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英道和修夏的校园时代(不可能错过你) 作者:茉光千千

字体:[ ]

 
文案:
     当宙斯酒店的继承者崔英道遇到可以听见人内心的朴修夏,两个孤单的人开始互相取暖,渐渐明白自己的心。主打彬硕CP,清新温暖的校园故事,HE。
 
内容标签:日韩剧 边缘恋歌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英道,朴修夏 ┃ 配角:金叹,车恩尚,张彗星 ┃ 其它:彬硕,校园
 
==================
 
  ☆、终于等到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实在是觉得崔英道和朴修夏太配了,我之前有发在贴吧里,希望和更多人交流于是就发到了晋江,本文还在更新中,我会尽量保持两边相同的更新速度,欢迎大家留言和提出建议。
【】里是修夏可以听到的人内心的想法
  冬天的晚上,虽然没有刮风,但街上还是格外的冷,路上的行人也只有三两个。出来买完东西回家的朴修夏一边后悔自己穿的太少一边拉紧衣服匆匆往家里走。
  “知道了么,下个学期金叹要回来了。” 刘Rachel的话一直在大脑里反复出现,三年前与金叹相处的片段也开始浮现,崔英道心里越来越烦躁,没注意到自己的机车开的越来越偏,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正朝着一个捡废品的老伯开去,崔英道慌忙刹车并偏转车头,幸好只是蹭到那个老伯,机车在老伯前方几米处停住。
  想快点回家的修夏听到身后刺耳的刹车声,下意识回头,看到一个老伯摔倒在地,急忙跑过去帮忙。
  “老爷爷,没关系吧。”朴修夏这才注意到老伯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机车,说话的人也向老人走去,看来是机车的主人,是他撞倒了老伯吧?
  老人在修夏的帮助下缓慢地蹒跚着站起来,模糊地说着“没事、没事。”
  机车主人边向老人走去边把头盔摘下,他的头发向后梳,有点担心的表情,但浑身却散发着让人难以靠近的强大气场。
  崔英道看老人似乎真的没什么大碍,准备转身离开,刚走了几步,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崔英道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纸币递给老人,“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给您一些补偿吧”。老人低下头,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还是颤抖着接下了。【最近的废纸越来越少了,虽然不想要这些钱,可是我已经好久没吃上饱饭了。】读到老人的心声,朴修夏想说些安慰的的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从购物袋中拿出自己刚买的面包递给老人,“老爷爷,你喜欢吃这种面包吗?我买错了,不太喜欢这种口味,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吃吧。”
  “那怎么好意思,真是太谢谢你了。”老人感激的向修夏道谢。
  “是我该谢谢老爷爷才对,您帮我解决了一个问题呢。”修夏笑着安抚着老人。
  抬起头看着崔英道离开的背影,修夏在心里想“说声对不起有那么难么,明明很担心这个爷爷啊”。
  朴修夏蹲下帮老伯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报纸。突然,修夏捡报纸的手停了下来,他愣愣地看着报纸上有关国选律师的报道,手开始无法抑制的微微颤抖,“张彗星”——原来姐姐当了国选律师啊。 
  与老伯分别之后,修夏一只手拿着买来的东西,一只手里紧紧抓着从老伯那里拿来的有着国选律师报道的报纸,慢慢往家里走,十年前发生的一切涌上心头。幸好那时的姐姐愿意帮助自己,才没有让杀死自己爸爸的人逍遥法外,自己找了她十年,现在终于有了姐姐的消息,修夏心里很开心,脚步也渐渐加快。终于回到家里,朴修夏挥舞着报纸,无法抑制地在家里又蹦又跳手舞足蹈,释放着自己开心的情绪。
  ~~~~~
  张彗星是朴修夏的初恋。
