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伊奇同人]职业生涯+番外 作者:bluered(蓝红)

字体:[ ]

 
文案
在伊路米-揍敌客心目中,家族与弟弟奇牙,孰轻孰重?
一场新的阴谋将揍敌客家族卷入其中。
历经种种猜疑背叛,生离死别,无法斩断的是兄弟间的羁绊
内容标签: 猎人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路米,奇牙 ┃ 配角:揍敌客家族,十二支,库洛洛,门琪,西索,酷拉皮卡,雷欧力等 ┃ 其它:伊奇同人 
 
 
  ☆、序幕
 
  21世纪末,猎人世界天才云集。
  但在征讨奇美拉蚁的大战中,第十三代会长尼特罗的陨落,却让曾经在整个猎人世界树立威信的猎人协会开始逐渐陷于瓦解……
  而与协会并称为猎人世界的光与影,黑暗世界的强者揍敌客家族,也在此时,迎来了一件关乎家族兴衰的大事。
  奇牙,回家了。
  
 
  ☆、第一章 大手笔
 
  他是这样一个人。 
  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大名,却不知道他的传说。 
  他掌控着你最珍视的东西,你却惧怕他靠近你身旁,甚至连他的身影、他的眼神、他的每一个音容笑貌你都想忽视。 
  他向你走来,安静的脚步,仿佛你出生时安详的睡眠。他有一副好看的面孔,嗓音清澈,他走到你身边,说起他的母亲。那是位独身的母亲,她的故事消散在千万年前的奥林帕斯山脉中,她穿着墨色的大衣,在天地间孤独徘徊。他说她是位仁慈的母亲,赐予大地和平与安宁,接着他向你介绍他自己。 
  他说他名叫达纳特斯,扬起手中的权杖。 
  然后你死了。最后的记忆是他冰冷的黑色眼睛里浮现的笑意。 
  他就是这样的人,噢不,他是这样的神。 
  他不是宙斯的儿子,他远离了众神狂欢和安息的奥林帕斯,他舍弃了神殿的荣耀与光辉,他是黑暗世界最古老的居民,你一定听说过他的大名,却不懂他的传说。 
  他掌控着你最珍视的生命,你却从未向他献祭,从不歌唱他的繁忙,赞美他的尽职,你恐惧着他,逃避着他,憎恨着他,不爱他。 
  可你终究躲不掉那双黑眼睛冷冷的一瞥。 
  无论你贫穷或富有,健康或衰朽,权倾天下或卑微佝偻,满怀期望或绝望厌世,快乐或哀伤,想活或是求死,无论你爱他或恨他。 
  他来取你性命,迅捷无双,接着他走了,无欲无求。 
  他是死神。 
  伊路米-揍敌客在酒店登记薄上签下名字。达纳特斯。 
  这是他小小的恶作剧。 
  伊路米出生在着名的杀手世家揍敌客家族,今年二十七岁,父母健在,兄妹五人,他排行老大,伊路米虽然年纪不算大,却已经是黑暗世界的知名人士,迄今二十年的职业生涯写满了这个杀手的光辉履历。
  他是天生的杀人机器,所有人都相信,当他漫长的生涯结束时,亡灵的数字注定要在揍敌客家族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天是伊路米到B市执行任务的第三天。 
  他已经准备停当。 
  在漫长的暗杀生涯里,伊路米成为了一个完美主义者,每次出门他都会做好完整的计划,无论家族会议是否要审查他的日程,他都会反复斟酌每一个步骤和时点的安排。没有侥幸心理,不犯错误。重压之下加倍冷静、临机应变。 
  伊路米不是个容易自满的人,但平心而论他觉得自己干得不错,十岁第一次单身出门,从此以后开始独挡一面,多年的刀口舔血对他千锤百炼,如今,源源不绝的订单是对他工作能力的最大认可。他很欣慰。整个家族都对这个长子的成就感到欣慰。
  这一次,伊路米独自接了价值十亿戒尼的大单,对这个年轻的杀手而言,这笔订单可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如果成功完成任务,加上以前不断投资的资产和存款,他积累的资金就足以买下天空竞技场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 
