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昆仑山麓(青宇同人) 作者:飞檐走壁的奇迹

字体:[ ]

 
文案:
 
     青宇同人文《昆仑山麓》
 
为洪荒时期神仙故事,短篇,已完结。
 
其中某些神话故事为杜撰,请勿深究。
 
内容标签:洪荒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建宇,王青 ┃ 配角:天帝,句芒,应龙,郁垒,神荼,精卫,银灵子 ┃ 其它:
==================
 
  ☆、一
 
  【一】
  昆仑山麓,绿野与白雪交汇之地,长身玉立的男子,手执宝剑,咄咄逼人:“就是你,收了我二魂六魄?”
  浓眉大眼的少年,目光如水的望着他,非但没有怯意,反而绽出微笑:“是。”
  “那你,非死不可。”
  少年闭上眼睛,扬起脖颈,剑气下一瞬便会抵达他咽喉要道,可是他是真的高兴,因为凤凰涅槃,死地后生,再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他满足的。于是他笑起来:“我很开心。”
  年轻的男子剑尖一顿,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少年重新又睁开了眼睛,一双黑眸似春来冰雪初融,落于掌心的第一颗晶莹水珠,世上所有的生机都因此而起,又仿佛是人间最后一滴水,包含着世上所有的眷恋:“你要记得,我很开心。”
  
 
  ☆、二
 
  【二】
  一身短打扮,一双旧草鞋,年轻的农夫在田间快乐的劳作着,太阳底下,汗水顺着额头落下,偶尔滴落在他长长的黑睫上,更显得那双眸子波光潋滟。他正和气地跟邻居大妈道谢,感谢她领着小孙子来送水。大妈摇摇头:“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明明是你在帮我家干活,我送口水难道不应该吗?”
  她刚满七岁的小孙子则左右看看,皱了皱小眉头:“奶奶为什么你老得那么快?冯叔叔还是老样子。”
  说实话的结果就是得了奶奶一记白眼,和一场不欢而散,小小稚童哪里懂再老再不讲究的女人都忌讳听见说别人比自己年轻,又哪里懂世上就是有些人,早修得长生不老。
  冯建宇苦笑一声,轻叹小孩子童言无忌背后的火眼金睛:“怕是,又要搬家了。”
  回家,将平日攒下的一吊铜钱裹在腰带里,扎好,然后再打包几件衣物,睡起一觉便能上路。
  前提是,没人捣乱。
  冯建宇无奈地看着那记不得被穿破了几次的窗子,以及卡在窗棂中间,进出不得的鸟身人面怪,摇摇头:“早说你胖了,你还偏不信。”
  鸟身人面的怪物明明被卡得死死的,却还是不肯服气:“分明是下雨下的,你这木头窗框返潮,膨胀。”
  冯建宇哭笑不得:“这窗户若是活物,怕是要委屈哭了呢。”
  怪物哼哼两声:“说什么都没用,是你的窗户卡了我,你要负责,快,把我弄出来!”
  反正这屋子是不住了,坏一扇窗又能怎样。冯建宇随手拎起镐,凿了两下,他力气出奇的大,眨眼整面墙便显现巨大的裂缝,曲曲折折,延伸到窗框处,那里的缝隙细小足矣,足够鸟身人面他挣脱,留下身后黑漆漆的一个大洞。
  “看来你是要搬家了,”怪物站住,抖抖羽毛上的土,“否则毁成这样,你早叹气了。”
  冯建宇笑笑,不以为然:“到底什么事?”
  鸟身人面怪看看身后,黑洞没有墙的阻碍,他可以一览无余,望到很远的地方。直到确信周围无人,他这才又开口:“你也知,我从千里之外而来,东南西北的也走过多年,天象我看得最清。”
  冯建宇心思一转:“西天白虎星又有闪耀?”主杀伐的白虎星最为躁动,也最常有变化。
  怪物答:“正相反,白虎星所在已暗而无光。”
  冯建宇一惊:“无光......还是无星?”
  怪物:“地君聪慧,一句便听出端倪。的确如你所料,不是有星无光,而是不见星辰。”
  “之前可有异兆?”
  鸟身人面怪摇摇头。
  “那之后,可有异动?”
  怪物还是晃脑袋。
  冯建宇懵了:“无缘无故、不声不响,堂堂白虎星君七宿都不见了?”
  怪物终于点了头:“不止如此,我特意看了,青龙、朱雀也是踪影全无,在我发现白虎星君不见时,他们还在,但没几日,便前后脚也匿了。”
  冯建宇:“所以坐镇四方的星君,只剩下玄武?”
  怪物道:“玄武星从昨夜起就影影绰绰,哪怕晴空万里,他也是如此,和青龙朱雀之前的情况十分相似。恐怕......”
  冯建宇听懂了,玄武星也将消失。四象异动,必有巨变。
  人皆知,星象在天,共二十八宿,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七宿,分管东南西北四方。自盘古开天地时,他们便各司其职,从未有失。比如白虎星,主杀伐,在乱世时会有七宿之一下凡成为武将,带领千军万马,改朝换代,顺应天意达成任务时才可重返天庭,和余下留守的六宿会和。换言之,不管是四象中的哪一象,都不可能七宿一起下凡,更不可能联合其他三象一起异动。
  除非是.......
  冯建宇脸色一变,迅速出手将怪物推出墙洞去:“走!马上!从哪里来就回哪边去!”
  那怪物反应也不慢,此时已死死扒住墙边,抠得墙皮一块一块地掉落:“我不!我走了你一个人要怎么对付二十八星宿?”
  冯建宇一边着急一边忍耐着好言相劝:“句芒你贵为春神,得罪二十八星宿还怎么回天庭?至于我......我自有办法。”
  句芒根本不信,死犟着就是不肯走。争执中,不知何时,他忽然察觉身后推搡力量消失,想回头探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一团暖暖的灵力,自身后将他周身包裹。几乎与此同时,一阵狂风呼啸,将小小茅草屋整间卷起,于半空中碎成齑粉,而后吹散的无影无踪。
  
