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州)天真 作者:岁云暮

字体:[ ]

 
文案:
     你的天真,是我一生的救赎。
 
风天逸X羽还真 原剧向,还是有点微虐
 
妖艳贱货攻X清纯不做作受 1V1 大写的HE
 
最近迷天真CP迷得要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本文应该不长。作者智商不高,只会写狗血。
 
非常感谢和我一样爱着天真cp的仙女们来看我的文。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天逸,羽还真 ┃ 配角: ┃ 其它:
 
 
 
  ☆、相遇
 
  他叫羽还真,勉强算是个南羽都的贵族,虽然羽还真普普通通毫无名气,但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大名鼎鼎的飞霜郡主。
  羽还真现在进入了我梦寐以求的星辰阁就读,这将是他人生转折点的地方,在这个星辰阁里,他最崇拜的人就是羽族的皇帝——风天逸了。羽还真自己觉得他们羽族的皇拥有最完美的容貌,最强大的能力,最最聪明的头脑,每次在大会上能够偷偷得看羽皇一眼就是他最大荣幸了。
  而在整个羽族羽还真最最最崇拜的人就是机枢前辈了,虽然机枢早在十八年前死在了人族女皇的手上,但是机枢前辈的光辉形象将一直在他心中,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成为像机枢前辈一样的机关大师了。
  在星辰阁,羽族菁英会里的人物各个都是一等一的人物,而他的偶像羽皇大人就是羽族箐英会会长,最近能够加入菁英会就是他最大的目标了,为此遇见再多困难他羽还真也不怕。
  当羽还真举着巨大的的木头时汗流浃背,宛如一只死鸟的时候,羽还真简直就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羽还真想着羽皇大人那双充满寒冰的眼睛的时候,他又充满了动力。羽还真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凭着一股毅力向前走着,渐渐得,羽还真发现周围就剩下他一个了。
  “停。”当他听见这个字的时候,仿佛被抽空了灵魂一样,倒在了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这声音对于他来说就和天籁一样。
  “羽。。。羽还真。”羽还真拼尽力气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进来说。”恍恍惚惚中羽还真听见了羽皇的声音。
  羽还真根本没有力气用腿走进去,全靠这两个羽族把他的胳膊抬起来,拖了进去。
  羽还真被丢在了地上,迷迷糊糊得看见眼前华丽衣袍的一角,他反应过来,举起右手向羽皇行礼,“参见羽皇陛下。”
  “说说,为什么想加入菁英会?”羽皇的声音如低沉的弦音一样,羽还真的心脏微微一颤。
  “因为仰慕陛下的高贵和威严也因为。。。因为从菁英会出来的人都是最优秀的。”羽还真不加思索道。
  “撒谎,拖出去。”
  “不!不要!不要!不要!我说实话。。。我说实话,因为羽家已经没落,没有人瞧得起我,我若不出息,我娘也会一辈子被人欺负,请陛下给我一次机会。”羽还真挣脱把她拖出的手,向羽皇爬了几步,鼓起勇气抬头看向羽皇陛下的眼睛,泪水在他的眼睛里打转,羽还真努力得不让它流出来。
  羽皇陛下却伸出手抬起了羽还真的下巴,“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不知道是不是羽还真这番话取悦到了羽皇陛下,陛下殷红的嘴角明显得扬起,愈发邪魅张扬。
  
