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衣锦夜行[综]+番外 作者:玫

字体:[ ]

 
文案
 
在人生的前十四年,京极彦小少爷一直认为自己过着正常人(大雾)的普通生活,直到他被简单粗暴地撞下楼梯,撞回了自己前面几百年的记忆。
然后……小少爷盯着天花板看了五分钟,默默翻了个身。
上辈子的事情了有个卵用,还不如想想下午的数学小考要不要请假。
感谢【断风吟【薰衣】】小天使的封面,爱你么么哒(づ ̄3 ̄)づ
 
注意事项
 
1.苏爽文各类作品都会串场小天使们不要太纠结逻辑问题【趴
2.CP迪卢木多
3.主攻主攻主攻【重要的话说三遍
 
内容标签:综漫 甜文 强强 天作之合
主角:京极彦,迪卢木多 ┃ 配角:奴良滑瓢,迹部景吾,宫崎耀司等 ┃ 其它:综漫,爽文
 
 
    
    第1章
 
  无聊……
  京极彦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地发呆。
  窗外樱花已经结出了花苞,偶尔能在青色的天空中窥见几只雀鸟的踪迹。
  “京极同学我爸爸新买了一艘游艇要不要一起去玩?”
  “京极同学暑假你打算去哪里?拉斯维加斯吗?”
  “京极同学你看这是我新买的裙子,有没有很可爱?”
  “京极同学……”“京极同学……”“京极同学……”
  聒噪……
  京极彦换了个姿势撑着下巴,冷淡地点点头:“诸位,上课了。”上课铃响了五分钟还能这么吵闹,真不愧是英德的学生。
  “啊啊啊京极同学好爱学习!”
  “京极同学我有题目不会!”
  “京极同学……”
  “诸位!”京极彦微微皱眉,略微加重了语气,“上课了,闭嘴,回到你们的位置上去。”抬眼看看讲台上妆容精致的女老师,他玩味地笑了笑,好像还是今年刚进来的新人呢,没搞清楚状况就这么着急,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可躲不过这群年纪小小就是人精的孩子的眼睛。
  无怪乎这一群今天格外粘人。
  打着呵欠看着把自己课桌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流缓慢各归各位,他扯扯袖口,慢吞吞地站起身,微微躬身:“开始吧……青木老师。”
  “谢谢这位同学,大家也要向他学习哦。”青木老师尴尬地扯起个笑掩饰自己发青的脸色,手指绕着自己仔细染烫过的卷发,努力做出亲和的姿态,“那么我们开始吧,请大家把书翻到第十六页,我们先开始学习第五课。”
  十六页……京极彦随意地翻开书,连看都没看,就漫不经心地开始了自己在国文课上的必修项目——发呆。
  对此,英德初中部二年A班的学生们习以为常。事实上,他们自己也是玩手机的玩手机,聊天的聊天,完全把老师当做了透明人。
  如果是以前那个在英德混了十几年的国文老师,自然是无所谓,自顾自讲得开心,大多数时候学生们也会给他面子听听课。
  “那么接下来,请大家来谈谈对这篇课文的感受吧,班长是哪位?”
  可惜换过来的新任老师,除了搔首弄姿特别擅长之外,脑子里似乎填的都是废料。
  京极彦如是想着,低头瞄了一眼课本,映入眼帘的图片成功地毁掉了他还算不错的心情。
  英德学院国中二年级国文课本第五课,《那位京极先生》,第十六页,大文豪京极由的大幅单人肖像。
  啊,从来没听过国文课,他都忘记了那个老头子还是国文书上的常客来着。
  京极彦眼睛一扫快速看完了这篇课文,薄薄的唇缓缓勾起,在青木老师喊第二遍班长同学之前站起了身。
  他面上是冷淡的微笑,语气是漠然的嘲讽,对上青木老师隐含期待的眼神,开口道:“恶心得快要吐了。”
  青木老师的笑僵在脸上,“同学,你说什么?”
  “我说,”京极彦重复道,“我恶心的想吐。”
  没错,通篇的歌功颂德给他唯一的感受,就是被恶心得胃里泛酸水。
  全场寂静,过了许久才听见下面有个学生小声嘀咕道:“这个女人,是白痴吗?”
  坐着的学生都战战兢兢偷瞄着京极彦,这句话却像是沸水滴进了青木内心滚烫的油锅里,让她瞬间气炸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瞪大眼睛,愤怒地一指门口,“出去!给我滚出去!”
  “不用您说我也是要走的。”京极彦把桌上的东西胡乱扫进书包里往背上一甩,拉开教室的门,“啊,对了,鉴于老师您不怎么恰当的言辞,我认为自己有充分的理由质疑您的执教资格,所以在您辞职之前我拒绝出席任何国文课。”他挑挑眉,无视了青木青白交错的脸色接着说道,“忘了自我介绍,在下京极彦,不才正是京极由的外孙。”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甩上门,把炸开锅的教室关在了身后。
  想要钓金龟却连学生的家世都没调查清楚,单蠢正直连维基百科也不用就对着不知底细的豪门子弟大喊大叫的女主八百年前都不流行了,英德学院的第一课,可得让青木老师记忆深刻到骨子里才行啊。
  京极彦穿过走廊,走下楼梯,一路上见到的老师不是装作没看到,就是恭敬地和他打招呼,一点也不在意他公然翘课的行为。
  家世即为公理,在英德这条铁律可是被一丝不苟地执行着。
  樱花道上还没有樱花,只有一个个刚结出来的花苞,立在经过寒冬依旧顽强地伸向天空的枝头。
  一碧如洗。
  京极彦仰躺在樱花道的长椅上,把手伸进枕在脑袋下头的书包里摸出手机,调出通讯录,随便闭着眼睛摁了个人,在心里决定如果响三声以后不接就直接挂掉。
  “喂,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幸好,这个被选中的幸运儿在第二声就接通了电话,京极彦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通讯录上的名字,又闭上眼,说道:“西门总二郎,到英德学院初中部樱花道来接我。”
