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歌坛巨星 作者:三十载

字体:[ ]

 
文案:
     某天某位访谈节目主持人采访邓孝荣道:“邓天王,听说你俩起初是凑合着过的是吗?”
 
邓孝荣冷哼一句:“我要是不凑合他就天天装神弄鬼的吓唬我,我是被逼无奈。”
 
某主持人了然,转身问道另一位,“那汪先生是怎么看上邓天王的呢?”
 
汪先生和善一笑:“哦,他是我第一个有冲动的男性。”
 
“什么冲动?”主持人立马追问。
 
汪先生看了一眼邓孝荣,道:“什么冲动都有……”
 
ps:本文存稿丰厚,大家不要犹豫的跳吧!!!
 
pps:本文男主是个敢爱敢恨的凡人,凡人,凡人。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邓孝荣 ┃ 配角:汪徒 ┃ 其它:娱乐圈天王
 
 
  ☆、第一章
 
  这是一星期五的下午两点,八月阳光灼热的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融化一般,就连庞然建筑下的阴影都有些无所遁形。
  不过如此的炽热阻止不了一个城市的脚步,到处都是外置空调的轰鸣声包裹的建筑中,人们依旧忙碌着,而其中一处尤甚,那便是Z京电视塔中当下人气最高的综艺节目《大王归来》的录制现场。
  《大王归来》是一档以深扒明星私事儿为终极目的的谈话性节目,其三位当家人主持人更是以出其不意、毫无底线、诱敌深入为特色让此档节目排名于整个娱乐性综艺访谈节目热搜之巅,凡是来过的人哪怕嘴再严、思想准备再充分,那也得雁过拔毛,而且还拔的你毫无知觉,拍手叫绝。
  所以,几乎所有上过《大王归来》的人都对其又爱又恨,简直了……
  每周的星期五晚上五点都是《大王归来》录制的固定时间,而今天的录制棚却提前整整三个小时空出布置,现场甚至一改往常嘻哈风格,由专业策划公司策划布置了一番,不但现场观众经过严格‘赛选’,就连久经沙场的三位主持人与现场工作人员都在提前彩排与对演。
  而这一切的改变只因为今日嘉宾之特殊,更多的是难求。
  此人正是邓孝荣,音乐天才,歌坛天王。
  众所周知的是,邓天王不但名气大,脾气也大,出道十二年竟从未接受过任何的综艺与个人采访的邀请,就连《大王归来》也是‘三顾茅庐’才将其请到,天知道节目组对于邓天王的应邀压根没抱任何希望。
  所以,邓天王的突然应邀除了《大王归来》的脸盆大之外,业界更多的猜测便是关于他想破除最近闹的沸沸扬扬刊登各大媒体头条的同性恋传闻。
  不管是以上哪一种结果,如此等头条的新闻都不得不让三位主持人将提问稿的内容加了又加,天知道哪怕扒出一点点也足够让这一期的节目登顶了。
  而相对比录制棚中几乎达到高热状态的工作人员,那个特殊而又难求的邓天王却是突然失踪了,经纪人广铭与助理暖暖找的是焦头烂额,最后竟然在服装间的衣柜里找了发病的他。
  跟着邓孝荣的人都知道他有陈年的胃病,也就是三餐不定给拖出来的毛病,时常发作,起初吃吃胃药还能趟过去,近来越发严重,发起来的时候满身大汗的在地上打滚,嘴里还不停的吐着酸水和泡沫,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没在地上滚,但叫唤的比平常更肆惮一些。
  广铭先却是紧张的几乎是飞奔到邓孝荣的身边查看他的情况,可是仅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角落的化妆喷水壶,他便用眼色示意一边的神色慌张的暖暖将服装间的门锁好,紧着不慌不忙的墩身在依旧‘疼’的欲罢不能的人身边,努力的让自己语气柔和的开口道:“剃须刀的泡沫咽进肚子里会拉肚子的。”
  柜子里的人瞥了他一眼,似是‘疼’的更加厉害了。
  广铭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出这么多汗只要换一身衣服,妆就不必重化了。”
