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儿砸养成指南[综基三]+番外 作者:若水爱虫虫(二)

字体:[ ]

 
  ☆、第70章 华山喜羊羊三十二
 
搞定了一切的事情后,无音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前去洛家集好好的救治那些尸人,在他走前一天,大家纷纷来到郊外的长亭给无音送别,展昭和包大人一行人备好了酒菜,酒足饭饱依依惜别,无音嘱咐着展昭:“昭儿,心中虽有千万般不舍,但终归要分别,你有你的事情,回去罢。”
    展昭点头眉间的忧愁散去不少,眸子带着笑意:“爹,你放心,我一直都记得你曾经对我所说过的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千里送君,终须一别,无音架着马车离去了,看着无音的背影,他们也收拾好了东西打算回开封府,这时候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带着阿衣赶了过来,西门吹雪问道:“大师兄呢?”
    展昭指着官道的方向:“爹已经离去了。”
    西门吹雪摇头自言自语:“还是晚了。”
    叶孤城看了看眸中微含着失落的西门吹雪,想到了今早他们竟然到了巳时三刻才醒过来,明明昨晚说好了一起去,可是今日却发现屋中燃的香中加了助眠的药材,还在看到了留在桌上的一封信,信上带着淡淡的药香,上面写着:阿雪,叶孤城,你们不要生气,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开封了,并非不是我不愿和你们一起共度难关,只是你们若去必定要带上阿衣,我不想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看到如此惨痛的场面,至此话毕,我走了。
    看到了信后他们也能理解,这些天和阿衣相处,他们也着实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把她当作了亲生女儿一般照顾,他们在屋中交谈了起来,没想到阿衣就在门外,面带泪痕哭着恳求他们带她去见她的母亲,她紧紧的攥着他们的衣袖,仰着头眼眶湿红,珍珠般大的泪珠不断的流下来,哽咽的说着:“西门叔叔,叶叔叔,求你们带我去,求你们,阿衣真的好想娘亲。”
    他们的心动容了,可是想到无音描述的那样,她的母亲那副模样不想让阿衣看到她此时的模样,他们真的很纠结。
    阿衣似乎知道了他们的难处:“叔叔,娘亲什么样子阿衣都不怕,不管娘亲怎么样都是阿衣的娘亲呀,娘亲一定很痛苦,阿衣想陪着娘亲。”
    他们将心比心最终同意带阿衣前去,可惜终究是晚了,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无音已经离去了。
    西门吹雪低头看着眼睛红的和兔子一般的阿衣安慰道:“放心,我们会带你去的。”
    阿衣打了个嗝:“好。”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赶路,无音的马车来到了洛家集,一到洛家集无音看着这一车的药材叫唤着:“求个人来帮忙qaq。”
    话罢,塔纳们已经过来把车上的药材卸了下来搬到了村子之中了,无音的嘴角抽了抽,这个速度还真够快的。
    药材搬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还在后面的车上,无音和一些塔纳就蹲在村口等着马车的到来,不久,远处来了个精致的马车,塔纳问道:“是这辆么?”
    无音皱着眉:“不是,运药材的车只是普通的马车哪会有这么精致。”
    谈话期间,马车到达了他们的面前,叶孤城停下了马儿跃下了车,里面的人掀开了轿帘,西门吹雪抱着阿衣下了马车,平稳的着地后阿衣从西门的怀中跳了下来。
    无音一脸懵逼:“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阿衣立马拉住无音:“叔叔你别怪西门叔叔和叶叔叔,是我求他们带我来的。”
    “......”看这个小萝莉拦着他的架势明显是怕自己发怒责备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他看上去有那么凶么!
    塔纳看了看这个小萝莉惊喜的叫着:“阿衣,是你。”
    阿衣歪着头打量了下他们喜笑颜开:“王大伯,是你,还有洛叔叔,你们都没死太好了。”
    阿衣一下子就要抱过去,他们闪了开来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低垂着头,毫无自信,连忙摆手:“阿衣,我们现在......”
    阿衣的头摇得跟个大摆钟似的撅着嘴:“阿衣才不会嫌弃大家,不管大家什么模样都是宠爱阿衣的长辈。”
    说完矮矮的阿衣拉着他们的手很亲昵,长辈们抹了抹眼睛:“好阿衣,走,我带你见你娘亲。”
    “好\(^o^)/~。”
    阿衣来到了无音的面前:“叔叔,我去见娘亲了,o(n_n)o谢谢。”
    无音微笑着:“去吧。”
    阿衣和他们去了,无音笑得很温柔对着西门吹雪他们说:“既然你们来了,那就帮我忙吧,嗯哼。”
    “......”他们两人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既然不说话就当默认了,你们在这里等着药材,药材到了记得运进来,我先去休息了。”无音捶了捶自己的肩膀转身离去了。
    ......
    两人在风中凌乱了,果然不听老爹的话会受到惩罚,搬药材这种事情,□□。
    然而作为尊老爱幼的剑神,剑仙,怎么会不听长辈的话呢,两人并肩站着有如两座门神在村口,真是道亮丽的风景线。
    付怜看见了阿衣后大惊立即用手遮住自己:“不要看,不要。”
    阿衣扑到付怜的怀中:“娘亲。”她踮着脚尖扒开付怜的手,“娘亲,不管娘亲变成什么样阿衣都不会嫌弃,阿衣要和娘亲在一起。”
    看着女儿并没有害怕自己的模样还和自己这么亲昵,她不由洗了洗鼻子抱紧了阿衣:“我的阿衣,阿衣。”
    阿衣转了个圈:“娘亲,叔叔对我真好,还给我买了新衣服。”
    付怜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我们该好好谢谢展先生。”
    “嗯嗯。”
    当晚,付怜就去了无音那里不断的感谢这,导致无音都不好意思了,最后只好说等治好了他们再好好感谢吧。
