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同人之谋士病娇+番外 作者:杨潇泠

字体:[ ]

 
文案
 
谋士如此病娇,引陛下尽折腰。
穿成那个病娇的林殊,同音不同字的现代人林舒融合林殊魂魄记忆,继承林殊的所有,决定完成林殊遗愿。林舒只想尽快刷完剧情和蔺晨这蒙古大夫回琅琊山好好度过余生。
不幸中的万幸,林舒穿越的时候林殊已经是江左盟的新任宗主梅长苏了。万幸中的不幸是,对于剧情走向,他只囫囵的知道个大概走向。
只是现如今迫在眉睫的是,江左盟此时只是一盘散沙,琅琊榜上籍籍无名,人手严重不足。
于是,江左梅郎过起了各地捡旧部,一边治病寻医,一边兴起建设江左盟的剧情前生活。而在好不容易熬到剧情开启模式后,梅长苏发现,靖王的画风越来越不对劲!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萧景琰 ┃ 配角:飞流,蔺晨,蒙挚,穆霓凰,等等 ┃ 其它:琰苏党 
 
 
☆、第一章 初冬
 
  十月已至,廊州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夜深,江左盟总部,暖阁里传来阵阵咳嗽的声音,卫铮在旁扶住一白衫青年面露忧色。只见那白衫青年咳的面色潮红,眉眼间有些病色,卫铮道:“少帅,您还是躺下休息吧!”
  梅长苏微喘的止住咳声:“卫铮,都说了从今以后要叫我宗主。”
  卫铮递过一碗汤药道:“是,宗主。宗主还是喝了药就休息吧!盟中事物也不是这一日就能处理干净,这又开始下雪了,属下担心宗主您……”
  接过药汤一饮而尽,梅长苏碗递给卫铮摆手道:“今年冬日里怕是要有雪灾,还要让各分舵早做准备,将消息传达下去。霍州分舵付舵主与齐家大小姐三日后大婚,我病中不能亲至但也少不得要你跑一趟,明*你便启程吧。还有……”
  卫铮打断青年的话道:“宗主属下此刻不能离开宗主左右!”
  梅长苏道:“卫铮,如今江左盟上下已然安定下来,你不必忧心我的安危。十四州分舵好不容易四海归心,付舵主当初第一批效忠于我,如若不是我病着,付舵主的婚事我定是要去赴宴的,如今黎纲、甄平皆不在廊州,此番除了你没人有资格代我赴宴。”他顿了一下示意卫铮扶他起来道:“你也莫要担心,人总是要慢慢培养的,等你赴宴回来,还要陪我去一趟东瀛。”
  卫铮扶梅长苏至床榻旁给不顾他的反抗,给他盖上用墨狐皮毛拼织做成的铺盖,只露出他的脸庞,看着卫铮满眼的担忧,梅长苏暗暗叹了一口气,便老老实实的躺着。
  “今日传信,甄平明日午后就能回来,至少让属下等甄平回来再走吧!日夜兼程也误不了付舵主的婚宴。其余的事情宗主莫要再想,夜深了还请宗主休息吧!”说罢便径自熄了灯关上房门守在外间。
  闭着眼,梅长苏的思绪却没有停下,自从三年前穿越过来,他便成为了融合了赤焰少帅林殊与现代人林舒之魂魄而生的梅长苏。
  现代出了车祸后魂魄飘然来到次方世界,正是林殊刚刚换了面貌不久身体虚弱静养的时日,一场风寒令他残破的身躯发起高烧,等这场高烧慢慢褪下,林殊便不只是林殊了,而是以现代人林舒为主融合继承了林殊所有记忆和遗念的梅长苏。
  在休养一年后,他决定完成林殊遗愿,代替林殊走完应走的剧情,于是不顾琅琊阁老阁主和少阁主的劝阻,离开琅琊山来到江左廊州。又花了将近两年时间,成为了江左盟宗主,整肃清理盟内并且扩大江左盟势力范围。又设江左镖局、商铺、钱庄、青楼等,将江左十四州整顿的如钢筋铁桶般。百姓安居兴旺,就连当地官员也时常求助于江左盟。
  其实对于琅琊榜的剧情了解的也不多,只是看过一些简介和片段,大致了解最后是辅佐了靖王登上大宝,对主要的配角知道个七七八八。就凭着这七七八八的了解和林殊的记忆想来走完剧情也不是什么难事。剧情离开始还有几年,倒是能消停的过几年舒服日子,唯一令我不满意的便是,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一进冬就开始病殃殃的,从初冬咳到深春,即便是盛夏也是手足冰凉。奈何虽这两年他已经从盟内找到剔除一些有异心的,将原赤炎旧部的人一一提拔起来,但很多事情还是不敢完全放手。身边的卫铮他本想放到镖局那边,可卫铮以宗主身边无堪用衷心的护卫不肯离开。今日上午收到蔺晨的书信,说是东瀛皇太子遇刺身亡,想来也是到了去找飞流的时候了。
  窗外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屋内燃着的火盆发出些许火芒。梅长苏闭上眼缓缓入睡。                        
作者有话要说:  1由于电视剧和原文我都看过,而且两者出入很大,经过衡量,本文剧情走向以电视剧为主。
2虽然名字有点逗比,但是本文是正剧向啊!
3下章飞流就来了。
改BUG
 
