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在一起+番外 作者:浮云素(上)

字体:[ ]

 
文案
佐助和鸣人在解开无限月读之后婴儿穿到忍界战国时代
原本姓宇智波的还是姓宇智波
原本姓漩涡的却该成了千手
不过成为了柱间和斑最小的弟弟是什么鬼?!
#据说千手和宇智波不能谈恋爱我好心塞#
#追妻过程中有家族阻碍肿么破#
#论错误的恋爱模式#
#原来看上去很炫的木叶创始人竟然是这样#
#斑是个好哥哥,柱间是渣哥哥#
cp:柱斑、鸣佐、扉泉
 
食用说明
1.阿素智商不够,如果发现BUG请不要较真
2.cp和攻受属性根据文章发展而定
3.如果不合口味请点击右上角叉叉,我们有缘再见
4.本文谢绝扒榜
祝各位妹纸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鸣人、佐助 ┃ 配角: ┃ 其它:
 
【卷一:忍者大陆】
    第1章
 
  佐助不知道世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在他的记忆里他和鸣人联手打败了辉夜解开了无限月读然后又因为要革命的原因和鸣人进行了宿命的对决。
  虽然他很希望鸣人能杀了自己,但是那个笨蛋果然还是坚持不动手,小小的佐助叹了口气,那副小大人的作派放在他幼小的脸上只能让人觉得可爱罢了。
  “怎么了,佐助?”他旁边那个比他大上三岁的小团子饶有其事地问道,他的样子俨然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佐助,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脑袋后面留了个小辫子吧。
  “没什么事,泉奈哥哥。”虽然才两岁但是佐助团子已经能说话说得很流利了,而且也开始了提炼查克拉的修行,在战国年代的小孩子几乎是从有意识开始就不得不进行修行,然后等到六岁时就必须以忍者的身份踏上战场,越早开始修行就越有利。
  不过虽然这么说才两岁的佐助在大人眼里是个真正的小孩子,虽然具有难得一见的天赋,但是在这种年龄就开始普通孩子四岁才开始的修行也实在是早了一点,因此也没有什么人对他有所苛责,即使是对他颇有期待的宇智波田岛也是如此,虽说战国时代的婴儿拿起武器也要当作敌人杀死,但是又哪会有真能拿起武器的婴儿呢?就算再这样特殊的时代佐助他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不用勉强修行,佐助。”他才脱下战甲的另一个哥哥来了,对方对佐助来说可是个老熟人,掀起第四次忍者大战的老祖宗——宇智波斑。
  因为战争的原因,宇智波斑上面的两个哥哥在佐助出生前就已经作为一名忍者光荣地死去了,而比泉奈大一点的宇智波第四子在上一次进入战场的时候也已殒命,连遗体都没有带回来只有个衣冠冢而已,宇智波族长家现在的配置就和佐助记忆中一样,除了多出来的他自己以外。
  要是按照初代火影说的,在泉奈到十年之内应该没有死亡的危险了,佐助用他那大大的猫眼悄悄地看了泉奈一眼,不过还真像初代火影说的一样,自己与宇智波斑的弟弟还真是长得十分相像。
  “宇智波斑的弟弟”这个称呼似乎不太准确,因为就身份而言宇智波佐助现在也是宇智波斑的弟弟,宇智波田岛最小的儿子,族长家的幺子。
  六道仙人不用和他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吧?在无人的时候佐助不止一次地这么抱怨,要是他的记忆没有出问题,在被作为宇智波斑的弟弟被生出来之前他应该已经和鸣人结了和解之印才对,但是又有谁能想到才冰释前嫌的好兄弟会在下一秒就被拆散来到了战国时代呢?
  鉴于自己的情况佐助不得不怀疑鸣人和他一样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且按照那个所谓前世兄弟的设定,鸣人极有可能会成为千手家的孩子,那样的鸣人会是什么样子呢?黑头发还是白头发?
  佐助想了一下黑头发的鸣人打了个寒颤,果然还是白头发好一点,至少那个和金色比较相近,黑头发的鸣人完全无法想象啊!
  “是累了吗,佐助。”斑发现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佐助完全没有理他,就干脆坐下来将小团子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因为泉奈和他也差了几岁的缘故,对方可是说是他一手带大的,所以现在带着小团子佐助也颇有心得,小孩子总是有沉溺在自己思想中不可自拔的时候。
