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二之烈山寻踪[沈谢/夏乐] 作者:雷雨下田(中)

字体:[ ]

 
  ☆、第五十一章:半身
 
  第五十一章:半身
  明明覆盖着一层绒毛,明明足有大腿粗细,那节肢看起来却是十分锋利,每移动一步,都有着钢铁般坚硬不可侵犯的架势,但是如此沉重的躯体行走在轻若无物的丝网上,竟是一点声音也无。
  四人紧贴着山壁,静静地看着那蜘蛛显现出完整的身形:这是比起先前那些蜘蛛来大了一倍不止的怪物,八只单眼上下移动,似在搜寻着猎物,庞大的身躯上覆盖着如针一般的绒毛,而在那头部之上,竟是突兀地竖立着半截躯体。
  那是一个女子,毋庸置疑,只因那纤细的身形与丝绸罩衣,勾画出了一个曼妙的倩影,但是那一帘轻纱却是将她整个人笼罩,不留一丝缝隙供人窥视其真颜。
  活人骑着蜘蛛?乐无异再仔细看,便发现自己完全猜错了,那个女子没有下身,应该说,那女子的下半身便是那只蜘蛛。
  一根根清晰可见的紫色血管裸露在蜘蛛头部,无不是汇聚于女子身下,缠绕着、蠕动着。血管内紫色的液体正在来回流动,像是随着人的心跳而脉动,好在轻纱除了遮住女子的面容,它也将女子与蜘蛛的连接部位完全遮掩,否则乐无异难以想象那一番场景该是如何的诡异与恐怖。
  而谢衣,他在看清蜘蛛上方的半身女子后便是呆住了,脑海中一个场景一晃而过,她是……
  沈夜就站在谢衣身侧,自然发现了对方的惊讶:“怎么了?”
  谢衣压低了嗓音,不确定道:“她,似乎是我梦中出现的那位女子。”
  此话一出,沈夜便皱起了眉:“确定?”
  谢衣有些犹豫:“我不能肯定。”身形虽然相似,但服饰发髻决然不同,也只能说,这只是他的直觉。
  那个梦中被蜘蛛淹没了的女子,会不会就是眼前人?
  沈夜皱着眉不再说话,与其余人都保持着沉默,无论如何,他们现在还是静观其变为好,毕竟与先前那些蜘蛛的美人头不同,那美人头不过是一个摆设,美则美矣,并无任何的用处,而这一只蜘蛛身上的女子,在场的四人没人会怀疑她是活的,只因那轻纱掩映的躯体,时不时地移动着,与那八只单眼一起搜寻着四方。
  乐无异捂住了自己的嘴,就怕发出太大的声响把那只蜘蛛引了过来,喵了个咪,快走吧,你走了我们就没事了。
  蜘蛛庞大的身躯终于自山壁之后显现了出来,那足有两个成年男子相加的高度,说是巨兽也不为过。而沈夜四人则是屏息以待,只是手中的剑,都是握得越发的紧了。
  蜘蛛不停步地往前走着,一时间似乎没有发现谢衣等人的存在,但当蜘蛛尾部粘连着的白茧显现之刻,一行人终究是暴露了行踪。
  那白茧蛛丝裹就,透明的可以看到其中的事物,所以当那被腐蚀了大部分皮肤,裸露了血红色肌肉的人在看到谢衣他们的那一刻,谢衣四人便知道,不好了。
  果然,被蛛丝牢牢包裹的男人开始猛烈挣扎起来,大睁的双眼与“喝喝”的嘶吼声,无不是求救的表示,只是,在他猛烈挣扎的同时,那蜘蛛上方的半身女子便发现了异常,她缓缓地转过了头来,还未看清谢衣等人的模样,便见一道黑影破风而来。
  “乒”的一声巨响,那是金属相撞的声音,沈夜皱眉看着以蛛腿挡住了攻击的女人,反手一转,便转移了目标直接朝着蜘蛛尾部粘连的白茧而去。
