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霹雳]望渊+番外 作者:擦擦的镜子

字体:[ ]

 
文案:
 
     最开始,我以为我只是陷入了噩梦。后来我发现,那些所谓的噩梦只是开始。多年后,我精疲力尽,终于从深渊中爬出,我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文本为在茶几世界种田的番外。背景设定和其相差无几。因为主笔离团,所以将番外发在此处。本为为我所承担的部分角色。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穿越时空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烨尘锈 ┃ 配角:紫衍神钜 ┃ 其它:
 
  ☆、前缘
 
  
  “……永别了,师尊。自此之后,你端坐在尊位之上,而我只在地狱仰望。愿来生红尘缘尽,黄泉不见。朦胧中,他仿佛坠入了无尽的深渊,看着头顶的光明越来越远,越来越微茫。
  【本书完】”
  打上完结之后,我关上文档,把写好的文字上传。《临渊·永寂》,是集合我高中时期各种奇思妙想的文,历时三月我终于把它完成了。都说主角往往是作者心中向往的映射,这句话确实不错,此刻的我全然不知,有朝一日,我会身体力行地践实了文中的故事。此时,我还在暗自窃喜。这篇文从一开始就决定了BE结局,而我却故意在文中加入种种HE的番外,刻意诱导,吊足了胃口。
  作为一个大一新生,刚刚冲破高考的重重障碍,考上大学,我一时间如出笼的野马到处撒欢。我在追小说的时候被小伙伴安利进了霹雳布袋戏的坑,之后又在道友的安利之下渣进了剑三,堪称浪的飞起。
  刚刚打完大战,正准备下线的时候,我看见帮会频道里帮主擎海潮在喊杀猪。我一算,这星期入帮已经满七天,便积极响应号召。作为道友,其实我对擎海潮这个角色并不熟悉,了解的也的剧情也是一笔带过。但是作为剑三玩家,擎海潮给过我很大帮助。我在新版本之前因为庄花的颜值,玩过藏剑,然后在新版本中被长歌俘获,立志单修歌奶。高手在民间,古人诚不欺我,虽然长歌是新开的门派,但是梦不觉却玩得很顺,所以之前常常有向她请教。不过梦不觉似乎身体不好,常常是在挂机,所以教我更多是擎海潮。从我加入这个帮会以来,每天上线的时候都看见擎海潮在线,和他一起的还有司天梦不觉。对此,我曾一度怀疑过他们是一对情缘,在我想要拜梦不觉为师的岁月里,不止一次在心底叫过擎海潮师爹。可惜的是,梦不觉不收徒,这个称号便也一直只能是心底的幻想了。
  加入队伍,神行过图,不料刚刚传说到就跳出来一个你已经重伤。
  【帮会】叶凝峰: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奶妈救我!!
  【帮会】司天梦不觉:救不了,小崽子把我包围了!!!
  挣扎了好一会,大家呼朋唤友四处拉人,然而并没有用处,全帮硕果仅存还没A的十四个小伙伴全部躺尸。我看看时间略微有些晚了,想到明天还要上课,就说了声拜拜准备下线。然而不知怎么的,系统卡住了,就在我按下电源开关,强行关机之时,眼前一黑,只听得一声帮会解散,再醒来便是天翻地覆。
  
