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鹅湖+番外 作者:7里八里

字体:[ ]

 
 
文案:
 
     【Stucky无差】短篇都在这一栏啦~
 
同时也是短篇文本《天鹅湖》的集子内容
 
短篇都为轻松,后面的天鹅湖为正剧吧……
 
内容标签:英美剧 强强
 
 
 
  ☆、一无所有(本子终校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这个cp有点忐忑……我没看过漫威的漫画,所有电影就是我了解的全部啦~对这个世界还不太熟悉所以……我先试探着写写看==有bug请不要大意地提出来吧~!
这篇我估计是清水(第一篇我还是悠着点==),所以无差了~
以及这个其实……算不算AU呢,写完再说XD
  Steve被掉进泳池的泡沫板砸晕了,朋友们听说他进了医护室的原因后都会在惊讶与窃笑之间磨蹭一下;与他关系特别好的Sam特地来医护室看他,注意,是看他,而不是看笑话,反正Sam Wilson就是这么说的。
  当Steve回到教室,大家全在用一种介于怜悯和困惑再拌上调笑的表情瞅他。
  “并不是一块泡沫板,是一辆装满泡沫板的推车!Clint应该抓稳车子把体育器材运送到应在的地方而不是去和Nat调情——”
  “唔喔!Romanoff也在游泳池?穿着泳衣?好吧这是不可抗力,Rogers。”围过来的男同学们笑着,完全不同情这个受害者,“难道她打算进游泳队?现在报名还来得及吗?”
  “唉你们……她只是为了校报的事,下个月有游泳比赛,记得吗?”
  没人理游泳比赛,“话说回来,你这个未来的救生员居然在游泳池里被砸晕,会不会在档案上留下光荣一笔?”
  Steve无奈地叹气:“好吧恭喜又找到笑料了,解散吧你们,一群混蛋。”
  男生们嘻嘻哈哈地散去,Steve碰了碰自己头上肿起来的地方,庆幸泳池的水消减了一部分撞击力度,不然被那辆铁质的小推车结结实实掉在头上(泡沫板只是附带的!),不可能只有轻微脑震荡,Clint Barton那家伙却现在还没来道歉,算了。
  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往肩膀上一甩,Steve打算回家。途径学校的运动场时,正在练习的棒球队队长Sam Wilson注意到了经过的好友,挥了挥手,Steve抬起手示意,“你怎么样?回家没问题吗?”皮肤黝黑的球队明星跑来,“没问题,谢谢关心。”Steve耸耸肩,“况且明天周末,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哦,”Sam耸耸肩膀,“好吧,本来还想希望你能来看球赛的,不过好好休息是不错伙计,你还可以顺便再思考一下当救生员的事。”他咧嘴笑出一口白牙。
  “一边儿去,我早就决定了要当救生员。球赛?你之前没说过有什么球赛。”Steve奇怪地看着好友,球赛通常不可能提前一天才预定好不是吗。
  “是的,”Sam又耸肩,“是和SHS的友谊赛,海报都贴在布告栏上呢,谁叫你除了上课就是在水里。”
  Steve挠挠后脑勺,除了上课就在水里?真的?“不我应该有印象,大概是这个的错,”他指了指自己的头,“一想事就晕乎乎的,放心我会来看的。”
  “来了更好,虽然我不太确定叫你来看我们输球是个好主意,”Sam翻了个白眼,“不过我们会努力的,虽然差距有点儿大,对方可是地区排名第一!连续五年,上次我们也输了,好了不提了你回去吧,我得归队了。”Sam答应了远处召唤他的队友,跑走前摇手,“回见Steve!好好休息!”
  Steve回了他的关心,眨眨眼睛想了想球队的事,上次也输了?他喜欢棒球,应该去看了球赛,可是却没什么印象,算了,他摆摆头,比起球赛他有更优先的事要做。
  比如仔细回想一下今天在昏迷期间产生的幻觉。
  *
  极限格斗怎样?我的主意不错吧?
  好吧,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什么能让你开心?
  是Sam,他肯定不会认错那牙缝和hiphop式说话方式,即便真实的棒球队长还远远不到要绕着嘴唇留一圈胡子的年纪。
