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琅琊榜靖苏——诺 作者:决明行香

字体:[ ]

 
是靖苏十世镜系列的个人剧场,喜欢江湖风,就给景琰和长苏一个江湖梦。
 
内容标签:武侠 原著向 江湖恩怨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萧景琰 ┃ 配角:林殊,蔺晨,宫羽,萧景桓 ┃ 其它:琅琊榜,靖苏,十世镜
 
  前言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
  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题记
  钱是个好东西。
  不管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得到。命,那是个极其容易得到的东西。
  当然,得到,在一定程度上,也叫夺取。
  钱就代表着地位,代表着声望。代表着生杀予夺的权力。
  金陵萧府,就是足以撼动江湖的存在。这个深不可测的家族,渗入了整个中原大地,像是无形的枝蔓,将财富牢牢攥在手心。
  蔺晨打萧府的主意很久了。
  琅琊山,一个小小的门派虽说可以安虞存活,但是,总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压着自己,终归是担心有一天头顶的剑掉落下来。
  更何况,琅琊阁掌握着江湖的秘密,若是顺藤摸瓜,难保不会发现一些不该发现的事情。萧府,对琅琊山,大约也是虎视眈眈。
  白鸽接二连三落到窗格上,蔺晨看了眼坐在窗边的那个孩子,示意他取下信笺。那孩子扭头冷哼,蔺晨无奈,只得自己去取。
  看到信笺的内容,蔺晨一句话没说,随手放到桌上,推给在一旁专心练习隶书的白衣男子。
  “金陵萧府的密报。关于,七堂主的。”
  梅长苏执笔的手一抖,在宣纸上烙下一摊浓墨。
  东海
  海边的沙砾,有的只是冰冷与狠厉。
  海水海风肆虐的侵蚀着岩石,海浪一重一重扑打过来,溅开的水花沾湿了黑衣男子的衣带。
  长剑就像一道光,劈风斩浪,戾气四散。
  仿佛是地狱归来的鬼魅,带着阴狠与死亡。
  海面被气浪劈出长长一条切面,浪潮大怒,向两侧翻腾而去。
  萧景琰冷冷看着长剑,耳畔只有浪潮的呼啸声。仿佛他听到了,来自遥远梅岭的嘶吼,呐喊。
  阳光下,一个血红的“殊”字,在剑身,刺眼的很。
  “景琰,等我回来。”
  我一直在等,可你,却再也没有回来。
  你是个不轻易许诺的人,想不到,你也会违背诺言。
  没事,不怨你没有守诺,只要你回来。
  海鸟惊慌飞起。浪潮猛然震动。
  那声绝望的怒吼,只有海水和飞鸟听得见。
 
  〖1〗
 
  人在江湖,义字先行。
  道义,正义,仁义,靠的不是一张嘴。
  明面上的,众人眼睛都亮堂着,多行不义必自毙,名声是自己积攒出来的,做的好事坏事,是多是少,总有人知道,江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该让人知道的,瞒也没用。
  暗道里的,那就有说头了。你当这人是兄弟,指不定那个暗夜,就是他的剑送你进黄泉。暗道上没有秘密,只有利益,钱就是一切,义利之辩,就是扯淡。活下去才是目的。
  琅琊阁就是卖秘密的。
  金陵萧府就是专门磨杀人那把剑的。
  江湖要是缺了两方任何一方,恐怕都是腥风血雨。
  钱和刀,很好的平衡在天平的两端。
  飞流皱着眉头,他看不懂为什么一把刀需要那么多金块银块才能抬起来。他左碰碰右戳戳,那天平晃动几下,再次停在一个水平的位置。
  梅长苏手里揉捏着一块金子,目光冷冽的看着微微颤动的天平。
  “苏哥哥。”
  梅长苏看了飞流一眼。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
  “飞流你看。”
  梅长苏把手中那块金子放到那一堆金银上。
  天平瞬间倾斜过来。
  飞流睁大了眼睛。
  “能打败他们的,或许只是最后一个秘密。”
  山谷中满目浓翠欲溢,天阴的狠,狂风袭来,天上云浪翻滚,山间碧潮汹涌。
  这就是江湖洪流,从来没有平静过。只是等待着一个足以中流砥柱的人物,打破一个看似平静的暗潮汹涌。
  “七堂主在东海,日日只是在巨礁只上练功。”
  “七堂主今日在暴雨巨浪中练功,一整日未回萧家东舵。”
  “七堂主今日在巨礁上坐了一整天。”
  “七堂主今日又劈断了淬剑堂一把宝剑。”
  “七堂主今日,拔了赤焰剑。”
  梅长苏闻言倏地起身,“你说什么?”
  甄平小心翼翼回答,“七堂主今日,拔了赤焰剑。”
  萧景琰细细看着赤焰宝剑。
  赤金剑身,雕饰这繁杂庄重的红色花纹,中间刻着一个大大的“殊”字,仿佛在血的浸染中,沦落成了死亡。
  赤焰剑,又称为死剑。
  生与死,不仅仅是天地的轮回。
  “景琰,等我回来。”海风狂虐的吹袭,萧景琰很清醒,他总是会听到这句话。林殊临走时,说的话。
  “小殊,我等你。”
  赤焰宝剑卷了风潮狠狠劈下,海浪大怒,仿佛一场暴雨颠倒了海与天。
  轰隆一声,暴雨如注,淹没了一个世界。
  “看不见!”
  蔺晨诧异的抬头,飞流指着外面倾盆暴雨,嘟着嘴。“看不见。”
  “嗯,下雨了,外面当然看不见了。”
  “不是,苏哥哥,看不见。”
  蔺晨冲出门外,远处山腰湖心亭,一白衣男子怔怔立在雨中。
  梅长苏手里窝着通体晶莹的长剑,在风中雨中静立。
  他奇经八脉被女干人尽数切断,蔺晨能把他救回成普通人,已经是奇迹了。
  世间,早已不再有剑神林殊,苟延残喘的这个,不过是一介连剑都拿不起来都布衣。景琰的长林剑,这时候竟也是沉重到难以提起。
  “宗主!”宫羽打着伞从湖上点水而来,看到他手中的长剑,心中不免苦涩。
  “你回去吧,我想在这里静一静。”梅长苏没看她一眼,仍是手中紧紧窝着长林剑。
  “宗主,江东总舵传来消息,金陵五堂主派红袖招刺杀七堂主,七堂主到了祁州就失去了消息。”
  梅长苏转身紧紧抓住宫羽的手,“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赤焰剑拔出的那一晚。”
  “赤焰剑……赤焰剑……我就知道!景琰怎么样了!”
  “属……属下不知。”
  “景琰……景琰……我要去祁州。”
  宫羽还没反应过来,梅长苏就已经冲进了雨里。
  山河仍在咆哮着,暴雨击打在湖面上,仿佛万千死士的怒吼。
  不,那是天地的怒吼。
  萧景琰在密林中跌跌撞撞,他不敢停歇。四周都是娑娑的树叶声,狂暴的雨声。不知道什么地方,就会有秦般弱的毒箭。
  红袖招善用毒,这群妇人心毒,手更毒。
  “景琰……景琰别怕!”萧景琰渐渐失去意识,但仍是死死攥着赤焰剑,小殊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
  “景琰,等我回来,别怕!”梅长苏手持长林剑,冒着暴雨,向着祁州方向策马而去。
  “长林为生,赤焰为死,堂主,赤焰剑已经出世,长林必然会重出江湖。般弱在这里,提前恭祝堂主,称霸武林。”
  “长林,赤焰……”
  巨大的厅堂中没有多少灯火,那人的面孔隐在黑暗中,只剩下放肆的笑声,在石壁中回响。
  紫色帷帽下,秦般弱理了理绣满藤蔓的衣襟,笑的妩媚动人。
 
