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家教]为人民服务!+番外 作者:三元四喜(下)

字体:[ ]

☆、厂花三叶
 
  “等等,”北斗心轩的老板几松叫住了正欲离开的警察们,斋藤回头,看见几松黑着一张脸死盯着他,目露凶光,“破坏了我的店,你就想这么离开吗?”
  斋藤七只感觉后领被人一把揪住,接着眼前的景色以一种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飞快地移动,最后眼前一黑。
  冲田总悟怔怔的看着手腕处断开的铁链,那个叫几松的面馆老板竟然直接把斋藤七给摁进地板里了,用力之大连铐在他们手上的手铐链子都被扯断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吞了口口水,想到之前炮轰大门的嚣张举动,然后齐齐向几松90度弯腰鞠躬,大声道歉,“对不起!”
  从黑暗中醒来的斋藤七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坐在地上,只觉得浑身如同被列车碾压过一般疼痛,他揉了揉僵硬的手臂,赫然发现手腕上靠着一个,不,是半个手铐。
  这,这怎么回事?
  他按了按太阳穴回忆着,他记得记忆的最后是震耳欲聋的声响和剧烈的撞击。
  “总悟,我怎么会在这里?”斋藤七拉住离他最近的冲田总悟,“……车祸,对,我不是出了车祸吗?中岛呢?”
  冲田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没想到被打一顿还可以恢复记忆,也不对,失忆期间的事发反而忘记了呢。”
  “什么失忆?”斋藤七茫然地问道。
  “干脆再打一顿好了,这样说不定就可以全部记起来了。土方先生你觉得呢?”冲田总悟没理会斋藤七的疑惑,转过头去问土方。
  “喂喂喂,为什么要打我!?我可是才出了车祸的伤员啊!”斋藤七闻言一蹦三尺远。
  “算了,不用了。”土方摇了摇头,然后再斋藤七感动的眼神中漠然地说道:“直接带回屯所让他切腹。”
  斋藤七:“……诶!?”
  #########
  几天后,斋藤七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独自一人踏上了回武州的路。
  当然,他不是被解雇了,毕竟之前和桂小太郎搭伙都是失忆的缘故,所以在局长的劝说下,土方总算是同意网开一面,不让他切腹谢罪了。不过最终还是扣了他一个月的工资以及……这几天他也得以像之前的银时和土方一样在总悟的照(凌)顾(虐)下,体验了一把虐待丸的感受。
  而由于他的脸和名字都已经在电视上曝光了,所以土方打发他到武州去住几天,等大家都忘了这个新闻了再回来,不要穿着真选组的制服在江户丢人现眼。
  之所以要去武州,还要从三叶寄来的信说起。这几年他们和三叶见面的次数不多,双方主要靠信件来联络感情以及传递信息。
  三个月前,三叶来信说她已经在武州刚开的糖果制造厂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这本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但那时候他们的工作比较忙,抽不出时间,而现在攘夷志士的活动也稍稍消停了些,所以局长让斋藤七去武州看看三叶工作的地方,顺便趁假期接她到江户来玩几天,大家一起聚一下。
  下了火车,斋藤七先是回了并盛的家一趟,收拾了一下就马上走去了武州,按照三叶给出的地址找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这些年武州的变化不大,依旧是古朴的街道,老旧的店面,繁茂的树木,依旧是一个把平和恬静四个字写在每个人脸上的,落后而美好的小地方。
  所以在这样一个地方,眼前的这幢极具现代化风格的高楼就显得无比突兀了。
  斋藤七嘴角抽搐地望着他面前的大楼,只觉得一股浓浓的土豪之气扑面而来。大楼四面的钢化玻璃在阳光下就是一个耀眼的发光体,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同样都市气息浓厚的装修和来往匆匆的工作人员。再看看周围低矮破旧的平房,明显不是一个画风啊!
