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婴女中 作者:四百八十寺

字体:[ ]

 
文案:
 
     一个战地女记者,一个德籍华裔女子,一个美籍女校长,一个随军日本军妓,一个市井民巷中的妇人,一座沦陷的城,一片给人希望的安全区,一所接济难民的教会女校,一群在“生存”、“骨气”与“良知”间挣扎的难民。
 
镜头中的生与死、善与恶。
 
看战争与屠杀怎样伸出凶残却巧妙的手,将几个本无关联的女性的命运糅合交织在一起。
 
这一场南京大屠杀可以无关乎男人与枪炮,而只关乎她们,和人性。
 
继《破谍》后又一新作,希望大家喜欢~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民国旧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芳醒,弗洛伦斯·吴,琼斯小姐,小野千夏,冯二鹅 ┃ 配角:渡部次郎,周嫂,克劳斯,等 ┃ 其它:
==================
 
  ☆、初更
 
  (一)一九七七年初冬,旧金山
  下午三点的唐人街还没有完全醒来。
  “您好,我姓俞,昨天电话里预定了一间包厢。”一踏进这家小酒楼的门,我便对桌后耷拉着脑袋的门房小哥说。
  他正要打一个哈欠,被闯进的寒气和我的声音扰了,困泱泱的眼睛猛地一抬,右眼的眼皮一挑,叠起了几层,哈欠也退了回去,定了定神,这才反应过来,抓起桌上的簿子,“哦,俞芳醒女士是吧?”他揉着叠了层的眼皮生疏地念我的名字,“您的朋友已经在二楼等您了,请这边来。”
  我跟在门房后头,踏着狭窄油腻的台阶往楼上走去。我的心脏不太好,刚才路上走得有些急了,这会儿有些喘不过气来。
  “俞女士您慢点走,”他似乎听到了我的心脏在胸膛里剧烈跳动的声音,放慢了脚步,“有点暗,您注意脚下。”
  慢点走,慢点走。四十年,整整四十年了。
  四十年前的警报声、枪弹声、呼救声,在这一瞬交织在一起,在我的耳鼓间一闪而过,我感到更加气短了,仄仄的楼梯似是没有尽头。
  门开了,窗前站着的人转过身来,眼中还残留着先前一刻凭窗远眺时的善感情绪。门房小哥说了句什么便转身下楼了,他才无心搞清两个老太婆为何在下午三点约了一间饭店的包厢,我们看上去像是会给他一笔体面小费的人,这对于他来说就够了。
  四十年光阴缩短成了门到窗户的距离,我看着窗前的人,说不出话来。四十年前的人和事反反复复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却没有想过还会见着她,是啊,若不是昨天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谁又能想到呢?
  我从她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庞上寻找着过去的影子,也猜想着分别后的一切。 
  “俞小姐。”她蠕动着不再年轻的嘴唇,客客气气地叫了我一声。
  一时不知怎样回答。对于她,无论是在当时、记忆中,还是眼前,我都拿不准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这太复杂,这个故事太复杂。
  她从窗边走到离我较近的一张圆桌旁站定,拿她那双眼睛看着我。
  那双眼睛……我想起来了,那曾经是一双年轻的、狭长的内双眼睛,本是稚嫩而文秀的,如今那双眼睛的主人已和我一样,成了年过花甲的老妇。我从这双经时间涤荡过的眸中寻找熟悉的东西,一些我当年不忍去看的东西,我们不可避免地端详着彼此,末了,她冲我那么笑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上午我去看了琼斯小姐。”
  我也对她微微笑了,“她知道你能去看她,一定会很高兴,”顿了顿,“昨天电话里,你说有东西给我?”
