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不可言说(琴赤) 作者:枢玖

字体:[ ]

 
 
文案:
     黑衣组织的干部、FBI的王牌探员,注定不相匹配
 
我知道你的身份,也清楚自己的立场,然而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对你的爱不可言说
 
私设如山倒,后期洗白Gin
 
内容标签:少年漫 强强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琴酒,赤井秀一 ┃ 配角:黑衣组织,柯南 ┃ 其它:  
 
 
  ☆、我是谁?
 
  头好疼……男人恢复意识的瞬间便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他从方向盘上抬起头,发现眼睛被血糊住了,只能睁开一条缝。真要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仅是自己怎么搞的头破血流的过程,还有包括自己身份的一切。糟糕,是脑震荡造成的失忆吗?
  男人揉了揉眼睛,然后开始观察周围环境。狭小的车身,做的很低的汽车前鼻,再加上口袋里掏出来的钥匙——保时捷356A。车是黑的、衣服是黑的,手机也是黑款的iPhone 4S,他是个强迫症患者吗?
  在21世纪还开这种老爷车,他原来是怀旧风的有钱人吧,而且十有八】九是个闷葫芦。默默地吐槽了自己,男人用手机的拍照功能查看了自己额角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血都干了。翻找了抽屉,想要找到纸巾,结果找到了guns——看来他还是个危险分子。
  没错了,头破血流不第一时间去医院,而是把车开到那么偏僻的地方,恐怕是为了摆脱追击。而且他的身份如果是相当麻烦的话,在什么都不记得的状态下贸然去医院很危险。幸好车上有急救箱,而且他忘记自己是谁也没忘记怎样包扎伤口。
  把伤口处理好,然后使用车载记录仪查看行车记录。这辆车去过的地方非常多,但最多的是三个点。上网用地图一搜,这三个地方都是住宅区,两个分别位于京都和大阪的别墅,另一个是处于东京的公寓。从频率上看,这三个地方绝对都是他的资产,频繁地更换居住地恐怕是为了不被轻易找到。
  没有身份证,钱包里只有现金……他干的是收钱拿命的买卖吧。男人先开车去了东京的住所。那栋楼有三十层高,男人手里没有钥匙,又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自然不记得自己住在哪间。他去看了一楼的邮箱,按照分析,他的公寓应该在高层,因为高层意味着占领优势,即使不是在狙击,也应该已经有了这种习惯。
  邮箱上面写了号码和姓名,男人找到了一个没有写姓名的信箱。不出意外的话,对应的公寓就是他的了。2106。
  门是密码的,在看到时脑子里自动冒出一串数字。嗯,这样看来,他恢复记忆是有很大可能的,只要有足够的刺激。男人将风衣脱在沙发上,然后开始在公寓里寻找线索,当然是一无所获,这里干净的像是刚刚打扫过的酒店套房。他本有心理准备,所以并不失望。
  打开电脑,依旧按照直觉输入了密码,发现了新邮件的提示。
  亲爱的Gin:
  那位先生有新的任务托我转交给你。这是价值4亿的情报,东西我已经放在米花大酒店的储物箱里了。
  PS.好久不见,什么时候来调一杯Martini?
  Vermouth
  XXX
  Gin蹙了下眉,现在得到的情报有四点:
  一、他隶属于一个相当厉害的黑暗组织;
  二、他的代号是Gin,等级应该不低;
  三、组织里有个叫Vermouth的女人,是BOSS的亲信,大概负责传递消息;
  四、他和Vermouth似乎有不同一般的关系。
  很久不见的女朋友倒还好,迫在眉睫的是如何处理后天的交易。他的身份不是能随便宣布失忆的,到时候不是有一群嘘寒问暖的亲友涌过来,而是一帮想要他命的人找上来。最好的策略就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Gin打开通讯录,里面只有几个号码。最近通话记录只有一个“Vodka”,时间是昨天。Gin猜测是他晕倒前打得。他照着这个号码打了过去,很快有一个粗野的声音接通了电话。“大哥,你去哪里了?不是说甩掉那群人会跟我联系的吗?”Gin打断他的絮絮叨叨:“闭嘴!后天有任务。”“是!那大哥我去哪里找你?”Gin打算这几天都住在这里,便叫Vodka到这里来。
  之后他拆掉了书房桌子的抽屉的底部夹层,取出一把钥匙,然后去米花大酒店取出了储物箱里的铝合金手提箱。等回到公寓他才打开手提箱。里面只有一个信封。Gin皱了皱眉,从信封里拿出一张纸,上面打印了手机号码。不是说是价值4亿的情报吗?难道说……Gin的嘴角挑起一个冷漠的浅笑:看来组织打算空手套白狼。
  这所公寓表面看上去很干净,实际上藏了很多武器,在画后面黏着个炸弹简直是小case。Gin用翻出来的材料制作了一个炸弹,换了个黑色的公文包,将炸弹固定在里面。
  做完这一切,他拨通了纸片上的手机号。接通电话的是一个女人。“你好?”“后天乘坐11点40分从东京到京都的新干线,14点在餐厅见,钱货两清。”Gin用冰冷的声音交代。那女人知道他是谁了,声音不再自信,而是微带颤抖:“我……我要怎么认出你?”Gin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的。”
