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JOJO同人]鹅妈妈的睡前故事集 作者:藥師

字体:[ ]

 
 
文案:
 
     □□,全体悲剧向,JOJO同人但是不会有任何的名字出现
 
CP为一部DJ,七部DHP,承花,奥拉亲子,西乔,布茸
 
818JOJO ONLY场贩无料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童话 ┃ 配角:童话里没有名字 ┃ 其它:
 
 
  ☆、其之一
 
  旅者行走在路上,日光酷烈,周围只有荒芜的岩石和低矮的杂草,他看看地图,标记显示前方似乎有个废弃的城镇。那么便前去寻觅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吧,如若能找到水源就再好不过。
  他走过爬满枯萎藤蔓的路标,走过倒塌的雕像,走过地面都已经碎裂的广场。
  凄凉的风吹过,卷起草球和落叶,连乌鸦的叫声都听不到。
  真是个寂寞的地方啊。
  旅者那么想着。
  破败的水井里,能看到破烂的木桶连着长长的绳索倒在淤泥中,这口井大概已经干涸了很久。哪怕停留在这里,大概也不会有任何收获了,失望的旅者只能沿着城镇的道路继续前行。
  但是,在即将远离镇子的时候,他看到了镇子的另一头,有幢及其显眼的房子。
  光滑的瓦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哪怕是远处也看的一清二楚,它和整个衰败荒芜的小镇实在太不相称,旅者顿时生出好奇之心。
  反正也没有紧要之事。
  那么便去看看好了。
  陈旧的铁栅栏围绕着房子,虽然能从美好的形状依稀看出当年刚刚树立时威风凛凛的姿态,但现在油漆败落,铁锈丛生的样子大概连邻家淘气的小鬼都吓不走。
  唯一还能阻挡外来人的,只有栅栏上生长茂密的黑色荆棘,层层叠叠的,围绕着整幢房子。
  植物尖锐的利刺上闪动寒光,冰冷而无声的鄙视着任何一个企图窥视宅邸的生物。
  原本还企图从栅栏的破损处跨入的旅者只能摸摸鼻子,认真开始寻找正门。
  结果令他苦笑的是,入口的巨大铁门已经彻底被荆棘所缠绕,别说要开启了,恐怕连只兔子都没法从这些细密的荆棘丛里跑进去。
  无计可施的旅者最后只能忿忿不平的拾起地上的石子,敲打屋子尚还完好的玻璃窗作为消遣,毕竟原本还想着能在这里过夜的话便再好不过,可注定露宿荒野的宿命似乎是打定主意不肯离开他了。
  旅者猜想着屋子里没有居民,才会用这种小孩子的恶作剧打发一下无聊——毕竟长途的旅行其实是件相当枯燥而乏味的事情,尤其当你还没有旅伴的时候——宅邸的大门都已经变作如今的模样,怎么还会有谁住在里头呢?
  但出乎他意料的,没过多久,大屋紧闭的门扉,吱呀一声,开启了。
  『谁在外面?』温和的声音询问着。
  站在门口的,是位黑发碧眼的年轻人,惊讶的旅者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是过路的人吗?』青年并未对旅者的失礼生气,反而微笑着问候他。『这里已经十分的荒芜了,徒步旅行的话一定相当的辛苦。』
  『……也不是格外的辛苦,美丽的景色多少能抹消些许疲惫。』旅人结结巴巴的回答对方。
  年轻人的容貌英俊,衣着整洁干净,看上去不像普通的平民,而自己刚才又是敲打了对方的窗门,又无礼的盯着看了半天,多少感到有些羞愧的旅人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真是抱歉,原本应该请难得的客人进来坐坐的,但是……』黑发的青年为难的看着被荆棘缠绕的密密麻麻的大门,『如今就连打开大门都已经办不到了呢。』
  『啊,不过给您一些食物和水还是办的到的,请稍等。』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年轻人高兴的拍击手掌,匆忙转身,消失在门扉后的阴影中,但是旅人依然能听到对方在里头翻找的声音,还伴随着“哎呀,碰到头了”之类的轻呼。
  好像是个有点冒失的人。
  和屋主一起在草地上,隔着一道荆棘缠绕的栅栏享用丰盛而美味的晚餐后,旅人对青年的看法多了一条附注。
  是个好人。
  吃饱了晚饭,又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于是俩人开始聊天。
  好奇的旅者顺便就提起关于荆棘的问题。
  『啊,你是说这孩子吗?大概是小时候外出,某天被种子沾到衣服,然后直接带回了家吧?因为以前并没有种过这种植物。但是它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反而还在数年前,野兽们袭击镇子的时候保护了我,当时是晚上,我睡的很熟,早上起来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青年微笑着回答,『因为生长的过于茂密的关系,没有任何的野兽能越过荆棘的墙壁进入房子。』
  所以,这才是宅邸能残留至今的原因。