  姐姐她,过的好吗,还会记得我吗?朴修夏站在燕州国选律师事务所的外面,搜寻着张彗星的身影,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找一下。
  徘徊了很久,朴修夏还是没有勇气去找张彗星,于是决定去附近一家拉面店吃午饭。毕竟十年了啊,第一句话说什么呢。
  “你好,我是朴修夏,记得吧。”修夏坐下后对着旁边的玻璃开始了练习。“不对,她有可能不记得呢。”修夏偏着头皱起眉嘟着嘴思考到底应该说什么。“好久不见,我是朴修夏,哈哈哈”几声不自然的干笑之后修夏还是觉得不太对,“不能这样说啊”
  之后朴修夏又正色说道:“我想你了,姐姐。”“啊——怎么办,我要疯了,不行啊——”朴修夏越来越纠结,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好久不见,姐姐,姐姐”,朴修夏又继续尝试,还卖萌地眨了下眼“啊——不行,叫姐姐太别扭了——”朴修夏把头埋进放在桌子上的手臂里,用一只手一下一下敲着桌子,之后突然抬起头,表情严肃“接下来说点什么呢。”
  “切。”朴修夏听到一声嗤笑,下意识转头,发现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坐了一个人,朝自己这边看着,这个人有点面熟却想不起哪里见过,但这个人脸上的轻蔑与不屑确是清清楚楚。【这个人是白痴吗?】朴修夏从这个人眼睛里看到。
  虽然遭到了鄙视,朴修夏还是回过头,决定不要回应这个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朴修夏是最讨厌惹麻烦的,虽然是个跆拳道好手,他却不喜欢打架或者争吵,他的世界已经够吵了。 
  “您的拉面,请慢用。”这时拉面刚好送来,朴修夏自顾自地开心的吃起拉面。
  崔英道一开始就注意到自己斜前方有个傻小子一直在自言自语,好像是在自我介绍还是什么的,是叫修夏吧,名字不错,就是大脑好像有点问题呢。看着面前的人各种纠结,崔英道不禁笑出了声。不出意外的,那个傻小子朝自己这边看了,可是又很快转过头去吃起拉面。连吃拉面的样子也很傻啊,有点意思。呃,刚才那个小子有点面熟呢,看起来好像也是学生,只是现在放寒假没有穿校服,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家伙。
  
 
  ☆、目标是帝国高中
 
作者有话要说:  【】里是修夏可以听到的声音
  快开学了,崔英道把自己的机车送去保养,顺便把机车重新改装,正跟店主聊着机车的改装情况,进来了一个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女生,“您要的炸鸡送到了。”店主随口应道:“送到里面,顺便拿钱。”
  女生送到里面的几个男店员那里,“一共16100元。”
  “哟,那100元是什么啊,要买饼干吃吗”其中一个店员表情夸张地开起玩笑来。女生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零钱一边说:“找您零钱,请付钱吧。”“还蛮机灵的嘛,高中生吗,打工什么时候结束,哥哥去接你啊?”另一个店员跟着也语气轻浮起来。
  “请您把钱给我!”女生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可是两个店员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女生无奈地拿出手机:“喂,您好,我是高中学生正在打工” 店员一听有点急了,连忙去抓女生的手机:“你在跟谁打电话?!”“警察局啊,”女生很淡定地看向两人。“你!”
  最后女生拿着17000元离开了机车修理店。
  望着女生离开的背影,崔英道心里想:哎—股—,现在的女生都这么有办法了么?
  ~~~~~
  朴修夏在剩下的寒假里一有空就去张彗星工作的事务所外面游晃,终于见到了下班回家的张彗星。朴修夏一直跟在张彗星后面,还跟着上了公交车,装作不经意地偷看她。
  【到底要不要去帝国高中讲课呢?虽说自己当年大学毕业时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考过教师资格证,但自己并没真正讲过课啊。不过,只是给高二的学生们普及一下相关法律知识,课程内容并不难。嗯,帝国高中二年级一共有三个班,每个班一周有两节课,通过排课一周只需要去上三次课,每次分别给两个班上一节课就可以了,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精力。作为贵族学校报酬也很高,妈妈又刚刚抱怨了自己工资太低,哎股,去帝国高中代课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张彗星看着前方,一直思考着要不要接受帝国高中的邀请,暂时去当一个学期法律基础课的老师。