  自诩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的人,那张脸比什么都重要,结果为制造出‘大汗淋漓’的效果就咬牙将身上喷湿了,但是脸是怎么都狠不下心糟蹋,所以广铭话落,发病的人瞬间病愈停止了叫唤,也没有被识破后的尴尬,而是一副无所谓样子,干脆倚在了衣柜门上,等着‘发落’。
  广铭见他识趣的不再闹也松了口气,便当什么都没有发生道:“我把三个主持人的特性跟你说一下,到时候你只需要记着我先前交代你的,一提到感情的话题你就立刻否认,实在不行就含糊过去……”
  “要是搁以前你肯定吊炸天的跟我说不想录就不录,现在你都不问了。”广铭话没说完,邓孝荣就没所谓的笑着打断道。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好好好,都听你的,但是我脑子不好,可不保证真被问出什么来。” 邓孝荣举手投降状道。
  广铭见他妥协,叹了口气,“你只要尽力就好。”邓孝荣应声点点头,闭上眼睛靠在衣柜门上听他继续说。
  “刘培培很直接,尺度大的、不想回答的,你只要装聋作哑就可以。曹永俊善于打感情牌,这一点你不接话题他也没招,这里最需要注意的就是秦湜,秦湜会不着声色的挖坑,也是他们三人当中的主力,被他挖的基本都掉进去了……”
  “那你是不是高估我了?”邓孝荣再次打断。
  “你只要记着你来的目的,还有我先前交代你的就行!”广铭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
  提及‘来时的目的’,邓孝荣住了声,广铭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敛了声,硬生生转了话题道:“我不是让启明给你重新选一套衣服么,怎么还是这么花的!”
  “我就喜欢三元色碰撞,看了心情好,再说了,卞启明是我的服装搭配师,他肯定是不能出我范围的。”说着他朝着一边的助理,“把我那对墨绿色的皮手套拿来。”
  暖暖面露难色,“今天这么热……”
  “拿来!”
  暖暖只得应声遵命。
  广铭听了这话叹了口气,他知道邓孝荣这是脾气又上来了,这是在变向的提醒他的立场呢,毕竟他也属于‘我的经纪人’,所以只得转身示意助理等他换了手套就将他从里面拉出来。
  暖暖领意将人从衣柜里面扶起的时候,邓孝荣神情恍惚的踉跄了一下,暖暖没小心一把托了他的后背,没曾想那包裹在五彩斑斓的羊毛大衣里的身体竟然骨瘦如柴,即便隔着厚厚的布料,她还是一把就摸到了他那突出的椎骨,不过跟着见惯了大场面的她依旧不动声色的将他扶着坐在了椅子上。
  待坐定,邓孝荣便兀自将头靠在高高地椅背上,闭着眼睛,却神情凛然。
  广铭知道他这样是明的不想听自己啰嗦了,这便沉默着等着栏目组的人来通知。
  直至二十分钟之后,栏目组的人前来请人,邓孝荣还算是配合的起身就走,只待他消失在视线中,暖暖便一把拉住广铭 “铭儿,你怎么不再劝荣主子两句啊?咱们这几个,也就你敢操他的心了。”
  广铭依旧看着邓孝荣消失的地方,许久才回道,“他能来就不错了,别把他逼的太紧。我现在就希望他别被问的翻脸。”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对他的德行再是了解不过,这人太过随心。
  可是随心又有什么错,只是终究人言可畏,敌不过的是全世界的吐沫,一句‘公序良俗’就能把他逼死。
  暖暖到底没广铭道行深,巡视了一遍四周,又贴近广铭压声道:“铭儿,我刚摸到荣主子的椎骨了,得亏我头发短见识广才没叫出来,那也太瘦了,搁的我手都疼了,估计这次的事儿把他折磨的不轻。”
  “这次公司让他澄清‘事实’估计他不会这么乖就范,就怕他趁机闹的更大,这事儿回去再说,得通知卞启明他们一道过来商量。”
  “哦哦哦!”暖暖会意的点头,见广铭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就立马通知卞启明他们去了。
  他们几个跟了邓孝荣也不是一年两年,很多事情都是这么扶持着过来的,广铭相信,这一次,也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尽管大胆的跳吧,存稿丰厚
ps:听说有第一章就必须得更第二章,不然不是好人的说233333
 
