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笔记架空]机器人 作者:玉浮生

字体:[ ]

 
 
 
文案:
 
     一切的源头是人类的欲望。
 
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国家研究起了战斗机器人。
 
而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实验室爆炸了。
 
这一切的起因,经过,结果又该是何。
 
一切是谁引起,就由谁结束吧。
 
这一切早该完结了,不是么。
 
否则?只会迎来世界的完结。这一切都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包括你自己。
 
对这就是满一万字的又一坑qwq这次我不要再说什么满一万字了哼!这篇有存稿所以保持三天一更的速度√别想着什么字数问题了我觉得我破不了了qwq
 
另外有人萌天依么w可以去听机器人与科学家√灵感从这里来w
 
 
 
内容标签:科幻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 ┃ 其它:
 
  ☆、1)爆炸
 
  容器中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睛,神情淡然的看着容器外正背对着他忙碌的男人。
  那个人是刚才偷偷摸摸的走进来的,似乎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此时正拿着试管调制,他手中那液体的颜色变了又变。
  男人神色淡然,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在看到他睁眼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转过头继续手中的动作。
  似是这一步骤完成了,他放下手中的试管,观察起了试验台上的按钮,稍做思考,手指便飞速在上面操作起来。
  当男人完成最后一个动作,停下的时候,实验室内的警报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这警报似乎是在男人意料之内的,他缓步的走到大门前,准备离开。
  在男人离开实验室的时候,也是男子最后的意识——男人转过身,平静的看着他,或者说是看着容器缓缓沉入地面。
  而紧接着那男人快速地离开实验室,逃出了这个实验基地。
  就在他成功逃离的一瞬间,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实验室爆炸了。
  实验室的突然爆炸,是很多人没有预料到的,那众多的正在做实验的科学家就这样葬身于此。
  反应过来的保安警察立刻开始救火,尽量救人和保存能留下的东西,控制火势不蔓延到在远的地方,造成太大的动静,那后果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然而,却再不见那实验体和男人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  _(:зゝ∠)_终于开开了这个坑文案什么的我最起码输了十次晋江就是不通过QAQ
这其实是个引√
下一章开始正文
其实你们可以猜猜谁是机器人w听那个歌的话
 
  ☆、2)捡到一个人
 
  杭州,西湖旁。
  刚下完馆子回来的吴邪举着伞在雨中慢慢走着,因着下雨的原因,街道上的人不多,可以说没有几个人,偶尔经过的几个人也都是没带伞,快速跑过去的。
  吴邪就这么撑着伞看他们跑过去,依然慢悠悠的走着,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
  他今天刚到这座城市,家里人说让他先呆在这里。
  虽然他们说以前他就住在这里……
  吴邪边走边想着。
  可对现在的他来说,以前在熟悉也是陌生的,在脑海之中根本没有自己在这座城市生活过的记忆。
  就算他再努力,也记不起来任何的关于过去的事。
  所以……自己就这么想不起来了?
  吴邪很难说此时他是什么心情,应该是不想遗忘的,可此时他的内心却觉得无所谓,甚至还有几分愉悦。
  为什么?
  他不知道。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吴邪还在不紧不慢的参观着西湖。
  此时的雨已经不小,大街上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有吴邪还在这里悠哉悠哉的。
  也是,人家真想回去两步就到了店里,就那两步的事也没必要着急。
  “砰!”
  身后传来物体落地的声音,吴邪闻声转头。
  是个男人,衣服上布着血迹。
  受伤了?
  吴邪在他身边蹲下,看了几眼,暗自啧了一句,伤的还不轻。
  看了下这没人的大街,这里距离医院有段路,而且也不知道他的伤是哪来的,还是先不去医院为好…算了,先去我那儿吧。
  就这么想着,单手扶起那人,有稍作考虑了下,放下人,把伞收了后直接打横抱起他向店里走回去。
  走到了店门口,只能伸手推门了,看了看趴在柜台上睡得正香的小伙计王盟,也是没打算叫醒他。
  抱着那人走上楼梯,回头看了眼店里还是空无一人,就安心的上了楼。
  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他满身的血迹,吴邪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讨厌血。
  可就是在讨厌,也得给那个人处理一下,不然就这么呆着很可能感染,这么一身的伤口,如果真的感染发炎那就真的不好处理了。
  打了盆水,解开了那人的衣服,一边拧着毛巾一边看着他身上的伤口。
  有刀伤有枪伤,不过伤口不是特别多,却是伤伤致命,这不,失血过多,这人已经晕了过去。
  这人身手倒是不错。
  吴邪心中如此评价,为什么这么定论?伤伤致命却又伤口不多,说明对手强他们却也势均力敌,而且对方极有可能不止一人。那样的话这个人的身手……怕是不一般。
  “额……”
  吴邪正拿着酒精给他的伤口消毒。
  在棉球刚沾到伤口的时候还好,那人仍然昏迷不醒。可擦了几下那人就渐渐转醒,痛哼出声,还连带着挣扎了几下。
  “别动。”
  吴邪说道,没办法,消毒啊,说不疼那纯粹是骗人,说忍忍人家还没清醒,说什么都不好就随口说了句别动,却还是没想到那人真的不动了,只是偶尔会哼一下就再无其他动静。
 
