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1599/藕龙]邻家猴山二三事 作者:茨莼

字体:[ ]

 
 
文案:
 
     东海龙王第一视角,15小白龙龙王设定。和一窝孙当邻居的龙王表示今天也龙艰不拆,一面提防藕霸,一面要给邻居带孩子的日子真正是受够了。天将降大任于是龙也,必先生个哪吒,抽其龙筋,拔其龙鳞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敖广,哪吒,15,99 ┃ 配角:花果山一窝孙 ┃ 其它:
 
 
 
  ☆、天将降大任于是龙也,必先生个哪吒,抽其龙筋,拔其龙鳞
 
  
  我姓敖名广,住在东海,是个龙王。
  虽说是个龙王,但日子过得很憋屈。便拿龙族擅长的下雨之事来说,这雨什么时候下,下多少还得听玉帝的,下早下晚,下多下少,都不行。前阵子我借道傲来国,想打个喷嚏都生生地忍回了龙宫才打出来,这要是私自落了阵雨,便是龙头落地的事。我那不知隔了多少门的远亲泾河龙王,硬是用生命论证了天条不可触犯的道理。
  实则龙王曾经是不伏玉帝管的,也不用管什么天条天规的,想下雨下雨,想刮风刮风,哪天来了兴致来场沙尘暴也未尝不可。这还得从初代龙王说起,初代龙王也叫敖广,是一条格外放荡不羁的龙。说是放荡不羁,这词或许用得不那么准确,彼时他做东海龙王之时,龙王的地位还很崇高,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凡人要求雨求庇护的都寻的是他,每年都进贡不少,彼此相处倒也算融洽。
  只这初代龙王有个不怎么好的小癖好,喜好收集长相可爱的童男童女。也合该他点背,那日东海来了个小娃娃下来戏水,长得粉粉嫩嫩好不可爱,初代龙王便又动了心思,教夜叉把小娃娃带下来。谁想到这小娃娃厉害得紧,把夜叉打退了回来,后来又把那龙三太子的筋给抽了。这事委实不光彩,不提也罢。众所周知,后来那小娃娃死了一回又重生,亲手结果了初代龙王风光的龙生,现在那天庭的哪吒三太子便是这小娃娃。
  二代龙王也叫敖广,也不知是懒得取名还是怎的。这位龙王因初代龙王之事已是收敛许多,那时玉帝正在招揽仙家,二代龙王左右无事便去天庭挂了职,自此龙族便听命于天庭了。本来二代龙王循规蹈矩,日子过得不算奢华也算凑合。谁知道那陈塘关又生了个哪吒出来,长得比之前那位更小一些,这二代龙王吸去一代龙王的经验,由着这哪吒在东海如何戏水也不管不顾。也合该他有孽债,生了一双子女,那女儿同哪吒交好,做哥哥的三太子却是百般刁难,后来被拔了鳞。这段历史也委实不光彩,众所周知,这矮些的哪吒也死了一回重生,到底没去结果了二代龙王的龙生。但那二代龙王至此心力交瘁,让出了龙王之位。这三代龙王正是本龙。
  我原本不叫敖广,只是前两代龙王都叫敖广,玉帝改不了口,干脆改了我的名字。
  我自当了龙王,尽职尽责,让下雨绝不刮风,让刮风绝不下雪。如此平安渡过了几十年龙生。然而该来的总是要来,陈塘关又生了个哪吒出来,照例又带着他的混天绫来东海搅了一回。好在我吸取了前两代龙王的经验,既没有出海去管他,也没有子女同他有纠缠。我琢磨着这哪吒怕是上天造出来专门考验龙王的,而究其根本作孽的似乎总是三太子,也不知是否因哪吒自己是三太子,故而看旁的三太子不怎么顺眼。我痴活了这许多年的龙生,伴侣也无一个,不要说三太子,大太子也无有,想来应当能安度我剩下的龙生。
  但我既然在天庭有挂职,每年总得上天走一回述职,自然在殿上就看见了哪吒。他那两位闹过海的兄长,一位不知自己玩些什么,一位还在同二代龙王之女纠缠,便留了他在天庭为官。只见他脸上手臂上同腿上都有鲜红的莲纹,倒与他两位哥哥不尽想同,身形也高出不少,瞧着便知小时候定是个会令初代龙王喜欢的小娃娃。
  然则,也合该我有这段孽缘,我述职完正要告退时,见那哪吒正灼灼地看着我,我顿觉龙筋一疼龙鳞抽搐,逃也似的回了东海。打那以后哪吒便常往我东海跑,我无有子女,少不得替自己的龙筋龙鳞提心吊胆,若有什么龙族小辈正好前来探我,还少不得替这些小辈提心吊胆。这些都暂时不提,好歹也是稍微后面点的事情了。
  我还算稳妥安宁的龙生并非被哪吒打破的,而是我邻居给搅的。
  说起我这邻居,一窝孙,全都叫做这孙悟空。
  这名字拎出来,不说名震天地,名震这四海那是绰绰有余的。
  彼时我一直以为作为龙王都要过哪吒这一劫,故而对旁的事物少了许多关心与警惕。我这邻居的家唤作花果山,正好在我东海上,山上有许多猴子,但猴子吃果子,又不吃海鲜,我以为是无关紧要的。事后证明,龙生在世,机缘巧合都是说不清的。
  先说这头一只猴子,据传他出生时目运金光,朝拜四方,还惊动了高天上的玉帝。不巧我那时在海底,什么金光没瞧见,若我早知道有这样一只猴子在我东海隔壁出世了,我早早就把龙宫搬到北海去,这自然只能是种如果。
  那日我在龙宫中莳花弄草,便听得宫前一阵响动,我早吩咐过手下的人,若是遇见什么人戏水,万万不能管,更不能拦,随他去,只当我东海无龙。此吩咐固然是为了防哪吒,却给了这猴子方便,一路进了我水晶宫才有龟丞相过来传报。
