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追封景(厉景同人) 作者:夙夜一刀

字体:[ ]

 
文案:
 
首先这个是厉景的同人文,其次楼主是第一次写别的耽美作者笔下的人物,之前楼主一直写的是原创和欧美圈的同人,然后人物可能稍稍把握的有些欠缺,不过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有差异的地方,还请大家稍稍包容,然后,卤煮也很喜欢云景,也觉得厉睿很渣很渣!特别渣,所以才会起了在自己的文里狠狠虐一虐大渣攻的心态
 
内容标签:原著向 强强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厉睿、封景、云修、厉晨 ┃ 配角:云修、厉晨 
 
 
 
 
    第1章 前言与楔子
    
    写在前面:首先这个是厉景的同人文,其次楼主是第一次写别的耽美作者笔下的人物,之前楼主一直写的是原创和欧美圈的同人,然后人物可能稍稍把握的有些欠缺,不过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有差异的地方,还请大家稍稍包容,然后,卤煮也很喜欢云景,也觉得厉睿很渣很渣!特别渣,所以才会起了在自己的文里狠狠虐一虐大渣攻的心态,其次,还是觉得厉景这对实在是很可惜,也是为了厉景党们的一个心愿,也是为了成全让人心疼的封景大大,毕竟在最年少的时光遇到的人,是值得铭记一生的,两人之间真正存在的爱,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多的多。
    还有,这里人物的形象全部来源于剧中,包括封景,在这里并不是长发!而是剧中乔美人的样子,包括封景,在这里并不是长发!而是剧中乔美人的样子,包括封景,在这里并不是长发!而是剧中乔美人的样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楔子
    
    虽然关掉了超大的液晶屏幕,但云修与封景身着白色礼服,两个人微微低着头,眉梢间含着幸福喜悦的模样,仍是在厉睿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略微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环视着这间看上去无比富丽堂皇的别墅,这里曾经充满了封景的身影,他的视线落在那架漂亮的钢琴上。仿佛又看到了他轻舞指尖弹奏乐曲的样子,光洁的额前,散落着淡褐色的发丝,一双细长含情的眉眼中,尽是专注与认真。
    厉睿有些恍然,他闭了闭双目,再次看去,哪里有他的半点身影?!一瞬间这座豪华别墅的冰冷、落寞全部涌进身体,厉睿点燃了一根烟,将自己深深的埋入柔软的沙发中,一向强势霸气的眼底没有一丝光彩,像是什么东西,抽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痛苦吗?当然
    可他所有的不甘,与不愿承认的后悔的心情,和努力维持的镇定,在看到云修为封景带上戒指的一瞬间崩塌了。他甚至涌现出了希望云修抛弃封景的恶毒想法,是啊……他一向是这样自私而狠戾,他得不到的,别人亦是休想,他根本不愿去祝福荧幕上的两人,甚至没有想过祝福。
    厉睿望着窗外阴沉的天气,不由的轻咳几声,像是努力将喉间的那抹苦涩与腥甜咽下,沉寂的别墅中,传来一阵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厉睿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秦楚”二字,便按下了关机键,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
    将速度飙到了280迈,厉睿毫无顾忌的在山路上驰骋着。他很少有现在这副模样。像是一头被剥光皮毛的野兽,那种狼狈与不堪根本无法躲藏,他在心底安慰着自己,明天……只要熬过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悔恨交织,他又会是那个雷厉风行、手段强硬的厉睿,又会是主宰ESE的帝王。
    行驶至弯道时,厉睿更是疯狂的将车速飙至最高,他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只希望凛冽的风可以冲散骨子里涌上的悲哀,只希望更快的速度可以坚定自己的心念,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同样高速行驶的货车,他踩刹车时为时已晚,一阵剧烈的碰撞之后,他眼底一黑,与车子一同坠入了山崖。
    而仅存的意识不是ESE会落入谁手,也不是新闻会如何大肆报道自己的死讯,而是封景……封景他……会不会为自己哭呢……
    