  这……真的只是一家棉花糖加工厂?这真的是‘厂’?!
  也不怪斋藤七这么惊讶,实在是这种逼格满满的大楼按理说不该出现在武州这种落后的小村庄,看起来格格不入也就罢了,招工也很难招到高素质人才啊,毕竟武州的人大多不注重学历,像总悟那样很小就因为各种原因而辍学的孩子比比皆是。
  而且这个地址选得实在是……有点巧,至少斋藤七是对这个地方相当熟悉的。因为大约三四年前,就在同样的位置也曾建过一栋高楼,虽然在建成的当天就被炸成废墟。
  而当时炸楼的,正是斋藤七本人。
  当时他为了这个任务到建筑工地应聘,整整搬了半个月的砖头,大楼建得差不多时又当了两周的清洁工。才靠着每天晚上睡觉的那点时间偷偷地在大楼的地底下挖出几道纵横交错的地道,然后一一埋下炸弹。
  等到修建完工,大楼的主办方派人来此检阅时,他按下控制按钮,看着整栋建筑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
  那时候狱寺隼人那副不可置信又气急败坏的表情,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啧,谁让他们不顾幕府的警告非要在这里搞违章建筑了,还建什么日本分部,武州这么好的地方,绝对不准他们这些黑手党染指。斋藤七望着眼前装修高端大气的公司,深深觉得,这种地方,就应该让给这种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的优秀商家啊!
  他不会知道,这个积极交税诚信经营利民惠民的三好公司,在不久之后,也会成为又一大黑手党据点,而他也会如当初一样接下同样的任务。只能感慨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斋藤七正要进门,被门口的保全拦了下来。
  “我找人,”为了避免误会,斋藤七首先解释道:“我找你们公司……额,工厂的冲田三叶。我是她的熟人。”
  斋藤七实在是觉得把这么高档的地方叫做工厂有点怪怪的。
  “什么,三叶桑!?”谁知听了斋藤七的一番话,保安大哥反而浑身一紧,然后用戒备而不善的眼神把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然后一个人摸着下巴开始自言自语:
  “这小子长得帅不说,还和三叶桑认识,可恶,难道又是我的强大情敌?”
  斋藤七:“……”
  “说!你和三叶桑是什么关系?”保安大哥凶神恶煞地揪着斋藤七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
  一番解释后,保安大哥总算是明白了斋藤七不是来和他争三叶的,只是三叶弟弟的同事,态度立马180度大转变,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勾着他的肩带他进了公司。
  “喂喂喂,你翻脸好快啊!”斋藤七不自在地把保安大哥的手拍下来,然后远离了他一步。
  “啊,当然。讨好了你就感觉离三叶桑更近一步了。”保安大哥挠着脑袋,一副憨厚淳朴的样子。“见到三叶以后多提几句我的好话就更好了哈哈。”
  喂喂,就这样把自己的险恶用心毫不掩饰地说出来了啊喂,斋藤七在心里默默吐槽。接着他又想到了保安之前说过的话——又是他的情敌,难道有很多情敌?于是他有些好奇地问道:“话说三叶桑在这里很受欢迎吗?”
  问完以后,斋藤七想到三叶姣好的容貌和娴静的性格,顿时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无论从哪方面来讲,三叶都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只不过他们和她的关系比较亲近,所以会常常忽视这一点而已。
  “当然受欢迎啊!”保安大哥的回答也证实了这一点,一提到三叶,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就像是极限状态下的笹川了平一样,激动地大声说道:“三叶桑可是我们工厂的厂花呀!我们全工厂的男人有一大半都想娶她回家!”
  斋藤七:“厂、厂花?”
  救命,这个称号为什么这么low?
 
