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诺 作者:梦影魇魔

字体:[ ]

 
文案:
 
     邪帝崛起,是真的冷酷无情还是迫不得已?小哥回归,是真的失忆还是伪装?吴忧出生,身世迷离,到底是谁的孩子?
 
他错了,不该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一个永远也触摸不到的人。那样一个人,无心无情,无欲无求,一生只为终极而活,只为张家而活,他能为任何人停留哪怕一秒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吴忧,王月半,解雨臣,齐黑瞎 ┃ 其它:邪帝崛起,吴忧身世扑朔迷离,误会能否解除,胖子又在出什么馊主意?
 
 
  ☆、吴爷的禁忌
 
  2005年八月十七,吴邪终是没有把张起灵从长白山带回来。张起灵对他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
  吴邪跌跌撞撞得回到了山下的小旅店,睁着双眼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泪都流干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小哥不是说了十年后来接他了吗?十年后他来接他不就好了?可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眼泪?
  从床上爬起,自己不能这样消沉下去。还有好多事情等着自己处理呢。吴邪给远在巴乃的胖子打了个电话,和他说了这边的情况,那边沉默了片刻,才传来胖子的声音:“小天真,不要太难过,小哥十年之后会回来的。”“嗯”吴邪嗯了一声,表示答应。胖子也没说什么,就说有事尽管找他,不要忘了自己这个哥们。
  下了长白山,回了长沙堂口,接手了三叔的烂摊子,虽然那个人根本不是三叔。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对他冷嘲热讽,不服管教,一句句小三爷里满满的都是不屑,嘲讽和轻蔑。在这期间,吴父吴母常来劝说吴邪,让他不要再管这里的事了,赶紧回去成家,找个媳妇,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何必在这里受这些气。
  吴邪没有答应,给出了一个理由:“这是三叔好不容易拼出来的,不能让它垮了。现在我还忙,等安定下来了再说吧。”吴父吴母想想也有道理,也没再劝,答应缓缓。
  2006年一月,吴邪在小花的扶持和自己的努力下,终于稳定了局面,再没有人敢闹事了,因为闹事的人都不在了。也没有人敢叫吴邪小三爷了,因为现在他是吴小佛爷。他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了,也不是那个见到血尸就手软,看到尸鳖就发抖的小小土夫子了。他是吴小佛爷,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吴小佛爷,残忍暴力的吴小佛爷。他还是吴邪,却不再天真。
  吴邪只用了半年还不到的时间就把所有的盘口都收了回来,还培养了自己的心腹。他现在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比当初三叔在的时候的威慑力还大。吴父吴母也在这时又提出了吴邪的终身大事,吴邪还是没同意。这次的理由却是简简单单的:“我现在不想结婚,可能一辈子都会和三叔一样,立业不成家”。吴父当场就被气的发抖,指着吴邪就骂:“你这个不孝子,你若是不成家,就别进吴家祖宅的门!”吴母也在一旁劝解,“小邪啊,你现在不想结婚没关系,先找个女朋友处着也行,千万不要学你三叔,不能让老吴家绝后啊。”吴邪当时纵使有千般不愿,也只能无奈地点头答应。可是过了大半年,也没见他那里有任何消息,吴果真没让吴邪踏进吴家祖宅一步。
