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好叶]我非我 作者:Brandy、F

字体:[ ]

 
 
    文案:
    在死亡后穿越成麻仓好,为了回家不得不向前走,到最后已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他记得最初的愿望,那份执着的心,却忘了那个纯真美好的少年最初的模样。
    他一步步抛弃人性,走向神位。
    只有那份独属于他的温柔从未改变。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怅然若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麻仓好 ┃ 配角:麻仓叶 ┃ 其它:通灵众
 
    第1章 NO.1
    
    题记: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历来有庄周梦蝶,那么他这样的情况又算作什么呢?
    他凝望湖中倒影,有着披肩的长发,五官精致,套着件灰白色长斗篷的少年睁大双眼一副全然不敢置信的神情,恍然如梦。
    ————————————————分割——————————--------
    现在这状况还是让他很惊奇。
    话说,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可他似乎没有在哪里见过这张脸的印象,应该是错觉吧?
    他在原地呆坐了一会,决定四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凭着这少年的穿着他认为少年应该是在进行旅行,但又没有看到旅行时要准备的东西,或许少年的营地驻扎在这湖泊的附近。
    还好没有走多久他就听见了嘈杂的声响。应该有很多人,时不时传来吼叫、欢呼,间或夹杂着鼓掌的拍击声。
    他向着声源处走去,一棵棵树在他身边倒去,拂开挡住视线的灌木,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那是少有的一大片空地,以及一大群在少年的记忆里存在着,令他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他呆立着,僵硬着脚步。
    当他终于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站了一会儿了,虽然他还在shock当中。
    他看见有一团东西飞扑过来,仔细看是个幼童,黝黑的皮肤和爆炸头,再加上大大的眼睛,他的内心在是要往旁边一下位置还是踹开间艰难挣扎,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他就被幼童扑到了,幼童的手抓着他的斗篷带有撒娇的意味。
    “好大人去哪里了?大家都玩得很高兴,好大人怎么不一起参加呢?”幼童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让他有些无奈。
    他搜肠刮肚的快速翻阅他所知道的语句,尝试着该怎么说才比较符合这身体原主人的性格,虽然这很难。(说实话,我看漫画的时候一直搞不懂叶王到底在想什么,青春期的千年【伪】少年真的很难懂啊)
    “啊……我只是去发会呆而已,而且他们不是很高兴么。”名为好的少年纵使外表年纪小但也是领袖,更何况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手下的人超过半数都是畏惧胜过敬仰的,有好在的时候都会比较拘束,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灵视这么剽悍的外挂,虽然只有小黑炭和拉基斯特知道这个能力,但他们都是自愿的。从靠近这里开始就有一大堆杂音涌过来,各式各样的声音清晰地在脑中炸开,让他一阵眩晕。趁着刚才呆立的时候他绞尽脑汁总算把这种能力暂时关闭,同时他又很庆幸还好好已经学会把灵视关上,否则这种不分对象不分时间距离不小的能力绝对会把人逼疯,就好像很多人同时在耳边大声说话,吵都要吵死了。
    这也导致叶王一直都很孤独,无法相信他人,追求力量,忘我的陶醉在与自然的沟通中。他又是极其骄傲的(或者说是傲娇?),有着他人无法理解的慈悲心,却在某些方面相当疯狂固执,也很任性强势,不允许他人反对自己。追根到底,还是因为太寂寞的关系。
    手下们见他点头示意,便继续刚才的活动,摸摸小黑炭的头让这孩子去跟手下们玩。他自顾自走到营地中间最大的上面有五芒星标志的帐篷里,盘腿坐在铺着的毯子上,开始把还未来得及分类整理的杂七杂八的信息细细看过来。
    到底是千年老妖怪,这脑容量里战斗、学术技能知识存货不是一般的多,费了好大劲才算是有了个大概,也庆幸虽然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叶王在人世的时间却还不过百年,其余的岁月都是在地狱中进行不断地战斗,即使是在人世间,也是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战斗,学习,招兵买马上,与人的相处相交之反而很浅薄,这也是他千余年后仍存留着的少年心性。
    离通灵王大赛还有一年多,好每年都会召集手下聚会,而他自己都会坐在一边看着手下们把酒言欢,今年这次怕是新加入的手下过于畏惧有些缩手缩脚,好也不想打扰难得的欢庆,就悄悄走到了不远处的湖边静坐,刚刚我穿越过来明显是清晨了,这会儿怕是要到正午,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头顶扎人眼球的亮度,那热量也不是盖的。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小黑炭摊鸡蛋的滚边泪眼和拉基斯特的“好大人保重”让他很囧,还好本人是极度内心和表面呈反比的,内心想的越乱七八糟,表面越镇静淡定从容不迫,重复默念叶王的形象不可破——)他决定要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的一年。
    他这心理年龄沧桑的伪大叔也拉不下脸去跟别人要吃要喝,他一向信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然后再在能养活自己的情况下一定要将那些战斗技能融会贯通,务必要到达像本能一样如呼吸般轻松。
    即使对穿越这事向来觉得是扯淡,如今自身陷进这状况看似也没什么办法脱身,只能老老实实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立足,毕竟只有活下去才能看见希望,或许他也只是想要找个高点的目标(毁灭人类会不会太高?)让自己不要太悲观而已,事已至此,再悲天悯人也是徒劳,我这人一向现实。
    现在上身也只穿着一件斗篷,下身是很大的喇叭裤,赤着脚。此时还没有通灵王大赛时那身那么拉风的装备,也没有挂耳饰,但已经有了些雏形,裤子的腰那边缀着很多五芒星的装饰。
    当初看宣传海报的时候就被这身装备惊到了,觉得很拉风,只可惜总是没时间也没有那么多钱,如今这大好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可以放过!而且这可是在本尊身上试装啊,那效果自是不用说,绝对KIraKIra地能闪瞎他的狗眼~想到此内心中的小人已经荡漾的开始包含着欣慰的泪水飞奔……
    可现在那身装备还没有穿上,脸蛋也还有些婴儿肥,尖得能戳死人的下巴也不明显,也难怪一开始没有认出来,3D和2D毕竟是有很大差别的,亏得好手下的绝对好认的装备才没有太后知后觉,万一露陷那就不好玩了。为了剧情需要,为了他自身的心愿(这个才是重点),他必须在这一年里把这套装备搞齐,一年后的再次聚会相信没有多久就是通灵王大赛了。
    叶王出品绝对质量有保证。所以那些鞋子裤子手套大耳环也肯定不是凡品,光是这披风上面也是有好本人的重重阴阳术加持过的,耐湿耐烧耐虫蛀,冬暖夏凉(将披风内里的阵势转换个属性),居家旅行必备良物,那么其余的肯定也是这个档次的。
    他把旅行包(大型的可以在地上拖的那种)拿过来捣腾,里面有好几叠很厚很厚的现金,英镑美元法郎日币人民币等各一打,还有两套运动衫和三件件衬衫两条牛仔裤和一双板鞋和几件换洗内裤,除了运动衫有套暗红色的,另外几件颜色都很朴素。
    这里四下无人,他把衬衫和牛仔裤板鞋换上,披风叠好放进旅行包,裤子里有□□,这里是中国云南省境内,自然环境很不错,物价不高,找工作也没有像北京、上海那种大城市那么正规,在山下的都是依山傍水而建的小村庄,也没看见汽车公路,想来这里应该很贫穷。
    这么看来要将计划更改一下了,先下山在村子里买些必需品,然后在山中练习阴阳术和巫力的运用,还有好的那种甲缚式也必须要练到得心应手才行,在手里的钱币用完之后白天去打工,晚上继续练习,睡几个小时,次日重复以上活动。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因为我居然把这个账号忘记了 所以很久没有更文  这片文绝没有坑  我的所有文也不会V 只不过会慢更……
    