  在第二天,Gin又将公寓检查了一遍,除了武器、现金、□□和假护照外,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实验室白大褂的茶色短发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她正坐在靠窗的桌前搅动着咖啡,没有化妆的脸冷漠中带着青春的少女气息。早熟的气质型美女,只是为什么他会有这人的照片?
  照片架在书本里,不可能是任务目标,那么是女朋友吗?Gin心想这个女孩是不是寄邮件给他的Vermouth,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这个女孩不可能写出那样暧昧的调情的话的。
  难道他的推断错误,他不是冷血杀手,而是个花心风流种?
  到了约定的日子,Gin见到了他的小弟Vodka,那是一个大块头,所幸Vodka不聪明,没看出他失忆了。司机换成了Vodka,保时捷驶向新干线车站。
  走进相应的车厢时,他们险些和一个小学生撞到。Gin瞥了他一眼,觉得这男孩很奇怪,就算他和Vodka看起来不像好人,也不应该吓成这个样子,好像用枪顶着他脑袋似的。但Gin没能从记忆中搜寻出这个男孩,便没有太在意。Vodka粗鲁地踢开男孩,骂道:“小兔崽子,别当道!”男孩立刻吓得溜走了。
  Gin神情有些不满:“Vodka,下次别这样,你是想引人注意吗?”Vodka立刻畏畏缩缩地道歉。Gin没理他,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大哥,交易的时间是几点?”“下午2点。”Gin 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扭头看向窗外的富士山。他的心情有些不好,起因是他昨晚梦见了一个人,不是照片里的茶色发女孩,而是一个留着长长黑发的男人赤【裸【着躺在床上的背影。他到底有几个情人?偏偏他还失忆了,哪怕碰上一个都很麻烦!
  列车快速地向京都驶去,随着时间逼近2点,Gin频繁地查看手表。等时间差不多了,他便起身向餐厅走去,Vodka紧跟着他。殊不知刚才那个小学生悄悄地跟上了他们。
  在餐厅里坐了没几分钟,便有一个神色紧张的女人走进来。她穿着职业套装,长相精明能干。她在餐厅里扫了一圈,很快盯准了Gin这一桌,走了过来。Gin冲对面的位置抬了下下巴,这个动作使女人确定下来。她在Gin对面坐下,将一个白色的大旅行箱放在脚边。“东西呢?”
  Gin不慌不忙:“钱呢?”女人将旅行箱推过去。Gin开了一条缝,瞧见里面是成捆的现金。在这里是无法当场清点的,不过想来这个女人也不敢在数目上糊弄他们,而且组织本就打着做无本买卖的主意,少上一点也无所谓,反正这女的要死了。“东西在这里面。”Gin又将一个一次性手机交给她:“3点10分的时候拨打储存在里面的号码,我会告诉你如何打开箱子。”
  回到位子上,Vodka立刻掏出香烟,吸了一口:“呼……终于可以抽烟了。” Vodka这家伙粗心又容易得意洋洋,所以只能当个小弟,不过这对此时的Gin来说倒是个好事。“哈哈……真是愉快的交易啊!大哥……”
  Gin瞪了他一眼,飞快地看了眼四周:“嘘……太大声了!Vodka!”“没关系的啦!没有人听得懂……”Vodka满不在意:“只是送送那个黑色公文包就4亿,到底那里面是什么?” Gin的口袋里有失忆前买的七星牌香烟,他叼了一根出来,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和金钱有关的情报。”
  Vodka结结巴巴:“金、金钱……”“如果有了那些情报,赚的可不只这区区4亿。”Gin不打算将真相说出来,胡乱地编着。Vodka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难怪那家伙那么高兴!”Gin在帽檐下露出冷酷的笑容:“啊……想必现在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俯视美丽的景色,暗自高兴吧……欣赏最后的景色。”Vodka被他的笑容吓得一颤:“最、最后?”
  Gin很是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给他解释:“那家伙对组织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他发出一阵冷笑:“按下开关后,死期就到了。交给那家伙的黑色公文包里,已经装了炸弹。只要受到强烈震动就会爆炸。”
  即使失忆了,做这些事却依旧很顺手,果然他骨子里就不是好人。他正悠哉地向Vodka炫耀自己的手法,突然听到前面的座位响起一声惊叫——“泥巴!”Gin猛地回头看了过去,发现是刚才遇到的男孩,正在大声唱蹩脚的儿歌。
  这未免太巧了!Gin心想,刚才他正好说到“炸成泥巴”。但又看这个不过是个小学生,又觉得自己太多疑了。就在这时,广播里开始播报——“名古屋到了!名古屋到了!”“该走了。”Gin招呼Vodka下车。
  之后Gin让Vodka拿着钱先走,自己则搭另一班车去了京都,他还要去京都的别墅检查一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结果找到的东西也不过是那些,比较显眼的是书房里的那台大屏电脑。不过喜欢用大屏的人也挺多的,所以Gin没太在意,反倒是里面的一个RPG让他挑了下眉:平时太压抑了,所以在游戏里发泄吗?感觉和他的身份很不搭。此外他还找到了一个暗门,通往地下室,那里面是一个工作室,同时也是这栋别墅的监控室。墙上的白板上贴着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个像黑豹似的绿眼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想太多的GIN
 
