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州天空城·逸真亦真+番外 作者:陆九慎

字体:[ ]

 
文案
在我幼时,养了一只小雏鹰。
我很爱它,可是我父亲却生生把它折磨死了。
如今我长大了,我又养了一只小奶狗。
我依然很爱他。
我不想他重蹈雏鹰覆辙,也不想他离开我。
所以我要对他好,给他好吃的,好喝的,还有他喜欢玩的。
爱他、呵护他、他想要的都给他。
 
嗯,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内容标签:甜文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天逸、羽还真 ┃ 配角: ┃ 其它:逸真风天逸羽还真九州天空城
==================
 
☆、第一章
 
  正值炎夏。
  风烟渡外。
  羽还真扛着木桩,步履艰难的在人群最后跑着。
  那腿似乎比肩上的木桩还重,可他还是不得不拖着步子,咬牙跟上。额间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浸湿,黏答答的贴在鬓角。汗水还顺着下巴不停的往下掉。
  “我一定要进菁英会……我一定……要进菁英会……”
  羽还真发白的嘴唇不停的哆嗦,气若游丝的话语从嘴里飘出,像是下一刻就接不上气了一般。
  风烟渡内。
  风天逸坐在堂上,一只脚悠哉的架在塌上,身旁的杜若飞恭敬的奉上一杯茶。
  “几圈了?”风天逸抿了口茶,慢慢开口。他的眼神落在门口那个看似一脸无害,却比任何人眼神都坚毅的某人身上。
  “回主上,约十圈有余。”杜若飞微微躬身,试探的问道,“是否叫他们停下来?”
  “多事。”风天逸剑眉微挑,睨了杜若飞一眼。即使他的嗓音十分好听,低沉悦耳如夜风掠过山岭,可是杜若飞仍然觉得汗毛直立。
  他一脸惶恐,撩起衣摆忙要跪下。
  “罢了,下去吧。”风天逸一挥袖袍,兀自翻了个身,瞌眼睡去。若是连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下来,自己也莫要费力去救他了。
  半个时辰后,风烟渡外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大片。可还有一个人,依旧颤颤巍巍的挪动着。脊背的木桩已经快要掉下去,那人只能用手托着,手心早已磨出了血迹。
  衣料汗涔涔的黏在身上,在太阳的烘烤下,灼的人背脊生疼。
  杜若飞一干人站在院儿内冷眼瞧着,也不知这人是哪儿来的毅力,竟然还没有倒下。
  瞧着日头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杜若飞便擅自做了决定。
  在那人又一次经过风烟渡门口的时候,杜若飞出声唤道,“停。”
  羽还真听到这声叫喊,浑身仿佛得到了解脱,木桩随着手臂下垂而砸在地上,整个人也脱力一般,重重的跪跌下去。
  杜若飞看着瘫倒在地的某人,心里越发觉得他的决定是对的。再让他跑下去,回头死在了风烟渡门口,那可不是好玩的。
  “你叫什么名字?”杜若飞半跪在那人面前,看着他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色,连问话的音调都不觉轻了几分。
  “羽......羽还真......”羽还真费力的想睁开眼,嘴唇上干皮翻裂,随着他的说话动作,竟然挣出血来。
  “进来说。”
  杜若飞正要开口,却听那风烟渡里远远传来风天逸的声音。他暗自懊恼,怎偏偏的就把这祖宗给惊醒了,对于自己的擅作主张,风天逸会怎么处置他,他心里着实没有底。
  他和雨瞳木两人对视一眼,也只能驾着羽还真的胳膊,把人给拖了进去。
  羽还真被扔在风天逸面前跪下,他轻喘着气,两指并拢向风天逸行礼,“参见羽皇陛下。”
  风天逸这才抬起头来,把手里的葡萄随意扔回碗里。
  才看了一眼,风天逸的眼睛就挪不开了,他的眼神落在羽还真敞着的胸膛上,汗渍还未干,在羽还真麦色皮肤上闪着亮光,胸前凸起的结实肌肉一览无余。
  “说说。”风天逸捏了捏湿哒哒的手指,“为什么想加入菁英会?”
  “因为...”羽还真悄悄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因为仰慕陛下的高贵和威严,也因为......因为从菁英会出来的人,都是最优秀的。”
  风天逸低着头,自顾自抚摸着袖口的银白暗色纹理,看也不看羽还真一眼,便说道,“撒谎,拖出去。”
  杜若飞和雨瞳木闻言就拉着羽还真的胳膊朝外拉扯着。
  羽还真顿时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和而又优雅的羽皇竟然一丝机会都不给他。他立刻匍匐在地,向风天逸的脚边爬了几步。
  “我说......我说......”手掌在粗糙的地面上摩擦着,灰尘渗入伤口,变得浑浊不堪,羽还真不敢拉着风天逸的衣摆,只是一个劲的求饶,“我说实话!我说实话!”
  风天逸看了杜若飞一眼,后者会意的松开禁锢住羽还真的手。
  “因为......因为羽家已经败落,没有人瞧得起我,我娘也会一辈子受人欺负。”羽还真满脸悲痛,重重磕下一头,“恳请,羽皇陛下给我机会。”
  风天逸微微起身,弯下腰瞧他。
  那人虽面色苍白,但看向他的眼神却依然坚定,蓝色的眸子里面似乎深藏暗涌,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风天逸轻抬起他的下巴,拇指捏着他的下唇,迫使他的嘴唇微张。暗红色的血迹此刻在唇瓣上显得熠熠动人。
  真是秀色可餐啊。
  “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能给的。”风天逸眼尾轻挑,那张英俊的脸离羽还真越来越近。
  “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羽还真也不闪躲,看着离他鼻尖不到一寸距离的风天逸,掷地有声的回答。
  风天逸闻言,笑的更深了。
