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瀚海扁舟之深情父子+番外 作者:寒水衣风

字体:[ ]

 
 
《瀚海扁舟之深情父子》
作者:寒水衣风
 
文案:
他为了回到亲生父亲的身边,不惜纡尊降贵成为父亲的一名小弟,不为什么,只为了在父亲身边尽孝。
他不明真相,一次又一次误会了那个孩子,直到生死边缘。
他为了报仇不折手段,在爱与恨的抉择中,他该何去何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瀚海,周进 ┃ 配角:一飞,残阳,展盟主 ┃ 其它:父子情深
 
 
第1章
  
  周进皱着眉看着展瀚海倒下,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新。
  满脑想的都是展瀚海在身边的点点滴滴。
  初来时的恭顺,却又敢和堂主对杆。连对应七都有所不屑。现在想想这小子只有在自己面前才算真正的听话。
  时时表现出的聪慧,那次若不是他提醒,恐怕自己未必能及时救下一飞。还有第一次被逼问时那种欲言又止的惨白神情。被自己撞到时那种无措却又很快归于宁静的面容。一幕幕闪现在脑中,周进只觉得一片混乱。和失去阿彤时一样。周进再次确认了这种感觉。
  “进哥!”
  不知是谁叫了他一声,才惊觉身边有两个小弟已经在请示着要检查展瀚海的“尸体”
  周进近乎木讷地后退一步,他确信自己的枪法能够瞒过众人的眼睛,也确信那两个小弟即使发现异样也不敢声张。
  可即便如此周进发现自己在展瀚海倒下的瞬间还是心痛不矣。他甚至想着若自己真的打死展瀚海,自己会做何感想。
  就在小弟的手探展瀚海的鼻息时,一声“进哥”生生地将他的手给惊了回去。
  周进回头看着傅残阳带着两个人匆匆而来。
  三个人同时将目光投向倒在地上的展瀚海,眼里带上了不同程度的担忧。
  “瀚儿!”
  展盟主首先冲上前抱住瀚海。胸前那一抹喑红触目惊心。他知道展瀚海的身体正在慢慢冷却,生命气息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逝。他急忙做了刚才那个小弟本来要做的事,在探到儿子微弱的气息及心跳后,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犀利的眼睛对上周进疑虑的眼。
  “周先生好气魄啊!”
  没有因为那讥嘲的口气而动怒,在听到那声“瀚儿”之时,周进想到当初听到的“瀚海”二字,脱口就问:“瀚海吗?这位先生你是何人,和谢玉峰是什么关系?”展盟主没有说话。一心一意地解开瀚海的衣服替他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
  残阳善解人意地为二人做介绍:“进哥,这位是我的师兄。达盟展盟主!”
  达盟盟主亲临,众人皆是一惊。
  而周进却更为疑惑,听刚才那人对谢玉峰的态度以及他的身份,谢玉峰与这达盟盟主有何渊源。恐怕真的不像他所说的是个无足轻重之人。
  纵然二人恩怨似海,展盟主却无暇顾及,现在他只想救儿子。
  “残阳,救瀚儿要紧!”帮瀚海止血后,展盟主抱起儿子就往外走。
  “站住!”是周进。
  “把我和记的叛徒留下!”
  展盟主轻轻一哂,那嘲弄的笑让周进非常不舒服。
  “周先生,展某若要带走人,周先生打算怎么做?”
  周进暗想,果然是一盟之主,说话举止间有种天然的傲气,仅仅一句话便让他有种压抑的感觉,但周进亦是经过风雨之人,那份从容不迫亦让人佩服,只见他微微一笑:“展盟主,你我两帮的恩怨日后再算!但今日是和记处置叛徒的日子,展盟主如此便要轻易把人带走,似乎于礼不合吧!”
  “哈哈!”展盟主一笑,片刻中便从见到儿子时的惊慌中平静下来。“周先生说笑了,若只是一般的人,周先生要了也就要了,但这个人,贵帮还要不起!”
  “哦?”周进摆出一副意外的表情,心下却肯定了玉峰不是小人物。“难不成我的一个小弟还大有来头。”
  本来在一旁看戏的葛老挥以及各堂堂主听二人一说也来了劲。可是当听到展盟主的回答时,一个个面面相觑。
  只见展盟主道:“不敢不敢,小儿瀚海冒犯了周先生,还望周先生多包涵!”
  周进蹙了蹙眉,他惊讶地看向对方怀中昏迷的展瀚海。
  他不明白为什么瀚海居然屈尊降贵地给自己当小弟,更不明白展盟主怎么会让儿子来当女干细,而这个“女干细”完全放弃抵抗接受自己的处置,这不合理!
  傅残阳知道瀚海的身份被揭开,周进为了两帮的暂时和平是不会再为难瀚海了,而那几个堂主也应该有所顾忌,不会自找没趣!毕竟他们现在面对的是红血会与达盟的双重压力!
  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见双方都僵着不说话,残阳便出声打圆场:“进哥我看不如这样,让瀚海师侄先治伤,此事容后再议!”
  周进也知道强行扣人定然不妥,便点头示意小弟让路。
  展盟主匆忙抱了瀚海走,任何的停留只会让他更加危险!
  此地不适合让周进知道瀚海的真实身份,残阳只是礼节性地道“进哥,此事残阳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周进没有答复,半响:“残阳,你早就知道谢玉峰的身份。”
  “是!”达盟少主的身份早就知道,但你进哥儿子的身份昨天才知道。
  “你是第一个叫他的人,也就是那次我开始怀疑他!”周进了然似的点点头,却又自嘲似的笑了笑,“这展盟主也真的舍得把一个好好的儿子送给我周进管教!”
  “进哥,现在我只能告诉你,除了瀚海的确是达盟之人,其他的都不是真的,真相残阳择日与您详谈。”傅残阳异常地认真说:“还有,进哥,残阳自信地说一句,这个世界上谁都可能背叛您,瀚海不会!谁都可能在生死关头弃您于不顾,瀚海非但不会反而会为您拼命!这个世界上能让瀚海束手就擒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可惜她已经去世了,另一个就是您!瀚海可以不要任何人的怜惜,唯独不能没有您的!这半年来瀚海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您的事!”
  “残阳,我不明白?”
  残阳温和一笑,道:“进哥,今日事情太乱,进哥也累了,大家先回去休息,残阳三日后会给贵帮一个答复的!残阳告辞!”
  周进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
  回想着残阳一字一句对玉峰的评价,虽然疑惑,但他似乎听着有那么两回事:
  谢玉峰是达盟的少主,谢玉峰不是叛徒。
 
