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突击高史同人)爱似流星 作者:矛盾的综合体

字体:[ ]

 
 
文案: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留下绚丽弧光,仿佛这一场爱情,凄美而短暂......
我在人群之中寻觅了千百次终于寻到了你,转眼却又失去。
人生如梦,白云苍狗,叹流年。
(爱之深,虐之切,其实是恶趣味爆发的产物。文笔粗糙,情节构思无新意,请一笑置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成,史今 ┃ 配角:伍六一,钢七连的各位同学 ┃ 其它:士兵突击,高史同人
 
 
  ☆、1
 
  1.
  风卷落叶沙沙地响,已是黄昏时分。伍六一站在窗前看着天边渐渐隐没的落日怔怔出神,这一天又要过去了。
  浴室的门轻响,史今裹着浴巾出来,动作有些迟滞,伍六一立刻过去扶。
  “不用。”史今挣了一下,实际上并没多大力气,伍六一赶紧放开他,无奈地退到一边。
  史今拿毛巾擦自己湿漉漉的短发,溅出少许水滴,伍六一在旁边站着,目光始终不曾转开,眼底的忧虑和痛楚是那么深刻。
  史今瘦了很多,现在完全可以用“形削骨立”来形容,身体也越来越差,伍六一觉得他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可仍是一直在撑。为了什么呢?
  ——一个人,一份心思,一段感情。
  史今擦干了头发便进到卧室里,过了一会儿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妥帖的睡衣。
  他的脸色很差,却依然对伍六一微笑,嘴角弯起弧度时眼睛也弯弯的眯成一条线,这笑容一如当年,从未改变过。
  “把药喝了。”伍六一将一碗中药递到史今面前,深褐色的液体,浓稠的,冒着淡淡白汽。
  史今嘴角的弧度加深,笑得夸张而无奈:“六一,你总是在我心情好的时候做些不合时宜的事。”
  “趁热喝,凉了更苦。”伍六一也很想笑一下,却笑不出,只好把声音尽量放温柔。
  史今拗不过他,凑到碗边抿了一小口,突然皱起眉:“这也太热了!”
  “啊?烫着了?”伍六一紧张地问。
  “没事儿。”史今笑,一侧面颊显出浅浅酒涡,“先放桌上,一会儿我记得喝。”
  “行,那我出去一趟,买点儿东西。天冷,你就别跟着了。”伍六一把药碗放在桌上,还是有点不放心。
  “快去吧,磨叽个啥,你班长还没病入膏肓呢。”史今半开玩笑地催促,普通话掺杂了东北口音。
  伍六一仍是笑不出,觉得那句“你班长还没病入膏肓呢”怎么就那么刺耳,甩甩头不让自己乱想,裹上外套出门去了。
  伍六一一走,史今的笑容立刻垮了下来,仿佛忽然失去了支撑,软软地靠在墙上。他凝视着那碗深褐色的药,良久,突然走过去端起来,转身进了洗手间。
  史今手腕一翻,毫不犹豫地倾倒,洗手间里随即传出冲水的声音。
  这药,他早就吃烦了,反正也治不好,何必呢?
  伍六一从家门口的小超市出来又去了马路对面的药店。他与老板显然很熟识,进了门互相点一下头,不必出示药方那老板就开始着手配药,看那麻利劲儿估计就算闭着眼也能很快配好。
  果然没多久老板便将几包配好的药递到伍六一手上,伍六一付了钱正要走,老板叫住了他。
  “还是说服他去住院吧。这药,也就是得个心理安慰,能管多大用我真没底,他那病你也知道......治不好的。唉,按说我一开药店的不该多嘴,兄弟,我是看你不容易才劝你的。”
  “他那人倔得很,不会肯的。好不容易从医院出来,再想让他回去,门儿都没有。”伍六一无奈地摇摇头,随即感激地对老板说道,“还是谢谢你。”
  伍六一带着一身寒气进门,屋里很安静。换了鞋走到厅里,史今正坐在沙发上翻相册。伍六一便坐下来陪他一起看。
  那是一本新相册,里面的照片却都是老照片。一张张年轻的脸,全都穿着军装,充满朝气的橄榄绿。钢七连——一个他们为之骄傲的名字。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时间过得真快,我总觉着咱们在钢七连那还是昨天的事儿。”伍六一轻叹。