 
  ☆、情起
 
  自从那一天后,羽还真每次想到陛下的笑颜,他的心脏就跟不听使唤了一样砰砰乱跳,晚上想着陛下摸了他的下巴,就更是睡不着觉。
  第二天风天逸把他叫过去,抬起了羽还真的下巴,说,“昨*你形容狼狈,今日一看,你到时十分可人啊。”
  羽还真消化了一会儿这句话,他想大概,这是陛下夸奖他的话,羽还真开心得说,“多谢陛下赏识。”
  风天逸冷笑一声,吩咐羽还真办一件事情。
  风天逸吩咐羽还真前往后山的禁地去看看,我发现山洞里有一道粉色的身影,我愣了一会儿才发现她正在烤火,可这里是不能生火的,“喂,你干嘛?”我跳进山洞,伸出脚使劲熄灭了这火焰。
  这姑娘惊叫了几声,“你干什么呀?”
  他们被熄灭的烟呛得直咳嗽,羽还真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解释,“我这是在救你,这里可是星辰阁的禁地,是禁止放明火的。”
  “你们星辰阁有病吧,规矩那么多,而且你们为什么每个人害完别人,都在说救别人呀?”
  羽还真沉思了下,“陛下要害你,那可真是你的荣幸。”
  “陛下,你说风天逸吗?”
  羽还真回答后,这姑娘却是一声冷哼,面带嘲讽。这姑娘想起正事,问他找她干什么,羽还真把天空草给她,她还有几分怀疑,他无奈得说,“吃不吃由你。”
  正当羽还真要走的的时候,这姑娘喊我,"喂,你叫什么”
  羽还真闻言不禁有些悲伤,“我不过是陛下的一条狗。”
  这姑娘疑惑得看着羽还真,羽还真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他的名字,“我叫羽还真,我明天再来看你。”
  羽还真回去禀告陛下后,陛下走到我面前,像羽毛一样轻柔得抚着我的脸,“你明天把易茯苓带到白庭君面前。”
  羽还真乖乖低头应答,他感觉到了陛下白玉一般微凉地的手指拂过后颈,微痒的触感让他的身体一阵颤栗。
  羽还真低着头,听见背后陛下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羽还真啊,羽还真,你可真有趣。”
  
 
  ☆、一吻
 
  羽还真把把易茯苓带到了白庭君那里,可是事情却超出了他的预料,易姑娘被抓了起来。
  风天逸见羽还真一脸彷徨,质问他是不是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就不肯干这件事了。羽还真赶紧向陛下表明忠心,差点就没哭出来,风天逸低低得笑了,“羽还真呐,你这表情倒还真可怜啊。”
  羽还真依旧一脸茫然,陛下老是说些做些他看不懂的事情,羽还真突然发现陛下的脸慢慢向他放大,接着,羽还真觉得的唇上一凉,风天逸长长的睫毛扫得他脸颊微痒,“傻子,张嘴。”
  羽还真顺从得张开了嘴,风天逸的舌头闯了进来,与他纠缠在一起,羽还真的耳边能够清晰得听见水仄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风天逸才把嘴唇从他的嘴上离开,羽还真看着他们唇间相连的那一道银丝,依旧不明白风天逸为什么要亲他,大概这是陛下表示对他亲近的一种方式?”风天逸伸出手替我擦干净羽还真嘴角的口水,笑得十分灿烂,“好,你回去吧。”
  而羽还真万万没想到,易茯苓竟然一人扛起了责任,风天逸狠狠得赏了她几鞭,还踢了一脚阻止陛下的羽还真,那一脚虽然不重,还是在羽还真的肚子上留下了一片乌青。
  是夜,羽还真躺在床上想着易姑娘的事,门却开了,风天逸拿着一个玉瓷瓶向羽还真走过来,羽还真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陛下,你怎么来了?”他慌忙跪在地上向陛下行礼,不想却牵扯到了肚子上的伤,发出一声痛哼。
  “你给我把衣服脱了,躺在床上去。”风天逸放下玉瓶,语气冷冷淡淡得指挥我。
  羽还真按风天逸说的,十分乖觉得把衣服都脱完了,连裤子也不剩,当然这是背对着陛下脱的,脱完后,他拉着被子把自己的关键位置给遮住,然后躺在了床上,他不知道风天逸要干什么,难道说风天逸要在这里打他一顿,他想到这里,觉得十分有必要想陛下求个情,“陛下,你轻点,我不会叫的。”
  风天逸似乎被羽还真这话逗笑了,“你可别动啊。”
  风天逸的手指蘸着药在羽还真的肚子上轻轻抚揉,明明是微凉的触感,却在接触时产生了火热。
  羽还真目不转睛得看着陛动作,“多。。。多谢陛下。”他坐起来向陛下行礼却忘了被子从腰间滑下,这下什么都露出来了。
  羽还真看着风天逸的视线从他的肚子向下移,发出了更加愉悦的声音,羽还真的小脸一红,抱起被子,“陛下,对不起,对不起。”
  风天逸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脸,笑了声,便头也不会得走了。
  
