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国/东吴]宕+番外 作者:青苓

字体:[ ]

 
 
文案:
     和溯不同,宕的意思,就是飘逸、洒脱。
 
这是发生在《溯》之后的事情,作为《溯》的番外而存在。这个故事里,策瑜已经溜走,成为天下的两个危害治安不安定因素(陆逊:皇上!法律已经阻止不了他们了!!!)
 
这里的故事一般为中短篇,作为《溯》的一个过渡吧,会不定期更新,最慢不超过三日更,尽量多更。
 
没有看过《溯》的朋友可以当架空短篇,OR点击观摩拙作《溯》,鞠躬。
 
开新坑啦开新坑啦开新坑啦番外先到这里吧!
 
宕:放纵,不受约束。 性豪宕,不拘细行。——《金史·姬汝作传》
 
 又如:宕往(豪爽不羁);宕迈(放逸豪爽) 
 
基本字义: 放荡,不受拘束:流~。~逸(飘逸,洒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策,周瑜,陆逊,孙权,吕蒙 ┃ 配角:凌统,甘宁,姜维,曹丕,曹植 ┃ 其它:KUSO,鬼扯,吐槽,崩坏,雷
 
 
  ☆、壹·摆渡
 
作者有话要说:  久违了~=w=
在修文的空隙里开始写番外,因为修文的工程量比我想象的要大,可能还要一些时间,那么先放些番外娱乐大众吧=3=
最近在换工作,争取早日恢复日更。
  沱江上,人们来来往往。江水把两座城市分开,东岸地方较大,因此西岸的人们平时可以自给自足,隔三差五走浮桥去对岸的集市卖些自家产的布匹米粮,再买些其他的回来。
  浮桥搭在近百条小船上,架在上面,虽然有些摇晃,总算两岸往来还顺利。不想前几日桃花汛,却把浮桥冲毁了,两岸只能通过些小船往来,还要付些钱。不管怎样,人们心心念念着汛期一过,浮桥就又能搭起了。
  谁料去年的冬天比哪一年都冷,上游结的冰比哪一年都厚,于是这汛,竟然比哪一年都要大。这一日,又恰逢江上风浪大起,隐隐约约整个江水泛起了从未有过的高浪头,看得人胆战心惊。那些小船当然是不肯过江了,一个个的只说要等这恶劣天气过了再说,多少钱也不肯摆渡的。
  然而平日里两边是作一处往来的,这一下,有做生意的丈夫连着几天回不了家,有拜访友人的青年暂住又暂住,两边皆是心急,有些人只得天天去江边看,希望有人肯摆渡。船夫们都是摇手,沱江水急,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一拖,就是几天过去了。
  韩夫人带着儿子过来东岸的娘家探亲,不想被堵在这里,心焦的厉害。夫君在家,四体不勤,都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过的,想着就揪心,于是又带着儿子去江边,希望能谈妥一条渡船。
  江上依旧风大浪急,水咆哮而过,即使到了岸边,还能再激起几尺高的浪花,看得人胆战心惊。远目望向江心,更不知深浅。孩子眼尖,指着前面大叫一声:“船!”
  极目所望,江中的确有一条船,比他们平时所见的都要大些,高些,最奇的是,这么恶浪翻滚,那船却稳稳地行着,宛如仙家座驾。最奇的是,那船竟是逆流而行,直往上游去的。韩夫人揉揉自己眼睛,又揉揉儿子眼睛,确实是有那么一艘船没错,不是海市蜃楼。当下也不管是神仙还是妖怪,在岸上就狂喊了起来。
  女子的声音尖锐,再加上孩子的喊声,那船上的人似乎听到了,不一会,有人从船舱里出来,又朝着岸边看到了拼命摆手的母子两个,遂调转了船头往岸边开来。
  韩夫人看得仔细,船上只有一个人,那人不知做了些什么手脚,船上的几面帆调整了方向,船便用力的拐了一弯,依旧四平八稳的过来了。
  “这位夫人是叫我吗?”船行至离岸约莫几丈的地方,船上人又拨弄几下,船竟然就停在了原地,纵使江边长大的,对这怪船也看得目瞪口呆。