 
第2章
  
  展瀚海被送进了加护病房,在手术5个小时后终于将子弹取了出来,但展盟主依旧愁眉不展。
  三个小时前展瀚海被推出手术室,“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展盟主焦急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心情。扶住医生的手有些颤抖。
  “手术很成功,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万幸没有打中心脏,只差几毫米……”
  展盟主才松了一口气,医生的下一句话就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但……病人的求生意识很弱,要不是那一枪打的极为巧妙,又及时将血止住,恐怕就……”
  医生的言下之意展盟主怎么会不明白,看着展瀚海惨白的脸,他感觉到的何止是痛,何止是恨?
  一个人如果没有求生意识那么不就是一个活死人!不!不可以!
  展盟主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医生说瀚海中枪前是受了严重的刺激,周进,你到底对瀚儿做了什么?拽的发白的手指发出“咯咯”的响声让这个安静的病房显得各加的寂静。想着过去儿子都是因为自己的责罚而躺在这里,可这次是因为周进。展盟主心中一酸。
  “师兄!”残阳推门而入,后面跟着一飞和孤星。
  展盟主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恩”了一声,然后注视着儿子,从前怎么没有发现儿子在病中也能如此的让自己放不下。
  残阳理解他的心情,安慰道:“进哥那我已经说好三天后给他答复,您可以和他好好谈谈,对了,瀚海的情况怎么样?”
  展盟主叹了一口气,似乎不愿意承认一个事实:“几乎没有求生意识。”
  三人很意外,一飞和孤星眼中的玉峰似乎不应该如此,而残阳眼中的展瀚海更不可能。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一飞和孤星已经知道了真相,震惊之余就是感动,他们不相信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现在就躺在床上和死神搏斗,不,他根本不想战!
  霍一飞想起自己被打断腿时也曾放弃了生,是进哥唤回了他,而如今,进哥的儿子躺在这,进哥又在哪?也许……
  一飞快步走向瀚海,在床边坐下。他知道瀚海可以听见:“玉峰,不,瀚海!原来你是进哥的孩子啊,难怪那天你想叫我哥!你别睡了,要是进哥知道该多心疼!你不知道,进哥是口硬心软,罚人时不知轻重,罚过才心疼的。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你起来和进哥说清楚,进哥要是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该有多高兴。你撒撒娇,就没事了啊!”
  霍一飞把自己对付进哥的那招临床教授给了这个正牌少爷,可展瀚海似乎不领情,没有任何的动静。霍一飞无奈的向大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孤星没有说话,该说的在牢里都说了,没有受伤的瀚海就已经如此,现在再多说又有什么用,只是在听到真相是,他更加理解了当时瀚海的心情。可父债子还,好傻啊!
  残阳知道自己的话对展瀚海没什么作用,干脆闭嘴不说,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展盟主。
  展盟主走近一步,霍一飞马上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看着他握紧瀚海的手。
  “瀚儿!”
  这一日展盟主几乎没有进食进水,此刻,声音已经沙哑。
  “瀚儿,爸爸这辈子做得最后悔的事不是把你从周进身边带走,而是让你尝试回到他的身边。起初我认为我舍得。这半年你不在我身边我才知道我做不到!你说的对,我践踏了你的感情。我也知道我欠你太多。我只能把你还给周进,可你却落得如此地步,是我的错!爸爸求你,醒过来,醒过来,让爸补偿你。就算你不为我活下来,也要为周进活下来啊!你是周家唯一的儿子,你忍心周家绝后吗?”展盟主擦了擦不经意间流落的泪,抚了抚瀚海没有血色却依旧俊朗的脸。“如果,周进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爸会给你,只要你醒过来,爸答应你不再恨你父亲了。爸会好好爱你,把你过去失去的统统补回来!”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霍一飞绝对不会相信这会是一个盟主说的话,但同时他也知道,这个一帮之主同时也是一个父亲。原来亲情真的不是仅靠血缘来维持的,只是可惜,展瀚海依旧没有醒来。
  傅残阳走到展盟主跟前,“师兄,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啊!”其实,不到最后一步,残阳是不想惊动周进的,可是现在连师兄都无法唤醒瀚海,那么,进哥是最后的希望。只是……
  “我去!”霍一飞也想到了,只是他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径直向外走去。
  “小飞,时间不多了!”傅残阳提醒。
  “傅哥放心!”
  还有,先别告诉进哥!”
 
 
第3章
  
  周进家中
  周进在沙发上已经坐了好久,或者说从展瀚海被带走后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回到家里,心中空荡荡的感觉让周进顿时感到寂寞。没有阿彤,没有一飞,没有……玉峰!
  玉峰?他怎么样了,虽然自己留了手,为什么还是不放心?一飞病危时也不曾如此担忧吧!他不敢相信为了一个只跟了自己半年的人,竟然,坐立难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