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番号为零的部队 作者:翠寒烟(下)

字体:[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张起灵的目标是主卧室,他对其它房间完全没有兴趣,吴邪十分诧异,这张起灵竟没有一丝好奇心?上楼时,张起灵问了吴邪一句,“我离开后,你有没有去过别的房间?”
  吴邪哼了声,“没那本事,开心吗?”
  张起灵没开心,就是松了口气,这气松得太明显,愈发惹得吴邪心痒难耐,想随便找个房间一探究竟。然而这终是后话,重新进入主卧室后,吴邪把张起灵拦在屏风处。
  屏风,海南黄花梨的十二扇山水屏风,独一无二,价值不菲,将主卧隔成两个空间。吴邪背对屏风,屏风后摆了成套的黄花梨家具,如明式架子大床,贵妃榻,高八尺的云纹穿衣镜,太师椅与案几等,算是卧室。而前方便是客厅,有他们刚才吃饭的圆桌,花架,琴案,以及展示宝贝的多宝阁等。内里布置暂且不提,反正吴邪认为张海客几乎把他的全部家当摆进这里。他现在更关心张起灵,不,是关心张起灵心中的秘密。
  “你不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么,快说吧,我洗耳恭听。”
  张起灵才刚进来,茶未喝一口,屁股也没挨到凳子,吴邪这么心急火燎的,看来真憋得厉害。
  哪知张起灵只是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问:“你想知道什么?”
  吴邪愣了愣,忽然愠怒不已,“你明知故问?我在佣人房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绝对听到了,就是不知对方为何明知故问。吴邪眯了眯眼睛,陡然觉得张起灵也是故弄狡狯之徒,别看他面无表情,沉稳自持,一副正人君子模样,实际心里小算盘拨得响响的,自己素来只有吃亏的份,绝无占便宜的可能。不过,吴邪还是忍住怒意,仔细的,缓慢的,一字一顿把心中的疑问重复了一遍,“那些没名字的张家人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躲着我,又为什么那样害怕你?而且你为什么不许我触碰他们?”
  吴邪问得清楚,张起灵亦听得清楚,实际吴邪就算不问,张起灵也知道他想了解什么。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吴邪不催,就看着他,目不转睛。片刻后,张起灵开口了,可偏偏是吴邪最讨厌听到的话题,“你们家……”
  “张副团座,”吴邪绷着脸瞄了张起灵一眼,“有点自觉可以不?”
  “你们家也许会派人来抓你。”张起灵还是将这句话说完了。
  自己家会派人来,吴邪能不知道么,但张起灵的话题转移得太明显,真当他是傻子啊。
  “我知道,可我现在不关心这。姓张的,你先回答老子的问题。”吴邪看了看张起灵身后的圆桌,“叫人泡一壶好茶,咱俩去那儿坐着谈,行吗?张副团座?”
