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用岁月换尽一曲流年+番外 作者:笼月小小

字体:[ ]

 
文案:
 
     是个师徒恋的故事,陈皮和二月红。
 
老九门的同人文。
 
内容标签:年下 盗墓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二月红,陈皮 ┃ 配角:齐铁嘴,张启山,霍仙姑 ┃ 其它:四二,陈皮和二月红
==================
 
  ☆、1
 
  长沙地处江南腹部,人杰地灵,风景甚好,就是秋老虎来的时候,那毒辣的日头又闷又热,到了傍晚,太阳落了山头,依旧热的陈皮一身臭汗。
  “小桃,把这篓子螃蟹洗了,今晚让厨娘蒸了”
  陈皮敷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渍,将背上抗着的蟹篓子扔在了面前穿粉色衣裤的清秀婢女的脚边,小桃拾起篓子有些幸灾乐祸,“陈皮,这螃蟹只怕来路不明吧,蟹农都寻到红府告状来了,二爷正在正厅等着你呢!”
  说罢,小桃抱着篓子兴高采烈地去了厨房,别说这螃蟹还真鲜肥。
  陈皮斜了眼这妮子,啐了口,得了便宜还卖乖。
  已到夜里亥时时分,虽然夜风清凉,可蚊虫却不少。跪在青石板上的陈皮被蚊子叮的难耐,跪了三个多时辰,膝盖早就没了知觉,本来眼皮耷拉的陈皮也被蚊子折腾的清醒过来,百无聊赖的他望着月朗星疏的天空想起了三个时辰前的在正厅发生的一幕。
  差点被自己溺死在江里的老汉在二月红跟前可怜兮兮的哭诉,自己是如何霸道无理的抢了他一天的辛劳,又怎样差点命丧黄泉。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清俊男人,一双漂亮的细长凤眸半垂着,有些清冷又有些慵懒,他只静静地听着,可陈皮知道师父这是动怒了。
  老汉不知详情,以为素来仁厚著称的二爷这次要包庇自己的徒弟,连忙变本加厉的嚎哭起来,哭的陈皮额头上的青筋直跳,一个刀眼甩过去,恶狠狠地凶了句,“闭嘴”
  被陈皮凶了声,老汉呆愣愣地吓在了原地,张着个嘴表情难看的像生吞了只青蛙。二月红蹙起了纤秀的眉,手中景德镇的白瓷玲珑茶盏“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老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莽撞了,背上一片冷汗涔涔,收了管家付的三倍蟹钱连忙灰落落地溜了。
  “出去跪着,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起来。”
  师父的声音没有台上的温柔婉转,多了丝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只是师父那双流转着万千光华的眸子不再有他陈皮的一丝影子。
  陈皮傲然的跪在夜色下寂静无声的红府院子里,双目流淌出的刹那失落转瞬变成了阴狠的戾气,那个不知好歹的蟹农,他的螃蟹能被自己拿来孝敬师傅,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学了二月红大半本事的陈皮,耳力极好,一阵虚浮的细碎脚步声传来,陈皮收敛了眼中的煞气,冲着身披碧色锦缎披风的孱弱女子唤了声,“师娘”
  丫头轻咳了两声,将手中端着的蟹黄面递到他手中,“你也是,不过是件小事,乖乖向二爷认个错就是了,非要犟着。”
  素净的宽面拌着蟹黄,只撒了些被切的细碎的葱花,陈皮随手拌了拌,脸上却是倨傲“我都和那蟹农说了,今日没带银子明日就给他,是那老东西不知好歹非要闹到师父跟前,不然能有这事吗。”
  丫头见他冥顽不灵,也懒得劝了,陈皮塞了口面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去。“师娘,你就只会煮面呀,还有别的吗?”他恬着脸问道。
  “这大半夜的,你让我上哪儿给你找来四菜一汤,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丫头哭笑不得的直摇头。
  “哪有的事,师娘做的面最好吃了。”说完,一股脑的往嘴里塞面,不一会儿功夫手里的白瓷大碗便见了底。
  丫头收了碗筷,身影轻晃的消失在回廊里,陈皮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其实陈皮并不喜欢丫头,这样不漂亮,不聪明,只能谈得上乖巧的女人。在他眼里根本配不上有着仙人之姿,通天本领的师父,但是师父喜欢,甚至是深爱着,所以他就敬爱着护着这位师娘,因为师父喜欢的都是最好的。
  “咝”
  膝盖酸疼的让陈皮倒吸了一口冷气,但还是强忍着下了床,老管家正往桌子上摆着厨娘给陈皮留的吃食,见他步履蹒跚的走来忙扶了一把。
  “陈皮,二爷留了话你今天不用去梨园当差了,好好休息。”老管家虽然一头白发,中气却很足,也是伺候了两任红家老爷的老伙计了。
  陈皮拂开了老管家还扶着自己的手,艰难的做在了矮凳上也不管还没有洗涑抓起品相精美的糕点就狼吞虎咽。
  二月红喜甜食尤其这些江南特有的精美糕点,所以红府厨房做得最多的就是糕点了。平日里陈皮都嫌弃这东西腻的发齁,今日却觉得格外的好吃,昨夜里那碗素面吃得嘴里一点味都没有。
