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海贼]时风 作者:暗夜Satan龍

字体:[ ]

 
文案:
 
     如果真的能化作一阵风
 
我是否还会再一次被羁绊,被束缚?
 
我知道
 
时间的力量做不到
 
恶魔的力量也做不到
 
那么你呢?
 
我不知道……
 
—————————————————————————————————————
 
各位看官还请莫要较真,鄙人才疏学浅,若考虑不周之处,还请见谅哈
 
申明!
 
个别人士,请不要招呼都不打一声随意搬文OK?
 
之前在贴吧看到一篇帖子,盗了本人的文还表示是他原创的,简直气的我手抖
 
内容标签:海贼王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风 ┃ 配角:战国,艾斯 ┃ 其它:主攻海贼
 
==================
 
  ☆、风起
 
  今夜的月亮格外的圆,月光大片大片地映染着山川,却也无法照亮所有的阴暗。在某一片普通的小树林中,茂密的枝桠将皎洁的月光尽数挡在了外边,投下了浓密的阴影。这般幽静的夜里,又是在这样荒僻的野外,寻常是极少能见到人迹的,但此刻,那幽谧的树林深处却隐约传出了低语声。
  或许是饿得过了,喉咙里被迫灌入味道苦涩又诡异的粘稠液体,怀里的小家伙却没有哭,只是两道又细又淡的眉紧紧地蹙着,看着就教人心下软疼得厉害,便是一向冷静睿智的男子,此刻也不由跟着敛了呼吸。望着那小小软软,气息纤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的婴孩,男人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一边小心翼翼将之前仓促之下研磨成浆的汁液喂给怀里的小东西,一边轻声诱哄着:“乖啊,吃了就会好了,乖……”
  放下手中粗制简陋的“勺子”,仔细地探知着小家伙微弱漂浮的气息,男人面色很严肃,只有那下意识屏起的呼吸泄露了他的忐忑。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掌下起伏的脉搏终于渐渐平稳了下来,男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始终紧皱的眉头也慢慢松缓了下来。
  望着安稳地躺在自己怀里,已然沉沉睡去的婴孩,男人不由咧了咧嘴,许是极少做出这样孩子气的动作,这个本应颇为爽朗的笑容被习惯性下撇的嘴角扯得有些傻气,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那跃在眉梢眼角满满的轻快。
  “小家伙,命真大呢,要不是今天刚好收拾了一批海贼,得了一颗恶魔果实,我也没辙了……”
  “今后你就跟着我吧,唔,叫我什么好呢?爸爸?爷爷?……”
  男人一边轻轻地说着,一边抱着孩子往树林边缘走去。
  “卡普那个笨蛋,老是在我面前炫耀他孙子怎样怎样,哼,幼稚!”
  “现在我有你了,以后看他还怎么拿鼻孔看我,你说对吧,小家伙。”
  低语间男人已经走出了那片小树林,月光毫无阻碍地铺洒到那一头极为个性的爆炸发型上,也映得那一身笔挺的白色军服更为洁白神圣,而那本应披在身后象征着至高身份的宽大白袍,此时却被皱巴巴得包裹在男人怀里的孩子身上,其主人却丝毫不觉可惜,只是不时将它拢得更为严实。
  男人似是意识到自己对一个睡得正香的婴儿自言自语有些傻,沉默了下来。
  只是没几分钟又忍不住继续嘟囔了起来。
  “小家伙,你说叫你什么好呢?”
  “那个果实好像是风属性的,唔,叫风魔?”
  “不好不好,听起来像个恶棍。”
  “风果?感觉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啊……对了,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
  低鸣的晚风吹散了那不绝的低语,男人抱着孩子的身影渐渐远去,月光在今夜显得格外柔和安宁。
  
 
  ☆、“意外之喜”
 
  穿过华贵而不失肃穆的长廊,男子推开了尽头装饰典雅的门,毫不意外地看到一个空荡荡的会议室。
  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啊。
  抬手看了看表,距离理论上的开会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小时,又想起鹤中将看到他时了然的神色,他也只好无奈地笑了笑。
  顺手关上门,他兀自打开柜子拿出了一套茶具。
  幸好早上拦下了老爷子,不然这一趟跑得冤不说,被气的感冒加重了可不好。
  手上几乎是本能地走着一道道工序,男子的思绪却越飘越远……
  干净的白衬衫,下摆被暗纹勾边的腰带束着,勾勒出劲瘦的腰身,藏青的长裤下蹬着一双黑色皮靴,干净利落的装扮让男子很容易引起他人的好感,修长的手指衬着洁白的瓷,优雅从容的模样让此刻站在门口的人觉得自己推开的不是海军本部会议室的大门,而是某个皇族典雅华贵的宫殿。
  男子,或许称之为少年更为贴切一些,是的,尽管对方一半的面容都隐在了黑色面具之下,但以鹰眼的判断力,依旧能分辨出眼前的人尚不过二十,不过那周身的气场倒是已让人不敢小觑了。
  思及此,那双极少出现情绪波动的金色眼瞳里不由闪过几分欣赏之意。
  察觉人息,正在泡茶的男子心下生出了几分诧异,不着痕迹地敛起了眼中不知何时随着思绪的延伸而变得有些幽暗的神色,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他是真没料到会有人来,听多了家里老头抱怨的他很清楚,除却最高权限的强制召集,平时召开的七武海会议几乎没有一次来全的,能来两三个就已是积极情况了,况且此次召集王下七武海,不过是因为太久没有联络过,才以会议邀请函的形式提醒一下那些个问题儿童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世界政府的存在。
  只要不是新来的,看一眼那张邀请函就应该明白,除了世界政府和海军总部两个关键词,那里面根本没有提及半点会议内容,这种模棱两可的邀请就想使唤那些“日理万机”的“高级海贼”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没人出席也是意料之中,连那几个陪议员也都只是小小地露了个面就闪人了,要不是自家那个尽职尽责又顽固认死理的老头认定作为本部最高指挥者一定要到场,非要顶着重感冒赶过来开会,他也不会无聊到在这里泡茶了。
  只是没想到还真有人来,也算是“意外之喜”?
  结束了手头上最后一道工序,男子拿起了一旁的白巾拭了拭手。
  摆出两个精致的茶杯,他看向倚在门口的男人,淡笑着开口:“乔拉可尔阁下,要喝杯茶吗?”
  有着一双凌厉鹰目的男人没有回话,盯了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径直走了过来,解下黑刀搁在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见状,男子那隐在面具后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温和之意,端起了茶壶。
  坐在一旁的男人挺直着腰背,却并不显得拘谨,反而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傲气。
  不愧是世界公认的,最强剑客。
  感受到对方周身不散的锋锐气息,他眯了眯眼,放下茶壶,将一杯倒了七分满的茶递了过去。
  乔拉可尔·米霍克看着摆在面前的茶,茶水清透,恰当好处的温度让一种淡淡的清香慢慢地升腾出来。
  端起颇为精致的茶杯,男人轻轻抿了一口。
  