  天空竞技场——闻名遐迩的格斗圣地。经营着这个介乎于黑白之间生意的,则是一家神秘的公司。即使登陆职业猎人的专业网站,关于这家公司的资料也只显示着“天空集团”这个简单的名字。更进一步的信息,则需要支付高昂的价码才有可能窥见。
  伊路米赚了很多钱,在他认为应该出手的时候,也一掷千金。
  没有人知道这笔交易的□□细节。
  猎人网站的加密信息里只登记着,揍敌客家族的伊路米已经跟天空集团草签了股权转让协议,支付了预付金,一切准备停当,只等伊路米资金到位,这座伟大建筑的一半所有权就将易主。
  关于购买天空竞技场股份的计划,除了家人,伊路米还跟一个人提起过。那个人名叫西索,名义上是一个魔术师,但通常打扮得像个小丑,实际上则是一个奇怪的猎人,官方认为他是个变态杀人狂。
  伊路米跟西索认识很久了,说起来很巧,他们正好是在天空竞技场认识的对手,后来因为种种生意往来,成了熟人。伊路米认为西索此人还是颇有头脑的,虽然有些玩世不恭的做派,但意见也有参考价值。于是在上一次到天空谈判之前,他约了西索吃饭,顺便聊聊自己的投资计划。 
  西索显得十分吃惊。这人平时总是穿着小丑服装满世界窜来窜去,今天难得西装革履一回,表情却更丰富了。西索盯着伊路米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差伸手来他脸上捏一把确认倒底谁在做梦了。 
  伊路米无视他的眼光,有条不紊地介绍自己的计划。我现在干的不错,估计往后几十年也可以靠这行为生,但是,伊路米点起一支烟,烟雾升起来时他眨了眨漆黑的大眼睛,冷静地继续说道,这行风险太大。经过我长期观察,世界上赚钱的生意很多,有些利润虽然及不上我现在的生意,但风险和代价比较小,如果以后某一天,我打算退休了…… 
  西索眼睛挤成了一团。退休?他语气夸张的低声说,这个世界怎么了?我听说你弟弟,奇牙回家了,莫非他威胁你了?把你放在家里功高震主?
  哦,没有的事。伊路米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跟奇牙虽然关系一般,但我们都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事实上他希望我能够多帮他,但是,伊路米掸了掸烟灰,我也得为自己打算。等奇牙那边上了轨道,我的事情就没那么多了,我也有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以前太忙了,没时间考虑,最近闲了一点,我想了想,自己有不少积蓄,投资其他产业我不熟悉,天空这边我经常过来,是笔赚钱的生意。 
  西索想象了一下伊路米衣冠楚楚坐在董事席上的情景,觉得很想笑,他觉得对面这个人的脑子突然坏掉了。他真的很想笑,他大笑起来。伊路米你真是有趣,太有趣了。他说道。 
  伊路米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耸耸肩。你没想过退休以后做什么吗?西索。 
  西索又笑了半天,停下来说道。伊路米,我是个魔术师,我不靠赚别人的钱过活,我靠观众的眼球就够了。他挤挤眼睛,我很乐意一辈子站在舞台上。他抽出一张牌,它瞬间变成鲜花,又燃成灰烬。那是最有趣的,我怎么会放弃这么有趣的生活呢?
  哦。伊路米想了想,恍然大悟地一敲手。你从来没工作过,当然不需要考虑退休了。简单说,你是个无业游民。 
  西索哈哈大笑道。对。我是个无业游民。 
  笑声凝固了,因为他看到伊路米冰冷的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干嘛?西索警觉的说。 
  但你也很有钱,对吧,西索?伊路米说道。 
  西索沉默了。 
  跟我一起干怎么样?伊路米说。你四我六。 
  少跟我来这套。西索忽然恼火起来。小丑用纸牌的一角指着咫尺之遥的杀手,恶狠狠地说。我不会趟你的浑水的。你以为你能金盆洗手,躺在钱堆上安享晚年?你以为你是谁,伊路米,你是个杀手,见钱眼开,六亲不认。 
  等等。伊路米说,纠正一下,家人我是不杀的。 
