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在一起+番外 作者:浮云素(下)

字体:[ ]

 
    第171章
 
  泉奈奈被开除人类籍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当事人听到犬夜叉的评价也就稍微义愤填膺一下就过去了,反正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宇智波被说成恶鬼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被开除人类籍似乎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泉奈奈不在乎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且别说将二人对话全收入耳中但就是八风不动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的的场静司,那些眼巴巴等着名取周一回来的除妖师众一接到这个消息却炸开了锅。
  “果然就说那种实力不可能是人类,你们这群老家伙还不相信。”
  “我们中又不是没有达到那种实力的强者,干什么这么涨他人威风。”
  “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吧,关键他根脚到底是什么有没有搞清楚。”
  “天知道,要不再派几个鼻子灵的去试探看看?看他那做派总归不是那些天使恶魔什么的外来货。”
  “你这么一说吸血鬼不也是外来货吗,但看那绯樱家的行事风格不还是很本土的吗?”
  “关键是那群东西死的死灭的灭,剩下的几个还一窝蜂地扒在那什么学院里内斗,看那什么宇智波的实力,怎么着也是个始祖级别的吧?现在连纯血都跟个保护动物似的,哪有那么强力的吸血鬼。”
  “等等,谁说他是吸血鬼了,淡扯什么啊,我觉得按那小子的相貌说是妖魔或者鬼之类的可能性还大一点,不是总有些老鬼一在山上蹲着就是几千年吗?”
  “你再怎么说不也就是凭空猜测,有种亲自去看看啊!”
  名取周一看着这群吵作一团恨不得打起来的大人物耸了耸肩,反正他只是个传话的,之前跟着泉奈所看到的也皆用手机拍摄了下来,就算是刻在脑子里的也被寻了个办法拉了出来,虽然是被坑上了这个几乎必死的任务,但是他完成了之后拿到的确实实打实的S级的报酬,整个人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现在还在这群老东西前过了个明面,之后一时间之内简直就成为了除妖界最出彩的青年才俊,行走的香饽饽,所以也是时候去和那些当时坑他的人算账了。
  至于这群已经在脱鞋子抄家伙的大人物?他这么个小喽啰自然不会参与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便是,当做没看到是最方便的处理方式。
  他们吵吵闹闹了好半晌也没个结论,干脆就转到其他话题上了,不过左右都没有绕过宇智波泉奈。
  “据你这么说那个宇智波是可以接触的喽?”这话问得忒毒,不管怎么回答都能被挑出错误,名取周一揩揩鼻子决定祸水引东,把同样撞上宇智波泉奈的的场静司推了出来:“的场他已经和那个宇智波泉奈接触过了,而且相谈甚欢。”
  姓的场的人挺多,但是能代表的场这个姓氏的也就只有的场静司一人而已,名取周一这么把他推了出来恰如其分地吸引了这些老家伙的注意力,按照年岁来看的场静司他绝对是入不了这种全是老人家的论坛的,但是按照力量就不一定了,他现在可是除妖师中实打实的魁首,一个的场一门下面都多少慕名加入的除妖师简直数都数不过来,而且各地还有别院,这财力简直就是惊人,而且和京都的花开院、孔山的麻仓或是伊势神宫的那些人都不同,的场静司这家伙有能力还有手腕,不仅咒符使得出神入化破魔箭例无虚发,偏偏还和那些财阀或者是总理在一起勾勾搭搭不清楚,手段实在是了得,那些老牌家族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早年不出名的除妖家族比了下去,但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吞。各种意义上来说的场静司是个非常不好惹的家伙。
  “的场静司那小子竟然在和宇智波接触?!”果然如名取周一预料的那样,的场的名字一放出来就好似在波澜不惊的死水中投掷下了一方大石,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让那小子捷足先登,我们必须去联系宇智波,立刻!马上!”
  真是的,早知道就早点祭出那家伙的名字了,名取周一在心中叹了口气,他说一百句话都没有那人的一个名字有用,谁叫的场静司的有眼光是在除妖界已经出名了呢?
  他几乎就是有眼光的代名词啊!
  那么现在被众人挂在口中的宇智波泉奈到底在干什么呢?