  〖2〗
 
  黑暗是最美妙的。没有声音,没有疼痛,没有爱恨嗔痴。萧景琰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欢欣和愉悦。整个人变成一片羽毛一般,飘飘荡荡,永无终点的坠落着。触觉大开,也像是紧闭着的。
  一丝风都没有。
  既不是生,也不是死。只是灵魂跌落到一个虚空之中。
  小殊也是该在这里的。就像曾经,两个人相偎熟睡时那般。
  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声音。在黑暗的静默中,一丝光电狠狠刺入心底。
  是笛子。很轻,很柔和。
  萧景琰的意识忽然清醒过来。笛声就在耳边,如泣如诉。他拼命地想要睁开眼睛。忽然嘈杂起来。他听到风越过湖面,拍打着远处密林,晚霜落到地面上,鸣虫在草丛间轻吟。他感到身上柔软的绸缎锦被。
  脚步声渐渐走进。
  内功不浅……萧景琰敏锐的察觉到。
  那笛声忽然停了。
  没有声音。刻意的静谧,让人觉得极不真实。
  他触到了一只瘦弱的手,纤细,骨节分明。柔软的衣袖将他的手和自己的手笼在一起。探着自己的脉息,也从那不经意的触碰中,散发着暖意。
  有人在唤醒他。不是语言,是心。
  有人在唤醒他的心。
  那只手就要离开自己。仿佛黑暗中唯一的光明将要逝去。
  “小殊!”
  他猛地惊醒,向着空气狠抓。不过片刻,另一只柔软的手搭了上来。
  肤若凝脂,柔荑一般,分明是另一个人。萧景琰稍稍松手,那只手却仍然抓着他,微微颤抖得抓着他。
  不是。
  他睁大了眼睛。
  眼前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隐约分辨出,近旁微微一团火光。
  “公子……”
  那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弱弱,却也有些惧意。
  萧景琰闻声四顾,却什么也看不清。
  “您的毒,宫羽只能帮您解到这里,虽说看不清东西……但宫羽一定会想办法的。”她说的很慢,仿佛,在刻意的试探。
  萧景琰反手抓住宫羽的手腕,宫羽惊得一抖。“他在哪里?”
  “谁……”
  “刚刚那个吹笛子的人。”
  “刚……刚刚是……是宫羽在吹……”
  “不是你。”
  萧景琰习惯性的向后摸去,果真拔出了赤焰剑。
  “你的内力藏得很好,但是,泄露的还是太多了。”
  “我……”
  “说!”
  宫羽右手被萧景琰攥着,看着颈上寸寸紧逼的赤焰剑说不出话。
  “您不用逼她了。是苏某的笛声,要唤醒七堂主。”
  他变了太多。怎么会……这般急躁。
  梅长苏支撑不住咳嗽了好久。仿佛……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萧景琰手一松,茫然的向那个方向望去,那宫羽急忙跑到一边。
  “宗主!宗主!”
  宗主?
  他好像是个身体不太好的人。那样猛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命咳尽。难怪那笛音那般虚无飘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