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呐,哲+番外 作者:随记夏笔

字体:[ ]

 
文案:
     砰咚——
 
篮球撞在篮筐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黑子懊恼挠了挠头发,准备去捡滚远的篮球。
 
“呐,哲。”身后一直沉默的青峰这时开口。
 
黑子转头,居然看到青峰极黑的肤色上浮起一层红晕,错觉吧,黑子这样想着,静静地等青峰开口。
 
青峰看到黑子平静无波的眼神,别扭地扭头,晚风吹得篮球场旁的树叶哗哗作响。
 
黑子听到青峰的声音,轻的似乎风一吹就散。
 
“我喜欢你。”
 
注意:
 
1、某随不会打篮球,也很少看球赛,所以文中关于篮球的描写很业余,请大家无视就好。
 
2、文中会少量涉及动漫中的人物原话,尽量不把人物写得ooc,以及剧情会做适当变动。
 
3、关于更新,有存稿的情况下日更,没存稿……那就听天由命吧。
 
4、本文的基调很轻松,所以,某随随意写,大家随意看哈。
 
内容标签:黑篮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青峰大辉 ┃ 配角:奇迹众,诚凛众 ┃ 其它:HE
 
 
  ☆、青涩1
 
  黑子没想到开学当天就能收到荻原成浩的信,以至于他看得太投入无意识撞到一个人。穿着统一白色的帝光校服在身边一闪而过,盛开的樱花瓣浅浅落在那人肩上。可惜这情景没被黑子收入眼中,他低着头说了声抱歉,视线依旧黏在那张信纸上。
  想选的社团?当然是篮球社。这样的话,我们一定能在赛场上相遇。黑子是这样坚信着。
  篮球社招新的摊子旁围的人最多,毕竟这是帝光中学最负盛名的社团。黑子费力地挤进人群中,眼明手快地总算抢到一张报名表。待他填完之后交给坐在桌子后面的同学时,那人只看到一张报名表在眼前晃动,但却看不到它的主人。他只当是人太多,遮住了自己的视线,随口说了进社考核的地点和时间,又忙着应付那些前来询问的新生。
  经过接连几个星期的事实证明,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要有天赋的。黑子在午休时戳着便当神游,他想着那些一进部就当上一军的人和苦苦练球还是呆在三军的自己,黑子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更努力才行。
  上帝更偏爱努力的人,这是黑子的爸爸——黑子市太告诉他的,黑子也始终相信着。
  不过在这之前,先把这次的数学考试搞定再说。黑子看了眼桌上的书本,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对于理科,他真的是不太擅长。
  午休完后,脑袋光秃秃的数学老师拿着一叠卷子走进教室,脸上还带着他自认为和蔼可亲的微笑。黑子握着笔,如临大敌地盯着数学老师手里的卷子。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光脑袋的数学老师毫不留情地把卷子收起。黑子纠结着最后的几道大题,直到后座的齐岛拍了下他的脑袋。
  “快点收拾呀,快到社团活动的时间了。”
  “啊,哦。”黑子反应过来,暂时把考试的事抛到一边,开始收拾书包。
  齐岛背起书包站起来,走到黑子的旁边。黑子收拾后,抬起头对齐岛认真地说:“可以走了。”
  齐岛啧了一声,有些嫌弃:“磨磨蹭蹭的,迟到了可全都怪你。”尽管这样说,可没有哪一次,齐岛是抛开黑子一人去体育馆的。
  到三军的训练场地必须先经过一军的场地。黑子每每走到这里时,总是下意识地放慢脚步。这时,一个快速移动的身影就映入眼里,青峰轻松地过掉几个人,篮球在他手上灵活地跳跃。只是一刹那,进框的声音重重响起。青峰挂在篮筐上,笑容耀眼。
  黑子不自觉地被他的笑容吸引过去,目光落在青峰脸上。