 
  ☆、离开
 
  在羽还真跟风天逸和白庭君一起绑起来之后,风天逸晚上把羽还真带到星辰轮的地方交代我要办的事。
  在易茯苓去浮玉岭的时候,趁守护花神佩的神力消失,此事关系重大,风天逸带着羽还真拿到了星辰轮里的花神佩,风天逸得到后,看着花神佩笑得一脸算计。
  然而,花神佩被偷的事马上就被星辰阁里的师父们知道了,很快便把羽还真和风天逸叫到了大殿,开始盘查羽还真,羽还真简直要被吓坏了,他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风天逸,风天逸叫他,“如实说。”
  “师傅在上,徒儿,徒儿,只是担心易姑娘安危,真,真的不是故意要惹出弥天大祸的。”
  “哼,你本事倒不小,我且问你,你是如何解开星辰轮的?”
  “徒儿也是想了很久才明白,我只是制造了一个小物件,将几个齿轮率先咬合在一起,然后让它们。。。”我一边说,一边比划,还没有等我好好得讲明这原理的时候,就被一声闭嘴给打断了。
  “说起这等事你倒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
  听见师父责问的声音,羽还真不禁小声道,“是你让我说的。”
  “我再问你,破坏了结界之后,你又做了什么事?”
  “我,我什么也没做啊。”
  大殿上端坐的阁主站起来也质问羽还真旁边的人,“真的不是你吗?明明有人看见你,在浮玉岭结界破损之时私自进入,之后炎核机甲大闹星辰阁,众多弟子都在,而唯独不见你的身影,你说你究竟去了是地方?”
  在旁边这人辩解完之后,站在羽还真身旁的风天逸开始为我说起话来,羽还真高兴得抬头朝风天逸笑,但是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听见陛下那句,“按照星辰阁律当逐出师门。”羽还真心一沉,“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师父。”
  可是师父赞同的话语马上就把他打入了地狱,“言之有理,即日起,羽还真再也不是我星辰阁的弟子。”
  羽还真抛弃他的尊严恳求师父,在羽还真说出另有隐情的时候,风天逸却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了他接下的话。
  那威胁的力道,让羽还真出了一背冷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打算把流星花神的转世改成羽还真了2333333希望后面我圆得回来ORZ
 
  ☆、开始
 
  当天,羽还真就收拾了他少的可怜的包袱,离开星辰阁,在路上羽还真看见两个师兄,他向他们打招呼,却被无视掉了。
  后面易茯苓追了过来,说是要帮羽还真,他赶紧拒绝,羽还真没想到这个姑娘对他这么好,在被风天逸好不念情抛弃之后,羽还真越看易茯苓越顺眼,这一见,简直感动死他了,“在我长这么大以来,除了我娘和我姐姐外只有易姑娘是真诚得待我了。”虽然风天逸也待他很好,可是风天逸只是把他羽还真当成他的一条狗来看,羽还真想还能奢望什么呢。“易姑娘,你是什么时候生的?”,易茯苓看起来虽然比羽还真小,没想到竟比他大,“那我叫易姑娘为苓姐姐可好?”
  此刻羽还真和易茯苓的周围围绕着淡淡的温馨,羽还真能看出易茯苓柔软的眼神,她是在同情他,但是不能连累了易茯苓,“苓姐姐,天空草有效果了,我先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