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千骨同人)信仰无上+番外 作者:画染绝

字体:[ ]

 
文案:
 
     你是我师父,那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可现在,我却不想做你徒弟了。
 
你是这世上待我最好、最疼我的人。......
 
那一吻,像是蝴蝶轻落唇边,只一点点。
 
本着不黑原著的任何一个人物为目标开了这个坑。中长的样子,表示可能更新略慢。
 
原创小受,表示顶了竹染大师兄的位置,剧情需要。小受为摩严脑残粉,噗~就是天大地大师尊最大。
 
希望有一个理解摩严,关心摩严,无条件站在摩严身后的人。
 
摩严各种宠溺有,秀恩耐有,但是虐也是不会少的,可能以我心里的摩严,哎~是很难接受自家徒弟那啥的。所以最后结局,再说吧!【捂脸】
 
内容标签:强强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流音、摩严 ┃ 配角:竹染、花千骨 ┃ 其它:
==================
 
  ☆、章一
 
  章一
  夜凉如水,月华洒了一地银白。长留三殿凌空悬浮。自瑶池一战也过了一月有余,长留先前离开的弟子也陆续回来。流音先前为摩严挡了花千骨一掌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一切都好像再次步入了正轨。
  只是......流音仰头又是一口烈酒入喉,脑中空白,心里却是闷的让人发慌。竹染离去时的话不停的回荡在耳边,“师兄,多少年了,到现在你还认为你自己可以坦然的说只希望以徒弟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么?可别露了马脚啊,呵呵,如果让他察觉了,师兄,看看花千骨的下场,你觉得你会如何?”
  我会如何?我又能如何?所有人都不明白,一向不与任何人私交过甚的流音为什么独独对花千骨友善,而只有流音自己知道,他第一次见到花千骨时的她看着白子画的模样,不过是,兔死狐悲。
  流音无力的闭上双眼,又是狠狠灌了一口酒。若是醉了,是不是心上会不会轻松些。
  一口又一口,本就不见得有多好酒量的人,一小坛子酒还不见得见底,人就已经握不住酒坛。“咚”的一声酒坛落地,流音放任自己向后倒去,地那么凉,他迷迷糊糊的却想起了少时的事。
  长留收徒拜师都有规定的流程,这百年来也只有一个流音破了规矩。而原因也很简单。
  流音是世尊摩严下山游历时不小心再一个山涧里捡到的,小小的婴儿在襁褓里头还没睁眼呢。流音也是命大,不知从那个地方顺水流来被摩严捡到。
  摩严见他襁褓精致却被人弃在木盆里,家室定是复杂,便想着不若找个人家了这个孩子,可谁知道流音一睁开眼睛见着摩严就笑,“咿咿呀呀”的说话也不哭。人都说小孩子是记不住事的,可流音却隐隐觉得他记得。记得那时候的世尊的脸上没有那一道伤疤,记得失了几分岁月却依旧威严俊挺的脸上带着好奇的看着他,他甚至还记得世尊抱住他的手姿势并不准确让他有些不舒服,可是却意外的温暖与安全。
  可能是因为流音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便是摩严,骨子里头又带着不知哪里来的血脉里的傲劲。往常摩严带着要多乖巧有多乖巧,饿了也是瘪瘪嘴示意要吃东西。可每一回摩严要将他送人那可就是洪水海啸一般,哭个不停。可人家的孩子哭那是打旱天雷般的惊天动地,流音他哭就是不停的掉眼泪,不吃不喝就是一股子势要把眼睛哭瞎的劲头。
  这么个一二会儿摩严哪敢再往外送。想着自己救了这孩子也是个缘分,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说没感情也是骗人。加上这孩子他自己看着也是喜欢,根骨也好,大不了就收了做徒弟呗!正好他缺一个。名字其实他早就想好了——流音,顺水流来,山间泉水泠泠。很好!
  于是摩严开始自己的养娃生活,先是各种翻书看养娃一百招,又去讨教家里养着小孩儿的邻居,学了几个月觉得自己可以出师了就抱着孩子天下山水到处的跑。直到流音五岁才回到长留。那也是摩严难得的一段悠闲日子。
  可回到长留后麻烦就来了,首先,摩严要开始天天呆书房了,长留八千弟子各种大小事务多的要命,完全没有给摩严留下带孩子的时间。以前师徒两天天同起同寝,现在流音睡了摩严还在书房,流音起了身边的床榻早就冷了。于是流音不开心了,被摩严喂得圆滚滚的小脸蛋也见了尖。摩严看了心疼的不行,当然以摩严的性格是完全不会表现出来了。只是虎这个脸,亲自给流音喂完饭就找奉命照顾流音的那个弟子算账去了。