  ☆、葬礼
 
  很显然,过去的自己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没有任何地方留下了类似备忘录、记事提要之类的东西。这给Gin造成了很大的阻碍。不过最近他又搞清了一些事情:首先,他能够直接与BOSS通讯,不过一般是单方面地下达命令。Gin有种直觉,BOSS有点奇怪,但又想不出是什么地方。再者,他现在有一个最优先任务——追查在瓦斯室消失的叛徒Sherry。
  那个瓦斯室,Gin去看过,虽说已经废弃,但相当牢固,更何况从Vodka的碎嘴里得知,Sherry是被手铐铐在管子上的。成人的手怎么可能从手铐里钻出来?这个念头出现的下一秒,另一个念头顺理成章地闪现出来:除非是小孩子。
  但正常人都不会这样考虑,返老还童,怎么可能?Gin猜测,他醒来后思维更加敏锐和具有发散性,因为曾经的他肯定没有往返老还童那里想。Sherry在叛变前手里负责两个课题,一个是她从父母那里接手的大课题,一个是研制无法被检测出的新型□□。前者要是出了什么突破,组织不会不知道,而后者的详情只有Sherry清楚,或许她隐瞒了什么。
  阴谋论了一番,Gin又暗笑自己昨天刷副本刷晕了,那种童话里的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