 
  ☆、三
 
  【三】
  冯建宇温和的声音在句芒身后响起,他是那种连假装都装不出冷漠的人:“你们来迟了,句芒发现我在先,头功该是他的。”
  另一道冰冷彻骨的灵力袭来,冯建宇一躲,强大的灵力马上将句芒从他的束缚中拖走。但句芒并没有感激,他木然地站着,心里一片凄惶,二十八星宿均已到齐,虎视眈眈,别说是他和冯建宇联手,就是天帝亲自下凡也难以孤身应对。何况......
  一个人若有所挂,是舍不得拼命的,舍不得拼命,就别指望能脱离绝境。
  寅时已到,天光未亮,即使厚重的云层拨开来,也见不到往日里群星璀璨,因为本该镇守四方的青白朱玄都聚集在冯建宇的草屋前窄小简陋的院落里,与院落的主人针锋相对着。句芒四下看了看,似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神将在毁掉草屋前,给这周围布下了结界,并未打扰到凡间。
  毕竟,星宿君知规矩,不会太放肆。
  可是句芒没料到,星宿君更想不到,他们的知规矩、不放肆,有朝一日竟也会成为短处,被人利用。只见草屋主人一个劈手,没人看清他用了什么兵器,二十八星宿辛辛苦苦布置下的结界就裂开了一个大口。措手不及的神将只来得及纷纷隐身,因为他们的身份和擒拿冯建宇都是天机,绝对不可对凡人泄露。就连还没反应过来的句芒,也被套了隐身术,安全地藏匿于夜色中。而与此同时,劈开裂口之人已经趁机纵身跃出,一脚踏上他袖中飞出的尺把长的袖剑,念个疾风诀,往西北乘风而去。
  领命拿人的二十八星宿哪里肯放他走,忙驾祥云紧追。需知祥云乃仙术,御剑飞行则是凡修道之人皆会,所以刚一较量,高下便立现——相比空中轻盈飘逸的朵朵祥云,冯建宇足下的剑就像地上牛车,沉甸甸、慢吞吞。他也晓得自己劣势,因此抢在星宿君们灵力追至前,将身子伏下,一个猛子扎入丛林之巅。
  夜色未褪,星宿众多,又不熟悉地形,一入丛林,再无胜算。何况容易误伤。星宿君们稍一商议,驾云在林上盘桓了片刻,哪知等到天亮也不见冯建宇出来,按耐不住的白虎星宿七人率先冲进茂密枝叶中查看,却只寻觅到遁地术的痕迹。句芒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窃笑,心道这些星宿君是在天庭呆太久,忘记冯建宇是万灵地君了吗?
  万灵地君,仙班中或许数不上,但在凡间,土地便是他的地盘,有的是办法安然脱逃。
  句芒不知他其实想错了,二十八星宿之所以没有穷追猛打,一来是因为这片林子,来历不凡,是当初夸父追日力竭葬身的果林多年演变而成,为天帝所指的禁地。二来,二十八星宿都能倾巢出动,怎可能没有其他追兵?