  许是身体太过庞大,这只蜘蛛并不如上方的美人蛛来的身体灵便,她想要阻拦沈夜已是不及,下一刻,那包裹着活人的茧子便剥离了她的身体。
  因为白纱遮掩了女子所有的表情,所以她此刻是否愤怒众人并不知晓,但是她的攻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八只如钢刀一般的巨腿猛地攻向了山壁附近的四人。
  谢衣抽出长剑,“乒”的一声抵住了那来犯的蜘蛛腿,下一刻马上又退了开去,跳离的一瞬间,躲开了其余节肢的集中攻击。
  乐无异则是一个矮身,节肢伴随着风声划过,听着耳边“喀拉拉”的声响,他的上方,一道足有一指深的裂痕几乎横贯了整道山壁。
  而夏夷则想要去往那被白茧包裹的男子却是不得,每前进一步,那些节肢的攻击便会猛烈许多。
  此刻每人都面对着蜘蛛的攻击,而脚下的丝网承载着他们以及那只蜘蛛本身的重量,故而那蜘蛛腿虽然每次都全力斩下,但在真正触碰到蜘蛛网之时却是及时收回了力气,在不毁坏丝网的情况下,挥舞着其余的蛛腿攻向四人。
  因蜘蛛共有八支腿,谢衣等人攻击起来便有些吃力,毕竟他们只有四人,一人一根都来不及,更别说刀剑根本砍不断这些蛛腿了。
  此时的沈夜突然发力,那长鞭卷住了蜘蛛的一条腿后一个用力,却是翻转了身形直接跳到了蜘蛛背部。
  那半身的女子自然察觉到了危险,扭转了躯体的下一刻,便是两条腿反转了过来直接袭向沈夜。沈夜长鞭一边抵挡着攻击,一边却是极为快速地奔向那名女子,与那些美人蛛不同,这半身定是影响这只怪物的关键。
  随着沈夜的靠近,眼前的蜘蛛显然慌乱了起来,再顾不得底部攻击自己的谢衣与乐无异三人,能腾出来的蛛腿全袭向了背上的沈夜。
  趁着蜘蛛无暇顾及那只白茧的时刻,夏夷则终于来到了被包裹的男人身边,一剑下去,只听得“噗呲”一声轻响,那层层的白茧便如那盛开的白花一般碎裂了开来,一缕缕的白丝飘散无踪。
  “你还能动吗?”夏夷则想要扶起那名男子,却是无处下手,只因对方皮肤几乎都已被腐蚀殆尽,那几乎可以看到筋脉的肌肉,找不到一处完好之地。
  “喝喝……喝喝……”男子重获自由之后并无欣喜,他瞪大的眼中依旧满是恐惧,让夏夷则一时找不到办法让对方冷静。
  眼前的男子目无焦距只是不停摆动着手挣扎,明明包裹他的白茧已经碎裂,他却还是如同被困其中一般四肢不停挣动,似乎想要打碎那一层束缚。
  看来,此人是被吓破了胆,先前的求救恐怕也只是下意识的本能罢了。
  男人皮肤破损的身体碰不得动不得,夏夷则终是选择暂时放弃,重新回到了砍杀蜘蛛的乐无异身边。
  钢铁一般坚硬的蜘蛛无从下手,也只能以防御为主,谢衣看着上方承受着大部分攻击的沈夜,一咬牙想要纵身而上的瞬间却是瞳孔一缩:“师尊小心!”
  那蜘蛛为了摆脱身上的沈夜,庞大的身躯出人意料的来了个大翻转,沈夜只觉得脚下突然一轻,头朝下的瞬间只能一个用力,复又跳回了丝网之上。
  谢衣快速地来到了沈夜身边:“师尊。”
  沈夜淡淡道:“无事。”他长鞭握在手间,看着那只蜘蛛目光森然。
  庞大的蜘蛛翻滚着落在了远处,在落地的瞬间,却是忽然自腹部喷出了万千蛛丝。
  许是明白眼前的四人并不好对付,那蜘蛛鼓足了劲,一时吐出的蛛丝便如河一般奔涌而来。
  柔软的蛛丝哪怕砍断了也不能起到抵挡的作用,下一刻,汹涌的白色便将四人吞没。
  