  陈皮一觉睡到了末时,天上的日头比之昨日还要毒辣,院子里的花木都被晒的打了焉,陈皮坐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的枝头上,手里捧着件绯红色金线绣凤凰展翅的外裳,艳丽的大朵牡丹花纹在被树叶剪碎的细碎阳光下华丽的耀眼。这是陈皮在自己房间的衣架上发现的,老管家说他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睡着了,被人发现时身上已经被人盖了件戏服。
  虽然这件外裳不算常见,但红府里也住着两个跟师父学戏的名怜都有这件戏里杨贵妃的外裳,陈皮把布料一寸一寸的在手中摸娑着,戏服不是簇新的但保存的很仔细。陈皮靠在树干上将戏服盖在脸上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是一股冷冷的幽香,是师父的气息。。。
  “噗”
  坐在树荫下品着碧螺春的二月红看了一眼面前架着二郎腿的陈皮,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陈皮啊,好歹你也跟了为师小半年了,坐相能优雅点吗?”二月红无奈的扶额。
  不过十四岁的青稚少年,穿着件漂亮的戏服,眉目清丽。陈皮起身用宽大的衣袖优雅遮面浅笑道,“师父,你能喷的再优雅点吗?”
  “臭小子,还敢顶嘴”
  两人都不顾了所谓的优雅,在院子里打闹。
  思绪清晰的就像昨日发生的一般,可又遥远的像树叶缝隙间转瞬即逝的流光,十年光景,早已没了当年坐看云卷云舒,笑谈风花雪月的闲适惬意。
  自从什么时候开始师父对自己越来越冷淡了呢。。。陈皮睁着眼睛,脸上还盖着师父的戏服,细碎的阳光透过薄薄的衣料,满眼都是胭脂红的霞光勾勒出衣服上的牡丹花纹。
  午后的时光让人像猫儿一样懒散,陈皮脑海中的疑问一点点涣散,眼皮越来越沉重。
  待陈皮醒来时,天边已铺满了像火焰一般明艳的火烧云,一层一层叠加的云海是明黄,橙红的炫丽色彩。陈皮猛地清醒过来,这个时辰师父该登台了。
  “噌”的一声,他跳下树干,火烧屁股似的往屋外赶,刚跑几步又急匆匆地赶回来将自己不小心掉在树下的戏服捡起来,当成宝贝一般揣在怀里接着跑。
  傍晚的街巷比白天更热闹,卖着各色吃食的小摊子是络绎不绝的人群,几缕清凉的风吹的人清气爽,陈皮咬着手里的葱油粑粑熟练的抄着近路向最深处的梨园赶去。
  在梨园外一处僻静的侧门,顺着院墙边上的大树一蹬脚就翻了进去,这会子门口正是进场子的时候,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陈皮绕过两株花开靡丽的秋海棠,其实他最讨厌花香,越浓郁的花香就越想打喷嚏,后来师父在园子里就只种些没气味的花,其中师父最喜欢海棠花,所以园子里各个花期的海棠花都有。
  躲在花树后头,陈皮远远张望着前头的木屋,这是师父平日化妆的房间,梳妆台上用檀木包边的精美镜子旁是几盒已经打开了的油彩盒与粉底盒,一只细长的眉笔静静地卧着,陈皮都能想象的出前一刻师父对镜描眉的景象是何等惊艳。
  一道纤秀的身影从屏风后走出,径直走到木廊前遥遥望着一片粉霞花海,被仔细描慕过的精致红唇轻轻勾了勾。
  “既然来了,还不过来。”
  陈皮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底眉顺眼的走了出来。二月红本就漂亮的凤眸被黑色的油墨拉的更细长,精致的眉似乎要飞入云鬓,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柔软笑意,微红的眼角十足的魅惑。陈皮一向觉得师父的戏子妆最美了,这一点全长沙人民倒也是深有同感。
  二月红静静地立着,落在陈皮身上的目光难得的柔和,陈皮垂着脑袋瞧着师父脚边垂着的浅粉色的撒花裙摆,忽的想起师父的戏服。
  忙跑上前将背上的布包袱解开,把叠的整整齐齐的戏服抖落开,献宝似的咧着嘴笑,“师父,您的戏服我一点都没弄脏,完完整整的给您送来了。”
  可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硬了,二月红身上已经穿着件一模一样的新外裳,陈皮眼中的光彩一点点暗淡下去。
  二月红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幽幽叹了口气,终究不忍。
  纤长秀气的手指轻轻解开系好的绳结,将外裳褪下放至一旁的椅背上,里头的衣裙很贴身将师父柔韧鲜细的腰束的很紧,身姿越发的修长美丽。
  二月红转过身就着陈皮举着衣服的姿势套上外裳,陈皮立刻欣喜若狂的为师父披上,二月红张开双臂任由着他虚环着自己的腰,陈皮的鼻尖满是师父身上冷冷的胭脂香气,手指不听使唤似的一个简单的绳结怎么都系不好,陈皮正懊恼着却听见耳边师父低低地笑了声,耳朵便不争气的红了。
  这一刻,陈皮多想就这么将眼前这个清瘦俊美的男人真正拥入怀中呀。。。
  穿戴整齐的二月红冲陈皮展露了抹清浅笑靥,眼波流转间的光华胜过窗外枝头上娇俏的海棠花。
  前头戏台敲过了三声锣,师父莲步轻移的向屋里另一头的正门走去,刚走几步又停下微微侧了头,“陈皮,一会儿我让管事在二楼给你留个位置,刚听见你从墙头跳下来踉跄了两下,想必膝盖上还肿着吧?今儿就算师父请你听戏了。”
  这时夜色已经降了下来,只有屋檐上亮着盏明艳的红灯笼,屋内昏暗的光线将师父的身影拉出一道纤长的阴影,繁复的发鬓上多而不乱的钗环“叮呤,叮呤”的响着,美的不真实。
  师父是个念旧的人,无论衣裳还是戏服都喜欢一个铺子的老师傅制的,对自己的性子再不喜,终究还是舍不下一份旧情。
  