    几天后,无音正式研究起来了,他让喵喵把他五毒号上的各种书籍全部运了过来,西门吹雪的医术也是顶尖的,也一起来研究了。
    在书海之中,无音看着书对西门吹雪说:“唉,我当初好歹也是五毒教教主!然而却连本教的书籍还有没看的,真的太失败了。”
    西门吹雪陷入了沉思,当时他看到无音做五毒教教主的那些片段,那真的是做教主么,在西门的世界之中,教主可以看看玉罗刹,呼风唤雨呀,权力那么大,想想无音一直为教众服务,修房子挖草药都要无音他亲自去干,简直累成狗,他觉得那算是教主么,明显是大家的仆人,心疼,哦,对了,教主还有一个用处,充当吉祥物,每次祭祀都要跳那么那么羞耻的舞蹈,若是没人告诉他那是他爹,他绝对想不到那有着妖娆舞姿的人是他的爹,他亲爹!
    闭门造车是没用的,想制出救治尸人的药还需实践,实践就需要有人试药,无音没想到一堆人抢着要试药,真是和谐呀,但无音是有着操守的人,怎么可以胡乱试药呢,于是他暂时搁置了下试药的事情,再好好研究一番。
    一段时间过去,他半夜跑到屋顶看着皎洁的月亮心中叹气:想当初烛龙殿之后五毒一直研究着,还有花谷的医者也一起帮忙,可惜貌似还没研制成功?
    他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他还能撑多久呢,是否可以活到研制成功后,唉,想这么干嘛,伤春悲秋,难看之极,好好休息才是正理。
    一下子就跳下了屋顶回到了房间好好睡觉了。
    白天里一堆堆药罐子摆在无音面前,无音在称量着各种药材,他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生怕称错分毫,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呀,人命关天的事,不可小觑。
    浓稠的黑乎乎的药汁倒入了碗中,无音开始试验起来,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继续再战,无音的信心没有因此消磨殆尽,而是越挫越勇,就算有时候丧气,可在看到村中人期盼的目光后,他又鼓起了气,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支持着他。
    多次失败后的经验终于让无音研制出新的解药,这新的解药他不敢去使用,生怕出了差错,他和西门吹雪,叶孤城一起商量着,到底要不要让有的尸人去试无音的解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其实是赞同的,毕竟不试谁也不能确定这解药是否有效,可无音还是在纠结着,他真的怕,真的很怕若是失败该怎么办。
    不知村中的人如何知道此事主动要求着试药,无音将他们挡了回去,关上了门无音倚着门滑落下来跌坐到地上,他捂着自己的脸:“我该怎么办?”
    晚上,付怜找到了他,他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立即转身离开,付怜一把拉住了他坚定的说着:“让我试药吧。”
    “不能,我绝不会用你们来试药!”无音拂袖离去。
    他本以为付怜会知难而退,可没想到付怜跟着他走了一路,无音实在没办法了:“付怜,你还有阿衣,万一解药失败,你会死的!”
    付怜轻笑着:“我不怕,我出来前已经告诉过了阿衣,阿衣同意了。”
    僵持了很久很久,无音阖上了眼眸:“好吧。”
    试药的那天,无音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若是发现问题他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将她救回来,解药入肚,付怜整个人泡在药池之中,整个人痛苦的嚎叫着,惨叫声让无音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他真的快忍不住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付怜咬着牙说着:“展先生,你不要过来,我撑得住的,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相信他,相信他,他的病人如此相信他,他怎么能让付怜如此凄惨的死去,他怎么能辜负付怜的信任。
    他的思想不断的挣扎着,药池中的付怜再也没传来声响,他颤抖的去探了探鼻息,长舒了口气:“还活着还活着。”
    药池之中的付怜皮肤慢慢的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无音惊喜的叫了出来:“成功了!成功了!”
    他立刻冲到了门外和大家分享着这个好消息,所有人都仿佛停止了,时间像静止一般,片刻后整个村庄的人惊呼起来:“太好了!”
    看着大家高兴的模样,无音的鼻子酸酸的,眼眶中蓄满了泪水,但是始终忍住不流下来,西门吹雪拍了拍他的肩膀:“爹,若是想哭就好好的哭一场吧。”
    一下子无音就扑到了西门吹雪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叶孤城看着无奈的笑着。
 
  ☆、第71章 华山喜羊羊三十三
 
尸人们终于恢复了原样,他们有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有的到了别处重建了家园,但不管如何,洛家集这里终将成为他们心中再不愿回来了地方,那是他们心中永远的伤痛,经过那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他们更加珍惜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付怜和阿衣受无音所邀定居到了开封,在药堂旁置办了个家,阿衣每天都会来药堂帮忙,无音也乐意教她,还教了她一些比较温和的武功,女孩子么,总要有点武艺防身,尤其是像阿衣这么得他欢喜的。
    近日来,无音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在外人面前,没人可以看出他的异样,人后,他总会有着各种各样的状况,西门吹雪看着却无能为力,虽然知道父亲不会真正的死去,只是开启了一段新的生活,可是心中还是揪着的,他真的很想问老天爷,为什么他的父亲要承受这般苦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