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二之烈山寻踪[沈谢/夏乐] 作者:雷雨下田(上)

字体:[ ]

 
文案
命运以一种可笑的方式让一切重演,当隐藏于茫茫人海的烈山部再一次面对生死存忙之际,昔日的大祭司再一次站到了部族之前。
当初千辛万苦地逃离,这一次却是要回归故里。
只是早已烟消云散的流月城,此刻到底被掩埋在何处?
大地无数次的震颤,山海斗转、日月星移,终是将一切消息埋藏。
而暗无天日的地底却有着一线生机。
当那扇大门被开启之时,沈夜看到了属于他的希望。
“夕阳终将沉去,但若是有你在伴,我便能继续走下去。”
 
内容标签:强强 恐怖 盗墓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衣、沈夜 ┃ 配角:乐无异、夏夷则 ┃ 其它:古剑奇谭二、盗墓探险
 
  ☆、第一章:卧龙镇
 
  第一章:卧龙镇
  湍急绵长的历史不停地奔腾向前,昔日的流月城与落魄的烈山部早已归于沉寂,与世沉浮之间消隐于茫茫人海。
  当修仙与妖魔都成为传说,手中曾经紧握的,此刻又在何处?
  **********
  风景如画的云南,一草一木都仿佛含了灵性,眺望远处,群山环绕间层层叠叠的绿色如画一般,每一笔都是那么浓墨重彩。逐级而上的梯田,望不到边的绿树浓荫,让翻山越岭而来的一群人,难得感到了心灵上的安宁与沉寂。
  盘山公路的出口处站着十来个人,风尘仆仆,年龄大小不一。
  “那里就是石桥镇了啊,风景真是不错。”其中一个蜜色头发的年轻男子一边举目眺望远方,一边这般淡淡感慨道。此人眉目俊秀,笑容明朗,似乎多看一眼便能被他的爽朗感染。
  但他身后的数十人却是与他截然不同,说不上是阴郁,但是没有一个似他一般活泼,眉目之间更多的,是在地底生活了太多年的死气沉沉。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头发已见稀疏,明明是三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却是颇为苍老。若有人说他是五十,怕也有人相信。此人同样看着被绿树环绕的石桥镇,炯炯有神的双眼里,有着难以言明的复杂情绪。
  一行人都不说话,唯有那年轻男子不然,灿烂至灼人的阳光都难以打消他的兴奋:“太师父,这个村子看起来真的很不错,想不到这么一个小村子……”话未说完,却是当头被重拍了一下。男子到嘴边的话终于吞了回去,回头颇为委屈地看了身后的白衣男子一眼。
  那同样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子,刀削的五官,不容抗拒的冷硬眉宇,单薄的嘴唇形状姣好却一片肃然,哪怕只是无声地站在原地,都是违逆不得的矫矫不群,仿佛古代的君主军临城下,万千兵马一片肃穆。
  “乐无异,”面对徒孙“委屈”非常的目光,男子只回了一句话,“闭嘴。”
  “呃……”乐无异挠着头,见周围人具是一片淡漠的模样,终于想到这次出来,除了他向来冷漠的太师父沈夜,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
  太师父倒是时常嫌弃他聒噪,但这群人也太过无趣了吧?虽然他们的确是来淘沙的,也不用双方刚刚汇合,就这样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吧?
  不过既然太师父都开了口,乐无异再怎么兴奋都只能选择闭口不言,虽然他真的不觉得,自己这样算是出丑。
  喵了个咪,太师父要不要这么严格?
  不用想也知道乐无异在想什么,但沈夜只是瞥了对方一眼让他安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倒是一边的中年男子笑着出了声:“沈先生的徒弟果然不同凡响,黄某我真是羡慕。”
  沈夜不置可否,淡淡道:“他是我徒孙。”