  ☆、3)养伤
 
  这人倒是很听话啊……
  吴邪心里想着,继续给他消着毒,幸亏子弹埋得不深,他还能取出来,否则就真得上医院了。
  包扎好他全身的伤口,再一抬头,那人却是已经醒了过来,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看着他,深不见底。
  “你醒了?”
  吴邪问道,却见对方只是眨了下眼,略带几分无辜,虽然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你是谁?”
  那人这样问道,吴邪这才想起他还不认得自己,连忙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叫吴邪,刚才看见你倒在街上就把你带回来了,顺便包扎了下。你呢?你叫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么?”
  “嗯。”
  吴邪略微思考,看他的样子也蛮年轻,家中一定还有家人,自己就这样在给人家起个名字怕是
  不太好,张口道。
  “我就先叫你小哥吧。”
  “…嗯。”
  见小哥同意,就打算这么叫下去了。
  “嗯……小哥你饿么?我们下去吃饭吧。”
  “…嗯。”
  还真是个闷油瓶啊……
  吴邪在心中抱怨,却又突然想起对方有伤不方便行动,便改口道,
  “那个……你就别起来了,我帮你把饭拿上来。”
  见对方没动作,就转身下楼去拿饭菜。
  其实他一直在楼上帮他消毒包扎,哪有时间去做什么饭菜,也就只能现在去炒道菜,凑合一下了。
  说来病着的人不能吃重口的来着……
  吴邪想着,看了眼手里刚切一半的菜,果断扔下。拿起钥匙出门去饭馆买了碗粥打包了回来。
  小哥啊……我这可不是虐待啊……
  吴邪将粥盛到碗里,在端上楼的时候在心中默念。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张起灵看到他端上来的粥,只是点了点头接了过去,自己喝完又把碗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接着又躺下准备继续睡觉。
  吴邪见他要睡了,也没去打扰,悄悄地走到床头,刚想拿起碗,张起灵又突然睁眼,带着几分杀气的看着他。但这只是一瞬间,见是他,就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诶?吵醒他了吗……带起床气的人啊,真可怕。
  吴邪拿起碗,走出房间,轻轻地将门关上。
  就在这样一天,吴邪与张起灵相遇了,也许突然,也许平静。
  也就在这样一天,他们的命运交缠了,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但这一切却是出奇的平静,或许,是在等待某个时机,爆发。
  而现在,一切都潜藏在水下,静待时机的到来,改变一切。
  当然,不论未来怎样,现在的他们都是不知道的,一天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
  当夜晚,吴邪躺在客房的床上,静静的回顾这一切。
  说来……小哥也是个失忆了的人呢……
  吴邪突然想起来,原来小哥和他一样啊……
  都忘了一切,忘了自己和别人。
  不过他似乎比小哥好很多呢,至少他还有家人,至少他们知道他的过去,而小哥,只有一个人呢。
  吴邪突然开始同情起小哥,完全的忘记了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去,他不还是被家人扔在了这里?不过也许,他这种想法也不错。
 
  ☆、4)黑衣人
 
  一个夜晚就这样过去,吴邪昨晚想着想着就着了,而小哥,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小哥早啊!”
  吴邪起床后便去了小哥的房间,却发现小哥早就醒了,此时靠在床头,盯着天花板发呆。
  吴邪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发出唰啦的声响。
  阳光就那样透过窗照射进来,一瞬间,屋内明亮起来。
  吴邪身后的张起灵微微眯了眯眼,被突然的阳光晃得有些不适。那人背对着他,绑着窗帘,却突然让他感到这样的生活很好。
  实际上,他撒了个谎,他记得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却想不起来其他。而撒谎的原因自然就是认为对方不能完全信任,很正常的想法不是么?
  “嗯。”
  本来吴邪并没有指望小哥能搭理他,这准备关门去准备早餐,却突然听到小哥嗯了一声。
  卧槽我没有幻听这是真的吧真的不是幻听么怎么可能不会吧小哥他理我了他竟然搭理我了!
  总之吴邪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Woc怎么可能!
  吴邪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早饭,似乎就那么迷迷糊糊的做完了盛好了端上了楼,一直到站在小哥门前的时候,他都没从神游中恢复过来。
  艾玛这是我昨天捡回来的闷油瓶子么……
  这是他的内心想法√
  算了算了怎么可能突然换个人也许是他今天心情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