 
  ☆、一
 
  
  (一)
  很多年前,我孤身一人,降临到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从沉重的黑暗里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漫天的血和遍地的尸体。迷蒙中,我听见外边发生了尖锐的叱喝和激越的争斗,然而四肢沉重,我好似被困在噩梦中一般,无法动弹,随后坠入长久的黑暗。
  再次醒来,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喧嚣却仍未停下。我似乎陷入了一个全然不会醒来的噩梦,无所凭依,不知归处,然而眼前尚历历在目的尸体,记忆中的遍地鲜血的庄园,告诉我这一起都不是梦。
  我被人抱起,在狭窄的小路间奔逃,林间的阴影交错成可怖的恶鬼,不可名状。路口的分叉处,我被人放下,向阴影中推去。跑,快跑,不要停。模糊的记忆中,不知道是谁在尖声厉喝。
  我茫然地向前奔跑,许久之后一切都已沉寂,我愣怔在林野间,不知道该去往何方。仆从尽亡,孤身一人,手中握着一把短刀,不知沾了谁的血。神魂仿佛已不在躯壳之中,顺着模糊的直觉,不敢前往城镇,不敢让别人认出,我只颠簸着往山野里钻。
  或许唯一的值得庆幸的,便是在不久之后我便发现了随身的剑三系统,能鉴定采摘的野果是否有毒才让我不至于被毒死,而系统本身有的暗器技能长虹贯日给予我最基础的防身能力,让我不至落到被野兽捕食的地步。剑三系统,我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又是从何而来,它出现的时候是我设下陷阱抓住一只野兔之后,眼前金芒一闪,就像升级的光芒。我仿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呼唤出了系统。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系统界面中的角色等级只有2,角色栏的装备全部不见,金钱只剩下几十铜币,包裹里也只有一些系统商店不收红蓝药和零散的杂碎残留着。而除了秘籍系统和地图之外其他系统全部无法使用。然而全然陌生的世界,全然陌生的地图,或许唯一的优点不过是有个指向标,能让我不至于迷失方向。而秘籍系统,或许在一个安稳的地方,它可以给我一份指导,让我踏上武途。可是,这一切对于尚在逃亡中的我几乎没有用处。
  不得不说,夜间的山野很是恐怖,尤其是在这个古代,寒冷,饥渴,虫豸,疾病,桩桩件件都是能要命的存在。而比这一切更恐怖的是黑暗和未知的未来,我不知道仇家什么时候会找上我,疑心重重之下,更畏惧着幻觉中出现的鬼怪。
  日升日落,我不知在丛林里待了多久,一个月亦或者两个月。我从一开始的懵懂无措,渐渐地学会在山林间生存,学会根据系统地图的地形找到水源,学会辨识简单的草药,学会在野兽手中逃生,学会设下陷阱杀死野兽,学会用随身的小刀剥皮割肉,生火烹饪。唯有恍惚间,我还在祈盼这样的噩梦终会醒来。
  然而当初的终究是太懵懂了,天真得让后来的我看来忍不住嗤笑。梦醒了,然而,醒来不是噩梦的终结,而是另一个更深沉的噩梦的开始。
  才出了丛林不远我便被仇敌发现踪迹,追杀接踵而来,而我粗浅的功夫根本不能对付任何人,哪怕一个小兵。但是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求生的本能,我凭借记忆和经验设下陷阱,将敌人引入,然后在他们被尘沙迷药阻挡,反应不及的时候,用随身的刀割断了他们的颈动脉。鲜血迸溅的气息让人几欲作呕,第一次如此接近杀戮,我的手颤抖着几乎捏不住刀。但此时,我竟然还在心底自嘲,看啊,人就是这么自私的存在,本为救死扶伤学习的医术也可以是杀人的利器,什么道义,什么原则在死亡面前从来不值一提。仿佛在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开始损毁,并在此后的岁月里崩塌成截然不同的存在。
  然而,敌人不止一个,我还没有安全。我没有时间去懊恼忏悔,悲伤苦恼,一瞥血蓝等级,我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跑,只有跑,只能跑。我甩起剑三轻功,慌不择路,不知逃往何方,更糟糕的是对于一个没满十级的小号,没跑几步力气值便已经耗尽。原来系统的气力值竟然能如此精确的反映在身体上,双腿沉重地仿佛注了铅,然而我真切地知道,停下就是死亡。人力终有尽时,气力值耗尽的那一刻,我脚腕抽搐着摔倒在地。我万分不甘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只能闭目等死。
  或许死亡就会醒来,噩梦会就此终结,我不过只是在电脑前睡了一觉,我曾软弱地期望着。
  刀迟迟不曾落下。
  睁开眼,紫色的背影充盈了视野,可笑地如同话本中英雄脚踏祥云,挥手间灭尽敌寇,救人于危难之间。而更可笑的是我居然就这样被打动。
  他转身向我走来,然而尚未靠近几步,我终于忍不住连月的疲倦惊惧,坠入黑暗。昏迷前,我察觉自己被一片冰冷而沉稳的气息包裹,仿佛离群的孤雁终于等到可以休憩的归宿。
  从此一生无悔。哪怕自始至终,我都不曾明白,在最初的最初,我想要追逐的究竟是那个人本身,还是他的力量。是出于怎样的原因,让我在此后多年的岁月里任自己一步步沉沦。是我残存着尚不及被磨去最后一丝少女心怀牵绕,亦或者是我在危难之间觉醒的对强者的臣服和对力量的渴慕?
