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番号为零的部队 作者:翠寒烟(上)

字体:[ ]

 
文案:
 
     抢亲!胖子抢云彩路遇校长的官盗部队。云彩对张起灵一见钟情,张起灵却逼着吴邪拜堂,解雨臣主婚,黑眼镜伴郎。下下斗,砍砍粽子,民国乐事多!
 
~﹡~﹡~﹡~﹡~﹡~﹡~﹡~﹡~﹡~﹡~﹡~﹡~﹡~﹡~﹡~﹡~﹡~﹡~﹡~﹡~
 
修真连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胖子/黑眼镜/解雨臣/王盟 ┃ 其它:搞笑
 
 
  ☆、楔子
 
  1934年,国军番号极其混乱,可在这混乱中,竟然有一支番号为零的部队。这支部队按照建立顺序来说应该是蒋校长的第十一支特种部队,或许,称为特殊部队更加合适。
  那么,这支部队的职能是什么?
  东汉末年,三国鼎立,枭雄曹操为弥补军饷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军衔,专司盗墓取财,贴补军用……
  对了,这支部队就是官盗!
  其作用很明显,为当权者填充国库。蒋校长收买军阀、资助政客、拨款“剿匪”,对国库随意取用从不吝啬,预算在他眼里只是一沓废纸,顺便卖出文物讨好国际友人,何乐而不为?
 
  ☆、第一章
 
  第一章
  民国二十三年,安徽边界,大王山。
  要说这大王山,以前叫云彩山,虽然不够陡峭峻奇,壁立千仞,可也山峦苍翠,冈峰层叠,是个郊游踏青的好地方。然而,自从来了一位占山为王的胖子,看上山脚猎户的女儿云彩,他就豪迈的给云彩山换了名字,并称云彩山——大王山方圆百里内的一切都归他所有,包括云彩山下的云彩。
  猎户的女儿没文化,可也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好好一黄花大闺女,凭什么给这肥头大耳的胖大王做压寨夫人?于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父亲阿贵携女儿云彩悄悄收拾了细软准备逃跑,奈何山大王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院子门口,他们一时势成骑虎,左右为难。
  “爹……”云彩带着哭腔,拿出平日用来捆兽皮的麻绳,“您勒死我吧,说什么我也不嫁!”
  “好闺女,虽说他是个山大王,你嫁了他,他待你好,也是吃香喝辣啊。”阿贵抹了抹眼睛,事到临头,他忽然觉得云彩就算嫁了也不错。
  云彩没料到父亲会这么说,听了之后,愈加悲愤,“算了我自己去死!”
  “咚!”有个人从外面蹦进来,踢倒了墙根处的小水缸。
  阿贵父女俩吓得往门边直靠,阿贵壮着胆子喊,“谁……谁!”
  这夜,火把在山间舞成金色的巨龙,火苗将人影拉得老长,一道一道交叠着,密密麻麻。
  十里之外,与吹着唢呐,敲锣打鼓迎娶新夫人的队伍不同,有支队伍安静低调,几乎连呼吸都不可耳闻。借着月光可以看到这批人皆身着颜色不可辨认的呢制中山式军服,腰系武装带,个别人脚蹬长靴,其余者绑腿布鞋,肩上挂着枪,可比枪更显眼的是悬挂腰间的大布袋。