  中年男子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被遗忘了的事来。只是看着抓着头一脸不好意思的乐无异,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这样一个年轻人,任谁都会觉得是沈夜的徒弟吧?但是当初烈山氏传出来的消息,的确是沈夜收了一个徒孙。
  但是,连徒弟也没有,又哪来的徒孙?所以他想当然的以为是消息有误,想不到竟还真有这种没徒弟先有徒孙的荒唐事了。
  只是再怎么荒唐,烈山氏的事可不是他一个外人可以置喙的。要不是这一次消息来源中正好有沈夜想要的东西,说不定他还不一定能和对方联手。
  这并不是说他黄氏一族淘沙能力不足,只是沈夜他们太过出名了而已。
  多一份力就多一份成功的可能,黄先生可不是自大的人,自然懂得适时的联手绝无坏处——自大的人,可不适合下地。
  不过既然沈夜自己都说了,黄先生也不好装作听不到,咳嗽了一声客气道:“原来是沈先生的徒孙,难怪性格那么讨人喜欢。”
  乐无异闻言,看了对方十几个人可以说是冷漠至极的表情,还真看不出来自己哪里讨他们喜欢了。
  不过一行人并不是为了交好才来到这石桥镇的,到时候各司其职就好,并不需要太过热络。故而黄先生一一介绍了他带来的人,大多是黄氏子弟,其中一个还是风水点穴师,倒是准备得十分充分。
  反观沈夜他们,只有太师父与徒孙二人,与对方人才济济的模样成了鲜明反比。不过沈夜他们本就能力出色,人多人少也无所谓。更何况人少了对黄先生来说反而更好,到时候己方能拿更多的好东西,何乐而不为呢?
  沈夜一直都是淡淡的模样,乐无异倒是一个个认了过来,不忘送上笑脸一张。不过对方那些人似是麻木惯了,哪怕一直面无表情,都比挤一个笑容看起来舒服。
  认识之后,一行人便正式上了路,毕竟手头的地图只标出了石桥镇的位置,但是他们目的地的入口在哪儿,可还要在这个镇中花费一番功夫不可。
  狭窄的山道因为有着各色植物的陪衬,倒也显得幽静自在,一路上只听得到脚步声与时不时的鸟鸣相伴。众人没有任何的交谈,就连乐无异都选择了闭口不言,不过看他的四处观望的样子,想必心情还是不错的。
  盘山公路距离石桥镇并不远,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那古朴中夹杂着现代气息的小镇便展现在众人眼前。因是汉族聚居地,这镇上房屋是砖房而非少数民族的阁楼,来往的农人也是汉族的打扮,只是那些女子腕间都佩戴着一些金银首饰。
  看到一群穿着不俗又有气势的人到来,来往的行人无不是驻足停步,有些人干脆偷偷聚在一起交谈,神情间都透着好奇。不过等黄先生的手下拦住了一个老汉,并询问“云汉宾馆”的位置时,那股好奇劲便过去了。
  这石桥镇并不富裕,当初却是搞出了一个所谓的旅游项目,轰轰烈烈了一阵子。结果倒是不好不坏,时不时的还真的有人来这边旅游。
  这镇上只有一个宾馆,而谁不知道去“云汉宾馆”的,都是来这镇上旅游的人。所以不用沈夜他们自己捏造来意,石桥镇人便想当然地那么认为了。
  本就要对方误解,黄先生更是乐得轻松,当下便给了老汉一些钱,请他引他们过去找那间“云汉宾馆”。
  老汉接了钱也是十分开心,连话都多了起来,正好一行人里乐无异也是个闲不住的,当下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
  “小伙子你们是来旅游的啊?”
  “是啊。”
  “是听人介绍来的吧?”老汉一副了然的模样。
  “是啊,听说这里都是龙,所以怎么都想来看看。”乐无异笑着答道,他事先被沈夜押着看完了所有资料,记不清楚都难。
  老汉一听便来了精神,一巴掌拍上乐无异的肩膀:“小伙子有眼光!我们这个镇子就是龙镇!都是龙!”说到这里老汉激动起来,“当初我们镇叫的是卧龙镇,其他地方谁不知道我们镇的大名,龙的镇子!龙的传人!可后来大革命硬生生破四旧给改了,嘿,真是一帮没脑子的。”