  来帝国高中的大多是各有名企业的继承者们,今后的商业合作一定会涉及到法律问题,帝国高中就打算提前在高二开设一个法律基础课,作为一项改革措施实施,让继承者们可以提前对将来可能遇到的各类涉及法律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解,很多有名的私人律师都涉及到不同集团的利益问题,所以学校就去联系相关部门,想找一个国选律师暂时代课,于是就找到了张彗星。
  朴修夏默默地跟在张彗星身后,把她安全送到家之后,低着头思考刚才读到的张彗星的想法。原来姐姐想要到帝国高中任教啊,要是我可以转去那个学校,就可以有跟姐姐说话的理由了吧?可是帝国高中是贵族学校,我怎么才能转去那里呢?
  回到家的朴修夏打开电脑,搜寻着可以去帝国高中上学的方法。
  自己虽然有爸爸留下的遗产和保险金,但绝对达不到可以去帝国高中上学的要求。不过一些集团为了自身形象会提供一些社会关爱人士的名额,让一些家底没有那么殷实的学生来帝国高中上学。不过就算这种名额也都大多给了关系户,自己该怎么办呢?爸爸当年做记者应该也认识了不少大人物吧,可是他们凭什么帮我呢?
  虽然不抱希望,朴修夏还是再一次开始整理已经整理了无数次的父亲的遗物。
  “有了!帝国集团。”出乎朴修夏意料的,父亲当年好像跟那里的一个社长关系很密切,有一段时间还有很多书信往来,虽然看不太懂信上的内容,但可以断定的是父亲当年一定帮了这个人很大的忙。
  朴修夏进一步了解这个人,这个人居然是帝国集团的现任会长,虽然现在生病在家休养,但还是掌握着帝国集团的实权。
  ~~~~~~
  “我妈和你爸要结婚了,我们居然要成为兄妹了,太好笑了,这样的话金叹就成了你的妹夫了。”妆容精致的刘Rachel坐在车里,打着电话,笑得一脸讽刺。
  “无所谓,我早就忘了那个家伙了。倒是你,你是真的喜欢上金叹了吧?金叹回来,你很开心吧?”电话另一边,在街边倚靠着自己机车的崔英道扯起一个坏笑,同时加重了“真的”两个字的读音。
  电话这头,刘rachel沉默了几秒,深呼吸之后回答道:“不用你管,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忙音,崔英道轻笑了一声,装起手机,戴上头盔,骑车去自家酒店洗碗。
  
 
  ☆、记忆中的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是朴修夏可以听到的别人内心的想法
  在碰了不少壁之后,朴修夏终于见到了金南允——帝国集团的现任会长。
  “您好,我是朴珠赫的儿子。”见到坐在椅子上,腿上盖着毛毯的老人,朴修夏恭敬的鞠躬,进行自我介绍。面前的老人虽然带有一些病态,但从他眼睛里仍能找到精明的神色。
  金南允明显怔了一下,不敢相信似的,缓缓开口:“你说,你是珠赫的儿子?”
  “嗯。最近整理父亲的遗物,发现了这个。”朴修夏拿出了整理遗物是发现的父亲写的,但好像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寄出的明信片,收件人就是金南允。
  拿着卡片,金南允闭上眼睛陷入了回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珠赫已经走了快十年了啊,当年他出事的时候我刚好在外地出差,回来就只来得及参加他的葬礼。”老人表情明显变得悲伤,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父亲当年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啊。我当年还想过要收养你,可是你姑父始终不同意,我就没有再坚持。”【当时姑父是已经知道可以拿到一大笔保险金了吧,所以不肯放开我,当年他可是想要把我丢掉的啊。】朴修夏在心中冷冷地想到。
  “你现在还是和姑父一起住吗?”
  “没有,我搬出来自己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