  这布袋,花纹奇异,还是防水的,因为里面涂着厚厚的树脂,来自一种失传的工艺。
  “停。”树影婆娑的林子里,有人忽然道了一声。
  为首的军官扭过头,衣领上的三颗星反射着月亮的微光,是个上校。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位上校,个头与他差不多,只不过更加削瘦,乍一看还以为对方营养不良。
  “参谋长阁下,出了什么事情吗?”那军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团座大人,我派出去的斥候回来了。”被称为参谋长的中校回答。
  “叫过来,叫过来,给张副团座问话,还有,别叫我大人。”团座一屁股坐在离他最近的石头上。
  参谋长笑得很厉害,道,“那也别叫我阁下。”看脸部线条,他应该是位硬朗的帅哥,但这位帅哥不顾形象,大晚上偏要在鼻梁上架副茶晶眼镜,颜色较深看不清眼睛,而且没有取下的意思。准确说来,自团座到任,参谋长阁下就一直以这面目示人。
  “张副团座,团座有命,那去问问呗?”参谋长指着迅速靠近的几道黑影。
  这位张副团座跟参谋长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帅哥,别看他瘦,可绝不是枯瘦,军服下面还是极为有料的。
  只听张副团座淡淡道,“还是请团座亲自询问吧。”
  团座翻了个白眼。
  团座大人姓吴名邪,年约二十五,曾留学日本,归国后空降至这个直属蒋校长的百人团。没错,这团最多一百人,可它竟是团级,享受所有团级待遇,甚至是超常规待遇。比如最近由德国空运来的军服,武器,琐碎的军品,吴邪的百人团几乎人人都享受到了。
  吴邪属于空降兵,因为团长本是副团长,吴邪来了后,正团长反而变成副手。说起来,倒不是吴邪比副团长有本事,这个百人团里最有本事的绝对是副团长。
  那么,是个人背景咯?
  也不是。
  吴邪家祖上本是官盗,后来一百年金盆洗手,可现在重操旧业。他爸爸是蒋校长的文物鉴定办公室主任,他二叔是俗称红顶商人般的存在,他三叔是部队里的中将,可谓家世显赫。
  然而,这张家……
  吴邪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这张家虽然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操控中国的大家族随便伸出小手指还是可以摁死人的。他吴邪怎么这样命苦,被官场间的争权倾轧所连累,成了一个得罪张家的牺牲品。
  “呵呵呵。”参谋长嬉皮笑脸,作为张副团座的同期同学,他私下认为团座大人性格不错,居然能够忍受不苟言笑,毫无情绪反应的张起灵。
  “团座,请吧。”参谋长十分具有绅士风度,像似要亲自替吴邪引路。
  吴邪腹谤,“这个黑眼镜,跟那冰山男一样,一热一冷,真难应付,不过我还怕你们不成?”
  吴邪弯起嘴角客气地笑了笑,从腰间的大袋里翻出一个圆形饼盒递给张起灵,“张副团座,这是我从上海带来的雅霜雪花膏,桂花香型,你拿去擦,这样脸就不会老绷着。”
  “团座!”吴邪的副官王盟从队伍后面窜过来。
  团座,您不想活了啊?竟然调侃副团座!
 