  张起灵望着吴邪,目光沉静,神色淡漠,没人能够从他脸上窥得其内心的想法。
  “走吧。”吴邪指了指阳台旁的圆桌。
  吴邪终是称心如意,张起灵这次没有转移话题,而是老老实实跟着他坐到桌边。不过,他们最后品茶谈心的茶不是佣人泡的,吴邪大发慈悲,赏了张起灵一杯自己亲手泡的君山银针。味醇甘爽的茶水盛在莹润如玉的石榴白瓷盖碗中,轻轻吹一口气,芽竖悬汤中,徐徐下沉,又徐徐上升。
  “好茶。”吴邪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就冲这点,我勉强算你们家待客有道。”
  张起灵端起盖碗晃了晃,茶香四溢,透过朦胧的白气看了看吴邪,他慢慢抿了口茶水。早晨的阳光投射进来,笼罩着阳台上的几盆花,光线太强而花瓣轻薄,以致花瓣像极染了颜色的纸,挡不住倾泻而下的强光。吴邪发现张起灵的头发上跳跃着镀了金般的尘埃,落到手背,落到桌面,甚至落进茶水里。
  吴邪瘪嘴,“快说吧,再不说茶都凉了。”
  张起灵放下盖碗,不咸不淡的道:“那些人,全是张家的私生子。”
  吴邪差点喷出一口茶水,他设想过无数身份,就是没想过私生子。私生子,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耻辱的象征,没有例外。
  “只是私生子而已,至于被你们那样对待吗?”一把年纪的老妈子还要战战兢兢跪在自己面前,吴邪忍了很久,还是禁不住质问起张起灵。
  张起灵摇头,淡淡的说:“他们并不是普通的私生子。”
  吴邪几乎又要喷出一口茶水。私生子还分普通与不普通?确实中国这地儿,私生子为奴为婢的事情不算少,若没有生父的庇佑,私生子多半不容于家庭,生父死后,他们通常会被正式妻妾扫地出门,或者干脆从未被接受。然而张家的是怎么回事?算接受了还是没接受,并且,是“他们”,这是有多少私生子啊。
  张起灵说:“我们家族族内通婚,他们是族人与外族通婚生下的孩子,由于生母无力抚养而留在张家。他们无名无姓无地位,不允许进族谱,入宗祠,死后无碑,只有一抔黄土。”
  “就这样还留在你们张家,疯了吧!”吴邪将盖碗重重放到桌上。
  张起灵继续摇头,道:“在他们留在张家以前,张家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若尚在襁褓或尚未有抉择能力,张家会叫他们的母亲代劳,一旦进入张家,一辈子都不能离开。”
  “如果非要离开呢?”吴邪严肃的问。
  张起灵顿了顿,回答:“死。”
  吴邪沉默了,死即意味着家族追杀,这点他还是明白的。
  “我真的不懂,你们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族。”沉默过后,吴邪缓缓开口,“族内通婚?那你跟我呢?幸好我不能替你生孩子,要不我的孩子也是这下场?”说完后,吴邪又觉得不妥,便补充道:“我是打个比方。”
  “是这下场。”张起灵瞄了吴邪一眼,“若你能生。”
  吴邪恨不得一碗茶水泼到张起灵脸上。过了会儿,他气乐了,“好郁闷啊,我若真能生就好了。我偏要替你生个孩子,有我吴家在,看你张家能把我们父子怎样?”
  张起灵怔了一怔,忽然不知如何应这话。
  吴邪呵呵一笑,“不过我更喜欢女儿。”
  张起灵:“……”
  玩笑开过,吴邪又恢复到早前的愠怒模样,“这只是孩子,那么孩子的生母呢?你们张家尽出始乱终弃的男人?”
  张起灵三度摇头,表情也愈发深沉,“生母若执意纠缠,逃不过一死,至于生父,都以家规处置,无一善终。”
  “不是吧,这么绝情?”吴邪暗暗打了个哆嗦。相爱无罪,张家这么棒打鸳鸯不怕因果报应?
  其实报应早就来了。张家如今人丁单薄,早已不复当年子孙绵延的盛况。
  吴邪心中唏嘘,端起盖碗喝了口茶,张起灵看着他,继续道:“即使没有子嗣,破坏家规也一样会遭受重罚。”
  “哦。”吴邪应了声,下一刻,他忽然扔了盖碗,滚烫的茶水溅出来,毫不客气的亲吻他的手背。
  “嘶……”吴邪皱眉,捂着手背,龇牙咧嘴的瞪着张起灵,“你……那你呢!”
  没什么,张起灵没什么,他在逼迫吴邪成婚那刻便做了最坏的打算。倒是吴邪,现下将这些话当做别人的故事听,一旦他得知自己的母亲就是因这原因而死,他还能像现在这样沉得住气么?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你没事吧?”吴邪怀疑的瞄着那张淡然的脸。
  张起灵说:“没事。”
  “其实我觉得,你这决定太过铤而走险。你家暂时不逼你了,可你的名誉毁了,顺带还捎上我,值吗?”