☆、第二章 飞流
 
  三日后,琅琊阁主蔺晨悄然来到廊州江左盟总部。
  “你呀!两个月前我爹是怎么嘱咐你的!让你不要思虑过重,秋时好好保养,这冬日才不会难熬!你这江左盟已是被你捋的条顺盘量的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爱操心!”蔺晨一边数落梅长苏一边松开他的手腕,抓起桌边的纸笔开始写新药方。
  梅长苏面上带笑:“好了,你就别数落我了!我这也是没办法,估计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就不会如此了。前些日子请你来除了例行的找你诊脉,还有一事。我下属打探到你所说的那九阳草有下落了。”
  蔺晨笔下一顿道:“当真找到了?在哪?”
  “东瀛。”
  “这下你这药罐子可算是有福缘了!不过次药需得采下后便立即服用,少不得你也要折腾着跟去。”
  “嗯,给你发信时我就已经让人备好船只。此时东瀛太子遇刺身亡,老皇震怒,东瀛时局紧张,咱们此番不宜声势浩大。你我二人,再着卫铮,十三先生会说东瀛语,护卫杂役共十名,我们轻舟小船,两日便可到了。”
  蔺晨写完方子递给旁边时候的小厮道:“有我一起去你自是不必担心,不过你也别急着走,老老实实把这药喝上两剂好好休息一日,至少把你这烧先退了再走!省着走到半路你在支撑不住更耽误事!”
  梅长苏眼中含笑道:“都听你的!”说罢提起茶壶斟了两杯茶。蔺晨呷了一口,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三日后,一行人刚刚靠岸便收到消息,东瀛皇帝震怒于太子被刺一案,彻查后发现是东瀛一神秘组织的杀手所为,天子之怒便是伏尸百万!东瀛帝亲下旨意灭了此组织,一时间人心惶惶,多有被株连的一些平民小吏和江湖人士。
  梅长苏虽知道飞流应是在此刻被他在路上捡到,但也着实有些心里打鼓。虽然心内焦急面上却不能露出分毫,蔺晨带着十三先生和几个护卫去寻那草药,留他和卫铮在客栈休息。
  等人刚刚一走梅长苏便对卫铮道:“随我出去看看吧!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东瀛。”
  卫铮道:“宗主还在病中不曾痊愈,前些日子还烧着,蔺少阁主留宗主在客栈便是让您休息,何况宗主旅途……”
  “哎呀,来之前便是在家里休息了一整日除了吃药睡觉便什么都不许做,在船上这两日顺流而来又十分平稳,也是吃了睡睡了吃连甲板都不让我上!蔺晨他又没有明说让我不许出去,你就莫要拦我了!”
  卫铮苦劝半天,没办法拗不过就只能跟随着出了门。
  奈何梅长苏在不大的城里转了一圈,还特特仔细观察墙角一些落魄的乞儿,却也没遇到类似飞流的孩童。
  想了想带着卫铮往城门那边去。
  “宗主这是要出城?”
  “嗯,想来蔺晨他们也应该快回来了,我去城门那边迎一迎。”梅长苏说得有些漫不经心。突然眼光一瞥,看见路边一家买炊饼的店家正对一乞儿拳打脚踢,那乞儿也不跑,趴在地上蜷缩着抱头环胸互着身上的要害一动不动。
  心中一动,梅长苏对着身旁会东瀛语的小厮道:“去问问怎么回事。”
  那小厮上前和那店家说了几句便来回报,原来这乞儿是这几日流浪过来的,从不说话,似乎是个哑巴,脑子似乎有病,在这边饿极了就来铺子上直接抢吃食,被抓住了也不跑,吃了抢到的食物便缩成一团,随便人踢打。
  我知道,这应该便是飞流了。
  喝止那店家,给了些碎银,梅长苏亲自蹲到那乞儿面前,用东瀛语轻柔的问道:“可有哪里受伤了?”