  结果那弟子哭丧这个脸说,流音师弟早起的时候笑着对他说:“没关系的,阿音可以自己来,何必劳烦你。”吃饭的时候说:“师兄可还有其他事情,阿音自己料理就好,师兄站着我不习惯。”晚上的时候,哦,晚上的时候他说:“这一日劳烦师兄了,只是世尊卧房阿音熟悉,师兄休息去吧!”劳烦个妹啊!他一天什么都没干,光被杵在那儿赶了。流音看书他杵着,流音练字他杵着,流音想世尊,他还是杵着。
  摩严一听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阿音看着对谁都笑,可其实对谁都不亲近,就听自己的话。正是摩严烦着怎么照顾徒弟的时候,九阁长老那边来话了,简单着说就是五岁大的娃你养着多不方便,要收徒我们不拦你但你也要按着长留的规矩来呀!先放到十二偏殿里让他跟着长留新收的弟子一块学学,孩子长大点了你再在仙剑大会给收了也就得了。现在住在贪婪殿上名不正言不顺,让人家看了也不好啊!
  摩严细想想,觉得说的也有道理。流音打小就跟着自己太过依赖了。多跟些小弟子处处也不是坏事。自己没时间陪他,他如果多交些朋友也好。
  摩严的想法当然也是好的,放在一般小孩儿身上可能也能起到不错的效果。小孩子也就刚开始闹一闹也就过了。而流音在白日里见到摩严开心的直接就扑过去抱住摩严腿就蹭,他也是太开心了。摩严当然见徒弟这样心里也是开心的,但是面上还是要训训他“没规矩,多大了?走路好好走,不能跑。”
  流音笑眯眯的应:“是,阿音下回不敢了。”可下回真的就不敢了,不不,流音就是典型的虚心认错,坚决不改。看这不搂着腿的手紧紧抱着呢么?摩严也对着小徒弟无奈了,弯下腰一把将人抱进怀里头将长老们的话一说。
  方才还笑的跟朵太阳花似的笑脸立刻就蔫儿了。但连闹都没闹一下,就是低着头。摩严问他乐不乐意,他就闷闷的点点头。摩严知道流音是不开心的,但想想过两日也就好了,就抱着人御风到了下殿,到了门口把人放下后才觉得不对劲。蹲下身抬起小脸一看瘪着个嘴不停的掉眼泪,还看天看地就就是不看摩严。得,闹脾气了。
  要说摩严也不是没看流音哭过,可那会子流音连世尊都还不会喊呢。现在他一哭摩严立刻就慌了手脚,可思来想去就是不知道该这么哄,只得手无措的搂着小小的孩子给他拍背顺气。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流音哭起来没声没息的,就是不停的眨巴眼睛,被摩严重新抱回怀里的时候,委屈终于完全爆棚,伸出短乎乎的小手搂着摩严脖子,就喊:“额......额......师尊......额。”哎,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全是哭嗝,话都说不整句。
  摩严心疼的“恩”了一声,继续努力顺气。“想说什么慢慢说。”
  结果这一句刚落,流音这些天的委屈全部涌上心头,居然直接啜泣出声,“师尊,呜呜,你一回来就不要阿音了,阿音都......额......都见不到你。你......你不要不要阿音。阿音乖乖吃饭乖乖睡觉,师尊......阿音......额,阿音不给您添麻烦。您别不要阿音。”
  摩严一听,心就软了,一句话都不说,抱着孩子就往回跑。将刚来迎接的桃翁直接晾在了身后。他管他什么九阁长老,方不方便,大不了他不睡了,白天陪孩子晚上看公文不行吗?反正他修为高也用不着睡什么觉,再说以他家徒弟乖巧程度绝对好养,一定是这段时间他闲太久公文堆太多了没时间陪孩子。对,没错,以后他没时间也得抽时间,养这么大的孩子,那里撒的开手。
  流音一路也是紧紧的抱着摩严脖子,但又怕太紧了世尊难受,太松了又怕再次被抛下。一路上继续掉金豆子。摩严会了贪婪殿,看流音,没法子了,将流音放到自己的书案上,刚好是略弯身就可以直视的高度,轻轻的用干燥温暖的手抹去他的眼泪,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句:“师尊不会不要你的。”威严低沉的声音,原来有一天也会有轻语温柔的一天。流音拿走了摩严心上最柔软的一块。他摩严亲自用自己的双手呵护过一个完完全全独立己身之外的令一条生命。无法割舍的那一个。
  ......
  流音伸出手挡住刺目的阳关后缓缓睁开双眼,天,亮了。明明以前是一日都离不开世师尊的自己,怎么现在却可以离开他三年五载后都不敢回来?流音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又自己默默的回答:因为我有一件永远不能让你知道却又想让你知道的,秘密。
  
