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猎同:贫道观你印堂发黑+番外 作者:小爷出家为尼

字体:[ ]

 
 
文案:
     渊回是个道士。
 
是个因为骨骼清奇被人挑中去修仙的道士。
 
是个闭关时被人给挖出来……等等!闭关被挖出来后世界都变掉了怎么破?!
 
不怎么破,渊回淡定接受事实,重操旧业,摆个摊子装个瞎子继续算命。
 
最开始还是蛮有光景的,很可惜过了一段时间就没有什么人配合了。
 
“算命吗?”
 
小丑激动得扭腰摆臀:“嗯哼~先打一架吧~~”
 
变|态!PASS!
 
“算命吗?”
 
杀手面无表情:“可以,请先付钱。”
 
财迷!PASS!
 
“算……算了。”
 
渊回看了眼对面笑得温文尔雅的强盗。
 
腹黑!直接PASS!
 
这种郁闷的心情直到一个唐门的到来,才……变的更郁闷了。
 
“算命。”
 
“你想算什么?”
 
“姻缘。”
 
渊回掐指一算,原本面瘫的表情渐渐有些扭曲了。
 
然后,道长面无表情道:“贫道观你印堂发黑,不日必有血光之灾!”
 
—————————————————
 
本文唐门X纯阳~
 
作者要在有生之年用炮哥把十二大门派攻尽(内部消化也算)2333!【丧心病狂!
 
注意:最先穿越的是剧情很久很久以前~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猎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渊回,唐长旻(凯西亚) ┃ 配角:猎人剧情人物和他们的祖宗 ┃ 其它:剑三
 