  而自己,穿着国旗色的制服,名字叫美国队长,拯救世界,保卫国家……天呐!躺在床上直视天花板的Steve捂住眼睛,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这么雄心勃勃的愿望!
  而且幻觉,或者说梦境中的自己,嗯,不对,那个叫Steve的,有着非常健壮的手臂,当他低头,看到的除了鞋子还有……
  Steve跳下床,来到衣柜门镶嵌的穿衣镜面前:五尺八的身高,在学校里不算最矮的只是有时候走在Sam身边会显得小一码而已,那可是棒球队长学校的明星。至少自己和Clint一样高,好吧只矮了一丁点儿,而且很多人包括Nat都说他看起来比Barton要高一些——“一定是比例的问题。”那位美艳和残酷成正比的校花曾这么说过。
  镜子里的他穿着有印花的白色T恤,自然磨损的牛仔裤,绛金色的随意刘海,怎么看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长相也置于英气和优柔寡断中间——Peggy说过他看起来有点儿好欺负,但他并不记得被谁欺负过,除了说这话的强势女学生会书记以外。他不太显眼但也不瘦弱——他并不是那么希望自己能变成Sam那样的大个子,但美国队长,咳,就是他梦见的那个,低头的时候甚至看不到多少鞋面了看在上帝份上!他突发奇想了一下难道女人们都是带着胸前这种感觉生活的吗。
  他理应没什么不满的,护士母亲和退役后在工厂当着安保负责人的父亲,在布鲁克林这样的家庭还算令人满意,而且他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将来当一个救生员。虽然这个愿望的起因他不太清楚了,但他喜欢这个理想:帮助别人,保护生命。他为此加入了学校游泳队,还在练习中,离能当救生员的水平还远着呢。
  所以,梦境里的世界还真有点儿不可理解,也许……是因为电视看多了?Steve困惑地揉了揉自己的头毛,不小心碰到被砸到的地方,痛得嘶声的同时又感到一阵晕眩。
  ……那是Bucky。
  Bucky?哪个Bucky?不会是那个…… 
  是的,就是他。
  突然插/进来的这段对话一点儿头绪也没有,Steve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坐在了地上,屁股痛,看样子是刚才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谁是Bucky?
  校医说过轻微脑震荡会有些许后遗症,要避免剧烈运动,Steve想,这几天先别去游泳池了。
  之后直到妈妈叫他吃饭,Steve都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那上面贴了一张星球大战的海报,他花了半个小时去思考这片子讲的是什么。
  Clint Barton是在吃完晚饭后来的,他不好意思皱着的脸看起来像一片黄油抹得很糟糕的吐司,“嘿伙计,你还好吗?”那家伙站在门口说,手还插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
  Steve翻了个白眼,笑着回答自己很好。Barton明显松了口气,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递过来一叠东西展开,Steve定睛一看,是棒球卡。
  “瞧我最近收集到的!怎么样!”Clint Barton换上得意洋洋的脸,如果Steve不是个和平主义者,他就一拳挥上去,所以他用手指点点其中的几张:“我有这张,这张,和这张,哦还有这张。”
  “什么?不可能!这些古老版本发行量很少的!你以前都没说!我不信!”Barton嚎叫着拨开Steve,在脚垫上蹭了蹭鞋子就挤进了门口,“你得给我瞧瞧!太不够意思了Steve!”
  过了鸡飞狗跳的半小时后,他们坐在地板上玩起了万智牌,Steve居然有些不太记得规则,Clint提示了他好几遍后开始有点儿担忧了:“天啊Steve,你确定不需要去医院看看吗?砸坏了你的脑子我会很愧疚的,真的,它本来就不那么灵光。”