  “你在看……青峰大辉呀?”齐岛顺着黑子的目光,看到了青峰,他不在意地收回视线,“你也可以做得和他一样好。”
  我也可以?黑子看着自己的手心,嘴角浅浅上勾,我也一定可以。
  汗水一滴一滴落在体育馆的地上,黑子喘着气,看着自己的汗水在地上形成小小的水渍。体力和投篮还是没有得到改善,他拿起在凳上放的水瓶,旋开后一口灌了下去。
  “走了黑子,都结束了,还想再想上次一样被关进体育馆吗?”齐岛靠在门外,略带不耐地催促黑子。
  黑子不好意思地一笑,上次社团活动结束后,他还多练习了一会儿,结果因为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关门的人没看见他,直接把黑子关在里面。最后还是找不到黑子的齐岛借来体育馆的钥匙把他放出来的。
  “我想跟教练说晚上借用体育馆练习,齐岛,你觉得怎样?”在路上,黑子说出了考虑了很久的一个想法。
  齐岛上上下下打量了黑子一番,点点头:“凭你的球技,是该这样,否则要有多久才能到二军陪我。”
  齐岛也很有篮球天赋,一进帝光就被选入二军。至于像青峰大辉他们这些一来就进一军的人,黑子觉得他们简直是妖孽了。
  次日,黑子就去找了教练。那个时候,夕阳染得窗边的一片天空都是灼灼的红色,教练转过头,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天空,然后再是站在窗前的黑子。
  “可以是可以,但是……”话未说完,教练忽然注意到了黑子的眼神,坚定无比,“但是用完后要锁好门窗。”教练补上这句话,随后找了钥匙递给黑子。
  “谢谢老师。”悬着的心总算放下,黑子不由地露出一个笑容。教练看着仿佛得到全世界的黑子,也宽慰的一笑,这样热爱篮球的少年,任谁也不忍心去苛待他。
  黑子走出办公室,便看到了等在门外的齐岛,他靠在过道的柱子边,阴影笼住了他全身。
  “借到了?”
  “嗯。”黑子点头,顿了一会儿,又略带了一些期冀问道,“齐岛你晚上和不和我一起训练?”
  齐岛转过头,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先往前走。黑子跟了上去,他不是一个心急的人,所以沉默着走在后面,很耐心地等齐岛回答。教学楼下的一条大道上,两边都栽种着一排的樱花树,只不过过了春天,枝上没了鲜妍的粉色,只余零落的叶子。
  齐岛停在一棵樱花树下,黑子也停住脚步。这颗樱花树比别的来的大了许多,黑子很清楚的记得,那次篮球社的招新就是在这颗樱花树下,他还记得,他交上报名表时,桌上落了好些樱花瓣。
  “我这段时间有点事,就不去了,你自己练吧。”齐岛的声音传来,语音闷闷的。
  黑子握住钥匙的手紧了紧,然后他平静地说了一句:“这样啊。”不能说是不失落的,但是之前在没有齐岛的一段岁月里,黑子也习惯了孤单一个人,况且齐岛还是因为有事才不能陪他。
  “是什么事?”黑子问道。
  过了很久,齐岛才淡淡地开口:“家里的一些事。”
  黑子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潜意识地明白齐岛不多说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知道,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不能对外人展示的地方。
  回到家后,黑子简单地把自己将要留在体育馆加练的事情和黑子晶也,也就是黑子妈妈说了一下。黑子晶也摸了摸黑子的头发,温柔地嘱咐:“小哲很用功,妈妈知道,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把自己累着了。”
  黑子用力地点点头。
  黑子晶也笑了笑,把面包从烤箱里端出来,“希望小哲能快点进入一军。”