  “没有,大哥。”才说完“大哥”这个称呼佐助心底就泛起一阵恶寒,他果然还是无法适应自己叫宇智波斑大哥,任谁在死前才被那人毫不留情地捅了一刀也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地接受这个设定吧?
  不过虽然佐助不想承认,但就在爱护弟弟这个方面宇智波斑竟然不下于宇智波鼬,而且情感表达上更加直白一点,这大概跟对方略显冲动的性格脱不开关系。
  当然,在佐助心里没有人可以超过宇智波鼬,那才是他最亲的哥哥。
  “其实你不用急着修行,佐助。”宇智波斑的表情柔和了不少,他揉了揉佐助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这种年纪经脉还很脆弱,过度修炼反而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损伤,如果觉得有点累了就尽情地休息好了,你还是个孩子。”
  “大哥。”泉奈也坐到了宇智波斑的身边,“佐助他今天爬树了。”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好厉害,竟然爬到了树的尽头,我原本以为他一定会掉下来的都准备好接着他了。”才五岁的泉奈已经准备着踏上战场了,这个时代的孩子可不是佐助他们那个年代能够相比的,就比如泉奈虽然这么小但是忍者的基本修行早就已经结束,手里剑术更是出类拔萃,一般的下忍根本无法相比,他指导才两岁的佐助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就是成为小孩子的弊端了,因为身体条件所限体术什么的都必须重新修习,而已经会的忍术也要装作自己不会才可以。
  “大哥你说过回来之后要指导我刀术的。”泉奈这样说着就从身后抽出了一把短刀,“不要食言啊,大哥。”
  “我怎么会食言,泉奈。”宇智波斑将佐助轻轻地放到了地板上,也从室内拿了一把短刃出来,“先让我看看你的刀术练到什么水平了吧,泉奈。”说着就和泉奈在空地上一招一式地对练起来。
  因为族地建立地比较简陋,就算是族长家都是没有独立院落的,宇智波兄弟的练习自然而然地引起了周围少年的围观,他们有的是因为受伤在家里休养,有的和斑一样才从战场上回来。
  “真不愧是族长家的孩子。”他们都是这么称赞的。
  宇智波田岛是家族里的最强者,他的两个儿子在同龄人之中都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而他尚且年幼的幺子也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赋,宇智波斑甚至可以击杀千手家族有能力的成年人,这不是普通忍者能做到的事情,假以时日他一定能从宇智波田岛手里接过宇智波最强者的称呼,成为带领他们走向辉煌的族长吧!
  至少在现在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父亲。”佐助团子站了起来,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出现在他身后的宇智波田岛,对方才从战场上下来就去清点了这一次小战役的伤亡,连铠甲都没有脱下来,他将佐助抱起来的时候佐助甚至能闻得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虽然都是族长但是宇智波田岛可比宇智波富岳温和不少,在对小儿子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放清了语气:“看见了吗,佐助,这就是真正的忍者。”他眼含骄傲,为了两个儿子出色的表现,“只有不断地变强变强才能在战场上存活下来,才能带领宇智波一族走向辉煌。”
  带领宇智波一族走向辉煌吗?佐助在心中念叨,他想他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
  既然回到了战国时代那么至少他要改写宇智波一族的命运,如果泉奈没有死的话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也就不会走上末路了,还有家族祠堂的石板,那个被黑绝改写的历史他必须还原。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长大才可以,佐助看了眼自己软软的小手再次叹了一口气,长大也是技术活啊!
    