  ☆、我想请你帮个忙
 
  斋藤七在保安大哥的带领下一路来到冲田三叶的办公室,功成身退的保安临走前还冲他好一番挤眉弄眼,意思是让他别忘了一会儿在三叶面前替说他些好话,再不然多提他几句也行,回头他请斋藤七吃饭。
  不过由于保安大哥所要表达的意思解读起来太过复杂,超出了斋藤七的脑电波最大识别功率,被脑残七选择性遗忘。
  或许是刚刚才听保安把三叶好一顿夸奖,又或许是他们已经许久不见所以距离产生了美感,一踏进办公室的,斋藤七就被一声杏黄色和服,笑容温婉恬静的冲田三叶狠狠惊艳了一把。
  三叶桑长得这么漂亮,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怪不得总悟虽然身在江户却时时都在担心姐姐,简直恨不得把眼珠子都挖出来绑在三叶身上,生怕他一个不注意,三叶被哪个男人迷住了。作为一个姐控,姐姐这么完美,真是既甜蜜又忧虑的事啊。
  不过‘厂花’这个称号一出,立马女神气质全无啊!斋藤七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番这些人的起名水平,像三叶桑这种论相貌论气质都可以傲视整个武州这个村庄的,起码也得称作‘村花’才行啊,这样听起来才有高大上的感觉嘛。
  “诶,斋藤先生?”一直埋头批改文件的冲田三叶听到脚步声后抬起头来,看到来人后愣了一秒,随即眉眼带笑,有些惊喜的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哦,我代大家来武州看看你,因为听说你找到工作了。”斋藤七回答。
  “这样啊,”想到大家,三叶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了几分,接着她马上招呼斋藤七坐下,“一路上辛苦了吧。斋藤先生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倒杯水就来。”
  “诶,不用了其实。”斋藤七连忙摆手。
  “没关系,马上就好。”冲田三叶说着,开始翻找茶杯。
  看着冲田三叶为他忙前忙后的背影,斋藤七忍不住抹了一把热泪。他已经好久没有被人这样温柔以待了——失忆的时候被总悟和阿纲恶整,恢复记忆以后又被副长扣工资,被总悟凌虐……
  说起来,这两件事总悟这小子都掺了一脚啊,明明和三叶桑是姐弟,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捧着手上还在冒烟的清茶,斋藤七再次感慨,这么温柔这么贤惠又这么美,冲田桑不愧是大家公认的厂花,他心目中的村花!
  一番交谈里,三叶大致谈了谈她的工作。她现在工作的工厂是由外国人投资的,工厂里有话语权的都是老板从国外的总部分配到这里来直接上岗的,而面向武州当地招聘的名额虽多,但几乎都是只出卖劳动力的低级工人,像她这样慢慢升职当上部门经理的少之又少。
  斋藤七点了点头,也没多想,毕竟这样的工厂想也是不会聘用文化程度低的员工当管理人员的。
  “说起来,这家工厂为什么要叫工厂啊?”斋藤七问出了他见到这栋档次很高的大楼后就一直想问的问题,“叫公司不是听起来更适合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诶,”三叶的表情有些困惑,她单手支着下巴向斋藤七眨了眨眼睛,沉静的气质中顿时多了几分俏皮的味道,“听说是投资这家工厂的意大利老板说,既然是在村子里办的,名字就要接地气一点,大概是这样吧。”
  “外国人的思想真是奇怪啊!”斋藤七面无表情地感叹着。
  “是的呢。”三叶学着他的样子故作严肃地点头附和道。
  两个人默然对视着,三叶首先忍不桩噗’地一下笑出声来,然后一个人捂着嘴笑开了,留下斋藤七一个人陷入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戳中了三叶的笑点。
  其实三叶心里想的是:不管说什么话,斋藤先生都是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真是有趣呢。
  不过这样轻松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三叶笑着笑着突然开始捂着嘴咳嗽起来,脸色也随着阵阵的咳嗽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三叶桑,你没事吧?!”斋藤七被三叶突然的发病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连忙拍打她的背帮她顺气。
  过了两分钟,三叶总算是缓过来了,只是脸上的红晕已然褪下,脸色更比之前苍白几分。她摆了摆手,“没事的,我的身体一直是这样,老毛病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