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2]苍茫(沈谢HE) 作者:六欲浮屠

字体:[ ]

 
文案
 
接续《古剑奇谭2》游戏结局,沈夜与谢衣都存活下来,一起生活后经历的许多故事。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游戏网游
主角:沈夜,谢衣 ┃ 配角:乐无异,瞳,华月 ┃ 其它:古剑奇谭2,沈谢
 
 
 
    第1章
    
    清秋已降,澄空中飞散几缕白云,山脚下,静水湖波平如镜,远远的雾气簇拥群山,仿若仙人腰间的飘带。
    秋分刚刚过去,眼见着就是寒露,不过今年气候和暖,除开那一场一场凉下来的秋雨,此间万物仿佛还眷恋着夏日的荣华之气,不舍凋零。连这静水湖畔的繁花碧树,也依旧郁郁葱葱,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水光一映格外绚烂,既静谧,又蕴藏着勃勃生机。
    偶尔,有行脚商人路过湖畔,但见天光水色,飞云飘纵,忍不住停伫湖边,凝视那无尽碧波,掬水洗上一把脸,然后继续赶路。临行前,却也忍不住再回头看两眼,同伴见他停步,问声怎的了。那行商叹口气,说你不知道,传闻这静水湖曾是大偃师谢衣隐居之处呢。
    谢衣?就是百余年前那位名满江湖的大偃师?
    除了他,还有谁。商人望着湖心,喃喃道:传说谢衣大师偃术冠绝天下,能做同常人一无二致的活偃甲人。
    怕是讹传,活人怎可复制呢?走了走了,今晚要赶往镇上,莫耽搁。
    哎,这就来……
    人声渐渐去得远了,湖畔恢复了寂静,湖心平静的水波中,忽然划过一道烟雾,刹那间便消散,似乎从未存在过。
    山高水阔,云低风回。
    -------------------------------------------------------------------------- 
    “结界无恙,只是……昨夜风雨大作,依旧唤不醒你么?”观过天色,谢衣负手站在竹栏边,凝视潺潺静水,忽而低声一叹,苦笑着摇了摇头,回身往房内走去。
    房门前,头戴斗笠的偃甲人默然而立,谢衣往他手上瞟一眼,道:“今天记得翻过了,很好。”
    那偃甲人闻声,也低头看掌中捧着的木册,上边正写着:九月初七,庚申、辛未,吉神于天恩、四相、福生、金匮。
    福生、金匮……谢衣凝视着几个字良久,转身入了房内。
    房中正焚着香,清冽而苍远,散发淡淡的古旧气息,谢衣径直走到后方大床前,凝视躺在上边的人,默默摇了摇头。
    还是和昨日一样,究竟何时才会醒转?
    他目光一寸寸在这人脸上描摹,脸上神色越发复杂难辨。突然,谢衣嘴唇一动,似乎想招呼他,却又硬生生停住,半晌,方长叹道:“竟不知当如何称呼了——师尊、主人、大祭司?还是……前尘往事既已尽随风去,如今我叫你沈夜就好?”
    床上的人默然阖着眼,一动不动。
    谢衣在床边坐下来,又看他片刻,起身往存放偃甲的后堂去。他从角落的箱子里摸出一件物事,往香炉中焚了,对着那袅袅青烟行礼道:“敢问神女,沈夜昏迷至今已三月有余,不知何时才……”
    “司幽大人急什么?”那青烟中竟传来嘻嘻笑语,一女子声若银铃,道:“此前不是同你说过吗?他灵力耗尽,兼沉疴难起,需得多睡一阵,待神农之血慢慢修复。”
    “这……”谢衣一顿,“神女莫要调笑,在下并非司幽上仙。”
    “我也不是神女呀。”声音又笑起来:“神女司幽皆早归寂于天地,我不过神女墓中诸多聚散灵气所成的地仙,哪里敢自称神女,只不过,既然继承她诸般思绪,便勉强算神女大人的不肖后辈吧。”
    “过谦了,您神力广弗,再度飞升天仙也是指日之功,若非当日神女墓中相助,谢衣哪还有再世为人的机会。”
    说罢,他微微一笑,白衣风雅,意态悠然,恍惚又是当日静水湖上那个谢衣。
    “再世为人说不上,你本也不该死,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命中注定吧。”这声音收了调笑,如人一般叹口气,幽幽道:“当*你以初七之名大战神女墓,宫室塌陷之际,随破碎巨石落入水底,而吾等也恰好意会到神女遗留的几缕思绪,赶紧护住你一息命脉,再图后事。”
    “神女所遗思绪……”谢衣一顿,脸上略有些薄红,“此事,此事怕是神女看走眼了。”
    “有何不愿承认的,你们人就是这般不老实。”那声音笑道:“当日神女同司幽上仙表白心迹,司幽说他一心向道,胸中不萦儿女私情。神女也不迫他,只暗暗下个决心,说若有一日司幽想通了,愿意沾染这儿女私情,她一要看看对方是个怎样的人,二来,若司幽当真喜欢,便成全他这一遭。”
    “神女仁心宽厚,天真妩媚,凡人哪能及她一二。”谢衣默然片刻,诚心赞道:“我非司幽,未有幸与神女接触,但同阮姑娘相识一场,也颇能感知内中情由。”
    “这也算是神女要助你的缘故之一,你护住阿阮百年,甚至不惜殒命一场,还不值得我们为你的今日做这一切么?”
    “那……当真多谢。”谢衣后退一步,对着那股青烟郑重行了个礼。
    “话说回来……你当日落下去时,满心满眼的不都是他么?”那声音又笑起来:“这要不是喜欢,还有什么叫喜欢?你既放不下他,我也就不放你离去,渡灵力给你,破掉你身上蛊虫,复苏心脉骨血,让你有机会好好同他一处。只不过,我不曾想到……他竟跟神农神上有那样深的渊源。”
    “我烈山部,的确同神农大人渊源极深……”说及此事,淡然沉稳如谢衣,也难免有一丝黯然。
    流月城之殇他虽未曾亲历,但故土破碎,家园消亡之痛依旧停留在他心里。何况,或许正因不曾亲历,便在伤痛之中更添了两分遗憾,迫使人停在哭泣与默然之间,堵塞了胸臆,进退不得。
    看他这样,那声音将话题岔开,只道:“既然有这层渊源,那更该救他了,否则你们两个,一人葬身水底,一人空中玉碎,落个碧落黄泉都不见,岂不成了人生大憾……”
    “神女大恩,谢衣无以为报。”
    “真的不必了,司幽大人……唔,谢衣你好生看着他,我仅仅是在城破刹那将他传出而已,但他终究已遭受伏羲结界破碎之力震荡,同时灵力耗尽,疾病发作,当真是危险到了极点。我无法直接干涉上神灵力流转,如今他能保住命,主要还靠着那一点神农之血的庇佑。此间已过去三月有余,估摸着也差不多了,兴许就这几日他便会醒来的。”
    “是么……”谢衣一叹,心头忽然五味杂陈,竟不知该喜抑或该忧。此前一直挂心着沈夜能否苏醒,未曾有暇顾虑醒后之事,若沈夜当真醒来,两人见了面,又是怎样的情形?
    思虑片刻,他想往青烟中询问,却见烟雾早已消散无形,更无任何声息了。
    也罢,此间种种,终究要自己面对。
    