  “这个耳朵竟然好有趣!”他捏着犬夜叉的耳朵一拽一拽的,笑得很是愉悦,那只被拎着耳朵的狗狗一脸怒容,对着泉奈咬牙切齿,无奈实力就是被泉奈奈差了那么一大截,只能任凭对方一个劲地玩他的耳朵,而他的饲主戈薇又不在,被泉奈欺负得可惨了。
  大约猫与狗天生不对盘,泉奈奈的恶趣味这一刻几乎达到了极致,明明就在人家神社的院子里站着却偏偏一个劲地玩着人家家的妖怪。
  “哒哒哒哒哒——”他忽然听见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听那轻盈的步子多半是个少女,泉奈立刻收手,整整衣装,看上去要多端庄有多端庄,抄着袖子一派闲云野鹤的名士气度,犬夜叉是个直爽的狗狗,看着泉奈这副模样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以反击了,即使这机会是人家送上门的,直接收手成拳就要往泉奈脸上招呼。
  “坐下——”戈薇倏地一喊,那个刚才就备受欺压的犬族少年就脸着地陷入了地下,看那个被他脸砸出来的大坑就算是罪魁祸首泉奈奈都要为他鞠一把同情泪。
  “你想要干什么犬夜叉!”并不知内情的少女匆忙跑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然后才对泉奈满含歉意地鞠了一躬,“真的是很抱歉,宇智波先生。”
  “没关系没关系。”泉奈笑笑一派好说话的温柔模样,这幅样子映在戈薇眼中更是强化了她心中“宇智波泉奈是个好人”的固有认知,毕竟人家长着一张温柔漂亮的脸蛋,人也是一副贵公子做派,还加之帮他们打破了那个受诅咒的面具,人家为他们的祸事收尾了还毫无怨言,更是救助了那些差点受到牵连的无辜人士,这怎么能不让戈薇对他好感大增呢?
  这么一个好人怎么会做出什么错事,一定是犬夜叉在挑衅人家啦!
  说到底犬夜叉可是一个挺暴躁的半妖少年,这种事情还真的干得出来就是了。
  “听说日暮小姐家的神社里有一口可以穿越时空的井?”他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别叫我日暮小姐,叫戈薇就行了。”戈薇笑着摆了摆手完全无视了还在坑里趴着的犬夜叉,“是有那么一口井,不过现在可以穿过那口井的只有犬夜叉与我而已。”她挺不好意思地笑笑主动邀请到,“要来看看吗?”
  “好啊。”泉奈脸上还是笑得一派淡然,但是心中却比了个小小的V字,计划通!
  他很轻松地就看到了那个传说中可以跨越时空的井,在戈薇不注意的小角落中偷偷打开了写轮眼,确实也看到了这井内喷薄而出的奇特的力量。
  “这口井的名字叫做‘食骨之井’……”戈薇正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这口井的来历,从爷爷那里听多了她自然也能倒背如流,却不想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青年趁着她介绍的功夫竟然就直接跳了下去。
  “泉奈先生!”她惊叫一声,赶忙扒着井边缘看泉奈到底怎么了,然后就看见这站在井底一脸苦恼地某人。
  真的没有穿过去,泉奈暗暗感知,好像就被什么力量隔住了一样。
  明明找到了可以穿越时空的对接点但自己却无法过去这让泉奈有一丝懊恼,但你若让他这么放弃可就是天方夜谭了。
  找个机会让扉间来看看吧,他想到,那家伙不是科学狂人吗,总能找到方法吧?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千手扉间在黑科技上的造诣确实是无人能及,泉奈他看着这口井仅仅能凭借写轮眼发现它的奇特,但是千手扉间却可以用他各式各样的仪器探究出这玩意儿的所有功效,这确实是挺让人佩服的。
  “正如戈薇小姐说的,好像真的无法穿过去。”他抬头对井边上一脸焦急看着他的戈薇卖了个乖,终于将他直接鲁莽的举动揭了过去。
  “没事就好。”戈薇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人一言不发地跳下去真是将她着实吓到了,毕竟对方就算是有着可以破坏能面的本事但是外表也太过有欺骗性,不打个招呼就跳下去实在是让她心惊肉跳的。
  在这惊心动魄的一天过去之后泉奈奈就回归了平淡无味的生活,不过这回日子可就过得不颓废了,那些之前全部销声匿迹的特殊能力者们一下子又冒了出来,且不算之前凑巧遇见之后就一直颇有来往的的场静司,一些本就和下面组织有联系只不过最近不出现的灵能力者也递上拜帖登门拜访。
  这群人都挺识货,不说别的,光看看那总是叼着鸡腿在大宅里跑来跑去的红色狐狸就让他们眼都直了。不管这狐狸看上去多萌,但那屁股后面可是明晃晃缀着九条尾巴,拿九尾当宠物好大的气魄,要是他们没记错的话现存于世的九尾不就那么几只了吗,中国楼的宠物店中有那么一只,京都那里还有一只就怕什么时候跑出来和花开院家拼命的,神道好像还有两只供奉着的?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有这么接地气天天叼着鸡腿给人家当宠物的,而且还当得心甘情愿。那些人看着九尾跳到泉奈怀里让他顺毛更是哑然。
  喂喂,这挂开得也太大了一点了吧?