 
  ☆、第五十二章:转折
 
  第五十二章:转折
  “大人……当真去意已决?”悠悠的嗓音,微蹙的柳眉,女子面上有着难解的忧愁。
  身形颀长挺拔的男子伫立窗前,袖间绿色的绿枝纹暗淡了颜色,他闻言只是一声叹息:“我无意拒绝。”他转过了头来,目光深沉,“抱歉。”
  一声抱歉,包含的深意唯有两人能理解。
  女子目光一闪,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只是看着男子那满是歉意的脸庞,终是咬紧唇低下了头去:“这是大人的选择,大人觉得好……那就够了。”
  男子闻言并不见欣喜,看着那隐忍的女子,千言万语,最终唯有一声叹息。
  “阿离,抱歉……”
  **********
  “滴答——”
  “滴答——”
  朦胧间,似乎有什么正在滑落,珠玉一般脆响……
  谢衣缓缓睁开眼,周身是没有光芒的一片黑暗,脚底是那银河一般璀璨的湖面,有些熟悉的场景,又是那个梦?
  又听得那“滴答——”一声,清脆至心碎的声音,却是碧波荡漾的水面之上,不停洒落的泪水泛起了阵阵涟漪。
  果然是那名面纱遮掩了容貌的女子,只是此次的她手中一卷帛书紧紧贴近了胸口,无数的泪水滑落,印染了那卷帛书,也喧扰了那原本清幽无比的湖面。
  “大人……大人……”喃喃的细语,压抑了的哭泣,带着悲哀,也带着绝望,“大人……”帛书上绽放了朵朵鲜艳欲滴的红梅,而那白色的面纱,也同样被两道血痕印染。
  女子终究是跪下了身去,只是那哭声依旧是压抑的,郁积在胸腔之内,每一声都带着难言的绝望与痛苦。
  原本轻微泛着涟漪的湖泊再一次躁动了,却是无数的蜘蛛突然自水面之下钻了上来。它们像是受到了呼唤,带着幽幽的紫色光芒,一层层地往上攀爬着,不久便爬满了女子的躯体。
  而那名女子依旧无知无觉,任凭那些泛着紫光的蜘蛛爬满了全身,那卷原本雪白的帛书变成了血红色,被女子小心地抱在胸前:“没关系的,大人,阿离在这里……”
  “阿离,一定会完成大人的心愿……”
  一缕白光突然在谢衣眼前闪过,他定了定神,再睁眼时,微波荡漾的湖水、被蜘蛛覆盖的女子都不见了踪影。
  此刻的谢衣,周身被一片透明的薄茧所缠绕束缚,熔岩的热度再一次席卷了全身,刚才的一霎那,他果然是做梦了?
  沈夜就站在谢衣身边,同样被白茧所桎梏。透过那透明若无物的白茧,谢衣可以看到沈夜平淡间带着不满的神情,再看那依旧吐着蛛丝的蜘蛛,他确定,自己仅有一瞬间的晃神。
  接触白茧的皮肤突然泛起了微微的疼痛,谢衣当下便是长剑一挥,只听得“噗呲”几声,却是身边沈夜等人同时斩裂了白茧。
  那些蛛丝将四人束缚也只有一瞬间,被缠绕的下一刻四人便都是挥剑破开了桎梏,故而那仅有一刻且又似梦非梦的场景,让谢衣难以确定是否是真实。
  “师尊,我……”对着身边的沈夜,谢衣话未说完,那匍匐在远处的蜘蛛却是再一次抬起了身,下一刻,又是无数的蛛丝铺天盖地而来。
  “喵了个咪,还来?!”乐无异无奈地大吼,却是不得不挥剑斩断那无尽的蛛丝,视线模糊之时,那只蜘蛛,是不是近了很多?
  乐无异正在疑惑,腰间却是一紧,还没来得及低头,夏夷则便带着他一个翻身跳到了远处。
  “夷则?”乐无异惊讶地开口,夷则这是做什么?
  夏夷则只是皱眉看着二人先前所站的位置,几缕白烟袅袅升起,伴随着轻微的“呲呲”声,乐无异随之看去,那呈网状的丝线……融化了?
  “喵了个咪,这只蜘蛛是要自杀吗?”乐无异忍不住跳脚。
  脚底下的蜘蛛网融化了,这不就是自寻死路吗?到时候别说他们四个了,就是这只蜘蛛自己都会跌到岩浆中去。
  为了赶尽杀绝,这只蜘蛛是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了?乐无异对此十分无奈,好在那似被硫酸腐蚀的丝网只是慢慢地扩展,在融化了一个大洞后没了蔓延的趋势。
  夏夷则见状皱起了眉,这蛛网是被什么腐蚀的?按这情况来看,他们脚底下踩着的蛛网应该就是眼前的蜘蛛吐丝而成,但这只蜘蛛并没有做其他多余的动作,难道这蜘蛛丝还自己相生相克了不成?
  夏夷则正疑惑间,乐无异却是有了发现,朝着防御的谢衣与沈夜大喊道:“师父,太师父,小心脚下!”远处二人脚下也是缕缕的白烟升起,在二人警觉地跳离之时,那一处的蜘蛛网也融化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