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不是命运(all27)+番外 作者:小金人(上)

字体:[ ]

 
文案:
 
     正文已完结。
 
纲吉对于十年后的状况,内心一直有许多不愿触碰的疑惑:
 
他十年后到底是怎么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的?!
 
Reborn不是漂泊不定的杀手吗,十年后为什么还在彭格列?
 
狱寺君身上的气质怎么一下就变得那么沉稳?
 
山本下巴上的疤痕是被谁砍的?
 
大哥是怎么在十年后变得头脑清晰大智若愚?
 
云雀学长那个讨厌群聚的人怎么会想要去建立一个风纪财团的?
 
骸那家伙不是最痛恨黑手党了吗,为什么会成为他的彭格列十世守护者一直不离不弃?
 
还有蓝波那家伙究竟是怎么会得到一个扫厕所最勤奋奖的!?
 
……
 
一阵风吹过,纲吉浑身一抖
 
一个穿着矿工服满身泥泞的家伙回家了......
 
内容标签:家教 原著向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 ┃ 配角:Reborn,守护者等 ┃ 其它:不ooc
 
==================
 
  ☆、目标1   回家的男人
 
  “砰砰!啪啪......哈哈哈......”
  纲吉实在受不了地猛然睁开眼睛,他叹了口气,蹭的从床上坐起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那帮家伙究竟要干什么,在他好不容易高考完的第二天,一大早上就这么热闹。
  纲吉呆坐了一会,郁闷的发现完全没有睡意了,决定下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啊啦啦,纲君起来了呀!”纲吉刚刚走进厨房,就看见妈妈戴着围裙举着菜刀自带粉色小花对他笑得灿烂。纲吉转头看见桌子上已经摆的满满的丰盛的食物,所有人围在一起埋头苦干,完全没有时间抬头理他一下。对于这种万分眼熟的情况,纲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纲吉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妈妈,不会是……”
  妈妈依旧笑眯眯地无视了纲吉,转身继续自己砧板上的CAO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啊!
  “蠢纲,不要露出这么蠢的表情,看看这个。” 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变声期特有的韵味。说着一个明信片递到了纲吉面前,上面写着:中午到家,不走了,家光。
  纲吉看着明信片,手上有些颤抖,心中一阵奔腾,果然是那个男人!那个距离上次见面已经五年的男人居然回来了!而且不走了!
  那个男人穿着黄色的矿工服,踩着一双满是泥泞的靴子,扛着锄头笑得一脸猥琐对妈妈说“奈奈~我回来了!”纲吉一想到这样的画面,表情顿时就变得纠结,他只好摸着头发干笑两声也坐到了餐桌前。
  纲吉知道那个男人在干什么,也知道那个男人很强,但是他始终没办法承认那个奇怪的男人,永远那么没心没肺,在家里就永远是那样一个让人提不起劲的男人。完全不明白妈妈是怎么会和这样的男人结婚,还生下了自己……
  话说回来,纲吉扭头看向自己身边的慢悠悠吃着煎蛋的黑西装少年:“Reborn,那现在cedef不会是……”
  “啊,交给巴吉尔了,他可是最优秀的继承者。” Reborn头也不抬,顺手夹走了纲吉碗里的煎蛋……
  纲吉眼神一凛,立刻拿起筷子夹住了Reborn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筷子。这次全场像是静止了,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他们。半晌,Reborn礼帽下阴影下面的薄唇轻轻勾了一下。
  “恭喜纲哥,终于能够挡住Reborn先生的筷子了。”风太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地看着纲吉。
  纲吉反而一脸懵逼,干笑两声,立刻松开了自己的筷子,他究竟怎么了,难道真的被Reborn黑手党弱肉强食的乱七八糟理论征服了吗?突然条件反射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回过神来发现不得了,挡了Reborn的筷子……他不要当什么黑手党首领,彭格列十代目……纲吉一脸欲哭无泪。
  碧洋琪一脸淡定继续吃着:“他只不过是被某个快到家的男人刺激到了而已。”
  蓝波扒着自己碗里的食物:“啊,都是蓝波大人教的好。”10岁的蓝波已经有点15岁蓝波的影子了,头发已经不再爆炸,有些柔顺的带着一些自然卷。表情上有些小得意,也不像小时候那样一惊一乍。
  “纲吉先生好厉害!”10岁的一平把头发留长了,扎着两个漂亮的辫子。
  Reborn不明意味地笑了一声,吃着纲吉的煎蛋:“还差的远呢。”
  纲吉一脸欲哭无泪,其实比起这样的条件反射,他宁愿Reborn直接拿走他的煎蛋……
  “诶呀,盐要不够了,纲吉君可以去帮忙买一些回来吗?”妈妈突然回过头来,左手捧着脸有些困扰地对纲吉说道。
  纲吉点点头:“好,还需要些什么吗?”
  “纲吉君再买自己喜欢的就好了。”妈妈开心地对纲吉笑着。
  纲吉到玄关处穿鞋,发现Reborn没有动:“诶,Reborn不和我一起去吗?”