  那乞儿也不回答,只是顺着那扶着自己的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抬起头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看着那双有些呆板无神的大眼睛内心一片柔软。从袖中掏出帕子擦了擦这乞儿脸上的灰尘,然后想要将他扶起。
  卫铮在旁道:“宗主,还是我来扶他吧。”说罢就要搭上那乞儿手。那乞儿却像是被开启了某处机关一般,抬手就要擒住卫铮的手!卫铮仓促间大惊,本能的翻手反抓过去,顷刻间于那乞儿过上了招式。
  梅长苏急声道:“卫铮退下!”
  卫铮听闻收手退至梅长苏身后。那乞儿也不追击。
  梅长苏上前一步,卫铮似要阻拦。却被他家宗主一个眼神制止。
  “是不是有人告诉过你,不许对不会武功的人出手,但是碰到会武功的就可以动手?”
  那乞儿又盯着我直愣愣的看去。过了好半天,才点了下头。
  “我叫梅长苏,你以后愿不愿意跟着我?跟我走,便可吃饱穿暖有舒服的房子住,还可以随意在哥哥的院子里练武。”梅长苏缓缓伸出手递出一小包刚在买的点心,又一次问:“要不要,跟我走?”
  那乞儿过了半晌才试探性的慢慢将脏兮兮的手抓向我递过来的点心。打开来便狼吞虎咽。
  梅长苏试探性的拉住他的左手,小孩儿顿了一下,手指微微弯曲,似是主动的也握上了他的手。梅长苏心想,果然这飞流对他有不一样的好感,这难道就是主角光环吗?
  等这乞儿吃完,梅长苏便脱下披在外面的裘衣裹在那他身上,眼含暖意道:“你以后,便叫飞流吧!”
  带着飞流回了客栈,梅长苏先是亲自给他洗了个澡。岁数日的流浪让这孩子有些虚弱,不过洗干净了的小飞流也是白皙俊秀的。将飞流的头发擦干,梅长苏将他的头发束起。飞流也只是乖乖的一动不动任他施为。
  卫铮此时取来宗主交代他买回来的一身衣衫,给飞流换上。卫铮本想替他家宗主给这小孩儿换衣,可是刚一近身飞流就如同炸了毛的猫,杀气森然,卫铮只好作罢。
  最终却也忍不住劝道:“宗主!这孩子武功高强身份不明…”
  还未说完,蔺晨的声音便从外面传来:“哎呦梅长苏!怎么才半日不见你就拐回一个小美人?”
  说罢蔺晨便轻佻的一勾飞流的下巴。飞流一掌拍过去,蔺晨大惊失色,略略一挡飞身向后。两人动作太快,梅长苏终是慢了一拍,一把抱住飞流道:“没事没事,莫怕!他不会伤害你!”
  转头对蔺晨怒道:“你就不能不胡闹!”
  蔺晨奇道:“你这捡到的到底是什么啊?”
  “你先出去!”蔺晨也知他不会无缘故的发脾气,也不多说耸肩转身就出去了。梅长苏安抚了半天,又哄飞流喝下些安神的药,确定他睡了才叫蔺晨进来。
  “这孩子,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那个误杀东瀛太子的组织里流落出来的吧。”
  蔺晨上前给飞流把了把脉,半晌皱眉道:“此组织的首领专门从中原劫掠收买资质绝佳的幼童,隔绝他们与外界的一切接触,以药物和灵术控制其修习。以至其心智无法发育完全,不分善恶,不知是非,对常识的学习能力也极低,但武功却奇绝狠辣,被首领控制着进行暗杀、窃密之类的活动。以这个孩子的年龄和脉象来看,应该是武功刚刚有所成,就不知是否是见过血的。你当真决定要养着他?这孩子即使是我来医治,也顶多能解了灵术控制,在心智上恐怕是无法痊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