 
  ☆、基三X算命X易流宗
 
  城南有个瞎眼的算命的,特别出名。
  不为啥,就为那即使被黑色绸带遮住了眼睛,也依旧帅到掉渣的容貌,和那完美的身材与绝顶的气质——这些就足够那些心神摇荡的世家小姐江湖女侠等等千金算一命了。
  而且,大多数姑娘,都是来算姻缘的。
  对此,广大算命的对此表示恨得牙痒痒,这年头白胡子白头发已经不受欢迎了,颜值高才是真绝色!
  算命的老爷爷表示自己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已经绝望了。
  不过处于事件中心的某道士却没有什么自觉性,也不觉得自己这副壳子占了多么大的优势。
  因为,渊回原先待着的地方,周围一个两个都不比他长得差,久而久之,渊回也就不觉得自己这副皮相有多好了。
  更何况,在那个美人满大街的世界里,那些外入者更注重的是,任务。
  渊回原先是在一个叫纯阳宫的地方摆了个摊子算命——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闲着无聊到别人家门口摆摊子算命——尤其是这个别人还是一群道长道姑。
  不过,当渊回有意识的时候,他就在那里算命了。
  其实渊回有怀疑自己是不是就是纯阳宫的,不然自己这样明晃晃的抢生意怎么就没有被乱棍打出去呢?而且自己身上终年穿着的道袍也和纯阳宫弟子的十分相似。
  不过很快,渊回就推翻了这个猜想。
  因为,那些纯阳弟子会的东西,他一个都不会。
  渊回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想些有的没的,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很闲。
  很早以前还有人来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渊回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提问者,非常高深莫测地道了句:“天机不可泄露。”
  ……好吧渊回承认自己其实是没什么想要被帮助的,不过那个回答太平凡了,怎么能凸显他是一个很厉害的道士呢!
  瞧瞧他现在说的话,多么高深啊!
  感觉自己整个的逼格都高起来了!
  只是后来渐渐的,就没人再来找渊回了。
  即使偶尔有两个眼生的,也会被旁边的人好意提醒:“那个算命的只是一个风景npc,没什么任务可接。”
  渊回很伤心。
  不过他的表情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淡薄寡欲的样子,毕竟形象很重要!
  渊回才不承认他是面瘫呢!
  无所事事地在纯阳宫摆了几天摊子,每天围观各大门派的妹子汉子来找纯阳的弟子要么谈情,要么拼命,或者是门派内的气纯插了山河结果被人剑了,然后咩咬咩满嘴毛,总之那小日子过得是清闲的要命。
  后来渊回还是离开了,收拾了一下打算换个地方继续算命,结果在路上误触了阵法,等他走出来的时候,便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纯阳宫,没有万花谷,等等大唐的一切。
  渊回最开始还是有些惆怅的,不过很快便欣然接受了事实,原因无他,就为了他的一身高超的算术在这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有人来找他算命了真是太激动了!
  尤其是这里的姑娘们,可热情了!
  渊回很欣慰。
  找了条黑带绑在眼睛上装个瞎子摆个摊子就开始计划长期算命了——原先在纯阳宫有个好心人提醒他算命算的好的人都是瞎子,渊回深以为然——贫道的眼睛只能窥视天道,汝等凡人一概不能入贫道的眼。
  不过今天,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不要问渊回为什么绑着眼睛还能看得着,那些外入者说了,地图自在我心中!
  ……好吧,渊回并没有传说中的地图,那是专属于外入者的能力。
  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个绸带是装备,它的名字叫做云幕遮。
  没错,就是丐帮那个装逼利器云幕遮!
  戴上它其实依旧可以视物,毕竟也没见哪个戴着云幕遮的丐帮就真的跟瞎眼一样走路跌跌撞撞了。
  一面在心里感慨各大门派即使是丐帮为了装逼也蛮拼的,一面面无表情地打量着面前这个比他还像算命的白头发白胡子一身雪白道袍的老道士。
  渊回的语气非常平淡,清冷如同纯阳宫那经年不化的冰雪,纯粹却也漠然:“算命?”
  “不。”老道士乐呵呵地捋了捋胡子,道,“在下观你骨骼清奇,颇具慧根,极有天赋,想要收你入我门派,教你修仙,不知你可愿?”
  渊回:“……”这话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不过……
  “修仙?”渊回有些疑惑,尽管他的语气依旧没有什么起伏。
  老道士顺胡子的手顿住,瞪了瞪眼,不敢置信道:“你竟然不知道修仙!”
  渊回淡定反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不知道些东西不是很正常吗。
  老道士却是有些被噎住了,无奈,只好解释道:“修仙啊,就是……”
  老道士说了很长时间,渊回没有插嘴,一边听着一边泡起了茶——在纯阳宫待久了,难免也染上了一些习惯,比如说煮茶八卦什么的……呃,他指的是煮茶论道。
  过了很久,老道士说完了,目光期待的落在渊回身上。
  渊回低头,静静看着茶杯中沉沉浮浮的茶叶,然后优雅至极地捧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茶。
  老道士想了想,又道:“修仙可以帮你解决眼疾,还可以延年益寿。”
  渊回终于抬起了头,看向老道士,神情浅淡:“我没说不同意。”
  老道士:“……”所以说他啰嗦了这么半天其实是在浪费口水喽?呵呵。
  “还要,我并没有眼疾。”
  说着,渊回摘下了云幕遮,露出了那双标准的瑞凤眼。
  眼尾优雅的微微上翘,似乎含着三分笑意,迷人至极。只是一接触那不含任何感情的极其冷冽的眼瞳,那如寒夜般深邃的黑暗立刻吞噬了所有的温度,冰冷冷的,即使是天生便看上去温和优雅的瑞凤眼也不能阻挡其冰山面瘫下去了——当总归,这么一双眼睛是绝对不会属于一个瞎子的。
  老道士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精彩,深深娱乐了渊回。
  渊回于是觉得跟着老道士走这个决定做得不错。
  —————————————————
  渊回随老道士去了他的门派。
  一路上,老道士很自豪地介绍他的门派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牛逼。
  渊回沉默着听了一会儿,只是问了一句:“在各个门派中排行如何?”
  然后老道士瞬间就不出声了。
  渊回于是就大概知道了这个门派其实也不怎么样。
  当然渊回并不在意这些,他一直从事着算命,坚守岗位不动摇,也没人让他动摇。
  而现在,突然有人让他来做一些别的事情,渊回还是很新奇的。因此他便跟着老道士走了。
  老道士将渊回引进了一座山,以一种奇怪的步伐走在山间。
  渊回只看了一眼,便了然了。
  哦,迷踪阵啊。
  作为一个合格的算命的道长,八卦阵法什么的他可是很精通的。
  因而,渊回并没有刻意去看老道士的步伐,悠闲的跟在后面,不紧不慢的。
  老道士注意到身后人此时的状态,内心不由感到有些满意——对自己眼光的满意。
  没一会儿,老道士在一处站定,表情微微扭曲,似在压抑着怒火。
  渊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块简易有些残损的长条木板随意插在土地里,木板上歪歪斜斜地刻着三个朱丹色的字——易流宗。
  老道士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破口大骂道:“兔崽子们都给我滚出来!”
  或许,自己该重新定位这个门派了。
  见识过大唐纯阳宫的渊回如是感慨着。
  它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很多。
  易流宗是个很难得的,也很神奇的门派。
  整个门派上上下下包括渊回在内只有五个人,而且全都是糙汉子。
  三个师兄个个都很有个性。
  如果要简单介绍一下的话,那么大师兄具体形象请参考天策军爷,豪迈霸道,智商欠费。
  二师兄具体形象请参考万花花哥,温柔腹黑,衣冠禽兽。
  三师兄具体形象请参考七秀秀姐,婀娜多姿,秒切冰心。
  至于他?
  四师弟具体形象请参考纯阳道长,不镇山河,就知道渣。
  咳咳,请忽视上面那个奇怪的东西。
  渊回来到易流宗的第一天,认识了易流宗的装潢有多么差劲——连大唐那些被天策军爷军娘强行拆迁的违规建筑都不如。
  还有一个就是,易流宗的大师兄字写的有多么差——门口那个木板上歪歪斜斜的易流宗,据说就是大师兄写的。
  听说大师兄他某天醉酒发酒疯,把原来的石碑弄碎了,于是就弄了个木板代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