    第2章
    
    离开后堂,谢衣回到房中,见床上沈夜睡得十分安稳,呼吸沉静悠长,竟像从未历经波折磨难,也不曾殚精竭虑地算计、倾轧、日日夜夜里都是杀人与被杀。
    此刻,他只是个烈山部族的男人,沉睡在谢衣家中,一切尚未开始,一切早已结束了。
    看着他无表情的脸,谢衣忍不住又叹口气。
    如此再过数日,金风渐起,静水湖畔的繁花开始退场,树梢头也染上了一抹艳丽的红色。
    谢衣做完一个偃甲盒子时,天已黑了,难得有些闲情,他干脆烧了水,坐在窗下品茶。他突发奇想地沏上两杯,一杯摆在自己面前,一杯放在对面,轻声朝那杯无人取用的茶水道:“师尊,请用。”
    恍惚间,入口的清冽似已非茶,而变作了酒,一杯下去,谢衣醉了,倚在桌上沉沉睡去。
    他在梦里起身,撑着伞向外走:越纪山、渡江陵、在长安短暂歇脚后一路西行,穿过捐毒的风沙,在绿洲边焚香沐浴,郑重换上记忆中那身破军祭司服,折向北而上。
    天空垂落下一座透明的阶梯,他一步步登上去,来到心心念念的流月城。
    仿佛暌违百年,又像未有片刻远离的故乡。
    此刻,他似乎正站在月色里,身遭皆是沉水一般的清冷之光。城中悄无人声,恍惚所有人都已睡着,或已离去,但谢衣知道这座城中还是有人的,有一个人正在神殿尽头,矩木之畔守望着。
    他向那人所在的位置走去。
    月光落下来,照在矩木上,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伸向无穷天宇,似乎有数万星子倾泻其上,一并照亮了他眼中的人。
    ……
    “谢衣。”
    “大祭司……”
    那人没有回答,微微侧头看着他,深邃双眼中有几分期许,还有一丝不可捉摸的宽容。
    “师尊。”谢衣轻声唤他。
    沈夜朝他走来,上下打量他。他也看着沈夜,耳畔听到时光呼啸而过的声音。
    “你来了。”
    “我来接你。”
    “那便走吧。”
    他们并肩而去,来时的路径正发着光,从银白慢慢变成温暖的金色。两人一步步向下,从空无一人的流月城走入了鲜花繁盛,人声鼎沸的人间……
    谢衣睁开眼,天色正亮起来,东边天穹上云霓翻涌,像大海的波涛荡荡散开,他记得以前曾去过一次南海,在海岸边观赏了壮美的落日。
    此刻,一轮红日正于云涛之中冉冉上升。
    揉揉肩,他站起来,目光下意识地往床上扫去,就在这时,他发现沈夜动了动。
    沉睡数月的沈夜,终于略动了一动。
    谢衣一惊,赶紧走到床边,紧紧盯着床上的人。
    难道……要醒了?
    谢衣缓缓伸出手,准备放到沈夜额头上,就在将要触到的时刻,沈夜又微微一动,慢慢睁开了眼。
    ------------------------------------------------------------------------- 
    梦……
    他似乎在万古无垠的寂静与虚无中做了一个很长很长,五光十色的梦。
    梦中有流月城的数千载辉煌,有这百年间的苦苦支撑、殚精竭虑与孤注一掷,有最后天崩地坼的倾覆——偃甲炉熄灭了,寒风霜雪侵袭而来,流月城中所有的温热与光芒纷纷离去,漫天飞剑,处处崩塌,伏羲结界发出崩毁前的轰鸣。
    而自己,在这座行将死亡的城中孤身前行……
    他每走一步,时间似乎就回溯几分,他看见自己变成了那个雨夜中豁出一切去逃亡、去抗争,最后却不得不痛苦屈服的少年,牵着唯一亲人的手,走在漆黑的长路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