  Reborn头也不抬:“买盐也需要我陪你去吗?”纲吉一脸黑线地把门关上了,Reborn幽幽地说了一句:“偶尔也需要关心一下自己的家族成员啊。”
  纲吉慢悠悠地走在街上,好久没有看过这么早的街道了。想起来平时总是他对Reborn说‘都说了上学的时候不要跟过来啊’,结果现在变成被拒绝的哪一个……纲吉认命地想着。5年过去了Reborn从坐在他肩上到现在走在他右边平视他的眼睛,这个家伙,长得还真是快啊!
  纲吉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便利店,拿起两包盐又习惯性加了一袋葡萄味糖果,走去收银台的时候才想来了,21天养成一个习惯他做了6年,顿时摇着头觉得有些好笑。
  “您好,一共600日元。”纲吉掏钱的时候突然觉得声音特别耳熟,抬头一看,惊讶道:“狱寺君!”
  狱寺这才注意到客人,也惊讶道:“十代目!”
  “狱寺君在这里做兼职吗?”
  狱寺对纲吉笑道:“对呀,已经做了好多年了,工作日每天晚上一小时,周末每天早上2小时。”
  纲吉顿时觉得有些愧疚,好像对自己的朋友太不关心了。对于狱寺君,他好像总是在不断索取,因为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面对困难,然后拼命。
  然而这么多年,他却对狱寺君的生活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他是一个人住,从小离家出走独自生活,现在想来,应该很不容易吧。
  纲吉抿了抿唇:“抱歉啊,我一直不知道。”
  狱寺有些脸红,有些惊喜地笑道:“不,是我一直没有跟告诉十代目,十代目不用道歉的!”
  狱寺停了一会,对纲吉笑得温柔,用快要溢出水的目光看着他:“十代目关心我,我很开心的。”
  纲吉被这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看到后面马上有人要来付钱,急忙对狱寺说道:“狱寺君,今天中午爸爸要回来,妈妈做了很多好吃的,等下去我家一起玩吧。”
  狱寺惊讶了一下,看着纲吉坚定的眼神,嘴里本来要说的‘不会麻烦吗?’鬼使神差地变成了:“谢谢十代目,我一定会去的!”
  纲吉得到想要的答案便让开位置给其他的客人,对狱寺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便利店。隔着玻璃,可以看见狱寺君穿着便利店的工作围裙,戴着平时不怎么戴的眼镜,微长的银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熟练地CAO作收银台,礼貌地对客人报价,很擅长的样子。这样的狱寺君,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应该还有很多擅长的东西吧。
  纲吉走在回家的路上默默思考着,狱寺君学习很擅长,战斗很擅长,生活很擅长,工作也很擅长,唯一不擅长的,大概是与别人相处吧,除了他们几个,狱寺君好像没有其他的朋友了。他不喜欢女孩子们围着他转,也总喜欢和山本他们吵闹,不过,5年时间狱寺君越来越成熟了,再也没有当初的冲动急躁,有点像,嗯,有点像未来战时见到的那个5年后的狱寺君了。
  总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完美地做好一切,然后用温柔地眼神看着自己,再对自己微笑,总觉得这样的狱寺君,真是很可靠啊。
  纲吉回到家,看见玄关处一双满是泥泞的鞋子,有些无奈,那个男人果然就这么回来了。纲吉走进去,就看见那个穿着白色背心的男人姿势不雅地躺在榻榻米上呼呼大睡,真是,为什么每次一回来就是睡觉啊!
  纲吉把买好的盐递给还在努力做食物的妈妈,然后被浑身被幸福环绕的妈妈完全无视了。纲吉默默转身把糖果给蓝波,蓝波懒洋洋地打开包装袋,递给纲吉一个:“这是作为阿纲帮我买糖的谢礼。”纲吉接过糖,干笑了两声,真是谢谢你了啊!
  虽然纲吉在做别的事情,但是眼睛总在不停地偷瞄那个男人。纲吉叹了口气,看到时钟上显示的还不到9点,对妈妈说道:“妈妈,等下狱寺君要过来哦,我先上去了。”殊不知这一切已经被某个黑西装少年全部看在眼里。
  纲吉准备补觉,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有点烦躁,也不知道是在烦什么,感觉好像从今天知道那个男人要回来的时候开始,他就有点烦……
  “阿纲!快点起来啦,爸爸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不要陪爸爸一起玩嘛?”猥琐的声音响起。纲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他抬头看着从门口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有些恼怒的对他说道:“到底是谁一回来就睡觉的啊!”
  家光也不管他,笑嘻嘻把他拉着他走到楼下:“奈奈~我们出去玩一会,很快就回来哟!”
  然后不由分说地就把他拉出去了。
  “爸爸,你把我带到树林里干嘛?等下回去不是很方便啊。”纲吉有些无奈道。
  “阿纲!你不记得这个地方了吗?”家光背对着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凌厉。
  纲吉环顾四周,眼球突然缩了一下,这里是……彩虹代理战,自己和爸爸第二战的地方!
  “再来一次吗?只属于我们两个的,男人的对决。”
  