  老汉话到此处有着愤愤,他快八十岁的人了,一直以自己的镇子为荣,这硬生生给改了名字,之后还不允许改回来,谁能不生气?虽然来旅游的人依旧是慕“龙”名而来,但是“卧龙镇”和“石桥镇”,不用想都知道哪个名字更好更合适。
  “当初那批人可糊涂哦。”老汉感叹着,似是陷入了回忆,“石桥镇,也真亏他们想得出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嘿……”
  见老汉因沉湎过往而闭了口,乐无异可不想放过这个既可以聊天又可以查探的机会,当下便挑起了话题道:“老大爷,你们这镇上都有哪些龙啊?我是听同学介绍来的,想把镇上所有的龙都看一遍,要不然没看全就回去了多可惜。”
  这话明显取悦了老汉:“小伙子你这话说得对,错过了哪一个都是可惜。”他全然不在意周围那些沉默了一路的人,对着乐无异介绍起来:“你们可以先去龙王庙,”他指着东边,“喏,就在那边,传了多少年下来的庙了。当初三年大旱哪,我们镇上都死了不知多少人,后来还是镇长去龙王庙里求的龙王。”
  “你可不知道,没过多久那雨就下来了,嗬,就像脸盆倒下来的一样,那个时候真是好久没见过雨啦!老家伙我都哭了,那可是救人命的雨啊,龙王爷在天上看着呢,他显灵啦!”
  即使老汉说得太过琐碎,乐无异还是一脸惊讶道:“三年大旱里竟然还下过雨?” 
  老汉一脸骄傲:“可不是,所以这龙王爷才是最灵的,这龙王庙你们可一定要去啊。”
  乐无异一脸兴味盎然,顺着老汉道:“一定一定,到时候我也去求雨试试,说不定明天就能下雨了。”
  老汉闻言笑容更甚:“小伙子你就试试吧,不过不到特殊时期,龙王爷还不一定答应你哩。当初要不是死了太多人,龙王爷也不会发善心违规天条啦。”话毕,他又伸出手指着西面,“所以那边那个庙,小伙子你们也要去看看。”
  “那是什么庙?”乐无异好奇道。
  “卧龙庙!”老汉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杆旱烟来,“当初三年大旱为啥就我们这里下雨了,还不就是龙王爷看不过去违的天条嘛。可是违了天条是要受罚的,这不,被打下凡间受苦来了。”
  一声轻微的嗤笑响起,却是黄先生身后的一个年轻人,一脸的不以为然。不过好在老汉年纪大了,耳朵并不灵敏,倒是黄先生暗自瞪了那年轻人一眼。果然对方马上收敛了表情,再不言语了。
  老汉兴致很高,自然没有发现异常,继续道:“我们可不是忘恩负义的,那里本来就有一个庙,干脆就改成卧龙庙了,就希望龙王爷如果被打下凡间可以来我们这里躲躲,等啥时候可以回天了再回去。”
  乐无异同样的兴致很高:“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老汉煞有介事地点头:“可不是。”
  “那龙王后来回去了吗?”
  “这老汉我可就不知道了,天上的事我们凡人可管不得。”说到这里,老汉还颇为顽皮地眨了眨眼。
  乐无异笑着点了点头:“您说的对。” 
  接着,老汉陆陆续续又说了许多地方,无论哪一个,都不忘带上一个“龙”字,五龙岗、龙虎潭、巨龙石、九龙池,当真是一个“卧龙”无处不在的镇子。
  “九龙池是什么地方?”突然,一个淡漠富有磁性的嗓音插了进来,不说老汉有些出乎意料,就连乐无异也是一愣。
  太师父竟然对这些奇闻异事感兴趣?!
  沈夜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老汉虽然惊讶于这人突然发话,但还是答道:“就在镇子最北面。”只是其余的,老汉一副莫讳如深的模样,与之前的健谈判若两人。
  乐无异与沈夜对视一眼,被太师父授意的徒孙马上换上了热情的笑容:“老大爷,那其他的呢,还有没有其他的龙了?”
  见乐无异几人无心追究,老汉似是松了口气,语气再次变得高昂起来:“当然有,我们这个镇子啥都不多,就是龙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