  他说得一点也不客气,语气更倾向于命令,说实话他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有客气的必要,而电话另一头的人也对这位小少爷颐指气使的态度习以为常,非但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给自己披上外套准备出门,还紧接着问道:“还有什么需要的?……恩恩,好的好的,没问题,一定准备好。”
  挂掉电话,京极彦打了个呵欠,十四岁的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早上六点起床现在犯困也是正常的事情。他理所当然地下了定论,闭眼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要是自己睡醒了西门总二郎还没有来的话,就叫司机来接吧。
  另一边,西门总二郎听着手机另一边的忙音,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一边穿好衣服,一边打电话叫人去买羽二重的团子和空也的豆馅糯米饼,感激方便的空运吧,才能让这位大少爷二十分钟内搞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花泽类从书里分了点心思出来,问道:“你的新宠?”
  “品味不错哦。”美作明笑嘻嘻地反坐在椅子上,“谁家的小姐?”
  “都不是。”西门总二郎抱起机车头盔,晃晃手机答道,“是皇帝陛下召唤。”
  “那正好带过来看看。”道明寺司说道,“听你讲了那么多年,还没见过呢。”
  “见也不是在这里。”西门总二郎耸耸肩,转身走出热闹迷乱的酒吧,“皇帝可还没成年。”
  半小时后,京极彦迷迷糊糊地坐在西门总二郎的机车后座,嘴里艰难地咀嚼着一个糯米团子,“这是哪里?”他坐在机车上左右环视,虽然还在英德校园里但是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去见几个我的朋友。”西门总二郎推着机车,小心护着车上的小祖宗不要摔下来,要是这一位磕破点皮,回去自己得被爷爷训得头都抬不起来。
  真不知道谁才是亲孙子。
  “哦。”京极彦冷淡地应了一声,手撑着座椅保持平衡,嘴里含着团子含含糊糊道,“准奏。”
  这个熟悉的调子啊……西门总二郎颇感怀念地叹了口气,又不禁摇摇头暗笑自己被洗脑严重。
  京极彦又打了个呵欠,支使西门总二郎他非常心安理得,从小开始他住过多少家就有过多少这种用来使唤的所谓“哥哥”,而且每一个都是心甘情愿哭着喊着被他折腾,在这一位的认知里,人生也就是张张嘴随意挑选的事情罢了。
  英德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隔得不是很远,走过去也就十分钟的事情,把机车停在图书馆楼下,西门总二郎说道:“我们到了。”
  京极彦嚼着第二个糯米团子,扫了一眼图书馆门口高高的台阶,挑眉冷笑:“抱朕上去。”这么高的台阶,是想要累死我吗?
  少年挑起的眼角还带着绯红,眼底一片迷蒙,显然是还没睡醒,西门总二郎叹了口气,嗨嗨应答着躬身把少年抱了起来。
  感激少年挑剔的胃口和羸弱的体质,才不至于让西门少爷累死在图书馆门前。
  更感谢伴随着第二枚糯米团子下肚,京极彦挂在身后的理智终于迟迟回到了脑袋里,面无表情地糊了西门总二郎一巴掌,穿着小牛皮靴的双脚踩在了图书馆的大理石地板上。
  英德的图书馆耗资不菲,藏书丰富,空气里漂浮着的油墨香充分地取悦了京极彦,“马马虎虎吧。”他如是评价道,书籍即为知识,知识即为力量,能够挑选这里作为聚集地,对于西门总二郎要介绍给他的朋友,可以多上三分期待。
  “英德的图书馆可是用来读书的地方。”西门总二郎语气里有几分自得,他可没忘记当初这位小少爷毅然决然地踹开哭哭啼啼的须王环拒绝直升樱兰初中部的原因就是因为嫌弃樱兰连个看书的地方都没有。
  穿行在高高的书架之中,京极彦用一种近乎于挑剔的眼神审视着书架上的书籍和图书馆里的氛围,再过两年他就要升上高中了,要不要直升英德高中部,图书馆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考量标准。
  因此,在被一个浑身鸡蛋油漆水渍尖叫着闷头狂奔的女人撞下楼梯的那一刹那,京极彦毫不犹豫地在心里给英德划了一个大大的叉。
  啊,果然有空还是去冰帝看一眼吧。                        
    
    第2章
 
  从不到十阶的楼梯上摔下来,地上是厚厚的绒毯,纵然京极彦真的是倒霉透顶头部着地,也只昏迷了不到两个小时,醒来之后利索地吐了陪床的西门总二郎一身后,就安安静静躺在床上装死。
  回忆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夕阳斜照下的焰色连云。
  他就说自己从小张口寡人闭口朕的中二病,自带王霸之气从没缺过人使唤的特技,以及寡人至高无上余下都是仆从的奇葩世界观绝对是有出处的。两个小时被迫重温一遍皇位几十年,连死都死不安稳,硬生生被扯到异世界,反复折腾数百年的记忆,唯一的感受莫过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上辈子就不是什么明君,这辈子更是早早显示出了暴君苗头的小少爷面无表情地盯着头顶的巴洛克式吊顶,默默翻了个身。
  下午的数学小考还是请假好了。
  他身边,头发花白的医生笑容和蔼地第五遍询问道:“京极少爷,您还记得您是怎么受伤的吗?”语气自然浑不在意自己完全被忽略的状态,做了京极家十几年家庭医生,他早就习惯了这位小少爷说得好听点叫沉稳睿智有个性,实际上就是自闭毒舌中二病的态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