  “去你的吧,Clint,比你的好多了。”Steve撇嘴,抽出一张牌——他吃了一惊,Barton奇怪地看他,“怎么了?”
  Steve翻过来:“你瞧。”
  万智牌有五种颜色,白黑绿红蓝,但这是一张黑白交错的卡,名字叫“冬兵”。
  “哇哦!这到底是黑牌还是白的!难道是闪卡[1]!”“我不知道,”Steve皱眉,“我不记得有这么一张卡牌……”他仔细看牌上的画面:一个穿着黑色排扣战衣的男人,带着面具,一手举着把不知道型号的□□,另一只手闪着寒光——手中好像还拎着一个人,威风凛凛行走在硝烟战火中。
  “酷!”Barton喊道,从Steve手里摘走这张牌,左看右看,卡牌下的解释里没有说明此卡使用方法,只有短短两句话:
  冬兵从不失败,除了最后一次。 
  “从不失败……难道说这张牌是无往不利?可是最后一次……是说最后出牌还是……嗯……这也许是一张bug,也许是彩蛋,也许……”他嘀嘀咕咕,“可我从没听说过有这张牌!你什么时候买的?哪个系列的?”
  Steve愣了半天:“不知道。”
  “天啊!!”Barton抱头痛呼,“Steve!你要去看医生!!”
  “滚。”
  *
  Clint离开后,Steve始终觉得脑子有点儿不清不楚,只得瞒着妈妈找了个冰袋敷头。
  夜深,他睡觉前经过起居室,电视正在转播父亲爱看的MiLB棒球赛[2],但做安保工作的Rogers先生经常要大半夜才会回来此时还未着家。Steve走到沙发前,妈妈歪在上面似乎已经睡着了,Steve心底涌起温柔的暖意,他没有叫醒开着电视等丈夫回来的女人,捡起掉在地上的毯子盖到母亲身上,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了一些,“晚安。”他轻声说。
  这个晚上充满了荒唐诡异的梦境,Steve简直迷路在了万花筒里一般,他一下子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而敌人的旗帜居然是纳粹!一转眼他又回到了布鲁克林,但是街道的样子和他记忆里大相径庭,根本不像是21世纪。他一会儿是有着大胸和圆盾的美国队长,一会儿又不得不因为羸弱矮小被堵在巷子里胖揍。
  昏昏沉的一个晚上过去,妈妈的敲门声把他惊醒,而Steve觉得自己就像没睡着过一样,“Steve?亲爱的?你今天不是要去看球赛吗?还吃早餐吗?”
  “是的妈妈,我就出来。”Steve咕哝,他试探地碰了一下头,昨天被打的地方很疼,这倒也正常,头一天还没觉得多厉害的伤势,睡一觉起来往往会觉得痛很多。
  Steve走进起居室,他母亲正在收拾餐盘:“你爸爸要加班已经走了,你呢,想吃点什么?Steve?你的脸色很不好,怎么了吗?”Rogers夫人走上前来想要用手摸摸儿子的额头,Steve躲开了,他没有把昨天被砸晕在游泳池的事告诉家人,没有必要。
  他对母亲说只是有点儿没睡好不是感冒。但他妈妈的担忧脸色并没有消减,她充满爱怜地叹口气:“你得好好照顾自己,亲爱的,别让我们担心。”
  Steve在那一瞬间感到很困惑,他做过什么让父母很担心的事吗?因为母亲的眼神那刹那显得十分悲伤。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问道:“爸爸出什么事了吗?”
  Rogers夫人惊讶地眨眨眼,接着回了他一个不解的微笑:“他挺好的,就是有点儿忙,昨晚他回来的时候还开门看了眼你睡着的样子,在他眼里你永远是个小宝宝,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
  不,没什么……Steve困惑地喃喃,他想象了一下父亲偷偷开门看他睡着没有的样子,笑起来。
  *
  棒球比赛在SHS学校球场里进行,这儿是对方主场,他们的学生也格外多。Steve走到了自己学校球队的休息处,隔着围栏和Sam打了个招呼,黝黑的朋友对他做了个鬼脸,指指对面,Steve看过去,SHS的球队是少见的黑色制服,这个颜色让对方的球队队员一个个都显得冷冽肃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