人,别提多帅了!
  内心其实一直住着一只狂帅酷霸拽的张潮生当初看见这个门派武功示范,马上就忍不住了……果断下载建号。
  所以张潮生为了能够近距离观赏自己人物角色施展招式时的抚琴动作,时刻欣赏自己酷炫的技能,将视野放到一个很近的距离。
  施展技能的时候,画面中除了后脑勺,就是手中的琴。
  这就导致张潮生在使用大轻功的时候看不到人物的准确落脚点,经常摔死在奇怪的地方。
  几番挣扎之后,张潮生在实用和满足YY之间选择了后者……
  于是每次做任务的时候,为了不至于丢人地摔死,就只好用最简单的步行来升级做任务。
  而张潮生刚开始玩这个游戏,实在不晓得要去哪里找船夫,长歌门的码头又那么多,转来转去找船夫不是一样要走路跑过去……
  所以还不如就这么游过去,好歹还有聂云可以往前蹿一蹿呢。
  所幸自己平时玩的也不多,也就这么凑活着用了。
  不过今天,打完混混准备去交任务的张潮生看着门派内宽广的水域想到:
  这么多水,就算落脚点找不准确,也应该掉在水里吧?
  又想到长歌成男施展轻功的时候一边弹琴一遍飞,那模样,太酷炫了!
  心里痒痒的好想试试啊,反正又摔不死,不如试试大轻功好了,大不了就是掉在水里嘛。
  于是张潮生跳出水面,然后快速双击W按并且按住,同时按下空格键在水面上使出萍踪侠影~
  又按了一下,人物嗖嗖的弹着琴往天上蹿出一段高度。
  张潮生看着自己“潇洒”的身影,只觉内心荡漾无比,于是干脆在水面上乱七八糟的又跳又飞忽高忽低地玩儿了起来。
  可是他忘了自己只是一个没满级的小号,轻功气力值只有可怜的560点,玩了没两次,气力值就见底了。
  只见原本升得很高的视野忽然越变越大最后居然离水中一个莲纹圆台越来越近,然后张潮生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昏迷前他脑内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居然这么巧掉在台子上,又要摔死了!你爷爷的辣块妈妈!                        
作者有话要说:  讲真,孩子们,这个琴爹梗只是因为我觉得琴爹人设图帅到飞起,然而我并不会背长歌技能,在下只是一只平胸短腿秀……
所以这只是一个设定而已,不会有很多长歌戏份→_→,我只是懒得想技能。
 
  ☆、身穿大唐
 
  再次醒来的时候,张潮生感觉自己睡在一个相当不舒服的地方,自己好像是半坐半倚的姿势,身下的床硬的像石头一样,而且凹凸不平。
  感觉有点冷,他伸出双手摸索一番想要盖好被子,却摸到一片冰凉。
  张潮生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卧室的床上,而是在一处荒郊野外。
  回忆一下自己最后的记忆,好像是玩游戏的时候又摔死了,然后不知怎么就眼前一黑……
  想到这里,张潮生有点不敢相信,为什么自己会从家里来到这个荒郊野外?
  茶馆只有一个正门,已经被自己锁上,家里也没开窗户,况且自己并未与人结怨,应该不会是绑架什么的,那会是什么?
  外星人?穿越?
  张潮生一个激灵慌忙站起,想要对周围环境探查一番。
  刚一抬脚却踩到衣角被绊倒在地,他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脚下:
  本来长度刚到小腿的皮卡丘睡袍竟然拖出地上好长一块,衣服袖子也变得长出一大截。
  张潮生从又长又宽的袖子里伸出自己的双手,这是一双弹琴的手,毫无疑问。
  这双手白净,指甲微长,十指修长,可是手的整体却变小了好几号!
  不应该是一个三十二岁的成年男子的手,却像一双少年的手。
  张潮生尝试进行了几个抚琴的基础指法,发现操纵自如,确实是自己的手没错。
  又把自己从头到脚查看一遍,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裤裆的二两肉,现在缩水到小辣椒的程度,全身白白嫩嫩,完全是一付孩童模样!
  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跟那些电视小说里讲述的俗套重生剧情怎么如此相似!
  这就是网上说的身穿么?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自己没有变成一个女人?
  张潮生胡乱想到。
  多思无益,还是找找附近有什么人,起码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儿。
  环视周围,乃是一片荒凉的野外,泥石路并不宽阔,跑两辆汽车都会显得拥挤,莫非是哪里的农村?
  泥路两边是陡峭的山壁,高达五六米,想要爬上去几乎是不要想了。
  壁脚荒草丛生,自己醒来的地方就是其中一边的壁脚处。
  而自己醒来时身后所倚靠的山壁最上方,竟然延伸出一块像桥一样的大石头连接了两边的山壁!
  张潮生的位置正好就在这个大石头的下方。
  “真是名副其实的石桥啊。”张潮生忍不住感叹出来。
  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对他说:“小朋友你是谁家的啊,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躺在这里啊?”
  张潮生听闻人声,赶紧环视周围,却并没有看见一人。
  “别找啦,我在这儿呢!哈哈!”
  张潮生转头看去,只见一名中年男子从石桥之上探出一半身体来,向他招手。
  没有一点点防备,你就这样出现。
  内心默默吐槽了一下这个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男子体格精壮,装束竟然是一身古装短打,张潮生知道自己可能真的穿越了,而且很有可能是穿越到了哪个古代社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