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真的是语文老师 作者:Aaron(中)

字体:[ ]

 
    第091章:资格赛启
    
    孙平从星潭市赶回桃江市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江南省教师篮球锦标赛已经拉开了序幕。当然,桃江四中并非正选球队,所以打的是资格赛。江南省教师篮球锦标赛正赛男子组是32支队伍,女子组是16支队伍,其中男子组和女子组各有四分之一的名额是留给资格赛的胜出者,其余队伍则是由上届比赛排名来确定。
    根据上官南的介绍,男子组这边的资格赛总共有40支队伍参赛。届时队伍将随机分为四组进行单循环赛事,每组的冠军直接晋级;然后每组的亚军和季军进入单循环附加赛,最后四支队伍连同四支冠军队进入正赛。五分之一的晋级比率,这在孙平看来还是满有希望的。但是上官南却冷冷各地告诉他,除了大学老师不参加比赛,全省的小学、初中和高中老师都可以参加比赛,尤其是在中学领域,那可是有体校这样的学校存在的。虽然江南省的三所体校都早早拿下了正赛资格,可桃江四中不是一个有体育传统的学校,因此老师们的战斗力明显要略输于其他学校。
    “不过放心啦,我们学校打进正赛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想从正赛第一轮小组赛里突围就比较难了。”在上场前,上官南特意帮孙平放松了下。
    孙平负责得分后卫,而上官南是小前锋,四中的得分点就在他们俩身上了。四中的中锋则是有体育教研组组长充当,他那2米多的壮硕身形还是满唬得住人的。和四中对战的是另外一个城市的高中篮球队,孙平略微看了下,平均身高比自己学校低。篮球比赛的好处在于,身高够高的话其实就很容易欺负别人了。
    正在开赛的时候,孙平觉得自己的直觉完全没有错,对方的队伍完全是受虐的。组长中锋在内线已经是超神一般的存在,孙平和上官南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压力,完全就是在秀各自的投篮技巧。第一节才打完,四中就以10分领先,因此第二节和第三节完全就是安排替补队员和正选队员做轮换上场。到了第三节结束的时候,领先分数已经扩大到近30分。孙平看了看这分数,知道自己在第四节压根不用上场了。
    “资格赛小组赛总能遇到这样的鱼腩球队,你不要太掉以轻心了。”上官南作为过来人提醒道,“毕竟江南省各学校的赛事开展情况是有好有坏,有些地方上的中学连正规的篮球场都没有的。不过你也知道,只要报名这样的赛事就能得到省体委和省篮协的一部分补助。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下面的很多学校来说,足够他们采购不少体育器材了。”
    “这敢情是老师前来卖艺了?”孙平有些吃惊。不过对于这些老师,他还是心存敬意。
    “也可以这么理解。”上官南点点头,“他们首先就有一笔扶助金。而且每出场一次,他们还有一笔出场费。如果能进正赛,出场费就更高了。而冠亚军的奖金、四强的奖金都很高的,毕竟篮球在国内几乎是国民运动了。相对于足球对场地的要求,篮球的门槛更低。”
    第四节虽然全是替补在场上,但对方球队也完全招架不住,最后以将近40分的分差败下阵来。不过在比赛结束之后,四中这边的队长代表球队放弃了出场费。按照赛事规定,如果有队伍放弃出场费的话,那么另外一支队伍就能得到双倍出场费。这也成了比赛的一个惯例,一般比较富裕的学校都会选择放弃出场费去帮助那些欠发达的学校。
    比赛其实没有浪费孙平太多的体力,开车回家之后泡个澡就没啥事了。孙平在路过郭奕房间的时候,发现郭奕在房间里神神叨叨。于是他突然想起孙涛的出卖,郭奕正在做着一档收视率非常烂的网络直播节目。想到这,孙平回去打开电脑,找到了郭奕的直播间。一如平常一样,只有三个人在观看,而其中一个人还是孙平。郭奕正在直播间里讲一些历史段子,可惜过于严肃而没人有兴趣,孙平甚至还看到一条评论写道,“如果主播关掉这个直播间,我就打赏你。”
    孙平摇摇头,心想郭奕还真是费力不讨好。网络虽然是新闻传播平台也是资料查询平台,但是网络最主要的功能还是娱乐。要么学人家吹拉弹唱卖卖萌,要么就学人家舞刀弄剑打游戏,结果非要将课堂搬到网络上,难怪没人关心。不过对于郭奕的坚持,孙平却有了一丝好奇。
    等到郭奕的直播结束之后,孙平特意敲开了郭奕的房间。和自己的卧室布局略有差异,郭奕的卧室略小而附带的起居室则有点小书房的味道,因为按照原本的设计,这应该是业主孩子准备的卧室。郭奕刚刚放下耳机,看到孙平揶揄的眼神也猜到了他知道自己在做直播的事情。