 
  ☆、2
 
  二月红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幽幽叹了口气,终究不忍。
  纤长秀气的手指轻轻解开系好的绳结,将外裳褪下放至一旁的椅背上,里头的衣裙很贴身将师父柔韧鲜细的腰束的很紧,身姿越发的修长美丽。
  二月红转过身就着陈皮举着衣服的姿势套上外裳,陈皮立刻欣喜若狂的为师父披上,二月红张开双臂任由着他虚环着自己的腰,陈皮的鼻尖满是师父身上冷冷的胭脂香气,手指不听使唤似的一个简单的绳结怎么都系不好,陈皮正懊恼着却听见耳边师父低低地笑了声,耳朵便不争气的红了。
  这一刻,陈皮多想就这么将眼前这个清瘦俊美的男人真正拥入怀中呀。。。
  穿戴整齐的二月红冲陈皮展露了抹清浅笑靥,眼波流转间的光华胜过窗外枝头上娇俏的海棠花。
  前头戏台敲过了三声锣,师父莲步轻移的向屋里另一头的正门走去,刚走几步又停下微微侧了头,“陈皮,一会儿我让管事在二楼给你留个位置,刚听见你从墙头跳下来踉跄了两下,想必膝盖上还肿着吧?今儿就算师父请你听戏了。”
  这时夜色已经降了下来,只有屋檐上亮着盏明艳的红灯笼,屋内昏暗的光线将师父的身影拉出一道纤长的阴影,繁复的发鬓上多而不乱的钗环“叮呤,叮呤”的响着,美的不真实。
  师父是个念旧的人,无论衣裳还是戏服都喜欢一个铺子的老师傅制的,对自己的性子再不喜,终究还是舍不下一份旧情。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东升
  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一字一字珍珠砸玉盘一般,颗颗分明,字正腔圆,赢得台下观众一片喝彩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