  船上是一位白衣的青年,眉眼细致,虽是儒生打扮,却透着股英气,韩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韩夫人也是有些见识的,知道这青年必不是等闲人物,反有些懊恼起来不该招惹这些人的。
  孩子却快言快语的指着船:“哥哥,带我们过江吧!”
  青年一愣,复又回头看了看江对岸,再看了看韩家母子两个。“这附近没有桥吗?”他脸上流出点为难之色,却还是委婉地问了问。他只站在船上,丝毫没有要靠到岸边来的意思。
  “有是有,原本这里有浮桥。”韩夫人指着一处曾有铁链锁过的痕迹,“今年春汛大,给冲毁了,这几日江上风大浪大又无人敢摆渡,我那夫君独自在对岸已经有三四日了,也不知吃穿是怎么解决的,今天看您的船风浪中如履平川,所以才提此不情之请……”
  这一下,青年脸上的难色却是两人都明显看到了。
  “这……”青年看看船,又看看船舱。突然又有些人跑了过来。“求好人也带我们一程!”“我那老母亲独自在家已经两三日了!”“我一家老小都等着我卖掉这些换衣裳呢!”“求好人……”“请壮士……”
  青年看看船舱里,再看看岸上的人们,再看看对岸。不知是在犹豫什么。韩夫人看他眼睛里多有不舍之意,想来是这船造价十分昂贵,不舍得让这些山野鄙人搭乘。只能颇为恳切的望着他,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你们……”青年犹豫了又犹豫,走去船头,不知道左拧拧右拧拧又干了些什么,船又稍稍往岸边靠了靠,船一侧看似一块整版的地方轻微的咔嚓响了两声,竟然有一块跳板伸了出来,两三丈长,直架到岸边。
  “多谢!”众人喜出望外,就要上船。
  “慢。”青年伸手挡了一下,“我送你们去对岸,但是你们上船以后不能喧哗吵闹,也不能进船舱,也不能到处乱走,只能待在船头这一块。”
  他的要求只能说是有点傲慢,却不能说是无礼,更何况萍水相逢又是外乡人,免费搭载已是善良,众人也只能点头答应。或许是察觉到自己方才说话有些不客气,青年又缓了一下颜色,指了一下船舱,解释说:“我弟弟在里面睡午觉,不要吵到了他。”众人才有些明白,于是依次的上了船站在船头,好在那船也不小,十几个人站着毫不拥挤。
  韩夫人最后一个上船,忍不住朝船舱看了一眼,门虚掩着,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人,只心中称赞这做哥哥的倒是很疼爱弟弟。
  “请问……壮士如何称呼?”有人小声问。
  “……呵呵,我姓孙,叫………呵呵,我姓孙。”
  “原来是孙公子。”刚才哭着说自己老母亲独自在家的青年深深行一礼,“多谢孙公子,孙公子宅心仁厚,必有福报。”
  孙姓青年又去调那机关,机械声中帆又调转了几下,换了方向,船朝着对岸驶去。众人无不内心暗自惊叹这船的奥妙,眼见着脚下水流湍急,船上却似乎在平静的湖面一般,丝毫不觉颠簸,也难怪他弟弟可以在船舱里睡的那么舒适。
  “到了,请下船。”青年又拨弄机关,这次在另一侧伸出了跳板来,船上众人千恩万谢地下了船。他们并不知道,刚才替他们开船的人,正是一两个月前名动天下的孙权之兄,孙策伯符。
  孙策望向船舱,“福报……托你吉言。”不想他还没来得及收起跳板,东岸却又有些人泪眼汪汪的求他载西岸。
  对于两岸的人来说,最好的消息莫过于那条怪船竟然就停在了江中。傍晚的时候,甚至有人看见船上升起了一阵青烟,是那青年在船尾煨着什么,看样子是生火做饭了。
  “福报在哪里呢。”孙策端着散发浓重药味的碗走进船舱。蓬莱的万年蕈,每一株都价值万金,不仅昂贵,而且稀有,全天下的存货里大概有七成都在这条船上。要是刚才那些人看到了,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
  “你说,是不是要我做点好事,积点功德?可是我杀人太多,就是渡两个人,又怎么抵消得掉啊。”
  用万年蕈熬药汁来维持生机,这么奢侈的事情也只有一个人能办得到。这个时候孙策就会庆幸,幸好这个天下是自家(弟弟)的。所以直接捣鼓了所有的军阀库存把皇宫和自家别苑都翻得一塌糊涂。