  ☆、第二章
 
  第二章
  雅霜牌雪花膏,在那个年代也算一种奢侈品,尤其是女人,对这种护肤品趋之若鹜,广告上说它是“最为爱美仕女之妆台良伴”。
  没错,女人的最爱。先不讨论团座大人为何随身携带雪花膏,就谈他敢将送给佳人的良礼转赠副团座,已经是勇气可嘉。
  “哎呀,副团座你就笑纳吧,本座的胳膊很酸呐。”吴邪笑眯眯地说。
  张起灵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看了眼雪花膏,又去看吴邪的脸。纵使他不问世事,当然这是夸张了,纵使他对周围一切漠不关心,常年在深山老林,古墓深穴里打转,这种风靡全国的东西他还是见过的。很简单嘛,张家的女人也是女人,自然也爱美。
  黑眼镜笑道,“副团座你就拿了吧,斥候还等着团座问话。”
  王盟一脸凝重。
  张起灵轻轻瞥了眼黑眼镜,顿了顿,竟然真的接过雪花膏塞进自己的大布袋。
  这次,换吴邪肉疼了。刚回国没薪饷,也不愿拿家里的钱,这还是出门在外那几年存的。原本他去永安百货买了雪花膏后准备送给霍家小姐,结果半道被他三叔绑了,直接扔上飞机,跳伞至安徽边界。他上任才一天呢。
  吴邪吃了个闷亏,瘪瘪嘴,犯不着为盒雪花膏郁闷。几个斥候已经走到跟前朝他敬礼,他挥挥手,示意他们放松。
  “团座,前面有人成亲。”斥候说:“场面相当隆重,一个山大王也搞这么大排场。”
  “山大王成亲?”吴邪忽然兴致高昂,“新娘子漂亮吗?”
  “咳咳。”黑眼镜咳嗽几声。
  吴邪马上改口,“离我们有多远,如果堵住我们的行进路线就麻烦了。”吴邪是个乌鸦嘴,胖大王的迎亲队伍还真堵在他们的行进路线上。
  张起灵把地图拿出来瞧,黑眼镜帮他举起火把照明。他们现在要去一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就在云彩山背后不远的山丘里。
  “绕不开,继续前进。”张起灵抬头看向吴邪,“团座,请下命令。”
  吴邪又要翻白眼,心说你已经下命令继续前进,还从我这儿走个过场干什么?而且这些人全听你的,老子就是个摆设,你还真给老子面子。
  “行了行了,继续前进。”吴邪装模作样地对传令兵说:“告诉各位连长,队伍继续前进,万一出现状况,张副团座全权负责!”
  好一个甩手掌柜。
  张起灵又瞄了吴邪一眼,吴邪回望他,微笑,“副团座没意见吧?”
  张起灵摇头,“没。”
  吴邪晃了晃脑袋,既然牛人张起灵说他负责,自己就不必担心一会儿跟土匪起冲突。要知道他们这支队伍不是用来打仗的,每个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盗墓好手,如果折在莫名其妙的火并里,他吴邪两个月的薪饷就要泡汤了,那是多少个雅霜牌雪花膏啊。
  “团座。”王盟凑过来,“要是打起来,我们躲在副团座身后?”
  “你自己去躲,我看起来这么不中用?”吴邪恨不得踹死王盟,“小看我,扣你薪饷。”
  “不要!”王盟惨叫。
  走出这片林子,崎岖山路在眼前蜿蜒盘桓,他们脚程比常人快,仅半小时就赶了七、八里路。近了,微微扬起下巴便能瞧见从山顶绵延至山脚的火光,吴邪感慨,真是壮观,这山大王不是一般人。他留学之前参加过彝族的火把节,那会儿正值七月流火,家家户户门口都燃着昼夜不息的火塘,向火神乞求光明与温暖,向火神乞求这个国家能够驱除凶残的敌人。
  弃笔从戎是多少有志青年的理想,然而……吴邪望天兴叹:“我只是要做一个正常的,保家卫国的军人啊!”吴邪深深叹了口气,脸部肌肉搐动不已,“三叔,这笔账我一定要跟你算。”
  再说胖大王的迎亲队伍。大王今日很高兴,穿着红色长衫,红色镶边黑缎马褂,骑匹高头大马,春风得意,志在今晚小登科。同时,他后面跟了位军师,捧着为新夫人准备的拜堂行头。
  “大王。”军师胁肩谄笑拍马屁,“听说新夫人长得国色天香,小的亲自去查看过,保准没错!”
  “重重有赏!”胖大王眉开眼笑,身上的肥膘随着马身子抖来抖去。
  见大王如此高兴,军师又道:“那□□我也替大王准备好了,叫金枪不倒方,由寨子里的老中医连夜熬制出来,夜御百女不是问题。”
  “娘希匹!”胖大王转身,一巴掌扇过去,打得军师眼冒金星,差点摔了行头,“爷还需要□□?别在这瞎放屁!就你才阴/痿不起,大王我夜夜不空过,鏖战三天三夜不是问题!”
  军师马屁拍到马屁股上,苦水自咽,忙捧着行头滑下马,大步跑向云彩家的院子。过了会儿,他脸色苍白地跑回来,哆哆嗦嗦道,“大……大王,新夫人不见了!”
 
  ☆、第三章
 
  第三章
  越是靠近云彩山,吴邪越是怵惕不宁。这附近真能埋人吗?还是遥远的岁月改变了地质面貌,风水宝地沦落为大凶之穴。张起灵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或者说他早已看出异状,因此没经过吴邪就突然下令,“停止前进,原地休整。”吴邪对此毫无异议,皎洁的月亮斜挂山头,一片祥和宁静,谁也没料到将来他们会迎来一场灾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