  『被救了是很好没错啦,但是,这样你就没办法出来了吧?食物也好水也好,储存的部分总是有限度的,全部都吃完了的话,该怎么办呢?』旅人忧心忡忡的说。『而且也不需要你彻底减除它,只要把大门打开的话,剩下的部分还是能好好生长的啊?』
  『唉?不会啦。』青年爽朗的笑起来,『你误会了,我没有被困住哟?就算是我,真的一直不出门的话也受不了啊,真的想出来的话……这样做就好了啦。』
  他说着,伸手握住了面前黑铁色的荆棘。
  鲜红的血缓缓流淌下来。
  那些植物仿佛是被什么东西追赶一样,刷的一下瞬间退开,露出了足够一个人进出的空间。
  旅人再次被这不可思议的景象惊吓的目瞪口呆。
  『恩,因为会很疼,所以我也不是很喜欢经常出门。』青年舔牴着手掌中的伤口,嫣红的血从上面不停的滴落,『而且,镇子上的人们由于害怕会在夜里出没的野兽,全都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了,就算出门,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这荆棘害怕血吗?』
  『并不是……因为野兽□□的那个晚上的时候,荆棘上面鲜血淋漓呢,也许是害怕我受伤吧?』青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漆黑的荆棘,『所以我很喜欢它。』
  因为有了可以进入的缺口,当天晚上旅者总算是能在松软的床铺上获得美好的睡眠。
  第二天,旅人醒来后。发现在晚上合拢的缺口又再度被堵上了,不过青年的伤口还未愈合,鲜红的血液滴落,荆棘们就如同被驯服的野兽般,乖巧的让出路来。
  黑发的屋主大概真的太久没见到过其他人,他的热诚让疲惫的旅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您停留在这里,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不,只是,没有可以前往的地方而已。』带着点寂寞的笑容,青年如此回答。
  『那么和我一同上路如何?』
  『唉?我吗?』
  『既然没有找到想去的地方,就和我一同旅行吧,在路途上,可以慢慢的思考究竟要去何方。』
  『听起来真不错。』青年点点头,『……但这毕竟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不介意的话,让我明天再回复你吧?』
  『也好,我打算今天去镇上走走呢,昨天路过的时候都没能好好看过。』旅人体贴的表示。
  旅者确信青年会答应的,因为他的眼神十分的寂寞。
  然后,为了珍贵的旅伴,去找个合适的礼物给他好了,旅人如此决定,他准备去衰败的城镇中来个小小的冒险。那篇废墟现在自然不会在有什么野兽,也许会有人们当初遗落的物品。
  那其中偶尔会有些很有趣的东西。
  对于从小生长在这里的年轻人来说,想必将是很有价值的礼物吧?
  从早晨到傍晚,旅人都在城镇的废墟里徘徊,碎裂的瓷娃娃,坏掉的项链,生锈的长剑,长满青苔的雕像,各种各样被遗留的东西从他面前略过。
  并不是说看起来不够珍贵,毕竟都只是些年代久远的遗失品而已,但总也找不到合旅人心意的东西。
  最后,在城镇的大厅里,他找到一本包铜的书本。
  拍开厚重的尘土,在刻出精致花纹的封面上,能看到它是用来记录城镇历史的重要书册。但是在镇民们都纷纷放弃城镇逃离的现在,书册也如同它所记录的城市那般,被镇民们所抛弃了。
  就是这个了。
  没有比这本书更合适的礼物了。
  旅人那么想着,把书本放入自己的背囊里。因为天色已晚,外头此起彼伏的野兽声音让他不由得心生畏惧。就暂时在此过夜好了,虽然都是废墟,但好歹有可以抵御的墙壁,如果现在走上空旷的道路,反而相当的危险。
  长夜无聊的旅人,就着火光,干脆阅读起手中的书本来打发时间。
  这个城镇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和其他的城镇一样,由许多人们离开家园,在荒芜的田野上建立城市,然后令它繁荣。
  他翻到最后一页。
  上面只有两句话。
  『黑色的野兽行走在大地上,夜夜进犯城镇,不知它们从何处来,不知它们躲藏在哪里,徒劳无功的我们,只能选择放弃城市。』
  『日光升起,我们在离开的时候看到,那是由荆棘纠缠出的野兽姿态,多么可怕的魔物。』
  书本从旅人的手中落下,他浑身冰冷,颤抖着看向那幢被荆棘缠绕的大屋的方向。
  归来的旅者面前,荆棘紧紧的包裹住一切。
  它从栅栏上,攀爬到房屋的墙壁上,宅邸的所有出口都已经被荆棘所布满,但现在,其实已经无所谓了。
  旅者哀伤的注视着大门。
  背着行囊的年轻人,面容安详的睡在荆棘搭出的床铺中,鲜红的血之花盛开在缠绕着他身躯的荆棘上,它们紧紧束缚着他的姿态是如此迫切,仿佛一放松,青年就会消失一样。
  旅人甚至能听到无数枝条摩擦,所发出的细细低语。
  『不让你走。』
  『你是,属于这里,属于我的。』
  黑色的荆棘肆无忌惮的生长着,蔓延着,它想要独占年轻人的意志从每一根枝条上都能读到。
  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呢?
  如果再早点邀请他离开就好了。
  如果当时烧掉荆棘就好了。
  在永远的荆棘之家面前,旅人失声痛哭。
 