    郭奕也不恼怒,反问道:“一定是涛涛那小子告诉你的吧?我看他帮我宣传得全家都知道了。还好这小子要下半年才上小学,否则他们学校也要全部宣传到了。”
    “好吧,我承认是涛涛告诉我的。”孙平倒是很爽快地将自家小弟卖了。“不过我奇怪的是,你没事干嘛做网络直播啊?别告诉我你打算要当网络红人啊?你都什么年纪了,还怀揣一个明星梦啊?再说了,有明星梦来找我啊,好歹你哥手上也有影视公司不是?”
    “和这个没关系,我又不想当明星。”郭奕倒是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幻想,“我们班有个男生现在在做网络直播,月收入大概五万元左右。但是他的成绩非常糟糕,几乎次次月考都是吊车尾。学校找他谈话嘛,他就说他没兴趣考大学,只想好好念完高中就算了。找他家长谈话吧,他家长表示孩子既然已经有一门可以养活自己的手艺,那么念不念书也就不重要了。所以我就想亲身进入这个行业看看,看有什么能说服那孩子的不?结果,你也看到了,我都辛辛苦苦做了两个月了,别说赚大钱了,连签约主播都没混上。果然如那孩子说的一般,这个行业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现在好了,我没有说服他,反倒是要被他说服了。”
    孙平听完郭奕的解释,眉头略微皱了皱。每个行业其实都有每个行业的存在价值,而且每个行业都必然存在收入位于金字塔顶的那群人。即便是社会公认平均收入最低的拾荒者,这个行当里也诞生过大富豪,但你不能因此就认定拾荒是个值得投入的行业吧?
    网络直播、网络写手等等行业,在孙平所处于的地球位面正是媒体热炒的时代,仿佛只要投身这个行业,无数的黄金就如同下雨一般落在你怀里。可事实上呢?这些行业不乏年纪轻轻就收入百万的佼佼者,可更多的还是为了温饱而苦苦挣扎的基础从业人员。更重要的是,还有不少年过半百,收入却连低保都混不上的失败者。
    如果说网络写手还有希望凭借年纪的增加而导致阅历的丰富,从而有可能一夕翻身的话。那么网络直播就纯粹是一个吃年轻饭的行业,所谓十八、九岁正当红,二十几岁已是昨日黄花,混到三十岁那就已经是老将了。或许等这个行业发展成熟了,也许就有做到六十几岁退休。但是在这个行业还没有成熟的情况下,吃年轻饭是永远不安全的职业之一。
    可惜那孩子和他的家长已经彻底被眼前利益给蒙蔽了,毕竟本科生的起薪也不过1千起,而现在孩子随随便便就是30千,想想家长的心中天平会去哪边了。
    “我觉得你也没必要说服那孩子了,横竖这也是孩子监护人同意了的。”孙平倒是想得开,“既然家长已经帮孩子做了选择,而且孩子也喜欢这个选择的话,你又何苦当那个坏人呢?对于这样的孩子,你只能寄希望于某一天他们自己幡然醒悟。否则,太难了。”
    “我也知道,但总觉得不去做点什么也不好。”郭奕回答道,“不过现在我也明白了,这个行业的确不是一个人人都能做的行业,如果孩子想趁年轻去赚点钱,老师这边也没啥好反对了。毕竟每个人的未来都有很多选择,读书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对了,哥,听说你们学校拿下资格赛第一轮胜利了?恭喜恭喜,打到正赛的话,就能和我们学校碰面了。”
    “很得意是吧?”孙平看到郭奕那笑容就有些生气。
    西桥中学因为是钢铁公司的子弟学校,因而学校招来的男老师都挺孔武有力的。而且作为子弟学校,公司在体育方面的投入也不小,因而西桥中学在江南省内算是仅次于三大体校之下的强队。所以孙平看到郭奕那炫耀般的笑容,就觉得有些不爽。
    “小心我们进入正赛后,将你们学校打爆。”
    “我们热烈表示欢迎!”郭奕笑着说,“依稀记得你们学校的最好成绩不过是正赛小组赛突围吧?我们学校可是常年四强的有利竞争者。哥,到时候不要在球场上被打哭哦。”
    “你这个乌鸦嘴!”孙平挥挥手表示不相信。
    就在孙平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直播软件弹出一个推荐。鲸鱼tv年度最佳新人主播兰兰小姐再创记录,百万打赏荣登红人榜第一。
    孙平居然对这条消息有了兴趣,点进去一看。得,这位大红人主播居然就是自己班上的二次元少女周兰。和班上那死气沉沉的周兰不一样,女仆装的周兰在直播间里可是活力四射。一会唱歌,一会跳舞,还不时卖卖萌……
    孙平就看到屏幕上各种鲜花在不断地飞,即便最便宜的红玫瑰也是一元一朵的说,极品的蓝色妖姬蓝玫瑰那更是一百元一朵了。
        