  她低头,从手提包中取出一样物什,郑重地递上来,“他临终前让我把这照片交给你,他说,你是最有资格替他保管这照片的人。”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起来,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双手失去了大脑的指挥,也不晓得去接它。
  “俞小姐……”她见我这般模样,语气和眼神中都透出了担心。
  “喔,”我回过神来,双手接过那只拿绒布小心包裹起来的物件,拆开了绒布,是一方小巧的相片夹,我的手微微颤抖着,竟不敢再打开。
  我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那是什么照片,我本能地知道。四十年了,在我的记者生涯中,我拍过无数的照片,得过大大小小的奖章,然而,在我的心里,没有一张照片能和手中的这一张比。
  我睁开眼,慢慢打开那方相片夹,四十年的时光给相片染上了一层暗黄,相片上的女子平静地望向窗外,亦如沉船后静静的海面。我看到了那个午后那间房里阳光下轻轻跳动的灰尘,不,我听到了那敏感纤细的跳动;我嗅到了刚刚被肥皂清洁后的体香……那一刻的安宁又被外面的嘈杂所代替,我听到了流弹划破夜空的绝望;看到成群的女人跪在院子里,她们在祈求,祈求我们收留她们;我嗅到了鲜血的咸腥、腐尸的恶臭……那一幕幕,一幕幕的记忆是那样鲜活,将我带回一九三七年的那个冬天。
  (二)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底,南京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的那个下午,我把这日子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我在执行一项很重要的任务,也因为那天我同时邂逅了这个故事中三位重要的女性。
  那个下午,天还很暖和,南京城的百姓依旧为着生计奔波着,为着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着,如果他们知道十六天后这座城市将会沦陷,知道自己将会妻离子散,知道这身边的一砖一瓦、亲人朋友将永远地被摧毁永远回不来,他们又会怎样?
  那天下午,二十三岁的我正骑着自行车穿过一段窄窄的民巷,我想抄近路到宁海路的圣婴女中去。日军的轰炸越来越密匝,有消息说他们要攻进南京城来。全国记者联合会的保险柜中有些珍贵的底片和材料,听说美国教会开办的圣婴女子中学很安全,我受联合会会长的嘱托,去找当时的校长——美国人琼斯小姐,请求她允许我们将这些底片和材料转移到她们的校园中去。
  其实这一切本可以与我无关。我是八月初从天津南下首都南京的,当时是去参加一个为时一个月的记者培训。我出生在天津一个殷实的儒商家庭,按照家人的安排,培训结束后,我就要回去和只见过一面的黄先生成婚。
  培训开始不久便打响了淞沪会战,日军的飞机时不时绕到南京来轰炸一轮,当时南京城中许多有门路的人都迁走了,去周边的乡下,或者更远的地方:成都、武汉、天津、北平……家中一个又一个电报催我回去,他们越催,我越拖延,不愿意回去结婚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我要实现我的战地记者之梦。
  南京城中真的要发生一场大规模战役吗?想到这个,我便激动得夜不能寐。父亲赠予的一部莱卡相机便是我最珍贵的家当,我曾经和几名记者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当时中央医院的楼顶,拍摄到了日军飞机轰炸一座覆有红十字旗帜建筑的照片,也曾在轰炸过后深入民巷,拍摄那些被炸毁的房屋、被炸死炸残的百姓……看得越多,我就越想留下。参加培训时,一句教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如果你没法阻止战争,那就把战争的真相告诉世界。
  胸怀这样的使命,我骑着自行车从那段窄窄的巷子穿过,要到那头的圣婴女中找琼斯小姐。
  巷子出奇地窄,一个略显壮硕的中年妇人搬了把藤椅坐在巷子中央,一脸的怒气,嘴里不停地骂着什么。
