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不是命运(all27)+番外 作者:小金人(下)

字体:[ ]

 
  ☆、目标61   山本的刀疤
 
  山本悠闲地在自己寿司店里给父亲帮忙。只要知道纲现在没事,他就不是那么着急了。而出去这种事情是早晚的,也许就关键就在自己身边呢。
  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来的总会来的,不用担心。
  天色渐渐晚了,寿司店打烊,山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路过院子的时候看见自己一直摆在那个位置的球棒。
  山本有些开心地笑了,过去提起球棒挥了挥。破风声阵阵响起,嗯,果然还是棒球的感觉好啊。
  山本刚看着在院子里挥舞球棒的山本面无表情,抱臂看了半晌说道:“阿武,到道场来。”话毕就转身先行一步。
  听到声音的山本转头眨了眨眼睛,然后一口答应道:“哦!”
  山本换了衣服到道场时,就看见跪坐的山本刚坚毅挺拔的背影,和平日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不同,那是一个真正的剑士的背影。
  山本握了握手里的竹剑,开口道:“老爸。”
  山本刚不言语,只是默默给山本倒了杯茶,放在了自己的身对面。山本从善如流地走了过去,也不开口询问。
  半晌山本刚开口了:“你可知道时雨苍燕流为什么被称作最强无敌的流派吗?”
  山本听到这个问题一愣,然后还是认真回答道:“因为它需要继承和变化,如果遇不到能够使时雨金时变成真剑的人,那么时雨苍燕流将走向灭亡。”
  山本刚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一,还有就是因为时雨苍燕流,是杀人的剑法。”
  山本没想到他父亲会跟他说这么严肃的话,只好眨了眨眼睛静静听下去。
  “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你可能不会让自己的剑道中背负别人的生命,但是你一定要懂得时雨苍燕流存在的意义。”山本刚叹了口气。
  “这把刀上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背负了无数人的生命。你可以不爱它,但你一定要尊敬它。这是数千万剑士的尊严。”
  “虽然我不知道你跟着纲吉那孩子在做什么,我也不想问,但是我要要告诉你的是,剑士从来不需要三心二意!”
  从头至尾山本刚的表情都没有变化,但是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就像他挺直的脊梁一般不屈坚毅,这是剑道。
  山本平静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用手拿起了身旁的竹刀:“从我拿起它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为了保护同伴而战。这种保护贯彻了我所有的道义,我爱它。但它却如此沉重,只要一背负,就是一辈子。即便是这样,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我早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决定,只要我还在阿纲身边一天,我就绝对不会放下手中的剑。”
  山本紧紧握着手中的竹剑,他目光深邃,渐渐长开的脸有了几分十年后的样子,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成熟的魅力,让人从心底信赖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山本刚看着这样的山本敛了敛眸,然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半晌他开口道:“时雨苍燕流前八式,有的是为了亲人而创,有的是为了朋友而创,有的是为了爱人而创。”
  “既然你一直在担心我是否会承认你对纲吉那孩子的感情,那不如你堵上你的剑还有你剑士的尊严和我来一场承认之战吧!”
  “如果输了,你就再也没有资格说爱这种字了。”
  山本心中一怔,猛地抬头看像自己的父亲,他面色平静,只是眼神中燃烧着浓浓的火焰,蔓延着,一瞬间将山本身体里所有的热血全部点燃,汹涌奔腾,山本坚定地回复着:“好!”  