    第092章:美女主播
    
    孙平跟撞了鬼似的盯着屏幕看,那个穿着女仆装跳着宅舞的人不正是自己班上的二次元少女周兰么?孙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班上的女孩居然是鲸鱼tv上的当红主播,这酸爽的感觉让孙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倒是旁边的郭奕问道:“哥,你认识这女孩啊?”
    “太认识了!”孙平几乎是咬着牙说道,“这姑娘可是我班上的学生!”
    郭奕听完之后吓了一跳,要知道网络直播平台虽然不限制主播的出身,但是所有签约主播必须年满十八周岁,未满十八周岁则必然要监护人签字。
    非签约主播和签约主播是有限制的,比如非签约主播的直播时段仅仅限制在上午八点到晚上十点,而且连续直播时间不能超过两小时,一天直播的节目档次不能超过三档;同时非签约主播不得进行游戏解说……诸多限制让非签约主播在直播平台无法生存,因此很多主播一旦有点名气就立刻自荐签约。看这位兰兰主播受欢迎的态势和直播平台推荐的力度,这个主播显然是有签约才对。
    但是和地球位面差不多,除了艺术生或心怀星妈梦想的家长,一般的家长对于未成年孩子从事这个行业还是非常抵触的,会答应签约的家长几乎是凤毛麟角。所以郭奕才吃了一惊,毕竟桃江四中就算不是什么重点中学,但现在震旦国的高等教育格局已经非常完善了。
    精英分子可以去综合性本科大学深造(更精英的则可以去综合性研究型大学)。稍微差一点的孩子也有不错的高等专科学校可以去,这其中比较优秀的可以去五年制专科(五专),这些孩子毕业出来之后和普通的本科学生其实相差不大。
    比较一般的则可以去三年制专科(三专),这是一种高等职业教育,专门培养高级蓝领工人。虽然工薪阶层比较辛苦,可高级蓝领的收入完全超过高级白领,甚至一些金领都自愧不如。
    至于再次一点则可以去二年制专科(二专),这虽然是一种中等职业教育,有点类似职前培训。可二专生出来的薪资也比一般高中生高许多,再加上二专生和更次一点职业培训班几乎没有入学门槛,所以家长们其实多多少少将孩子送进高中班就代表家长还是有点期待的。
    而孙平比郭奕了解得更多,首先他知道周兰绝对不是缺钱的孩子,因为她的穿着和平时表现出来的教养绝对不是一般家庭可以培养出来的;其次周兰毕竟是自己考上桃江一中的,那么她的成绩在桃江市就属于中上等的模样,这样的家庭和成绩,家长如果同意她去当什么签约主播的话,那只能说她家长脑袋被门板夹了。
    孙平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几乎是黑着脸的,当他将这件事报告给简静雅的时候,简静雅的脸色也非常难堪了。好在简静雅当过数年的班主任,见过的世面比孙平多,她嘱咐道:“这件事暂时别公开了,放学的时候我会让她过来和我们谈谈。这事儿太古怪了,不能不慎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