 
  ☆、章二
 
  流音撑坐起来,宿醉之后便是一阵又一阵的头疼。还好,贪婪殿有九曲回廊,回廊曲折的转角种上了不少花树,站在回廊的一头是看不见另一头的景致的,而流音住处又是与摩严相连的,处在摩严房间的转角处,像是自成了一个小小天地,平日里少有人来,来了也都止步于摩严门前。流音放纵,也不怕被人见到。
  真是不该啊!早早跑了不好么?闭关也好游戏人间也好。只是见到那个小丫头啊,总是,不忍。
  流音将头埋在双臂里,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他闭关十年出来。谁都知道长留山最最神秘的不是尊上,而是世尊的徒弟,长留大弟子流音。因为尊上你到底还能在长留各类大小祭奠上看看他的影子。而大弟子流音你却是连他何时闭关何时出关,何时下山有何时回来都不知道。
  贪婪殿本也无什么禁地,只是摩严给徒弟静心修炼腾出来个地方。贪婪殿本也没几个弟子,便是有也不会来这最偏僻的小角落,所以每回流音一出关就是御风往自家世尊那里跑。整个贪婪殿除了摩严也每一个人能发现得了他的踪迹。流音也乐得一个人清净。
  说来也是好笑,流音每回出关,做的第一件事既不是给他家师尊请安,也不是跑回自己房间收拾收拾,而是一个闪身钻进摩严的房间。
  也不知这些年服侍的弟子合不合他心意,流音站在门后叹气,窗前的书案,床前的檀木雕百鸟屏风还有檀木衣柜旁与床头作为一对的琉璃灯盏,与他离开时一模一样。只是,流音又是无声的叹了口气,走到书案前将笔墨书册一一理好,将摩严随手丢在床头,矮几上上的杂谈、古籍一一系上红绳记下了,再仔细的放回书架。又打开衣橱将外衣、里衣、长衫一件件的叠一件件的摆好。他不在哪里有人知道摩严看似严禁,对生活小事却是一点都不上心的。
  例如衣服吧,小弟子们给洗了送来,他便随便的往橱子里一放。看书看到一半的随说放了又不许别人乱动。因为若是动了就难以找到,摩严的房里可是放了满满一面墙的书籍。也只有流音和摩严自己才知道那一本书要放到那一排把一列哪一个格子里,也只有流音才会做出一条又一条书签子,仔细的夹在书页里,长长的流苏一看就知道读到了那里,是那一本书册。
  流音出关是日头还在上头,待他理好了屋子日暮便已是西斜相。流音算着摩严应该还在贪婪殿的书房里忙着,便快步回到自己房里,数年如一日的摆设,第一回离开多年自然惆怅,时日一久,便也没了那么多的心思。快手快脚的将墟鼎中的茶具、茶叶摆到桌上,流音有着一手好茶艺,陈年的茶叶,在他的手中细细的烹出的茶,别有一番余韵。
  贪婪殿一直是安静而威严的。流音一路走来也没见到几个人,见到了他也早早的避开。到摩严书房时便是一个人也没碰上面,而书房门前也是少有人在的,只有摩严需要的时候才喊两个人来。只是流音蹙眉,这么觉得今日格外的静些。流音边心里疑惑,边轻声推开书房的门。
  摩严大约以为只是端茶来的弟子,对推门声恍若未闻,依旧坐在桌案后盯着个折子看,也不知是什么难解的事,眉头紧蹙的能夹死只飞虫,只可惜贪婪殿上没有那些个东西。流音被自己逗乐了,在看到那个威严无双的人的那一刻所有思念被填满,心上涨涨的厉害,使得他走到摩严身边是眉梢上还带着消不去的笑意,“师尊,喝茶。”双手恭敬的端着青瓷的杯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