  “可不咋的,一眨眼七年过来了,三多在老A都当上副队长了。”史今弯起嘴角欣慰地笑,那一排军装里有个年轻人笑得夸张,一口大白牙分外扎眼。
  细长手指轻轻摩挲,缓缓划过那些熟悉的脸庞,却在一张脸上长久停留。
  那个人笑得张扬,一脸骄傲神气,明亮的眼睛闪着光,把他的容颜映衬得更加俊朗。
  “连长......”史今呢喃出声,宛如梦呓。
  伍六一心里一阵难过,索性不再看照片,掏出支烟叼在嘴上,看了看史今又无奈地放回兜里。因为史今的病,他已不在他面前吸烟。“你又在自作自受,放不下就去找他。”伍六一有些赌气地说。
  “我都这样了,还找他干啥。”史今合上相册,慢慢靠在沙发上,他闭上眼睛,真的有些累了。
  伍六一摸摸口袋,烟瘾上来了人就容易烦躁。他站起来快步往外走,将到门口时却又停住,缓和了语气说道:“班长,以前你总说我,现在我也说说你,咱别自虐成吗?我知道你咋想的,铁了心非要出院,大老远从东北跑到这北京来,不就想离他近点儿吗!可你这样他知道吗?你这些年咋过来的他知道吗?!“
  “别说了行吗?”史今猛然转头牢牢盯住伍六一,漆黑瞳孔里有很深的痛,“六一你别说了。”
  伍六一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抱怨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倔强的性格却使他牢牢盯回他班长。
  沉默,胶着,半晌伍六一突然摔门而出。
  烟雾缭绕,呛人的味道吸进肺里,烦躁的心情渐渐平复。伍六一在寒冷的空气里站了很久,待身上烟草味散尽,才准备返回屋内。
  “啪”地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伍六一惊得赶紧推开门,正看到史今蹲下身捡起碎玻璃。原来是一只玻璃杯摔倒地上。
  “哎班长你别动,我来我来。”
  伍六一不由分说把史今扶到沙发上,然后拿扫帚簸箕把碎玻璃收了。史今靠在沙发上不说话,脸色不好,手有点抖。伍六一看了他一眼,以为是被自己气的,赶紧缓和了语气放轻了声音:“不至于吧......怨我成吗?”
  史今还是不说话,脸色又白了几分。
  “我,我情绪不对,不该提的非提,别往心里去哈。”伍六一仍在认真地赔不是,心里后悔不迭。自己这臭脾气咋就改不了呢,他是个病人,病得很重,为啥自己总是忍不住说些戳人心窝子的话!
  史今忽然抬手用力捏住自己的胃,额上冒出冷汗,伍六一反应过来也变了脸色。
  “又疼了?”
  史今消瘦的脸没有一点血色,虚弱地点点头。
  伍六一仿佛觉得自己比他还疼,慌忙翻出药来,倒了杯水递到史今跟前,盯着那不起眼的小药瓶却又犹豫了。
  史今疼得不行,哪管那么多,夺过药瓶飞快倒出几颗药就往嘴里塞。
  伍六一一把抓住他的手:“那个,少吃点儿。”
  史今看到伍六一眼里自然流露出的关切,叹了口气把药放回去。“算了,吃少了也不管用,不吃了。”
  伍六一接过史今递回的药瓶怔了一下:“......我煎药去,中药,中药好,这个止疼药真得少吃。”刚转身胳膊就被抓住,史今声音轻飘飘的听了叫人心慌:“别忙活了六一,陪我坐会儿。”
  伍六一一僵,有点无措地坐到史今身旁。史今微闭着眼睛,手已从胃部松开,或许不那么疼了吧,伍六一难过地想。
  眼前的人憔悴不堪,与当年钢七连里生机勃勃有着温暖笑容的三班长判若两人,老天你还真是不疼人,他这么好,为什么要如此折磨他!伍六一眼眶一热,忍了忍把心酸压回去,再看史今已经阖上眼睛睡着了。
  伍六一把史今抱回卧室放到床上,轻轻盖好被子关上灯,又返回客厅里。把沙发靠背拿下来正好够一张单人床的宽度,自从在这里住下以后,伍六一就一直睡在客厅。他觉得这样挺好,方便照顾。
  铺好自己的“床”,伍六一钻进被子,一时之间却睡不着,于是陷入回忆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我对连长和班长的爱怎么就那么长情捏?
  再次开坑。这回是个中篇吧,不会很长。恶趣味爆发,狗血处请多多包容,请相信我是爱班长的,鞠躬。
 