    第2章 重生
    
    身体像是被巨物碾压过一般,厉睿皱着英气的眉宇睁开了双目,那种清晰的痛楚随之慢慢消散。厉睿抬起手掌审视了一番,健康的肤色、清晰的掌纹文路……他又轻抚了抚自己的脸,没有一点鲜血与伤痕。
    墨蓝色的天花板,以及豪华奢侈的欧式灯顶,柔软宽大的床榻……这一切,正是他所熟悉的别墅,惊诧的坐起身,四周满是洋甘菊香氛的气息,被温暖舒适的被褥紧紧包裹着,厉睿脑袋一阵昏懵,眼底也全是不可置信,他记得他在盘山公路出了车祸,被一辆卡车撞入山崖,此时又怎么会完好无损的躺在自己的公寓里。
    他起身拉开厚重的金丝绒窗帘,稍稍刺眼的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照射进来,厉睿抬手挡了一挡,适应之后,他又将视线落到了对面镜子的镜子上,□□着的上身,背部满是抓痕,结实的胸膛上布满了淡红色的吻痕,修长高大却并不粗矿的身材,性感但不夸张的肌肉与结实的双臂,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而微抿的唇,正是他自己——厉睿。
    他眼底的迷茫只是一瞬,下一刻他便拿起床头柜的日历,在看到上面的日期时,原本冷静镇定的眼眸出现了讶异,XXXX年9月18日,正是他和封景一同创建ESE娱乐帝国的第二年。
    死而复生这件事太过诡异,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厉睿也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他怔愣的站在柔软厚实的乳白色地毯上,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与封景的合影,心底涌上一阵狂喜,重生的这个时间,两人没有隔阂,没有怀疑,没有矛盾,更没有……云修。
    上一世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开封景!上一世他自私、狠戾、甚至无情,他为了公司的上市,为了自己名誉、目的和利益,抛弃了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但是得到一切他曾经渴望的东西之后。他却发觉最渴望的是这栋别墅里,仍存在封景的身影,若是没有他,即便赢了全天下,他也是个失败者。他曾评价袁宇与柳艺,他说袁宇为了柳艺,不惜与全世界抗争,曾经他说这话时,满含嘲讽与不屑,他骄傲自己是理智的、清醒的,他笃定自己不会像袁宇一样,可这一世的重生却让他彻底明白,为爱抗争是什么意义。
    手持着两人亲密的合照,厉睿握紧了拳头,或许他很贪心,或许他的自私仍在骨子里作祟,但这一世,江山与美人,他都要。
    “你醒了。”正当厉睿思忖之时,封景推开了房门,他穿着休闲慵懒的家居服,灰色暗格子羊毛斗篷下是身宽松的黑色中袖T恤,再就是纯黑色的阔腿裤,更衬的他□□出的手臂光洁如玉,淡褐色的发丝慵懒的落在额前,褪去了再工作中雷厉风行的气势,显出一些青年的阳光与俏皮。
    厉睿有些恍惚。他的记忆中封景轻松随意的模样很少,更多得时候。他总是看到他将褐色发丝梳起,露出细长凌厉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下总是淡漠的唇角,工作行动之间满是强势与老道的手段,随着时光的推移,他似乎都忘记了初遇封景的模样,也忘记了,他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青年,他为了他退居幕后,从一个什么都不用想的当红巨星变为一个老辣的金牌经纪人,上一世的厉睿仿佛习惯了对方的付出,也习惯了两个人在职场上相处的模式。甚至会有意无意的将压迫感带入他们的生活之中,带给封景或多或少的压力,这样想着上一世自己的作为,厉睿既是愧疚又涌上了些许心疼。眼中也不住涌现出挣扎和痛楚。