  何为杀人的剑法,就是你赌上姓名也要坚持为朋友而战的杀人的剑法。杀得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每一招每一式都包含着前辈们的觉悟和牺牲,他们同样为了不可退让的荣耀而战,就像我现在一样。说的没错,如果我不能赌上性命为阿纲而战的话,的确没资格再说爱这种字了。
  山本的荣耀,就是能够用手中的时雨金时,为自己重要的人而战!
  窗外大雨瓢泼。
  “哦,今天的天气和应景嘛。”山本放下了时雨金时,从道场中拿出了两把练习用刀,“老爸,时雨金时只有一把,我也不会占你便宜,我们就用练习用的刀吧。”山本笑眯眯地对山本刚说道。
  山本刚也不矫情,干脆利落地接了山本抛给他的刀,抬步就向屋外走去。院子很大,足够当作两个人的战场了。
  雨下的很大,噼里啪啦地打在了两个人的头上,肩上,但他们身姿挺拔岿然不动。
  山本刚看着前方的山本开口说道:“既然这次算作战斗,那么仪式就算了,直接开始吧。” 话毕便抽开刀向着山本冲去。太刀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银光闪过,山本刚富有力量的手臂和身体组成了勾成了一个完美的角度,矫健的身姿和沙场的气魄向着山本同时袭去。
  山本眼神立刻变化,双手握刀,全身肌肉紧绷,时刻准备着。第一次和老爸战斗,真的非常兴奋啊。
  山本刚很快到了山本面前,太刀霎时挥下,山本立刻举刀格挡。几个来回之间身形闪烁,快的让人看不清。
  “老爸真是很厉害啊!”山本由衷赞赏着。
  “我可是你老爸啊。”山本刚淡然回答道。
  山本刚手上动作不停,每一次攻击都用上了全力:“你太依赖你其他的力量,对于剑术本身的一招一式都缺少了千锤百炼,在我这里,你完败。”
  山本尽全力阻挡着他的父亲的攻式,每一招都是劲风凌冽,肆意鲜血,带着无敌的强者气息还有奉献一切的觉悟!这才是真正冲刷了鲜血的时雨苍燕流,从他手中挥出的剑,才是真正的杀人的剑法!
  这样不断地被压制着,让山本内心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甘和急躁。让他的招式在山本刚面前显得更加脆弱不堪一击。
  山本心里这种感觉他很少有,不管是对战斯库瓦罗还是幻骑士,他都觉得他可以战胜。
  山本脸上不显,心中感悟颇深。说的没错,已经习惯了火焰带来的加成,很容易让人产生依赖,让他本身在剑术上的造诣远远地被山本刚甩下了。
  而唯一一次让他身心俱疲的,就是……和初代雨之守护者朝利雨月的继承战,那个人如此强大却又故意暴露弱点,只是要看看他是否真的能够体会彭格列与之守护者的使命……
  山本心里咯噔一下,那就是细数着战斗的历程,冲刷着流淌的鲜血,宛如镇魂歌般的雨。
  没错,他上次就是用那样急躁和嗜血的心态参加了测试,最后没有输给朝利雨月,却输给了自己。他的剑道就应该是宛如镇魂歌一般,既然不能镇魂,那么他还有什么战斗的意义?
  山本一瞬间内心平静了下来,挥出的剑招也慢慢变回了他最初的样子,平稳而凌厉,就像他的人一样。
  山本刚看着山本逐渐凌厉的剑法不动声色,只是加快了自己的攻击。山本在这强力的压制下顿时有些咬牙切齿,他一个转身来到山本刚的背后,用刀把击中了山本刚的肩膀。肩膀被击中立刻牵制住山本刚的神经,手上握力一下放松,太刀迅速下落。
  山本立刻转身将正在掉落的太刀一刀挥了出去。山本刚眼神一凛,转身来到山本背后,用山本的后背承接自己,整个人仰躺着压了下去,双脚迅速抬起,面前对着飞出的太刀一勾。
  太刀立刻受力变幻了方向,这时山本也用力直起腰将山本刚震了下去。山本刚毫不在意,落脚一个迈步穿过山本,转身脚踢正到他身前的太刀,两个人不到两米的距离被刀刃缩得更短,锋利的刀刃迅速划过山本的下巴,带起飞溅的鲜血向后冲去。
  山本刚再次移行,伸手握住了刀把:“时雨苍燕流,攻式第三型,留客雨。”
  刺痛的下巴立刻让山本回过神来,身上动作不断,见招拆招。他没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他的老爸,太强了。山本抿了抿唇,感受到下巴上的刺痛感,突然想到,这算不算是为了阿纲而收的伤?为了以后的生活,受点伤是应该的吧。
  “阿武,把时雨苍燕流第九型拿出来给我看看吧。”山本刚突然开口道。
  山本一惊,第九型……山本武自创的映照雨。两个人从头至尾的战斗都是用时雨苍燕流前八式还有基础剑招来战斗的。山本突然笑了:“老爸,如果我要用第九型,你就要输掉了。”
  山本刚嗤笑一声:“大言不惭。”
  既然这样,山本眼神一凛,迅速和山本刚来往几招,然后立即起身卷起了水帘。山本刚一瞬间以为是第二型逆卷雨,反手向着水帘击去,直到身前山本的刀刃即将接近他的皮肤。