 
  ☆、海流氓的问候
 
  其实比起茶,米霍克更偏爱酒,与寻常海贼不同的是,他不喜欢那些充斥着酒精气息的烈酒,也不爱拿着木桶杯大口大口地灌,倒不是不会,只不过也许是贵族教育熏陶的缘故,他更偏好口感精致一些的,比如红酒,他喝酒的姿态也不应叫喝,称之为品或许会恰当。
  总之在茶道方面,他涉猎不多,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去明白眼前这杯茶已属上乘这个事实。
  莫名的,剑客周身那不曾收敛的,不经意间带着压迫气息的锋锐感渐渐缓和了下来,端着茶杯的姿态也带上了些许享受的从容意味,显得优雅而淡然。
  说到底,哪怕由于某些因素让这个男人成了海贼,他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贵族气息也难以抹去,只要他站在那里,即便是一堆海贼开狂欢派对,那种恣意疯狂的气氛涌动到这个男人周身时,也永远会演变成一种晚宴舞会的气场。
  不过“鹰眼”米霍克可不会在意这些,如果不是他多年的好友,四皇之一的红发香克斯告诉他,他大概永远也不知道,除了砍船时张扬狂暴的气息,在他人眼里,乔拉可尔·米霍克跟“海贼”这个词搭在一起有多么违和。
  “还不错。”男人带着赞叹意味地说。
  闻言,男子嘴边始终有些虚幻的笑意终于带出了些许真实感,垂首准备端起自己的那一杯。
  忽然,杯子轻轻颤了颤,然后似是被莫名的力量牵引,晃晃悠悠地悬空移动了起来,颇为诧异地挑眉,他顺着杯子抬首望向了窗台,忽然就觉得有些无奈。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喜欢不爱按常理出牌的?平时会议不见人影,这会儿到挺积极。
  还算宽大的窗台上,异常高大的男人驮着一身粉红色的羽毛,正歪着身子坐在那里,手里捏着一只于他而言显得有些小巧了的茶杯,高挺的鼻子凑上去嗅了嗅,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目光扫过对方胸前因为动作过于豪迈而被溅出的茶水淌过的衣襟,他心下叹息。
  真是牛嚼牡丹……
  一旁端着茶杯沉默的剑客动了动金色的眼瞳,瞥了一眼后又不感兴趣地垂下了眼。
  “呋呋呋呋……我来错地方了?海军总部会议室什么时候改茶室了?战国元帅蹬腿了?”
  跳下窗台,大海上臭名昭著的“海流氓”叉着一双长腿流里流气地晃悠了过来,随手将做工精美的白瓷茶杯扔开,却没能在下一刻听到意料中的碎裂声。
  扭过头一看,那白瓷杯正稳稳地悬着,又慢慢地以一种被推动的姿态移到了那带着面具的人面前,安稳地落在了桌面上。
  “多谢关心,老爷子只是有些小感冒,相信很快就能生龙活虎的,唐吉诃德阁下若是想念他了,我可以帮你代为转达。”
  抬手又取出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茶,他淡淡回道。
  盘腿坐上了会议桌,似乎有一瞬间男人的脑袋往之前那只杯子的方向偏了偏,啧了一声:“这语气跟战国倒是有些像啊,真是让人不爽……小子,你是谁?”男人双手撑着膝盖,带着奇异抑扬的语调给人一种莫名的威胁感,所有的神色都被掩藏在那副风格诡异的墨镜后面。
  虽然眼下不是处于什么关键场合的时候,但可不是谁都能以这样从容的姿态在海军总部的会议室里泡茶的,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自认对海军的情况已经掌握到了一定程度,此时脑海里闪过的名字没却一个能跟眼前这人对的上号。
  “那可真是失礼了,之前忘了自我介绍。”男子似是才意识到,抬头道,唇角的笑容谦和有礼,“我叫时风。”
  “时风?”金发的男人重复了一下这个发音有些拗口的名字,嘴角的弧度慢慢地带上了几分兴味:“小智将?”
  
 
  ☆、压迫与挑衅
 
  唐吉诃德家族的BOSS没能第一时间认出对方身份也是有理由的,因为对方并不是海军成员。说来多弗朗明哥能记得这个名字,还是因为对方的“后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