  ☆、2
 
  2.
  他记得史今退伍的时候许三多还没去老A,那个全团闻名的尖子兵趴在他班长的行李包上,当时哭得那叫一个惨。班里的战士都哭了,本就心软的史今更是哭得泣不成声。伍六一仍记得自己当时强忍着,最后也没忍住泪水。模糊视线里他瞥见他们连长眉心拧出一道竖纹,但是没有流泪。
  那天后来是自己和高城一起把史今送到火车站的。离别时三个人互相望着,千言万语压在心头,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沉默半晌,高城握住史今的手叫了声“今儿”,史今突然抖了一下,脸色开始发白。伍六一叹了口气,他想起自己那时盯着握在一起的两人的手心里一根弦绷得死紧,连大气都不敢出。自己给史今当班副好几年,寝室同步有难同当,史今心里怎么想的他再清楚不过。虽然史今从没承认过,可他看得出来,史今对高城的情谊并不仅仅是班长对连长的战友之情。而这份不能说出口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愈陷愈深。
  高城看着史今,表情有点困惑。车站服务人员开始催促列车即将启动,请乘客们抓紧时间上车。
  “连长,那我走了。”慢慢开口,神情是那种属于史今式的认真,伍六一当时站在对面看到那双不大的眼睛里瞬间划过亮光,一闪即逝。伍六一觉得心尖被扎了一下,很痛。为史今,或许也为自己。
  高城还在发怔,史今已挣脱他手转身走进车厢,修长的背影很潇洒。高城回过神来冲车厢大喊:“今儿,一路保重,记得写信!”
  史今用力挥手,努力做出微笑模样,眼睛嘴巴都笑弯了。“连长再见!六一再见!”
  呜的一声长鸣,火车呼啸着飞驰离去。高城皱了皱眉,眼中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疑惑,伍六一看到他神色只觉得心里发苦。班长,你的心事他恐怕还不明白呢,而我的心事你又明白多少?......
  我的心事你又明白多少?伍六一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猛地睁开眼,直直盯着窗外那一片黑暗的虚无。唉!还是睡不着。
  记忆又回到送走史今的当天晚上。伍六一走出宿舍楼,独自坐在草地旁的石桌上抽闷烟。离熄灯还有一个小时,一天里最悠闲的一个小时。往常这个时候三班的战士便躺在各自的被窝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想聊的就参与进来,不想说话的就闭着眼听。
  可是今天由于史今的离开气氛明显不对,死气沉沉的谁也不说话。许三多早就不哭了,两眼直勾勾跟傻了似的,看着就叫人窝火。伍六一一赌气翻身下床,揣了盒烟就跑楼下来了。
  “咱是个当兵的啊,当兵的没几个钱,你省着点儿花行不行,我求你了啊。”
  “那烟你说抽着有啥意思,你左一根儿右一根儿......”
  耳边仿佛回响起史今低沉的声音,伍六一故意张嘴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儿。烟草的味道充塞胸腔,酸涩的难受,班长你走了再没人唠叨我了......
  一道伟岸的身影在地上光亮处显现出来,突兀地映进眼里,伍六一当时一愣,高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