  黑子看着烤得焦黄的面包出了神,他想到那天从一军训练场地路过时,里面那个一连过掉好几人的身影,篮球在他手上变得无比听话,在那么不可思议的角度下,也能轻轻松松就落入篮筐。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他也一定可以变得和他一样强。
  谁料刚刚才下了雄心壮志的黑子第二天便受到了挫折,数学成绩出来了,黑子考得还算差强人意,可是全班的平均成绩实在不够看。光脑袋的数学老师发了彪,二话不说,平均分没到的同学晚上通通留下来补习。
  这次的社团活动算是泡汤了,黑子的心情有点郁闷。午休时,他拿着卷子和饭盒走到天台上,虽然早上挨了数学老师的一通骂,但黑子的班级生命力异常强悍,才消沉了不过没几分钟,又原地满血复活。所以现在整个班级里还是很吵闹,让黑子想静下心看一下试卷都不行。
  到了天台,黑子靠着栏杆坐下,把试卷摊开放在腿上,然后打开饭盒,一边吃一边看起来。可惜黑子的大脑天生就不是为数学而生的,看了自己的错题好久,还是没发现错在哪儿。黑子无奈,还是吃完饭再在草稿纸上演算看看。
  把不喜欢洋葱通通挑到一边,黑子吃完了其余的饭菜,心满意足地开始准备演算错题。没想到恰有一阵微风吹来,黑子腿上的卷子就跟着风跑了。黑子立即站起来去追,好在风不大,卷子只是飘了一会儿,落在天台中央小屋的后面。
  黑子跑到屋后,看见他的卷子正落在一个人的脚前,那人的目光掠过黑子,伸手捡起地上的卷子。
  黑子顿住脚步,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的头发,鲜亮的红色,好像将这天地间所有的光辉全都聚集在这一小小的方寸之地。
  “我的卷子。”黑子轻轻地出声提醒。
  那人抬起头,似是刚发现黑子的存在,他暗红色的瞳孔微微缩了缩,而后将卷子递给黑子。
  “给你。”他露出微笑,嘴角的弧度柔和。
  “谢谢。”黑子接过卷子,素白的卷子边缘上,那人的手指同样白皙地不逞多让。
  风逐渐大起来,吹得两人的衣摆摇摇晃晃,那人开口,话语非常温柔:“抱歉,刚刚没有看到你。”
  “没事。”黑子摇头,“我习惯了,我的存在感确实有点弱。”
  那人笑笑,拎起放在一边的书包,从黑子身边走过。
  “不过这真是一种特殊的能力,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
给执念小天使的话:你的留言某随看到了,可是晋江把某随的回复抽掉了,~~~~(&gt_&lt)~~~~很谢谢执念小天使一直再等某随,某随感动到不行。希望这篇文能让执念小天使开心,但是,如果小天使没看过黑篮,或是不喜欢这对cp的话,那就那就,咱么只能下篇文再见了。
 
  ☆、青涩2
 
  “听说了吗?最近体育馆在闹鬼?”
  “闹鬼?怎么回事?”
  “我同学上星期有事在学校多留了一会儿,没想到回去时路过三军的体育馆,听见里面有拍篮球的声音。他好奇就进去看了下,结果你猜怎么着?”
  “后来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呀!”
  “结果……他发现体育馆空无一人!”
  ……
  “啊——!!”
  青峰掏了掏耳朵,满脸不耐,“女生就是胆子小,这有什么好吓人的,鬼吼鬼叫个什么呀。”
  桃井惊魂未定地捂住胸口,待平息好情绪后,她才竖起柳眉,“阿大,你刚说什么?说谁鬼吼鬼叫了?”
  青峰瞥了她一眼,继而扭过头,转着篮球走了。
  桃井冲着他的背影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体育馆的光线不怎么充足,因为只有黑子一个人在练习,所以他只开了离篮筐比较近的几盏灯。
  黑子运球绕过障碍物,望着悬在头顶的篮筐,他蹲下身,然后一跃而起。篮球随着他的动作飞向篮筐,然后,在篮筐边缘跳了跳,还是没有进去。他抹了一把汗,看着落在地上篮球,走过去,捡起后继续练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