    第2章 NO.2
    
    他把人民币拿出来放在口袋里,再在这块空地上连续施下结界,因为是初生牛犊,一开始施展德并不好,好在这身体还留有的记忆和那大量知识作为弥补,在他重复数次后也总算渐入佳境,相信不久就会达到以前的程度。
    从山顶跑到山脚没有用多久,用巫力附在鞋底,在起跳的瞬间像弹簧一样弹起,在落地的片刻恢复原状,一弹一收,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还好本身平衡力不差,事先在空地上试验了很多次后才将目标物转换成树木。
    要感谢云南这边生机茂盛,棵棵树木都不细,粗壮的也不胜枚举,两树之间的距离也不大,一个不慎摔下去绝对骨折……他有几次落地位置不好,从树枝边缘滑了下去,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却于大脑更先反应,自行将巫力在身下编了张连结周围大叔树干的大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十有八九会残废。
    等跑到(貌似用跳比较合适,但总觉得很奇怪)村子里时才亲身感受到这里的贫穷,房屋都是用就近的木材料和一些石料建的,不时有袅袅炊烟飘升到空中慢慢消失不见,除了灯具鲜少有其他的电器,很多灯也是煤油灯,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的人也比城市里的人更亲近自然,他们依靠耕种编制过话,也很少猎杀山里的动物,更多食用的是家禽。
    这里是苗族人的聚居地,他们都穿着民族服,女孩子身上明晃晃的一大串银饰品和圆环形的银头饰实在非常好认,大多数讲的是方言,也能听见有人会用通用语(普通话)说几句。
    他们对他这个外族人很惊奇,也有些防备,估计是很少会有外人来的关系,起码他没有看见第二个外族的,“排外”也算是人之常情。
    在石桥边或坐或倚着的姑娘们大胆地向他打招呼,他微笑着向她们摇摇手,又引来串串清脆欢快的笑声,但都是年纪比我稍长的姑娘。几个年纪尚小的抓着身旁年长姑娘的衣服,瞧见他望过来就快速的缩在她们身后,但又忍不住时不时探出小脑袋来正大光明的打量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闪亮的银器衬着她们明亮的笑倒也让人觉得轻松起来。
    他并不讨厌他们小声的讨论着他,这纯粹是好奇,少有夹带着恶意的,况且他只是下山来买些必需品,没必要引起什么麻烦。无论是好还是他都不讨厌与自然亲近淳朴善良灵魂也较纯净的人。
    在村子里逛了几圈,基本把地形都大致记熟后找了一条去杂货铺最近的路,他暂时不想在这个村子里逗留过长时间。店家是个中年人,虽然两人语言无法沟通,但经过用手比划示意后还是能够将意思表达出来。
    他要了两条毛巾,一套睡衣,一大包面纸和几袋子干粮,即使已经知道这里物价很低,但当店家找给他一叠面额小表面有些脏污磨损的纸币时还是吃了一惊,他觉得在他准备去到东京时把身上这些人民币都不太可能花完。
    说实话能在短短近一年的时间里达到既定目标是令他非常吃惊的,当然成就感也是很大的,又有点在意料之中的感觉。他突然有点庆幸前生是在传统中国式考试教育制度下的其中一个悲剧,经过三次大的压榨和四次自主强迫下磨练出来的意志力和持久非同小可。
    转念一想,他还是讨厌这样的教育方式,学习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学多少达到什么程度都是自己的意愿,别人有什么权力去把这些东西强压在我头上呢?本来自主性学习是很快乐的,却被硬生生扭成强迫命令式的,不排斥才怪,不反抗已经很好了,还要求逆来顺受,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