  这猴子自称是我的邻居,叫做孙悟空,刚学艺归来,缺件趁手的兵器,听说我这儿宝贝多,便来讨了。天地良心,虽则我为东海龙王,但素来行事谨慎,生活低调,除了待弄些花草还真没收藏宝贝的习惯,也不知是谁在乱传,以讹传讹倒都以为我东海宝贝多。
  我原本想赶这猴子趁早离开,熟料他似乎赖定了我,坐着便不肯离开。那时哪吒尚未出世,我还以为哪吒这世投错了胎,换了个模样来考验我这龙王。想着先龙王藏了些宝贝,便让虾兵蟹将随手抬了几件来,都被这猴子耍了两耍弄折了。
  眼见着不能善了了,也算我福至心灵,忽而想起殿后有一排铁柱子,也不知在那儿立了多少时日,大抵是拿来测水位的定子,我留着也无甚用,便同那猴子说了。那猴子见了那铁柱子很是怀疑,我忙道:“这柱子乃是大禹定水的柱子,可是块神铁!天下也就这一块,也无人拿得动它,你要拿得动便那去吧,更好的却是没了。”
  我这番话大抵有些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也却句句属实。待这猴子让这神铁变小做了如意金箍棒之后我又觉着我这番话委实是委屈了这宝贝,但它的来历我还着实不知,后殿还立着许多,送出几根也无甚大碍。
  但,戏总得做足。
  我故作痛心之状,想讨回这废铁,那猴子立即铁了心要讨去,我自然是由得他拿去了。
  后来听说他拿着这块废铁砸了阎王殿,闹了天宫,回了花果山逍遥去了。我再回天上述职时,总觉着玉帝看我的眼神不对,后来才知玉帝对外宣称是我告了这猴子的御状,一代天主心胸狭隘至此委实让我叹息。
  本以为我的龙生便能归于平常,现下回想,却是那时太过天真,错误估计了形式。没出几年,那猴子突然又抱着个小猴子来了,说是他弟弟,先带着来串串门,日后也好送他个兵器。那时我正替一盆花除草,一剪刀歪下去把花给剪了,一阵痛心疾首。
  至此我还知晓了一事,虽则这两只猴子都叫孙悟空,大的这只还有个别名叫做61,小的这只还有个名字叫做86 。
  我那时顿悟了一件事,我为龙在世,上天不曾降个哪吒来考验我,倒是先派来了孙悟空磨练我。想是我为龙太过谨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而不出我所料,每隔几年那花果山的石头中总能蹦出个猴子来,我也算得上天地间唯一一个见证了孙家从无到有的历史,如今再回想也忍不住长吁短叹一番,此所谓孽缘。
  这些猴子出世后无一例外都跑去什么西牛贺洲学了艺,回来便按惯例上我这里寻宝来了。老实说,这些个猴子尚小的时候便常被抱来龙宫串门,我那水晶宫也不知被他们拆了多少回,宫里但凡有些新巧的玩意都被他们摸去了,也就那堆废铁他们小时候搬不动,大了才来当个宝贝。
  我原本怕86得的废铁与61相同,会教61识破我当初所说的“天上地下只此一根”的说辞,熟料86得的如意金箍棒倒和61的那根完全不同,教我大大松了口气。
  这些猴子轮番上门,先龙王留下的那堆神兵仙器早折得七七八八了,但每每想到阎王同玉帝所受煎熬更甚于我,便又觉龙生尚可,浮世偷生大概就是我这种状态。
  后来86同96一前一后都被西方佛老压在了五行山下,花果山便只剩下了61,我料那61不至看86同96被压不顾,定会前去报仇,便期待着他早日离开,还我东海一个清净。只能说龙算不如天算,61并未直接打上西天去大闹灵山,反而又抱着新生的猴子来我东海拆水晶宫玩了。
  而这回更是了不得——
  61他抱着两只小猴子来了。大的是大99,小一点的是小99,日后改名做了斗战,为了区分此处便叫他做斗战了。
  61还颇为忧愁地同我说:“本来想去五行山看望一下弟弟们,谁想到这一下蹦出来两只,那边两只已是大了能照料自己,小的这两只委实丢不下。若是敖广兄弟你能替俺看顾这他俩,我倒也能放心去一趟五行山。”
  61说话时99正把一个花盆打翻在地,斗战在一旁给他鼓掌,我额角一疼,道:“看顾一位尚可,两位可真是……”
  “我也不放心让你看顾两只,如此也只能留在花果山带他们了。”
  后来86和96都去取真经了,一前一后都被自家师父气回来过,说是这般说,我打听说是被赶回来的。99和斗战已长大了不少,成天花果山同龙宫两头跑,那动静却是前面几位合起来都比不过的。
  96回花果山时给86、99同斗战唱了一首他自创的花果山山歌,被三猴好一通嘲笑,愤愤地回他师父那儿去了。熟料,后来61每每与我提起他弟弟时,都少不得与我唱一遍这山歌,我倒是被迫学会了。
  99同斗战之后,花果山那石头安静了下来,按照正常的年月来算,本来应该已经蹦出只猴子来,却无有动静,害得61多往我龙宫跑了几趟。
  我那时想着,想来这石头孕育的生灵都生完了,也蹦不出什么东西了,虽则邻居猴子多了些,倒也还能应付。时候证明,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我差点被滚下来的仙石砸中时,才明白松懈不得。
  15便是从花果山滚落下来,在我龙宫中蹦出来的。我尚在回味这一变数,又有龟丞相来报:“大事……大事不好!”
  我抱着15,琢磨着这世上再没什么大事比这更不好了,除非是——
  “那……那陈塘关年前生了个哪吒!现在正在闹……闹海!”
  祸不单行,福不双至,那时抱着15窝在海底,看着头顶混天绫荡来荡去的我真正是觉得龙生无望。
 
