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殊途同归+番外 作者:暮朝颜

字体:[ ]

 
文案:
 
     大唐开元年间,虽天下昌定,但蝗灾患处,流寇孽生,中原大地,风雨欲来。山雨飘摇,国仇家恨。作为世间万物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人,要做的只有问心无愧得过完自己短暂的一生。
 
以心为剑,不曾后悔。
 
以《剑侠情缘网络版三》为背景
 
炮哥x二少
 
坠崖不死,坠崖失忆,桶桶狗血剧情精彩绝伦,不来一发吗?
 
不是考据派,剧情漏洞应该有些多。
 
因为作者被妖怪抓走了,所以更新暂缓……_(┐「ε:)_
 
*感谢暮年图铺制作的封面~
 
鱼唇的作者和鱼唇的作者朋友打赌,如果这篇文章完结了鱼唇的作者朋友就会请鱼唇的作者次饭,于是就算是为了那顿饭鱼唇的作者也会努力把坑填完的!!!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琛,唐焰 ┃ 配角:陆然,叶清辰,苏隐 ┃ 其它:剑网三
==================
 
  ☆、缘起
 
  四月,南屏山。
  豆大的雨点不要命砸下来,唐焰站的笔直,双手托住千机匣对着躺在地上满脸苍白的锦衣少年。少年脸上几道伤口正是刚才摔下山崖时碰伤,双眼紧闭头发洒落在泥泞的泥土中,雨点打在他的脸上更显得脸色惨白。
  唐焰微眯起眼睛,扣在千机匣上的手指迟迟没有按下,他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少年惨白的脸颊,时间仿佛就在这刻静止了一般,雨滴落在树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就是此间唯一的声音,然而这样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渐渐接近。唐焰收起千机匣纵身一跃跳上身旁的大树将自己隐藏在树枝之后,冷眼看着有人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到树下。天上雨水还在不停歇地往下砸,那人看见躺在泥地里的少年,停顿了一会之后,俯身将少年背起离开。
  等到那人走远了之后唐焰才从树上跳下,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隔着雨帘他一眼便认出来人身上黑白相间外套。
  ——万花谷。
  