  2006年十月十三日。吴邪正坐在总堂的会议室里,一页一页得翻看着手里的账本,面无表情。下面站着的所有盘口的头目一个个都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扰了吴邪。
  突然。安静的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满屋的人瞬间都被冷汗淋湿了后背,在心里破口大骂:“卧槽!谁阿!不知道小佛爷看账本的时候最不喜打扰的吗?自己想找死也别拉着我们那!”果然,吴邪的眉头皱了皱,底下的人瞬间大气不敢出一口。吴邪却没有发作。只是停下手中的动作。从抽屉里取出手机打开接听键,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嗯,我是,”吴邪的语气冷然,无波无澜,可是一瞬间就拔高了几个分贝:“什么?好的,我马上就到,再见”这语气里都是惊喜和解脱。底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这一年多来都冷酷无情的吴小佛爷变成这个样子。吴邪没理会众人的脸色,只是交代了一些事,便匆匆忙忙的取车离开了。吴邪这一走便是一个月没回来。
  十一月十五,所有的人都在会议室等着吴邪查账,只是吴邪不在,正当吴邪的心腹阿军着急万分之时,吴邪回来了。只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得看着吴邪怀里那小小的一团。。。。。婴儿,一个只有一个月大的婴儿!吴邪就那样抱着他,脸上的神色复杂至极,两分喜悦,两分无奈,两分解脱,剩下的四分却全是悲伤。阿军上前恭敬得问道:“爷,这是?”“我儿子,你们的小吴爷。”吴邪那样淡淡的一句,却惊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心里都在想“靠,小佛爷在外面有女人了?!还生了个孩子!还是个少爷!!!”阿军也很震惊,可是扫了扫吴邪身后,并没有看到应该一起出现的人。“爷,这,嫂子呢?”按理说孩子都回来了,当妈的也得回来吧,可这只有吴邪抱着孩子,嫂子呢?却见吴邪的脸当场就变了,阴沉的可怕:“阿军,我没教过你少说话多做事吗?谁让你这么多嘴的?自己去戒阁领罚。”阿军身体一颤,戒阁,一个可怕的所在,所有盘口犯大错的人都会被送往戒阁,根据错误的大小给予不同程度的惩罚,最轻的也是在背上抽个几十鞭子,最重的是生不如死。所有的人都震惊了,阿军是吴邪最信任的也最看中的心腹之一,平时就算犯了什么过错,也只是骂两句,打一巴掌,可是今天,只因为问了一句嫂子呢,就要被送往戒阁?!
  众人起初不明白,后来一个个醒悟,看吴邪刚才进来那表情,明显就是保住了小的没保住大的,看来吴爷很爱那个女人,不然不会那么生气。所有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懂了彼此的想法:“告诉弟兄们,以后绝不能在小佛爷面前提嫂子这两个字。”
  “找个最好的保姆。”吴邪再没看众人一眼,抱着孩子就走了。“是。”一个伙计连声应诺。众人又愣了楞,不查账了吗?算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很快,吴家堂口吴小佛爷在外金屋藏娇,却因难产去世的消息传遍了道上,只是这是一个禁忌,无人敢提起。                        
作者有话要说:  梦影来写文,新人一枚,望亲们多多关照!
 