  好吧。西索呵呵笑道,总之想要我命的人很多,但估计还及不上想宰了你的人数一半多。你现在还活着是个奇迹,我见过太多杀手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挂了。你活着说明你实力不错,但这建立在你持续不断的练习杀人技巧的基础上,一旦停止杀人,你只有死路一条。 
  西索的纸牌上浮现出一具骷髅的相态,他笑眯眯地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杀手。 
  你说的对。伊路米点头道。所以… 
  所以我是不会傻到当你的保镖的。西索抢先说道。 
  是合伙。伊路米说道。 
  你另请高明。西索说道。 
  杀手沉默了。他苍白的脸色有些暗淡,黑漆漆的眸子里光线泯灭,一片死寂。他按掉了烟,显然对方□□裸的拒绝让他感到不悦。 
  西索感到了一丝透骨的杀意。要动手吗?小丑兴奋起来了。你打赢我的话我就考虑… 
  伊路米直视着他。西索,我只是邀请你,并不是需要你。懂了吗?
  西索摊开手。我太嚣张了吗?
  还好。伊路米站起身,黑色的长发瞬间从肩膀滑落下来,闪着镰刀般冷彻的微光。差不多了,我还要开个会。今天就到这儿吧,下次再联系。 
  西索冲着杀手笑了笑。OK,请自便。为了表示歉意,今天我请客。 
  伊路米点点头,扬长而去。 
  离座的瞬间他听到小丑说。伊路米,失去揍敌客家就令你这么痛苦吗?
  啊,说到这儿,有件事一直令黑道中人有些不解。伊路米是揍敌客家族的长子,也是一个出色的杀手,可家族内定的继承人却不是他,而是他离家出走了五年的三弟,奇牙。
  关于揍敌客家族这一不同寻常的决定,道上有过诸多流言蜚语。直到奇牙在猎人世界里崭露头角,显现出自己的天赋之后,流言才逐渐消散。
  不过,依然有不少人对失去继承权的伊路米的心态感到好奇。难道他一点也不妒忌自己的弟弟吗?难道他一点也不感到愤怒、痛苦吗?
  好奇归好奇。敢当面问伊路米这个问题的人,西索还是第一个。
  西索觉得伊路米会立刻行动,用锐利的手刀或者念钉还击自己的挑衅,但他错了,黑发的死神侧过脸,他甚至觉得那张苍白的面具上浮现出了一丝无意识的微笑。他静止了,他并没有发动念,也没有任何举动,甚至没有杀气,可店里瞬间一片寂静,仿佛所有人都被某种不知名的气氛催眠了,变得如同坟场,在这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死寂中,唯一有生命力的东西是杀手随风轻拂的发丝。还有冰凉的夜风。 
  伊路米什么也没说。 
  西索注视着他走出了店门,随即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茫茫夜幕中,桌子上还留着余温尚存的香烟灰烬。也许那就是传说中死亡的阴影吧,西索回味着伊路米带来的那一刹那的窒息感。比以前更凌厉了,但却失去了那种仿佛死亡本身般空虚的冷静。你会死的。西索在心里有些遗憾的想。这是你第一次被我激怒,伊路米。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呢… 
  死神是没有弱点的。 
  他一视同仁,无欲无求。摒弃了世上所有的乐趣,拒绝任何诱惑,不会堕落,不会变质,他甚至说,自己连希望也一起抛弃了。 
  如此他成了不灭的神祗。 
  达纳特斯。 
  伊路米在登记薄上写道。 
  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他打算给自己放个假,他跟席巴商量过了,因为奇牙已经回家准备承担责任,为了让奇牙尽快适应以后将要担任的角色,伊路米把自己百分之六十的任务量交给奇牙指挥,剩下百分之四十交给柯特和靡基,是时候让他们独立接单了。 
  他跟奇牙也打过招呼,虽然是弟弟,但作为正式的继承人,他希望自己保持一种应有的,嗯,态度。奇牙没有反对,兄弟俩面对面站着。 
  那天夕阳将沉,满天绯云,红艳欲滴。伊路米张着无神的眼睛,沉默地凝视着久未谋面的弟弟。奇牙的银发在微风中轻轻骚动,宛如波斯猫柔顺的绒毛,这是不变的。但其他都变了。弟弟长高了不少,神情,眼神,气质,不再是从前在他跟前战战兢兢的小孩子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