  ☆、养不教,龙之过。教不严,玉帝的错。子不学,随他去。幼不学
 
  
  那日15在我宫中蹦出来,61、99连同斗战旋即顺着小道到了我这龙宫。
  我那时忽觉15真正是个福星,在我面临龙王最为紧要的劫难当口落在我这儿,顺带引来了他那本事高强的兄长。我抱紧了15 ,仔细回想了一遍这些年同花果山这群猴子相处的过往,前前后后反复梳理了几番,自觉没有功劳亦有苦劳,定是不至让我这邻居的筋被抽去当腰带。再来,眼下15在我手上,到时候当个猴质威胁于他们,虽是个下策,也未尝不可。
  熟料,这几只猴子对头顶上搅来搅去的混天绫毫不在乎,龙宫晃来晃去也丝毫影响不了他们上来围观15的兴致。
  61也不将15抱过去,凑过来看了一眼很是欣慰地说:“还是个猴样,这我便放心了。我还担心小15在龙宫出生会生个龙头出来。”
  我颇为不平,且不说物种不同的问题,龙生九子各个不同,便是龙族自己生子也不可能个个是龙头,61这般说真是看低了龙头。但这话我也只能在心中这么一想,好赖头顶还有位哪吒在翻腾,我还指望61能给这小娃娃一点颜色瞧瞧,让他日后都不敢再来东海。
  显然的,全身是毛的15的魅力远远大于奶毛刚褪的小娃娃,这三只猴子一心都扑在15身上,一同开始展望15的未来。我见他们兴致高昂,一时半会儿想是聊不完,头顶的哪吒也兴致高昂,一时半会儿想是闹不完,只我抱着15的手臂有些酸,实在等不下去,便提醒他们道:“你们今日不觉得我水晶宫有些不同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