  ☆、愿一生无忧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亲们!梦影来更新了呦。(?? . ??)
  伙计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找了个经验老道又老实本分的妇女来。吴邪轻轻点了点头,把孩子交给这个叫张嫂的妇人,“跟我走吧。”说完带头向车库走去,张嫂来之前也被伙计告知了一些事,没多问就跟着一起走了。吴邪上了车,带着张嫂和孩子直奔杭州吴家祖宅而去。已经快一年没进家门了,每次去都被吴爸赶出来说他是不孝子。
  到了吴家祖宅门前,吴邪上前轻轻拉起玉门环,扣了扣。很快有人开了门,吴邪看着眼前的人,叫了一声“三叔。”吴三省或者说是解连环看着吴邪,明显一愣,然后惊喜的说:“哎呦。大侄子,你来了。来来,快进来。”他是在吴邪彻底掌握了长沙盘口的一个月后回来的。
  只是这个三叔是解连环,并不是真正的吴三省。解连环说真正的吴三省在蛇沼的时候就死了。当年那些人为了彻底击垮“它”组织,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连自己都算计了进去,最终在损失了不知多少后,彻底击垮了“它”组织。当年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死了,剩下的人也老了。解连环回来后并没有回到解家,他说戴了多年的面具摘不下来了,想继续做吴三省这个人,而吴父和二叔吴二白并没有反对。吴三省并没有继续在长沙待着,而是跑回了杭州吴家祖宅养老去了。而吴二白也去了杭州养老,这些年身上的冷酷少了很多,虽然还是很严肃,但比起以前要好太多了。平日三个半百老头聚在一起喝喝茶下下棋,日子可比吴邪滋润多了。只是吴一穷会经常把吴邪不成家的事挂在嘴边,还总是怪三叔做的“好榜样”。
  吴邪笑了笑,刚想抬腿迈步,就听见大厅里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你这个不孝子,回来干什么!老三,我看你敢把他放进来,放进来你以后也别住在这里了。”吴三省看着吴邪,无奈的笑了笑,抬眼看见吴邪身后的张嫂,有些讶然:“这位是?”吴邪错开身,“这是张嫂,我找来的保姆,照顾你小侄孙的。张嫂,这是三叔。”“三爷好。”张嫂连忙弯腰,这都是一群惹不起的主啊。“好好!不用这么拘谨,来,让我看看我小侄孙。”说着从张嫂手中接过孩子低头看了起来,“还真是可爱,和大侄子你小时候一样啊!长大了也是迷倒一大片女孩子的帅小伙!”吴三省的话音刚落,院落里就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吴父吴母和二叔吴二白就急急得走了过来,“我孙子?!在哪呢?我看看。”吴父走到吴三省跟前,伸手就抱孩子。“哎,大哥,你不是不让大侄子进家门吗?那小侄孙也别进了吧?我抱走吧。”吴三省调侃,“我孙子凭什么给你?”吴一穷瞪眼。“好了,你老哥俩别闹了,快让我看看我孙子。”吴母笑着责怪 ,从吴三省怀中接过孩子。
  “呀,真是可爱。你们看,笑起来和小邪小时候一样可爱。”吴母一脸慈爱得看着怀中的孩子,笑意爬满了脸颊。“爸,妈。二叔。”吴邪喊了一声,立刻招来吴一穷的一记瞪眼,“算你小子还有良心,总算给我们吴家留后了。”“我说老头子,你能不能别这么凶,每次小邪来都往外赶,这次带孙子来看你,你还堵着门口不让进,还想不想要孙子了?”吴母嗔了吴一穷一句,又赶紧让吴邪进屋。张嫂很在后面,有些拘谨。吴母又往后看了看,心里奇怪,当下就问了出来:“小邪,怎么没看见孩子他妈啊?”吴邪脸色有些难看,垂了眼睑,默不作声。吴母没察觉出异样还想再问,就被吴一穷拉了一下,吴母抬头一看吴邪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儿媳妇出事了?”吴邪还是默不作声,安静的就像不存在。
  吴邪默默地往里走,吴母很快想明白了什么,边走边叹了一声“可惜了,”只是不知道到底可惜的是谁,又看了看怀里的婴儿“真是可怜,自小就没了妈,没事,有奶奶疼,奶奶会好好照顾你的。”“妈,不用麻烦你们二老了,孩子我自己照顾就好了。”“那怎么行。你一个大男人,还有那么多事要忙,怎么照顾?”吴妈说什么也不答应。“妈,我亏欠了这孩子太多,不能让他不仅没妈还感觉没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的,这不是还有张嫂呢嘛。”吴妈不再说什么,就当默认了。她知道,吴邪觉得亏欠了的不是孩子,而是孩子的妈。走到了厅里分位落坐,气氛有些沉寂。
  “孩子起名字了吗?”吴三省转移了话题,打破了这有些压抑的气氛。“没有,一起想想吧。”吴邪脸上神色恢复正常,淡淡的笑着说。吴三省很兴奋,起名字他最喜欢了,想当初吴邪这个名字就是他起的。吴三省想了想,一拍巴掌“吴迪,吴迪怎么样?天下无敌,霸气!”“不行,太招摇了,会惹麻烦。”吴一穷不地道得泼了一盆凉水,“什么?!”吴三省瞪眼,“那大哥你说叫什么。”“吴用。”吴一穷想了一会,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噗。。。”吴三省正在喝茶,一听这话,一口茶就喷了出来,“哈哈哈。。。大哥呀,你这名字起的比我还不如,虽说水浒里的确有个吴用很聪明很有用,但是,好说不好听吧。”吴三省一边笑还一边挤兑吴一穷。吴母和吴二白也都笑了,吴母笑着说,“还是让小邪起吧。”于是那两人都转头看着吴邪,都是一副你小子要是给不出个好名字,就等着挨揍吧的样子。
  吴邪低头看了看吴母怀里的孩子,露出了一个笑,“吴忧,无忧无虑的吴忧,希望他真的能一生无忧,不要像我一样再不复当年。”吴家三位兄弟听吴邪这么说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的确亏欠吴邪太多,把和整件事都毫无关系的吴邪拉了进来,还是从小就开始的。“是啊,希望他一生无忧无虑。”吴二白叹了一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