  泉奈可不在乎那些人心里在想什么,本就是来找他套近乎的,而且来的一个个还不是掌门人,传话的看着他都畏畏缩缩的,这样看来竟然是最开始见到的那个的场静司最为顺眼,毕竟是聪明人和聪明人对话,省心省力,他现在都在和对方谈谈关于他手下的几处宅子驱腰以及刻咒符的事情了。他本人虽然不介意,但手下的大多还是普通人,既然都接手了就不能当个甩手柜,帮他们提前把妖魔鬼怪驱赶走了也算是为了以后铺路。毕竟这里可是鬼怪最多的东京,和除妖师长期合作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他这里天马行空地想着未来规划,那里又有一个彪形大汉拿着拜帖匆匆跑来见他,但是对方礼数挺周全,等到他门外的时候已经跪坐得端端正正的了。
  泉奈接过了对方双手奉上的拜帖,还没有拆开就眉头一挑。
  “彭格列?”他将信封翻来覆去看了一遍,不为别的,那火漆上的刻印标志也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
  他挺奇怪的,虽说前段时间才给参加了继承仪式的彭格列十代目送了礼,但那也只是例行的祝贺礼品而已,他们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的深入交往,但看着信封的样子竟然不是敷衍了事的交流信件,看上去竟是如此正式,但他又死活想不到和彭格列有什么交集,真是奇怪。
  看样子只有看完信才知道发生什么了,他结果属下递来的裁纸刀,将这信封拆开来然后一目十行地扫视着其中的内容,看完竟然哑然失笑,这世间的巧合未免也太多了一点。
  原来他之前救下的那个女子竟然是这一任彭格列十代目的母亲,而这信件虽然用的是彭格列的火漆但事实上却是私人信件,大体是说要专人专门拜会来感谢泉奈之类的话,毕竟彭格列十代目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
  这时候世界第一的黑手党的能量就体现出来了,因为死气之炎的缘故他们本来就算是能力者,那天到底是什么情况普通人并不了解,但是顺着奈奈妈妈的只言片语彭格列却查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沢田纲吉生生吓了一头冷汗出来,然后便是被里包恩逼着来写感谢信了,当然他这次也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为了写一手漂亮的字重写了百八十遍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找时间请他们吃个便饭好了。”泉奈这么决定到,反正人情这种东西有总归比没有好的,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要彭格列的这群人帮忙呢?
  泉奈在这里乐呵呵的,远在意大利的扉间却不是,原本说好是走秀的,但是因为某些发现让他多了许多额外的任务,偏生还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否则不管是谁都不好收场。
  “你是要去日本吗~”理论上是被他胁迫的白发少年却比他本人还要乐呵,拿着棉花糖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一副有棉花糖万事足的样子。
  “没错。”扉间瘫着脸点了点头,“考虑到你的身份我认为还是不要被人发现为妙。”
  在意大利呆了这么多天他总算是搞清楚了这里的势力,把白兰从彭格列眼皮子底下偷渡出来还真废了他不少功夫,但是这人对他倒是配合的不得了,在听说了他的来意之后不仅靠着他的能力和扉间那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卷轴定位了他大哥所在的位置,还被他带了出来说是愿意帮他打通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