  孙策把人扶起来,依靠在自己身上,然后把水喝到自己口中,再一点点渡过去。喝完之后,再从脸上,脖颈,手臂手指一直活动完全身。他这样做的时候,总伴随着恐慌感,他甚至不知手里的人到底是否还会醒转,还是只能这样看不到前路的走下去,这种恐慌甚至让他有时会在夜里惊醒,去探身边的人还有没有呼吸。——如果孙权知道他那敌人闻风丧胆拔剑十里寒的哥哥就是这样提心吊胆过了一天又一天,不知道会不会笑的滚到地上去。
  他们如此这样,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每日早晚。除了自说自话,孙策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万年蕈药性极大,他只是会有些滞在口中,就需要隔三差五饮龙胆草泻火,无奈这样的药给周瑜灌下去,却好像滴水落进沙漠,只是区区维持着而已。孙策也不知该往哪里去,就溯江而上,想去长江的源头看看。
  之后第二天,第三天,每天中午的时候,怪船会靠到岸边,从西岸去一次东岸,再从东岸去一次西岸。浮桥也终于开始筹划起来,两边的人都很感谢这位孙公子,和他那从未露过面的弟弟。虽然他总是不大说话,只偶尔笑笑,或是看看船舱。其实风浪早已停了,只是大家习惯了在没有浮桥的时候准时搭他的船,毕竟是免费的。
  “哥哥你会一直等到浮桥造起来吗?” 其实韩家的小哥很喜欢这条怪船,和这个很好看的哥哥。他甚至得到了允许,可以从东岸坐到西岸,再从西岸坐回东岸。
  “恩。”孙策把他抓住,送到妈妈的怀里。“韩夫人。”
  “谢谢了。”韩夫人抓住儿子,嗔怒了打了两下,“别乱跑!打扰别人休息!”
  韩家小哥颇有些委屈,“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哪有每天都在睡午觉的。”
  孙策脸上掠过一丝不快,韩夫人赶紧打断了儿子的话。
  连着十几天,她也已经注意到那个从不露面的人,觉察出有些异样。自始至终,只看到孙公子一人在船上,忙前忙后都是他。只是她明白,别人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还是少管,既然他不愿让人靠近,是有他自己的顾虑吧。
  不想就在浮桥快要造好的时候,一个下雨天,韩家小哥顽皮,玩耍的时候从树上摔了下来,当场摔的昏死过去。偏偏治跌打的那位大夫去了西岸出诊。
  这是第一次不是在中午的时间里,韩夫人搭上了怪船。她紧紧抱着儿子,脸色煞白,衣摆上都是血。
  孙策让他们上了船,却颇有些被打扰了的意思。韩夫人顾不上其他,跟着的人却有去指责孙策的,下着雨,船上又无遮盖,就不能让母子两个进去稍避一下。孙策正烦闷,脸色越发的难看,却并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不要紧的。”韩夫人抱着儿子,替他揩去脸上的雨水。“一会就到的,多谢孙公子了。”
  孙策最见不得女人这个样子,而且这个小孩也算跟他前后说的话加起来要超过一百句了。
  “稍等。”孙策推开门进了船舱。
  “进来吧,不过只有韩家母子。”门打开一半,孙策站在那里,刚好露出可以容纳两人的空间。“舍弟在休息,所以麻烦忍耐一下了。”韩夫人连连拜谢的抱着儿子,站到孙策让出来的地方。
  船靠岸时,孙策又去放那跳板,在余光里她看到了榻上的人,的确是有人没错,也的确是和衣而卧,睡得很安稳,安稳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这般吵闹,开门关门,还有带动的风进风出,他却动也没有动过。连带着整个船舱里浓重的药味,都透出一股诡异来。韩夫人终于打了个寒颤,慌乱的带着儿子跑了出去,跑下了船,竟是连谢谢也忘记说一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