  夜晚,羽还真办好了风天逸交给他的差事,心安的在风烟渡住下。
  刚躺下,便听见窗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羽还真心头警铃大作,他轻手轻脚的缩在床脚,想着等那人进来,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一个黑影从窗口跳了下来,羽还真前向微倾想看清楚那人的脸,可奈何他背对着月光,面容在阴影里晦暗不明。
  只是这身形......怎么有点眼熟?
  还未等羽还真仔细琢磨,黑影便已经来到了床前。
  那人刚伸出手准备掀开被角,羽还真猛地从床脚跳了出来,一个手劈用力朝那人脖颈处打去。
  来者也被惊了一跳,他后退几步,侧身躲过攻击,伸手便要捉住羽还真的手腕,可是羽还真也不是那等闲之辈。他站在床上,原本就比那人高了几节,此时见那人伸手拿他,脚下微动,便把被褥朝那人盖去。
  那人没想到羽还真会使这种小孩子玩儿的把戏,随手拨了几下却没把被褥拨开。羽还真纵身扑向那人,快速把他摁倒在地。
  来人也不动了,任由羽还真骑在他的身上。
  “小贼!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竟敢私闯风烟渡!”羽还真说着,扬手揭开被褥,想要一看那人的真面目。
  这一看不要紧,羽还真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羽......羽皇陛下......”
  被羽还真捂在被子里,骑在身下的,可不正是风天逸。
  “你胆子倒是不小。”风天逸发冠散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羽还真如同当头喝棒,忙不迭的从风天逸身上下来,把被褥一股脑的扔回床里,然后“扑通”一声在风天逸面前跪下。
  “请羽皇陛下恕罪。”羽还真身子几乎快要贴到地面,他感觉风天逸慢慢站了起来,于是更是大气也不敢出,迫切的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风天逸也是十分无奈,他起身拍了拍灰尘,在床沿儿坐下。
  他本是想偷偷摸摸过来瞧一眼他的新宠物,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被打了一顿不算还被人骑在身上。
  这可好,作为羽皇陛下的他颜面何存?
  “以下犯上,该当何罪?”风天逸慢慢开口。
  “以下犯上......该当......该当死罪。”羽还真心头一震,颤抖着回答。
  死罪?风天逸摸摸下巴,好像有点重。
  “出去跪着吧,没我命令不许起来。”风天逸说完,拍拍衣角,起身从正门走了出去。
  羽还真看那黑靴从自己眼前走过,继而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小命还保着。
  风天逸站在窗前,看着跪在院儿里的羽还真,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叫你把我当贼!
  风天逸回屋里准备睡觉,刚躺下,腰部就传来一阵钝痛。风天逸一面揉着,一面腹诽,这小子,没看出来还挺重。
  天边渐渐吐白的时候,风天逸从屋子里出来。
  一抬眼便瞧见了仍跪在地上的羽还真,他像是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往下坠。风天逸俯身看他,却只能看到肉呼呼的脸颊。
  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
  刚冒出这个念头,风天逸的手已经伸在了半空。羽还真却突然一个不稳朝地面栽了下去。风天逸眉头一皱,条件反射的他把捞在怀里。
  真沉啊。
  风天逸眯了眼,看着还在自己臂弯睡得香甜的某人,觉得像极了在南羽都时,雪飞霜抱来给他看的小奶狗。
  它也是像这样闭着眼安逸的躺在雪飞霜怀里。
  风天逸用手捏了捏那肉脸,唔,果然跟想象中一样,可是这一个臭小子,怎么能细腻成这个样子?
  指尖喜欢极了这触感,风天逸准备换一边儿脸再捏。这个时候,熟睡的羽还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抽了抽鼻子,像一个要打喷嚏的小狗。
  风天逸吓了一跳,赶紧松了手,把羽还真踹到一边去。
  “嘶......”没了倚靠,羽还真径直朝一边儿栽去,额角触地,一个小鼓包立马儿就冒了出来。
  他揉揉脑袋,刚爬起来,就瞅见了面前穿着月兰色锦袍的羽皇陛下。
  他赶紧双腿并拢,规规矩矩的跪好。
  “参见羽皇陛下。”
  风天逸瞅着他额角的小疙瘩,怎么看也看不顺眼,索性撇过脸去。
  “嗯。”风天逸懒懒的哼了一声,“别忘了今天交给你的差事。”
  “是,属下立刻去办。”羽还真挣扎着起来,奈何膝盖像是碎掉了一般,如何也支撑不住。刚起身,就又重重的跌了下去。
  风天逸斜睨着趴在地上的羽还真,冷冷的说,“这点苦都吃不了,趁早滚蛋。”
  羽还真脸色一僵,原本跪了一个晚上,小腿早都僵硬不已,此时他挣扎着起来,小腿筋就猛地抽痛。
  他硬撑着站直,吃力的鞠下一躬,“属下不敢。”
  风天逸眼波流转,扫了一眼那人发抖的小腿,“去吧。”
  说完,甩袖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中了一种叫逸真的毒......
 
☆、第二章
 
  果然,羽还真没叫他失望,逐镜花大赛上,易伏苓疯魔了似的跑进来,抓着那白庭君的胳膊大喊大叫。
  意外惊喜是那丫头竟然还当众甩了印池一个耳光。
  风天逸简直没当场大笑出来。看着白庭君一脸吃瘪的样子,他真是爽极了,没想到羽还真这傻小子,办事儿还挺利索。(回去给他加个鸡腿)
  当下,印池就唤人把易伏苓关了起来。
  “这丫头对你可真是用情至深啊。”风天逸慢慢踱步到白庭君面前,音调格外愉悦,“没想到你为了自己脱身,竟然把她给出卖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