  穿越了九重厚土来到地心岩浆火湖边的万灵地君,正暗暗叫苦,来的是谁不行,偏是这么个大海无平,我心不绝的倔强家伙。白喙、赤足,当日为人时溺死东海,化身为鸟,衔石填海。如今奉天命阻他,石子颗颗落入火湖,激起岩浆火浪朵朵,逼得他全力闪躲,却仍是被零星火点溅到衣摆上,眨眼就成熊熊之势,逼得冯建宇双手交叉、一翻一错,褪去凡颜,换上仙服,整个人如脱胎换骨般神采奕奕。精卫看到,竟愣了好大一会儿:“我来时,只听说九十六圣君,不抵一个紫微星,但星宿二十八,不抵天帝一鬓角。我曾有幸仰望天帝一瞬,自以为也算是见过了仙人仙姿。而今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诚不欺我。”
  她愈发困惑:“地君既已成仙,合该无忧无虑,何故要犯天条?”
  不等冯建宇开口,第三个声音闯将进来:“地君自取魂石便是,我来对付这犟死鸟。”
  精卫眼尖,寻声望人,怒道:“小小银灵子,说什么大话!?”她白喙一张,石子吐出,半空中一化百,百化千,千成万。飞沙走石,自带风弋。也怪不得她恼怒,当年她的父亲炎帝,联合黄帝与蚩尤对战于涿鹿,本已大胜,偏这银灵子诡计多端,用幻术骗过炎黄二帝,将蚩尤残部带回九黎境内,害的她父亲追击不成,含恨而终。这笔宿怨,精卫一直记得,也一直发誓要将害她父亲之人掷死在石头下。
  于是她一出手便是索命的招式,银灵子却毫不畏惧,双手一拢,再松开是荧光点点,碰到精卫的石子,便被击散了。精卫见之,认定对方法力不如自己,遂一声鸣叫,又一阵石头雨砸将过去。谁知那被击散的荧光,却没有消失,反而借机分化的更散,甚至比精卫的石子更惊人,它们居然在空中熔解成雾!亮白的颜色,映着火湖的橙色,刺的精卫险些睁不开眼。但往日炎帝之女,岂会徒有虚名,她认定银灵子法力不如自己,如今放出的光雾,不过是场光怪陆离的幻术。
  嘶鸣一声,如同裂帛,引石子像倾盆之雨般簌簌落下,铺天盖地,不到一炷香工夫便实实在在的砸破了幻境之术。荧光收拢之时,银灵子也被石子击中,砸了一个趔趄。可是他不怒反笑。精卫察觉不对,四下梭巡,哪里还有冯建宇的身影。
  精卫怒极,正要发火,就听银灵子捂着伤处拦阻道:“精卫,你可愿意听我说个故事,有人比你还要倔犟。”
 
  ☆、四
 
  【四】
  小心翼翼将岩浆池中央的巨石上取来的黑色魂石揣进怀里,冯建宇连步伐都轻盈起来。
  取魂石极难,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只有冬至那天地心吐息,火湖最为平静,也是取魂石最佳时机。但这块魂石因为原主特殊,冯建宇前后察看了十余次,发现即便是冬至,炙热的岩浆也生龙活虎,根本无法涉险进入。然而二十八星宿的下凡,尤其是白虎七宿沾地的一瞬,骁勇之气沉降黄土,岩浆翻滚的活力居然难得的被压制了。冯建宇这才有机会靠近,并在银灵子的帮助下,顺利取走魂石。
  两魂六魄,只差最后一魄。
  九百九十九拜,只差最后一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