    看到对方□□着身体以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封景脸上微微一红移开了目光,自衣柜中取出一套睡袍甩在床上有些羞赧到:“大清早的就要当暴露狂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昨晚用力过猛的症状,厉睿拿起睡袍,动作缓慢优雅的穿上后,正看到封景倚在门框上凝视着自己的目光,他修长的手指微微抚着淡色的下唇,细长的眸间带着狡黠的风情:“穿的这么慢,是想再来几次吗?”
    对于对方的毒舌与调笑,厉睿上一世早已习惯,他系好玄色睡袍的腰带,走至封景面前,也不说话,只静静地望着对方,而后缓缓低头,在其额前附上一吻。
    封景怔住了,澄澈含情的双目中闪过一丝讶异,厉睿向来不会主动对他做出亲密的举动,一是因为二人近些年来相处的模式愈来愈像上下级,二是他们同处一个巨大的娱乐公司,亦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人物,厉睿却并不喜欢成为公众的焦点,所以对于两人的关系向来隐晦,在外面更是谨慎,独处时也习惯不做任何亲密动作,而今天一早起来,这人居然温柔的吻了自己,让封景着实有些惊讶。
    没有人能体会到厉睿现下的心情,他看着封景,就像注视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柔和的吻结束后,厉睿兀自走向浴室打开花洒开始冲凉洗漱,而封景便慵懒的靠在在浴室门前,隔着巨大的玻璃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对方讲话。
    “最近几个大戏都杀青了,这些天好好休假……”封景一边说一边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微微眯起了细长动人的双眸。
    “好……你想去哪里度假?”厉睿想起来上一世这个时候,两人正在为几个导演的安排而争执不休,而这一世似乎老天都在给他机会,让他弥补前世的过错,好不容易有两人单独出游的机会,而且此时距离云修进入公司还有一年,他要好好利用这一年的机会,让封景的眼里,再也不会有别人。
    “度假……”封景略带思忖的圆润声音从门外传来。
    厉睿知晓对方正在思考,便继续冲凉。
    “哪也不去。”封景低头狡黠的笑了笑。
    “嗯?”此时厉睿已经穿好睡袍走出了浴室,一手用柔软的毛巾擦拭着黑发上的水滴,一手撑在浴室的玻璃门上,正对上封景含着笑意的美眸:“这样难得的机会,我们应该去度度假。”厉睿说的虽然是陈述句,可眼里满是询问。
    封景抬起手为他理了理玄色睡袍的领口,方才狡黠的眉眼中已是一本正经:“你从公司带回来很多文件需要处理。而且我们要利用这个假期,好好的修整一下与几个大股东的关系。”
    股份……厉睿皱起了眉宇,思索的却是上一世为了云修和自己谈判时的封景。
    “当初,我们的股份和厉晨他们差不多。唯一起作用的是……周老板那10%的股份。”
    “那个人你也知道……”
    “性虐待,玩残不少男孩子。但是也的确有一手,很狡诈,也一直含糊其辞,不说支持,也不说反对……你,厉晨,都在争取他……”
    “你觉得,为什么最后一刻,他会突然站在我们这边。”
    封景死寂一般的眼眸又浮现在脑海。上一世他从未注意过封景身上莫名多出的伤痕。他在意的从来是公司的利润与上市进度……厉睿的心底就如利刃划过一般,痛彻心扉。他猛的环上封景的腰,紧紧的注视着对方俊秀的容颜,眼里全是痛楚悔恨。
    “怎么了?!”封景错愕的问,又狐疑的皱眉:“你今天很奇怪……”
    厉睿一怔,似乎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只柔和道:“你这样穿……很好看。”
    闻言封景妖孽般的勾起唇角:“是吗……快吃早餐吧,今天的工作还很多。”
    
    第3章 工作
    
    用过早餐之后,厉睿与封景一同走入书房,看到一桌子的文件夹,厉睿心中感慨万千,他总是这样自私随意的将工作带入两人的生活之中,太过强硬专断的举动或许也是两人上一世隔阂愈来愈大的原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