  ☆、其之二
 
  天空中出现两个月亮的时候,是恶龙们会在大地上肆虐的日子。
  绿色的恶龙很高兴,因为今年它终于成年了,可以和大家一起到人类的王国去玩耍。毕竟是初次的出征,到底要做什么好呢?从未出过远门的龙在自己的城堡里思索了很久。
  是要喷一把火让农田都变作灰烬?还是在城镇里打滚,把房子和街道,连同无聊的人类们一起压扁呢?
  每个行为都看起来那么的有趣。
  最后它决定去请教长老,年迈的长者肯定能给予完美的提议吧?
  老到牙齿都掉光的龙长老在它豪华无比的金币大山上滚了三圈,不屑的冲着没出息的小恶龙喷了一口气,『身为伟大的龙类,初次的恶行永远是去绑架一个公主!!蠢货!!不管是烧掉作物还是毁坏街道,有哪个诗人会传唱干出这些小事的龙!』
  长老说的真是太对了。
  被训斥了一番的绿龙焉头耷脑地飞出长者的洞穴,然后朝着某个人类王国的首都飞去。
  它在繁华的都市上空盘旋了半天,最后朝着中央那座高耸入云的建筑降下,七彩的玻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黄金和白银的图画简直花了恶龙的眼睛,更别提各种宝石所镶嵌的美丽雕塑了。
  这肯定是皇宫。
  从来不知道还有种建筑叫做教堂的恶龙如是想,然后它深深的吸了口气。
  教堂的屋顶被高温的龙息烧的干干净净,连块石头都没能留下来,只掉下去几撮小小的灰尘。躲藏在圣堂中的人们惊恐的看向头顶探入的巨龙,金色的竖瞳来回转动,最后它看到了保护着孩子们的修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