  ☆、第二章
 
  《大王归来》录制现场。
  录制过了半个小时,场面依旧处在预热阶段,甚至到了半尴尬的状态,让三位一向将现场做的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的主持人颇为惊讶,毕竟思维如此缜密、三百六十度都撬不开口的嘉宾还是第一次见。
  要知道,这要搁在以往,嘉宾早就被三张毒舌‘轮’了不知道多少回,并在自爆的路上咬着舌头一去不复返。
  而如今,眼前这个被三人轮番‘拷问’的男人依旧镇定的坐着,甚至坐姿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随意,就像是到了最熟悉的友人的家中一般,唇边还擒着自然的不能自然的笑容,一如在影视媒体上看见他时的一般,风发而恣意。
  如此,三位主持人咬着牙交换了眼神,提前启用‘严刑拷打’阶段,于是上来就由一向无底线无禁忌的刘培培笑着开口道:“我记得我小时候听孝荣的歌的时候,人家都称呼你为邓天王,怎么这几年就成了小王爷了?是有什么的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吗?”
  “哈哈哈……”一向活跃的秦湜没等邓孝荣开口就大笑着指着刘培培道:“你小时候?小王爷他在说你老,你赶快叫人把她拖出去浸猪笼。”
  “讨厌啦!人家其实还小啦!”刘培培捂着脸装嗲的叫着。
  秦湜立马用眼神略过她那傲人的事业线道:“也不小啊!”
  “臭牛虻……”
  两人调侃惹得场下观众笑声四起,连邓孝荣也不禁眯起了眼睛,这时一向‘感性的’ 曹永俊开口道:“好了好了,我们回归正题,不然就真的让小王爷将你们这对X男女一起拖出去浸猪笼。”
  适时将话题拉回,邓孝荣便微微正色的开口道:“那是我有一年应邀参加《哥旦杯》的时候,一个洛杉矶的记者问我说:我们在报道你的时候一直在争执用音乐家还是天王来形容你,要不你自己选一个?我当时说:音乐家太抬举我了,而我又是无神论主义者,天上的王也够不上。那记者倒是不依不饶道:那就做地上的王呗!你们中国人似乎称为王爷?我就也就随口一笑说:要真是王爷我也要做最小的,没什么继位压力。”
  “好没野心的一个人啊!”曹永俊感叹。
  “对啊!通常最小的不就是闲散王爷啰!”
  “那小王爷你跟少城主是不是在闲散的时候认识的?”秦湜不着声色的开口。
  而一提到少城主场下哄声四起,谁人不知这少城主说的就是廖科杲,其父廖志同豪占整个大陆八成的珠宝市场,有人说他的钱可以建一座城,于是作为廖志同独子的廖科杲就成了实至名归的少城主,就连娱乐界也时常拿他的动向刷一刷主版头条。
  而当下与邓孝荣陷入同性绯闻的,正是此人。
  终于来了!邓孝荣在心中想着,唇边擒着笑,声音却冷道:“不好意思,我和他不熟!”
  “应该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意思吧?”秦湜紧追不放。
  邓孝荣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呢?你们是在套我话吗?”
  意图被如此明白的说出来,倒是让秦湜有些意外,如此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嘉宾还是第一次见,不过到底是老油条,思维之敏捷,立马接话道:“没有啦!因为最近有报道说王爷您与少城主一道出现在了文塔斯斗牛场,两人还住在同一个酒店,这是好事将近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