 
  ☆、目标2    男人的对决
 
  嗖地一个东西迅速向纲吉砸过来,快到完全来不及看清它是什么,纲吉本能地后退,那东西堪堪擦过他的脸颊,咚得一声擦着他的鞋子砸进了地面,千钧一发。纲吉眼球瑟缩,睫毛被劲风带得微微颤动,那东西长长的把手直直地立在他眼前,正是家光的锄头。纲吉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家光,家光背对着偏头看他:“真正的敌人可是不会给你做好战前准备的时间啊。”
  家光转过身来:“上次你说,‘下一次,我一定不会输’,不如今天就践行你的诺言吧。”家光拿出一块有些破旧的手表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这次的规则是,打败我,完整地拿到这块手表。”说完头顶上橙色的火焰熊熊燃起。
  “说实话,自己的儿子总在被别的男人教导,让我这个当爸爸的可是很委屈啊。”
  纲吉本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神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崩断了,什么也不想的咽下死气丸:“所以,你现在是想回来履行你的职责吗。”金红的眼眸带着怒气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纲吉推动火焰主动攻击,每次看着妈妈孤独又乐天的生活,每天把她和爸爸的合照擦一遍,总是很开心地说‘他可是一个非常浪漫的男人哦~’。纲吉想到这里就觉得愤怒,明明一次也没有见到这个男人回家,甚至了无音讯,妈妈还要说‘那个全身满是泥泞的男人在赚钱养家’这种话。结果他现在已经19岁了,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居然还说要履行做爸爸的责任,这样,究竟算什么啊!纲吉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也管不了什么手表,他现在,只想把眼前的男人,狠狠揍一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