  山本刚身后的水帘已经降了下来,两人这么僵持着,山本刚用着赞许的眼神看向山本,山本眼神笑意不断:“时雨苍燕流,攻式第九型,映照雨。”
  说完山本把抵在山本刚脖子上的刀拿了下来,山本刚松了口气,他拍了拍山本的肩膀:“干的不错。”
  天上大雨不停,山本刚带着山本回到了道场,换了身衣服跪坐着喝茶。
  山本刚突然道:“阿武,一个人的性格和他所创的剑招是一样的。”
  “你和我很像,都是攻式。”
  山本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父亲。
  山本刚喝了口茶:“时雨苍燕流有功有守,都是继承这个剑法的人所影响的。历代继承人性格各有不同,有的温和谦虚,有的烈性骄傲。而我们俩都属于后者。”
  山本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其实我以为我很好相处的。”
  山本刚不理他:“阿武,你骨子里有股傲气。看起来很好相处,但是想要被你认可却需要一些契机。”
  山本笑着摸了摸头:“老爸,我哪有你说的这么骄傲啊。”
  “所以我从来没有干涉你交朋友。”山本刚顿了顿,“所以我也相信你的眼光,纲吉那孩子很好,下次回来的时候,带他回家吃饭吧。”
  山本惊讶地摸了摸下巴,血迹已经干涸,张开了嘴:“老爸……”
  山本看着他的动作皱起了眉:“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受点伤怎么了?一个男人要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山本刚突然放下茶杯,转身要走:“臭小子,现在都几点了!赶紧睡觉去,明早还要进货!”说着就往外走。
  山本现在内心喜悦的心情已经抑制不住了,他突然喊道:“老爸,这么多事情我都没告诉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山本刚的背景顿了顿,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哼,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了解儿子的爸爸。”
  山本再次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疤,他知道自己老爸胸前也有一道疤。
  
 
  ☆、目标62   本性善良
 
  纲吉看着现在在场的人,然后转身对Reborn说道:“Reborn,现在还有狱寺君,山本和大哥还没有回来,我们不如做点什么吧。”
  Reborn有些意外地看着纲吉:“你想做什么?”
  纲吉突然笑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可米不是一个坏孩子,他可能是太寂寞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才做出这些想要吸引别人注意力的事情,这种感觉有点像小时候的蓝波。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和他稍作商量。”
  Reborn看着纲吉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压了压帽子,难道这就是十年后那个阿纲的雏形?Reborn笑了起来,有意思:“纲,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纲吉好像知道Reborn会问这个问题,他开口道:“我跟他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他是个挺单纯的孩子。怎么说呢,感觉他有点缺爱,然后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他对我格外小心翼翼,好像生怕我会抛弃他一样。”
  “他跟我说他从小被关在房间里,不准出门,知道爱瑰特覆灭以后他才逃了出来。而他出来以后并没有变得冰冷不近人情然而更加追求他内心的情感寄托,这样我们不是可以认为他心中是善良的吗?是不过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用什么样的方式,因为他从来没有学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