  打她坐地儿的对门又走出一个穿长衫的男人,拎着个褪色的箱子,身上的长衫也洗得发了白。我不得不下了车推着走,这么窄的巷子,说不好就碰到别人。
  男人先开了口:“冯嫂,骂着呢?”
  我一听便乐了,原本想快点过去的,这会儿却放慢了步子,想多听一耳朵。
  “没见过这样的甩(suai三声,南京方言,这里是贬义词)男人!”被称作冯嫂的依旧盛怒,“杨师傅,你评评理,现在渡轮的船票多难搞!我费了多大事托了人,压箱底的钱拿给这个甩男人让他给人送去,结果他拿去赌掉了!”冯嫂申诉完了委屈,又不干不净骂了一串。
  自屋里面传出闷闷的男声:“哪能就打进来?”想必这声音便是冯嫂说的甩男人口中发出的,“唐将军带着几万口子兵守着呢!听人一起哄,你就要跑到乡下去,我们南京是风水宝地,打不进来的。”
  “哎呀老冯,”拎着箱子的杨师傅叹道,“小鬼子厉害得很,你看看连上海都丢了,就前两天,无锡也被他们打下了,那边的难民都在往北边跑呢。”
  “我们这可是南京,”屋里那闷闷的声音又响起来,“六朝古都,龙盘虎踞的是附王之气,哪里就能让那小鬼子给占了?”
  “哎哟我的冯老哥哎!没错,我们南京城西北两面背水,正是兵家所谓的‘背水一战’的绝地,这说法在冷兵器时代说得通,高山大江皆是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可现在拼的是火器啊,小鬼子的高枪大炮一来,完全倒过来了,高山大江就成了守军的死地啦!”
  “你俩别站这里说这些文绉绉的,听不懂!”冯嫂转头冲里屋骂道,“就会赌!这下好了,命都要赌掉了!”又转头问杨师傅:“老杨,你这也是要走啦?裁缝铺子不要了?”
  “唉,唉……”
  杨师傅刚要说什么,打我来的方向传来两声汽车喇叭,我们一同往后看去,是一辆蹭亮的黑色轿车,车前插着一面德国的国旗。
  冯嫂抬手冲着轿车摆了摆,咕哝了句:“过不来的。”
  我也瞅着悬,这巷子实在是窄,并行三个人都嫌挤。谁知那轿车不依不饶,又往这边驶了一截,“嘟嘟”地叫着,颇有一丝威胁的意味。
  杨师傅趁乱对冯嫂径自打了个招呼,急急地走了。
  冯嫂打藤椅上站了起来,掐着腰,迈着大嗓门喊道:“过不来的没听到啊?!”
  那边却将喇叭按得更响了,大有“誓不回头”之势。
  我好奇地往轿车驾驶座上看去,看见一个头戴洋帽、一头整齐卷发的洋人女子,正端详她,车门开了,女子走了出来,一身墨绿色的掐腰毛呢大衣,颈背笔直的,高挑得很,再一看脸,却是中国人的样子,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
  女子礼节性地给了冯嫂一个微笑,笑得有些匆忙,有些不情愿,看出她被冯嫂先前的粗鲁劲儿扰着了,她打着手势比划着,口中蹦出的几个词儿洋腔洋调的,我听着意思,大约是说只要冯嫂让一下,车就能过去。
  冯嫂笨重的身子重新往藤椅上一压,实打实地“呸”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假洋鬼子!”
  被称作“假洋鬼子”的女子无可奈何地撇了撇嘴,走回了车里,直接往这边碾来,开到了冯嫂前面,“嘟——”长按了声喇叭。
  我觉得这事儿冯嫂不占理,这巷子终归不是她家的地产,别人有行车的自由,便走上前,冲她笑了笑,“大嫂,要不咱就给她个方便,让她过了吧。”
  “凭什么呀?洋人了不起啊?洋人就比咱尊贵啊?再说了,她还是个假洋鬼子!”
  “这……跟她是什么人也无关,路是公家的,咱得让人走啊。”
  冯嫂不理会,也不知从哪里抓了把瓜子,竟坐在那儿嗑了起来。
  轿车真怒了,接二连三地响着喇叭。
  我走了过去,开轿车的女子摇下了车窗。
  “她……她精神有点问题,”我用英文对她说,“是个疯子,呃……这里也确实窄,小姐你换条路吧?”
  她拿一双漂亮的眸子略过我,又看向前方坐在马路中间嗑着瓜子的冯嫂,“不,她不是精神有问题,她只是粗鲁。”她的话说得平静,却难掩那么一丝傲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