  这一觉便是七天七夜,再醒来我已经来到一个名为紫宙晶渊的地方。
  传说久远之前的紫宙晶渊唤作不工山,是天下工匠汇聚的地方,本是一片焦土。自从那个名唤紫衍神钜的人到来,将这片焦土化作晶渊,从此便成了群晶荟萃之地。那个人后来被奉做钜王,是之前救下我的人,也是我未来的师尊。
  师尊。不论多久,念到这个词,我都没有办法平心静气。
  初来此世尚且懵懂的我,在初醒来便经历了一场逃杀。生死一线,在我最弱小,最脆弱的时刻,他用最光辉高大的姿态,如神祇般出现在我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无法复制的巧合,或者说天命。天命注定烨尘锈是紫衍神钜的弟子,天命注定他们之间该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情。而不巧的是,这句身体的名字恰好是烨尘锈,而它的意识主宰者是我。
  就像话本中,英雄主角被一笔带过的过往,亲身经历,总是出人意料的惊心动魄。哪怕我并非主角,然而故事来源于历史。作为烨尘锈的经历也诚然如同话本一般,跌宕起伏,精彩迭呈。
  直到我沐浴更衣,躺在床上,都不曾反应过来事情怎么发展地这么快。
  我在紫宙醒来之后,便被钜王召见。
  迈过长长的甬道,我来到大殿之上,钜王,我未来的师父,就端坐在哪个高高的王座之前,冷肃威严。
  “你可愿拜我为师,做我的弟子?”
  “愿意,弟子拜见师尊。”
  “从今以后,入我门下,你的名字就唤作烨尘锈。当勤勉于艺,不可懈怠。”
  “弟子谨记。”
  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系统】恭喜少侠拜师成功。
  【系统】你加入中立帮会紫宙晶渊。
  强压着心头的激动和诧异,我跟着师父完成拜师仪式,然后随着大师兄四处参观,了解紫宙布局,拜访各位长辈和我的二师兄炀君策。将近傍晚,我才回到我自己的住处。说起来,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已成年,所以在紫宙另有宫殿住处,而我从一开始就被师尊安置在师尊宫殿的侧殿。不出意外,未来在我成年之前的漫长时光中,我都将留在这里,受到师尊的庇护,再没有人能够恣意欺凌我,再不用受到威胁。
  用过晚膳,待侍者收拾好一切关上门,在确定不会有人闯入之后,我才有心思仔细研究剑三系统界面。
  拜师仿佛是一个开关,成功激活了剑三的系统。很多之前空白的地方突然就显示出内容。
  师徒界面上,显示出我是三师弟,上面还有一个大师兄烍无锋,二师兄炀君策。然后是秘籍界面,之前无法使用的技能忽然就变亮了。在之后是角色属性,可以说这个界面是最神奇,我仿佛看着一面镜子,镜中纤毫无差地倒映出我的身影。陌生的面容,带着几分戾气,几分狰狞。直到此时我才恍然,我真的已经和之前不同了,不是象牙塔中天真纯良的少女,也不是铸剑世家懵懂幼稚的孤儿。这个世界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我改造的面目全非,而我也将注定背负着烨尘锈的名字,走出一条峥嵘血路。
  目光撇到任务界面。
  大侠之路·勇闯江湖:来到陌生异世界的你请努力的活下去。【任务失败角色删除】
  第一步:拜师成功,请大侠努力修行。(15/95)
  真是简短而熟悉东西,我不由怀念着哂笑。
  隐藏起系统界面,我整理起原身混杂错乱的记忆。
  原身的父亲本是出自铸造世家,或许便是源自不工山,后来遇上了原身的母亲,坠入爱河,甚至甘愿为她退隐江湖。而原身的母亲出自江南书香世家,不曾接触武林,却不知怎么就遇上了原身的父亲,英雄救美,痴心相恋,为此不惜和家族决裂。
  一入江湖无尽期,生死自有天命定。很多时候,江湖纷争不是想躲就能躲开,被权欲名禄蒙蔽了心眼的人,怎么会是区区山野能阻挡得了的。这一次的劫难是因为原身的家族祖传的一柄神器,不知怎么的泄露了消息,于是被人找上门来,一场血洗,斩草除根。
  我第一次醒来时,躲在墙角,被压在大人的尸体之下,约莫是前身的侍女舍身相救。被困于噩梦中的束缚大约是她给予的保护,可惜还是没救成,于是换成了我。再次醒来之时,我已经被家仆带出,身处逃往之路,可惜半路遭到截杀,护卫和追杀者同归于尽。记忆的残章里,我隐约知晓,所有的兄弟姐妹,叔伯姑嫂,都葬身在血海之中,我是唯一逃出的人。后来师尊告诉我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所有被送出的孩童都被追上斩杀,我躲进山林反而逃过一劫。对此我竟然不禁有几分庆幸,父母亲人是最了解原身的人,因为他们都不在了我才能被他人察觉我换了个芯子。毕竟,记忆里这个神魔乱舞的世界,夺舍之术并不是前所未闻的事,对于夺了他们至亲身体的存在,不会有谁管我究竟是不是自愿借尸还魂。而现在,我不需要去刻意伪装什么,谁会去怀疑一个刚刚遭遇了灭门事故的孩子性情有所不同?而这具身体,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有据可查,无可怀疑的。从今以后,我便要代替原身活着,哪怕我终究没办法承认那些只在记忆残片中出现,未曾谋面便已经死去的人。我的父母亲人不该是他们,他们认识的那个人也不该是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