    第2章
 
  宇智波家的人大多很执着,这不仅体现在他们对于朋友或者敌人就连日常生活也是如此。
  比如说宇智波斑,吃了那么多年豆皮寿司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又比如说宇智波佐助,不管过多久番茄都是他的最爱。
  “要吃一点别的啊,佐助。”今年七岁的泉奈总是在为了自己弟弟的身体健康担忧,虽然说忍者的身体都棒棒的,但是如果在儿童时营养不均衡的话还是会影响发育,更不要说佐助现在每天都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光是番茄能补充他的消耗吗?
  “我在吃啊,泉奈哥。”虽然这么说但是佐助唯一攻击的目标还是番茄,然后为了转移泉奈的注意力他说道,“你应该管管斑哥才对,豆皮寿司哪有番茄这么有营养。”
  宇智波斑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他已经习惯了自家小弟弟时不时的神补刀,明明长了张和泉奈一样可爱的脸性格却和温柔的泉奈完全不一样,虽然说泉奈在战场上是个十足的武斗派,但是在家里他可是一个绝对温柔的人,而佐助的性格就和斑一样,虽然在家人面前会卖乖但实际却暴躁又容易发脾气,更兼和了泉奈在战场上冷硬的一面,怎么看在家里都是脾气最糟糕的一个。
  果然把小孩子宠坏了吗?斑忧郁地想道。
  在佐助出生的时候他正好失去了两个哥哥,不仅是他的兄弟爱在那一段时间热情高涨就连宇智波田岛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都会柔和一点,等泉奈懂事的时候他另一个弟弟也死了,所以泉奈也将一腔作为哥哥的热情全部投注在了佐助身上,不知不觉之间小时候那个萌萌的小团子就长成了小刺猬,性格和他那刺刺的发尾一模一样。
  “真是的,大哥要给佐助做个榜样啊!”泉奈立刻将炮火对象了宇智波斑。
  看见曾经那个听话的弟弟这样宇智波斑再次忧郁地叹了一口气,大概宇智波家的基因里就有“弟控”这个因子,明明在泉奈小时候他还特别粘自己,每天都“哥哥”“哥哥”地叫着,而且近乎迷信地崇拜着斑的每一个举动,就连自己喜欢吃豆皮寿司都恨不得模仿了过去,但是随着佐助降生他当了哥哥,似乎将满腔热血都全部扑倒了佐助身上,为了佐助的营养对着曾经那么崇拜的大哥都可以斥责了,这么一想来还真是有些心塞塞呢!
  不过,佐助那么可爱,泉奈这样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当然泉奈也很可爱就是了。
  其实也是个弟控的宇智波斑陷入了迷之喜悦之中。
  所以说啊,如果以后和平了他一定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他的弟弟全部都好好保护起来,让他们不用再上战场厮杀,哥哥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保护弟弟吗?厮杀什么的让他来做就可以了。
  “泉奈哥你自己也要好好吃吧。”佐助终于不再关注番茄了,因为他已经吃饱了,“明明今天下午又要出任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调整好状态。”他这幅小大人的样子让看见的人都会不由得露出善意的微笑,“可别死在战场上啊,泉奈哥。”就算是佐助也已经受够了每次战役结束多出来的几十座棺材了,他所在的那个年代宇智波的族人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但是伤亡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大,即使是儿时遭遇了那样灭顶的灾难疼痛也集中在了一时,他所铭记的只有灭族刻苦的仇恨而不是绵长的痛苦。
  但是现在不一样,每一场小的战役就有新的人死亡,往往与附近的少年才混熟下一次能看见的或许只有他肢体的一部分,佐助不得不承认看见族人不断死去的痛苦并不亚于一夜灭族。
  他从来都热爱他的家族,在灭族之后更是如此。
  已经在战场上历练一年的泉奈已经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忍者,所以对于还有两年才会上战场的弟弟他总是怀有包容的心态,特别是三岁的差距足够让他牢记弟弟成长的足迹了,对于佐助他一向是以保护者自居的,就像斑对待他们一样:“下次回来我陪你练手里剑术。”他主动自荐道,“大哥也可以教你刀术。”宇智波斑也点了点头很是配合泉奈的话。
  佐助的过于自立经常会让他们感到挫败,不管是斑还是泉奈小时候都喜欢缠着父亲或者哥哥陪他们练习,但是佐助一次都没有,若不是斑他们主动提出来,他只会在别人修炼的时候静静地看着然后独自一人不断地模仿练习,就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寂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