  “值与不值,都已是事实。”
  “事实是你有危险。”
  “这个你不用管。”
  “你们家会怎么对付你?族规?”
  “你不用管。”
  “姓张的。”吴邪斜睨着张起灵,心道这家伙又臭又硬,明明是关心他,却被如此生硬的拒绝,以后谁还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也罢,他就是这种人,管他去死啊!吴邪拿起茶壶往自己的盖碗里添了一些热茶,有些郁闷的饮起来。
  张起灵坐在吴邪对面,没有喝茶,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
  这大大出乎吴邪的意料。两人相对无言,气氛尴尬,若是自己,一定早就找借口离开了。可张起灵却稳如泰山,毫无不适感,相较之下,反倒是吴邪渐渐不自然。于是过了一小会儿,吴邪瞧了眼张起灵剩下的茶水,没话找话道:“你平时喜欢喝什么茶?”
  结果张起灵眼皮子都没抬,“我不喝茶。”
  吴邪:“……”张起灵只怕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难沟通的人,没有之一。
  其实张起灵不喝茶是因为倒斗过程中,荒山野岭往往没有茶,渴了便随处找一汪清泉,这还是好的,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喝雨水、露水,甚至地上的积水。
  吴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张起灵,“你的生活简直没有一丝情趣。你该出家,我觉得寺庙里的生活更适合你。”
  张起灵不说话。
  吴邪品着手里的茶,轻轻荡了一下,“跟你讲话真累,你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与我交谈?”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
  “你们家会不会找我麻烦?”这个话题估计能坚持一阵,不至于继续冷场吧?吴邪暗暗想着。
  确实,张起灵对这话题的兴趣显然大过他爱喝什么茶。他说:“也许会,对于触犯族规的人,他们历来心狠手辣,你的身份特殊……”说到这张起灵忽然停了下来。
  吴邪奇怪的望着张起灵,“你不是看中我的身份才逼我成亲么?我的身份到底怎么了?是安全还是不安全?”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起灵皱眉。
  “那是什么意思?”吴邪提高了声音。
  “你们家在很多事情上给我的家族使绊,他们不会明着除掉你,但可能用你威胁吴家。”张起灵忽然抬手,拿起茶壶给自己斟了杯热茶,“这是我所顾虑的。”
  吴邪怔了一怔,“啊?”后来一想,是哦,这个可能性很大。他给张家带来了耻辱,又是政敌的独苗,利用他对付吴家理所当然。
  张起灵端起盖碗,低头慢慢呷茶。
  “那怎么办?”吴邪的食指忽然叩了叩桌面,“你会保护我吧?”他笑着问。
  张起灵抬头,一眼便瞧见吴邪似笑非笑的脸。“是的。”他点头。
  “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吴邪说:“你的态度……”张起灵的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之前他毫不犹豫的流露出不欢迎自己的意思,可现在?
  算了,这个以后再探究,目前他能留下来,正中下怀,管他张起灵出现了怎样的思想转变。
  喝完茶,又解决了部分疑惑,已时近中午,该吃午饭了。
  吴邪望着远处的挂钟,心里惦记起家里大厨做的松鼠鱼、凤尾虾排、清汤炖鸡孚等菜。由于吴老夫人足不出户,吴二白特地花重金将厨子送去酒店拜师,他家厨子烧的菜虽不及酒店老师傅的招牌菜,可也八九不离十了。
  “我又饿了。”吴邪对张起灵说。
  张起灵“嗯”了声,站起来朝外走。吴邪不明所以,也跟着朝外走。张起灵侧头,看了吴邪一眼。
  吴邪说:“是不是出去吃?”
  张起灵摇头,“我让他们做饭。”
  吴邪“哦”了声,虽然极度想进城吃,可思及自身安危,正被几路人马“挂念”,便没说什么,乖乖走回去等着张家大厨的手艺。其实,这感觉相当奇怪,张家私生子做的菜?不过正因为事情太多,他才暂时遗忘了张起灵早前的过分举动,比如绑架,一再绑架,频繁的绑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