 
  ☆、万花
 
  屋子的门窗不知为何紧闭着,外面大好的阳光半点都透不进来,整个屋子此时只有最中间的八仙桌上放着的一个油灯散发着微弱的灯光照亮的室内。
  简陋的木床上躺着一个人,他双目紧闭上半身赤裸着,身上层层叠叠缠着好几层纱布,看的出是受了极重的伤。
  那人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看着漆黑的屋顶愣了许久才缓缓地用手撑着床板坐起,先是环视了四周然后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纱布,脸上满是不解,似乎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他眉头紧皱抬手摸摸头发现头顶上也包着纱布。环顾四周,屋子里的摆设很普通,一桌一椅一床,床边整齐地摆放着一双鞋子,床边的衣架子上挂着一件不知是谁的衣服。
  他将放在床边的鞋子穿上,慢慢走下床,顺手又将挂在一旁的衣服穿上身,穿戴整齐之后才打开了房门。
  春日里暖暖的阳光瞬间笼罩在他的身上,但是阳光过于强烈。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不认识的人站在他的面前
  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用发绳有些随意地挽起,身上的黑白相间的衣服同他身上的这件相差无几,年纪看起来也不大,手上还拿着一个药臼,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终于是醒了。”来人松了一口气笑道,“恩,这件衣服是我从师弟那儿借来的,你穿着大小倒也合适。”
  看着他疑惑的眼神,来人笑着解释道:“哦,我叫苏隐,这儿是万花谷,你昏倒在南屏山的山崖下,是我将你带回谷里救治的。”而后将手中的药臼随意地放在一边的石阶上拉起他的手,手指放在他的手腕上,边把脉边问:“可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他想了想指着自己的头道:“这儿,有点痛。”
  苏隐点点头,又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过了会说道:“还是有点烧,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你之前大概有些武功底子,身体比一般人好。”说完便拿起刚才放在石阶上的药臼继续杵药:“你怎么会受伤,谁伤的你?”
  他一愣,越过那人的肩膀看着栅栏上停着的一只小鸟想了许久说道:“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万花谷弟子苏隐疑惑地看着他显然有些不不可思议,“我找到你的地方人迹罕至很少会有人出现,你怎么会出现在那儿?”
  他又想了许久还是摇摇头说:“不记得了。”
  苏隐停下了手中捣药的动作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他来:“家在哪里?可有父母兄弟?”
  他还是摇摇头说:“……不记得。”
  苏隐抿了抿嘴最后问道:“名字呢,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名字。”他看着苏隐手中的药臼发起呆来,脑海深处有个声音如爆竹般在他脑海中炸开。
  “陆然!!”
  那声音凄厉之中又透着一丝绝望,他的后脑只觉得一阵疼痛,好像有人用利器将他的脑壳砸开一般,他双手抱着头蹲下,疼痛却没有一丝减退,他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万花,落星湖。
  “大师兄,你意下如何?”万花谷弟子苏隐坐在席子上有些苦恼地问他跟前之人,“看他的样子似乎只是忘记了一些以往的人事,还有些事情倒还记得清楚。”
  万花谷大师兄裴元停下手中的笔想了片刻说道:“据医书记载,失忆症多为头部受重创之后发生,病人多会遗忘以往记忆,此症并无药石可用,唯有慢慢等待他自行康复。”
  “可是,放任不管真的可行?”苏隐有些不安的继续问道
  “我并没有什么好办法,照目前看来,似乎只能如此了。”
  苏隐又问:“那么,大师兄你觉得他何时可恢复记忆?”
  裴元摇摇头道:“这个并无定性,或许明天便可,或许一个月,或许几年,也或许永远都可能恢复不了。”
  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下的陆然坐在门口的石头之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不远处美不胜收的花海,却丝毫没有心情欣赏。耳边听着屋子里两位讨论他失忆之事,心乱如麻。距离他醒来已经过了五天,这五天里,他身体恢复的不错,独独在记忆方面却没有丝毫进展,将他救回万花谷的苏隐更是一筹莫展,今天一大早干脆将他带来裴师兄这儿,不过看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良药。
  陆然低声地叹了口气,听见有脚步声从屋里传来,他立马站起。苏隐从大师兄房内走出一眼便看见自己从南屏山断崖下救回谷的少年站的笔直看着他。当时他去南屏山采药,没曾想天公不作美临时下起了大雨,他虽然带着伞但下雨时的山路并不好走,无奈之下他只能原路折返,于是在半途看见这个孩子满身是伤倒在地上,还有微弱的气息。苏隐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原则将他带回住所,却没想这孩子的病情太过凶险,他只得放弃原本计划,快马加鞭带回万花谷,靠着裴元大师兄妙手回春才堪堪保下性命,然而似乎因为伤势的缘故,这个孩子失去了一些记忆,这是他和裴师兄之前都没有想到过的。
  陆然看见苏隐眉头紧锁,走上前几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隐哥我的病情很严重吗?”
  苏隐一愣,但很快调整好心态微笑道:“乱想什么,你好的很。”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陆然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道。
  苏隐摸摸他的头安慰道:“记不得以前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日后便在万花谷住下吧,等你想起了什么或者呆腻了想走,你就走罢,我不拦你。”
  陆然“哇”地一声就抱着苏隐感动的哭了出来:“隐哥,我不走!你们以后拿棍子打我出谷我都不走!”
  苏隐被他搞的有些哭笑不得,怎么捡了个咋咋呼呼的活宝回来。
  时间就如同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清风吹拂着大地,花海的花草随着风向轻轻地摇摆,天空蓝的没有一点瑕疵。万花谷四季如春,和煦的阳光笼罩着花海,陆然将背上的背篓放下,成“大”字状悠闲地躺下。午后暖洋洋的日光撒在身上惬意的就要睡着了。陆然在万花谷生活了一个多月,他已经渐渐融入了这儿的生活。每天早晨起来陪着苏隐晒草药,苏隐边晒还会边同他解释这些草药的药性和禁忌,午后苏隐会雷打不动的去听裴大师兄讲课,陆然偶尔也会去,不过他坐不住,苏隐总是嘲笑他喜欢上蹿下跳左顾右盼地像个顽猴,之后便也不强迫陆然一起去听课了,闲不住的陆然就背起药搂去花海采草药,一边等苏隐下课。
  只是现下阳光正好,懒心一起,陆然便将手头的工作一丢,想先睡个美美的午觉,其他事情再说,再说。
  唐焰站在树上冷眼看着树下不远处躺着补眠的人儿,他来到万花谷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时间他日日跟着,他现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与他初见之时的行为实在相差甚远。
  “树上的朋友,如此美景何不下来一起观赏?”陆然伸了伸懒腰特意提高了声音。
  “……”唐焰没有动作。
  陆然见他不现身也不在意,翻了个身照样享受着日光。
  唐焰脚下一动,轻盈地跳下树,慢慢走到陆然身边,陆然又仰躺着,左手抬起挡住了些阳光,双眼被阳光刺激地睁不怎么开,脸上则带着得逞的笑容道:“原来,你长这样。”
  “……”唐焰喉咙一动长时间没喝水,也没开口说话让他的喉咙有些干涩,声音更显得嘶哑,“你知道我跟着你?”
  陆然笑道:“昨天才发现的,开始时只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不过你隐藏的太好,不容易发现。”
  隐藏是杀手最基本的技能,他曾经为了接近目标趴在草地里四天没有动弹。隐藏身形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师父从小便教导他,被目标发现了行踪就等同于死!
  唐焰条件反射反手扣住背后的千机匣,就在这时刚刚在陆然身边吃草的小鹿突然过来亲昵地舔了舔他的脸颊,陆然咯咯咯笑了几声爬起来喂了小鹿几口草。万花谷的鹿从来不怕人,因为它们知道在这儿不会有人伤害它们。唐焰看着一人一鹿玩耍,抓着千机匣的手缓缓放开。
  陆然抱着小鹿一边蹭一边对唐焰笑道:“为什么你戴着面具呢?而且还只遮住了半张脸。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摘下来?”
  唐焰抬起手碰了碰自己的面具,面无表情地说:“你不会想要看见我这半边脸的。”
  “为何?难道是因为长的太难看?”陆然笑道,“所以才要遮住?”
  “……随你怎么说。”说完,还没等陆然反应过来他便不见了。陆然放开抱着的小鹿仔细地观察四周确定他已经不在了,才低声说了一句:“古怪。”又将刚才丢下的药篓背上,往落星湖走去,该下课了,他要得去等苏隐了。
 
  ☆、访客
 
  在万花的日子陆然过的悠闲万分,他每日晒药,采药,学药理忙的不亦乐乎,谷中的师兄师姐们都很友善,教了他许多东西。
  这日,陆然照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晒草药,苏隐则在屋子里整理晒好的药材。正忙活不停的陆然听见有人走近,还没等他转身,来人便朗声问道:“小兄弟,请问……”
  陆然转过头只见一个身穿蓝白道服,头戴莲花冠的陌生青年双手抱拳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在陆然转过身来之后就僵硬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